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傢有寶寶

  尹洪超這些年做生意掙瞭不少錢,結婚多年未生育的老婆最近又生下瞭一個胖小子。取名寶寶。尹洪超夫婦特別疼愛這個遲來的寶貝。真是捧在手裡怕摔瞭,含在嘴裡怕化瞭。老婆專門在傢照顧不算,還請瞭個保姆小蘭幫忙。
  
  不料這天寶寶突然呼吸急促。臉漲得通紅。全身抽搐,不停地哭鬧。尹洪超被老婆打電話叫回傢。一見此情景急得腦袋發脹,瞪圓雙眼質問老婆和小蘭怎麼不小心把寶寶弄成這樣瞭?老婆說,自己出去做頭發回來就見寶寶不對勁。問小蘭是不是亂給寶寶吃東西瞭?小蘭嚇哭瞭,辯解說自己什麼東西也沒給寶寶吃過,她好像想起瞭什麼,自言自語道:“會不會是……”但她馬上又搖頭自語說:“不會的,不會的!”尹洪超看出小蘭有什麼事情瞞著他們,趕緊迫問。小蘭隻得說:“太太出門時,傢裡來瞭一個送水的,他抱過寶寶。當時我不讓他抱,可他說瞭許多好話,還說跟我是老鄉,我才讓他抱瞭一下。可我就在旁邊看著,他真的沒給寶寶吃東西呀!”小蘭邊哭邊說。
  
  “他給寶寶吃東西會讓你看到嗎?”尹洪超吼道。他斷定問題出在這個送水工身上,既然是小蘭的老鄉,那也是進城的農民工,他為什麼會在傢裡沒人的時候來?他又為什麼非要抱寶寶?這肯定是蓄謀已久的!
  
  尹洪超這樣推斷是有原因的。因為以前他開瞭一傢飼料廠。後來想收回資金轉產,就把飼料廠賣瞭,但廠裡四十多個農民工半年多的工錢沒有結清。他謊稱工廠破產,拒絕再付那些工錢。用賣廠和拖欠的工錢做起瞭別的生意,這十多萬元拖欠的農民工工資成瞭他的額外收入。雖然一些不服氣的農民工找到他想討回工錢。但都被他連賴帶拖糊弄過去瞭。他盤算著時間一長也就不瞭瞭之瞭,沒想到這些可恨的農民工竟然打起瞭寶寶的主意,分明是明著拿他沒辦法就暗地裡使陰招報復他,不給錢就讓他心痛!
  
  尹洪超心頭怒火直往上冒,他可不甘心吃這啞巴虧!他讓老婆先帶寶寶去醫院,自己打電話到純凈水銷售點,問剛才是派誰給他傢送水。對方查瞭一下告訴他,是他們雇的一個叫林旺的農民工。打聽清楚林旺的住址,尹洪超開車帶上幾個人來到這裡,小蘭一眼認出正在吃午飯的那個叫林旺的農民工正是抱寶寶的送水工。林旺一見小蘭和同來的幾個人都面露怒容,顯得很驚慌,放下飯碗就要奪路而逃。尹洪超一聲令下,他帶來的那幾個壯漢沖上去拳腳相加。將林旺按倒在地痛打瞭一頓,打得林旺慘叫連連。見打得差不多瞭,尹洪超才讓他們住瞭手,他踢瞭踢倒在地上呻吟不止的林旺,問是誰指使他幹的?被打得鼻青臉腫的林旺說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我看是打得你還不疼!”尹洪超又要下令接著打,這時他的手機響瞭,是老婆從醫院打來的,告訴他寶寶的病是因為苯中毒。醫生說不會是被人下毒,很可能是孩子接觸到含苯太高的物品。她讓尹洪超把傢裡新買的小術床拆一塊下來,拿到醫院化驗。
  
  尹洪超趕緊照辦瞭。結果被醫生說中瞭,小木床那一圈圍著孩子的圍欄,表面用的是含苯過高的塗料,由於屋裡過熱,苯不斷揮發,造成孩子出現中毒癥狀。
  
  “原來是這樣!這麼說那林旺是無辜的,白白挨瞭一頓打。”老婆知道尹洪超帶人錯打瞭人。非常不安。“你心裡有鬼才那樣亂懷疑的。我勸你為瞭咱的寶寶還是積點德,把坑人傢的錢都還瞭吧,那些打工的掙點錢多不容易呀!”
  
