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想不到的好事

  李青林做夢也不會想到,屢遭磨難的他,竟然時來運轉,想不到的好事接踵而來!
  
  這天,市房管局局長突然來到他傢,給他送來瞭一套三室一廳的住房鑰匙。局長告訴李青林說,他剛接到市委章書記的電話:省委要求各地廣泛開展“獻愛心送溫暖”工程,重點是那些全國勞動模范、革命傷殘軍人。要他立即從正在分配的市經濟適用住房中拿出一套,采用房屋置換的方式。送給他這個全國勞動模范,置換不足部分錢款由市財政列支。近期省委將派員前來檢查落實情況,讓他準備準備早些搬傢。
  
  隨後,市民政局局長也來瞭,給他送來3萬元救濟金,說這是市委章書記特別關照的。同時他還代表章書記向他道歉,說市裡這些年對他關照不夠,虧待瞭他們這些曾為黨和國傢做出過貢獻的功臣,希望他能諒解。
  
  再往後。市總工會的主席來瞭,送來瞭2萬元慰問金。還有一些米面和豬肉。
  
  再後來,市勞動局局長和醫療保險處的處長也來瞭,讓身患絕癥的兒子李祥彪馬上住院治療,所需費用由醫保處負責……
  
  面對各級領導的如此關愛,李青林感動得熱淚盈眶,恍若夢中。
  
  李青林是市機械廠退休工人,上個世紀70年代的全國勞動模范,受到過黨和國傢領導人的親切接見。當年他發明的“二進三”技法在全國推廣,這項新技術每年為國傢節約資金數十億元。如今,市機械廠瀕臨倒閉,李青林全傢5口人仍是住在70年代廠裡分給他的兩間破平房裡。他的兒子李祥彪身患肝癌,無錢醫治,將不久於人世瞭。為此,他整天眉頭緊鎖,唉聲嘆氣。
  
  很快。李青林便搬瞭傢,住進瞭寬敞明亮的樓房裡。黑白小電視換成瞭大彩電,冰箱傢具沙發全部換成瞭新的,整個新傢顯得溫馨潔凈。面對如此的“舊貌換新顏”,李青林簡直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撫今追昔,他從心裡感激給他特別關照的章書記!心想有朝一日,他一定要當面謝謝這個未曾謀面的好書記!
  
  搬完傢後,李青林又奔跑在醫院和新傢之間。他的兒子李祥彪已經住進瞭醫院。李祥彪並不是他的親生兒子,5歲那年,李祥彪的爹媽突遭車禍身亡,李青林夫妻沒有孩子。從此就收養瞭李祥彪。長大後讓他進廠跟著自己學徒,又給他娶瞭媳婦。他們盡管沒有血緣關系,可處得比親生的還親。
  
  李青林在醫院照料李祥彪,時常還拿出一個小本子記著什麼。他告訴兒子,市委章書記不是說,省裡近期要派人來檢查落實情況嗎?如果省裡來人,一定要找他的,自己受瞭章書記這麼大的恩惠,可得提前準備準備,好好說說,可不能給市裡抹黑。
  
  這天晚飯後,李青林又拿出那個小本子記著什麼,這時隻見李祥彪詭秘地沖他悄聲說道:“老爸,你不要再勞這個神瞭,省裡的領導是不會來找你的。實不相瞞,這套房子是我臨終前送給你的禮物……”
  
  “啥?你說啥?”李青林聞聽,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瞭。直瞪瞪地望著兒子,“祥彪,你怎麼說起胡話來瞭?這種事可不是開玩笑的!”說著就來摸兒子的額頭。
  
  李祥彪是個天生樂天派,吹拉彈唱還有口技樣樣在行,在廠裡可是個有名的活躍分子,就是在病中也時常和老爸開個玩笑什麼的,李青林以為他又在和自己開玩笑瞭。
  
  李祥彪卻顯得一本正經:“老爸,我真的沒有和你開玩笑。那天神仙突然附瞭體,我念瞭一個咒兒,這不,你一輩子都想擁有的這套房子就來瞭……”
  
  李青林見他越說越離譜瞭,嗔怪道:“看你,說你胖你倒喘起來瞭。都三十好幾的人瞭,還這麼小孩子似的說話沒個分寸。”
  
  李祥彪並不在乎老爸的表情,反倒越發得意起來:“老爸,我說的話信不信由你,反正事實在這擺著!”
  
  李青林“哼”瞭一聲,心想兒子這是滿嘴跑火車,並沒有和他較真兒。見兒子心情如此之好,他也很高興,故意順著他的話茬逗道:“剛才你說什麼?神仙附體?那好,你再念個咒兒,再給我來輛小轎車,坐上它我也風光風光……”
  
  李祥彪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他壓低聲音道:“老爸,這件事我原本想把它帶進棺材裡的,既然我的時間不多瞭,我就把實情告訴你……”李祥彪來瞭個竹筒倒豆子,將事情的前前後後都講瞭出來。直聽得李青林大張著嘴。就像被棍兒支上一樣,半天竟然合不上!
  
  從此,李青林像變瞭個人似的,舒展沒有多久的眉頭又變得緊鎖起來。走路也變得步履蹣跚,回到傢後,久久地望著眼前的屋子發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日夜盼望所擁有的這一切,竟是如此得來的!他的心著實不安啊!怨李祥彪?似乎也不能全怨他……咳!自己一輩子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從沒說過一句假話,沒欺騙過任何人,如今,房子雖然有瞭,可自己住得怎能安生啊……
  
  李青林天天受著心靈的煎熬。有時他真想去找市委章書記說明情況,接受處罰,隻有那樣,他的心才能安生些。然而,一想到多病的老伴和兒子一傢人的現狀,他的心又軟瞭。
  
  李祥彪對老爸的變化看在眼裡,疼在心上,寬慰他道:“爸,都是我不好,可是我實在沒有別的辦法啊……”
  
  “不,這也不能全怪你,我……咳!”
  
