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扛面錦旗追債

  金哥兒是大新廠一名普通員工,平時常在同事面前誇大話:“在我某某的眼裡,沒有爬不過的山,沒有跨不過的坎!”日子久瞭,那個頑皮廠長就激將他:“金哥兒,有本事到河南幫我把那20萬欠款追回!”金哥兒一拍胸脯道:“沒問題,看我的!”
  
  原來,三年前,河南有一傢賴皮公司從大新廠進瞭20萬元的貨,廠長派瞭無數員工去追債,對方欺他們人生地不熟,竟耍起橫來:“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找工商局理論,工商局卻隱隱透出些地方保護主義色彩,這筆債一拖幾年。
  
  到瞭河南,金哥兒沒有直接去廠裡,而是包間旅店住下。他不慌不忙地將當地的名小吃一一品嘗過後,這才對自己說:“玩也玩瞭,吃也吃瞭,現在該去工商局瞭!”旅店老板提醒他:“小夥子,工商局跟那個廠一個鼻孔出氣的,你找他做啥?”金哥兒一笑:“敝人自有打算。”
  
  到瞭工商局,金哥兒閉口不提追債的事兒,隻是揣上幾包好煙,這兒坐坐,那兒瞧瞧,有抽煙的人就給遞一支,弄得人傢以為他是來辦證的。到後來,那工商局局長就奇怪瞭,問他:“你這人,天天來工商局,到底有啥事兒呀?”金哥兒現出一臉的苦笑說:“唉,還不是為某某廠那筆款子的事。廠長派我來,沒辦法呀,隻得來工商局走走過場,拖一段日子後回去交差。”工商局局長也裝糊塗:“就是嘛,以前,你們廠裡也曾有人來工商局,人傢真的是沒錢嘛!”
  
  再過瞭幾天後,工商局局長忽然就害怕瞭:原來,那一天,金哥兒見全局上上下下都忙活起來瞭,一問,知道明天上午市工商局的領導要下來檢查工作,竟當場神神秘秘地寫起一封信來,特地將那信的抬頭大書特書:“市工商局的領導們,我是某省大新廠的追債業務員……”再往下,他就不讓人看瞭,誰看誰都會懷疑:這傢夥,該不是給市工商局寫瞭封告狀信吧?局長問金哥兒,金哥兒隻詭譎地笑笑:“到時便知,到時便知!”
  
  第二天上午,市工商局果然來人瞭。他們剛到會議室一坐下,忽地聽到外面一陣“咚咚鏘鏘”的鑼鼓響,接著又聽到“噼噼啪啪”的鞭炮聲,不知從哪裡走出一隊腰鼓隊來。那打頭的正是金哥兒,他高舉著一面寬幅吊著金穗帶的錦旗,上書“清正廉明、執法如山”八個大字,帶頭向會議室走去。
  
  一進門,工商局局長的臉色就變瞭。他以為金哥兒這下是真的告狀來瞭。哪知金哥兒卻把那面錦旗親手交到工商局局長手上:“人生地不熟的,是你們的同志秉公執法,順利地幫我追回20萬元欠款。明天我就要走瞭,為此,特地前來將這面錦旗交給你!”接著,他又掏出那封昨天不知鼓搗些啥的信件,交給市工商局的領導。隻見上面寫道:“市工商局的領導們,我是某省大新廠的追債業務員,謝謝你們培育瞭一大批工商部門的好幹部,讓我的追債任務得以順利完成……”
  
  話說完,便見一位市工商局的領導緊緊地握住工商局局長的手說:“好樣的,回去後,我一定在領導面前如實匯報今天所發生的感人的一幕!”工商局局長將頭點得像雞啄米:“應該的,這完全是一個工商人員應該做的!”
  
  第二天,金哥兒再上工商局。一進局長辦公室,局長便在他的肩膀上擂瞭一拳頭:“好傢夥,真有你的啊!你那賬,包在我身上瞭,他敢不給,我馬上繳他的執照!差一分,拿我的工資補!”接著,他便給那傢賴皮廠長打電話:“速來工商局一趟!”
  
  三天後,金哥兒順利追回20萬元欠款。回到大新廠,他就眉飛色舞地講道:趕到河南第一天,他就打聽清楚瞭,幾天後,市工商局將派人來檢查工作,於是不動聲色地隻是在那兒吃喝玩樂。關鍵時刻,他請來瞭當地腰鼓隊,演瞭那場“扛著錦旗追債”的大戲。
  
  聽完,廠長就在金哥兒的肩上擂瞭一拳說:“好傢夥,真有你的啊!從今往後,你就當我的專職追債員好瞭,月薪3000元,外加提成!”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