  “那都好說,回頭我拿錢給他們就是瞭。我擔心今天無故打瞭這個人,他要是記恨伺機報復可怎麼辦?”尹洪超不安地說。他想去找林旺,給他點錢擺平今天的事。
  
  可到瞭林旺的住處,卻見門上掛著鎖。相鄰住的打工者不認識尹洪超,告訴他林旺被人打傷瞭,好像胳膊被打斷瞭。“他去醫院瞭?”“沒有,他自己用佈裹瞭裹。坐在那裡悶著頭吸瞭一個多鐘頭的煙,才站起來出去瞭,問他去幹什麼他也不說。”
  
  尹洪超心中隱隱不安。這可是個“定時炸彈”呀,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爆炸”。尹洪超以前可以什麼都不怕,但現在有瞭寶寶就不能不擔心瞭。萬一從孩子身上報復他,那後果可真是不堪設想!
  
  尹洪超告訴老婆在醫院裡小心看護好寶寶,他去找找林旺。他開著車去林旺打工的水店,想問問他們知不知道林旺常去哪兒。
  
  走著走著,突然尹洪超覺得路邊一個蹬三輪車的人好像是林旺。他放慢車速。那三輪車從他車邊騎過去,他看清瞭蹬車的正是林旺。隻見林旺用一隻右手握著車把,左手綁著白佈吊在脖子上,三輪車上放著幾桶純凈水。看來林旺並不像尹洪超想的那樣在伺機報復,而是帶著傷接著去送水瞭。尹洪超心裡更加不安,覺得自己做的真是有些過分瞭。前面是一個大坡,林旺一隻手扶車把艱難地蹬著三輪車。尹洪超趕緊停下車,下去幫他推三輪車。林旺回頭要道謝,一看幫他推車的是剛才帶人打傷他的人,頓時驚慌失措,手都不穩瞭,快步想擺脫尹洪超。三輪車一下向坡下沖去,尹洪超想追也追不上,隻見那三輪車左拐右拐,與一輛迎面駛過來的卡車撞到瞭一起……
  
  幸好兩車相撞時林旺跳下瞭三輪車,三輪車被卡車輾瞭過去,林旺摔倒在路邊。尹洪超跑過來,見鮮血從林旺裹著白佈的胳膊上滲瞭出來,他趕緊將林旺攙上自己的汽車,拉他來到醫院。經檢查林旺的左臂骨折,需要住院。
  
  尹洪超對林旺解釋說自己因為誤會才帶人打瞭他,所以他自願負擔林旺的醫藥費並賠償相關損失。
  
  林旺從口袋中拿出一封信,告訴尹洪超:他結婚不到一個月就出來打工瞭,半年多沒回傢,前幾天他接到傢裡來信,他的妻子生瞭一個胖兒子。林旺欣喜若狂,初為人父的喜悅難以言表,他多麼想立刻看到兒子抱抱兒子呀,可條件不允許他回老傢。他去尹洪超傢送水,正好看到保姆小蘭在照看寶寶,他一下想到自己還沒見過的兒子,特別想抱抱孩子感受一下做父親的滋味。在他的央求下,小蘭讓他抱瞭一下寶寶,他感到十分滿足。但是沒料到尹洪超給寶寶新買的小木床導致孩子出現中毒癥狀,使尹洪超誤認為是林旺來害他的孩子。林旺見他們氣勢洶洶,不知道怎麼回事,有些慌張想躲開,反而被尹洪超認為是做賊心虛,不分青紅皂白叫人把他打瞭一頓。“俺們出門在外不想惹事,就想安安分分地幹活掙錢養傢。”林旺說。
  
  瞭解到這些,尹洪超受到很大觸動。自己隻知道心疼孩子,卻沒想到林旺也是出於做父親的感情才抱瞭寶寶的,而自己卻無端懷疑,隻因為對方是個懦弱的農民工,就被他帶人打傷瞭。
  
  林旺執意不肯住院,他說傢裡有老有小,全靠他掙錢養活,胳膊接好打上石膏他就要出院。尹洪超見攔不住他,就問他還有什麼要求,他想用錢來彌補自己的過錯。
  
  林旺支支吾吾瞭好一會兒才說:“我、我就想……”
  
  “想什麼盡管說,我一定盡量滿足。”尹洪超說。
  
  “我太想兒子瞭,所以我、我還想抱一下你傢的孩子!”林旺鼓足勇氣說。
  
  尹洪超感到一股難以名狀的滋味湧上心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