  為瞭尋求心理上的安慰和平衡,李青林決定從此全傢人省吃儉用,不在醫院時,他就出去擺地攤兒,他要在自己有生之年,攢下一筆錢來償還這筆良心債!
  
  李祥彪的病情越來越重瞭,他決定出院回傢住住新房,就是死,也要死在這所夢寐以求的房子裡!
  
  這天下午,李傢樓下突然開來瞭好幾輛高級轎車,隻見房管局局長、民政局局長還有勞動局局長一行人擁著一個大官模樣的人來到瞭李青林的傢,看那表情,像是發生瞭什麼大事。
  
  李青林一見這些政府官員,心一下子提到瞭嗓子眼兒上,李祥彪見此陣勢,也嚇得一時不知該怎麼辦才好。這些日子以來,他心中有鬼,一直擔心市裡找上門來。
  
  一見面,房管局局長並沒有唬下臉來興師問罪,而是熱情地向李青林介紹道:“李師傅,這位就是市委章書記,他特意看望你來瞭。”
  
  “啊?這……”李青林還沉浸在恐慌之中。說話都有些結巴瞭,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章書記主動伸出雙手,緊緊地握住瞭李青林的手,真誠地說:“李師傅,這套房子你還滿意吧?以前都怪我們的工作沒有做好。讓你受苦瞭……”
  
  聞聽此言,李青林如墮五裡霧中。他想到瞭兒子告訴他的話,心想,李祥彪莫不是說瞭假話,逗我玩的?聽章書記的話音,絲毫沒有興師問罪的意思,章書記給我送房送錢的事看來是真的!他的心情放松瞭。說話自然也就順暢瞭:“啊,滿意滿意!章書記,我一個普通工人,為黨為國傢沒做過多大貢獻,你卻對我這麼關照,這讓我怎麼感謝黨感謝政府呢……”李青林早就準備過見到章書記要說的話,此時派上用場,直說得章書記連連擺手。
  
  章書記說:“黨和政府一直都在關心著你們這些老功臣,我剛剛接到省有關領導的電話,明天省領導要來我市視察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情況,提出要專程看看你這個全國勞動模范,我這才特意趕來,到時候你可得給咱市裡多多美言噢……”
  
  聞聽此言,李青林又驚又喜,恍如在夢中:“啥?你說啥?省裡領導真的要來看我?這……”李青林沉浸在巨大的喜悅中,暗暗慶幸自己提前有所準備。
  
  李祥彪原本嚇得躲進自己的屋裡大氣兒不敢喘,聞聽此言,也是大大地出乎意料,不知這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
  
  章書記又接著問道:“聽說你兒子出院瞭?他在哪裡?我要看看他。”
  
  李青林引領章書記來到李祥彪的房間,李祥彪做賊心虛,一見章書記顯得十分慌張。
  
  章書記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問瞭他的病情,勸他還是回醫院治療。接著,章書記話鋒一轉,嚴肅地對李祥彪道:“你模仿我的聲音給幾位局長打電話的事,我早已知道瞭,你實在是膽大妄為!你這麼做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說到這裡,他又放緩瞭口氣:“不過,事出有因,發生這件事,市裡也是有責任的,特別是我這個一把手,實在是愧對李師傅呀!像他這樣的全國勞模,市裡早就應該從生活上給予特別關照,可我們……這個教訓是深刻的!”這番話,章書記說得十分認真動情,隻聽得李傢父子眼圈發紅。
  
  半晌,章書記接著說道:“李師傅,李祥彪那件‘膽大妄為’的事,其實也成全瞭我們,不然,這次省領導來瞭,你們傢仍住在那樣的房子裡,咱市裡可要丟大臉瞭!從這個角度講,我們還得謝謝李祥彪呢!”
  
  聞聽此言,李祥彪一顆懸著的心這才放瞭下來,不由得想起瞭那樁“膽大妄為”的事來。
  
  原來,自從查出肝癌晚期後,李祥彪為不能報答養父母的恩情而萬分難過。養父畢竟是為國傢建設做出過突出貢獻的全國勞模啊!就是由於單位不景氣,無錢買房,至今還擠在現在的破房子裡,夏天漏雨,冬天透風,他死不瞑目啊!他曾看過這樣一則報道:某人模仿市長的聲音,給幾個企業老板打電話,讓其向一賬戶匯款多少萬元,這幾個老板真的就照辦瞭……他從中得到啟發。反正自己快要死瞭,有啥可怕的!臨死前我要給養父母做些事情!他知道,市委書記在本市是至高無上的官,於是便從電視裡錄下瞭章書記的講話聲音,利用自己的口技特長,天天模仿,竟然惟妙惟肖!於是便有瞭故事開頭的那一幕……
  
  大傢聞聽是這麼回事,一時感慨萬千。
  
  這時隻聽章書記意味深長地說:“這件事雖然是個別的,但它反映出的深層問題卻是耐人尋味的。但願我們的勞模們,我們一切為瞭社會主義建設做出過貢獻的有功之臣們,常被今天的人想起、記著,不要再發生類似李師傅這樣的事情瞭!”他抬腕看看表,又看看李青林,說道:“李師傅,時間不早瞭,你也準備準備吧,明天我們共同迎接省領導的光臨!”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