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夜總會優惠大行動

  夢巴黎夜總會面臨激烈的行業競爭。一年前,整個一條西關大街,東頭夢巴黎,西頭金羅馬,就兩傢夜總會。如今不得瞭,好像雨後春筍,一下又冒出五傢,人稱紅燈區。七傢夜總會競爭得一塌糊塗,眼見夢巴黎營業額直線下降,老板陳阿毛坐不住瞭,趕緊在晚報上打廣告:“店慶五周年,酬賓大優惠。”免這費免那費,送果盤送啤酒,看意思就像請人傢白吃白玩。其實陳老板精明得很,賠本的買賣能幹嗎?其中的竅門兒隻有陳老板自己知道。
  
  廣告連續刊登一周,夢巴黎的生意重新火爆起來。停車場塞得滿滿當當,客人進進出出,小姐忙忙碌碌,鈔票嘩啦啦往錢櫃裡鉆。陳老板抽著萬寶路,哼著小曲兒,躲辦公室偷著樂呢。
  
  這天晚上,有個老頭騎電瓶車來瞭。隻見他六十上下,個頭不高,精神矍鑠,上身穿件舊中山服,下身工裝褲,甩開兩臂,大步流星地昂然直入。
  
  大廳一個紅臉保安過來攔住他說:“喂,老師傅,站下站下。你走錯地方瞭,知道這裡是幹啥的?”
  
  老頭眼皮一翻,反剪兩手,梗起脖頸說:“我知道。有什麼瞭不起的,不就是玩的嗎?你們有規定不許老頭來玩嗎?”
  
  保安見老頭挺橫,心裡窩火,上前推他一把,大聲說:“出去出去!搗什麼亂呀你這糟老頭,再不出去我可不客氣瞭。”
  
  沒想到這老頭力氣還不小,肩膀一抗,保安趔趔趄趄倒退幾步,臉刷一下就紅瞭。嘴裡罵著,伸手來揪老頭的衣領子。
  
  兩人剛要動手,領班來瞭,小眼睛一脧,立刻發現有點蹊蹺。喝住保安,點頭哈腰,賠著笑臉把老頭讓進瞭小包間。水果飲料一一上齊,喚來一個名叫珍珠的小姐,叮囑道:“你陪這位先生好好玩玩,先生高興瞭,不會虧待你的。”一轉身,伏在老頭耳邊悄聲說:“先生若需要特殊服務,先給我打個招呼,我來安排。”
  
  領班退出包間,沖保安瞪眼:“狗眼看人低!你狗眼不如,沒見人傢穿的皮鞋嗎?正宗的老人頭。再看那派頭,款大著呢。想當年乾隆爺還微服私訪呢,你知道這位是什麼來頭?往後把眼睛擦亮點。”
  
  紅臉保安諾諾而退。
  
  那老頭先唱瞭一支老歌《我為祖國獻石油》,又跟珍珠肩並肩合唱一曲《夫妻雙雙把傢還》,就坐下來挑刺兒瞭。老頭嫌啤酒檔次低,又嫌水果不新鮮,煙嘛牌子還行,味兒不對,恐怕也是假冒偽劣。總之,你們這個夢巴黎呀,宰人!珍珠小姐扳住他的膀子搖幾下,嬌聲說:“是人傢贈送的嘛,先生就不要挑三揀四瞭哦。想要高檔的,吧臺有的是,就看先生舍不舍得花錢啦。”
  
  老頭拍瞭拍胸脯說:“老子有錢,告訴吧臺,好煙好酒好吃的盡管上,把這堆破玩意都給我撤瞭,我看著生氣。”
  
  珍珠清脆地應瞭一聲,自去安排。老頭抄起話筒,亮起大嗓門兒,高唱一曲:“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
  
  一曲未瞭,小桌上已經是琳瑯滿目,一瓶XO,兩包大中華,水果小吃搭配得煞是好看。老頭命珍珠獨唱,撿他愛聽的唱,什麼一條大河呀,洪湖水呀,風煙滾滾呀,一曲接一曲唱。老頭蹺著二郎腿,搖頭晃腦地聽著,一邊自斟自飲,樣子非常愜意。一瓶酒喝完,老頭咂咂嘴,拉拉珍珠的手說:“丫頭你歇歇吧,時候不早瞭,我該回去瞭。”
  
  珍珠搔首弄姿,腰肢左扭右扭,乜著眼睛撒嬌撒癡:“大哥呀,天還早呢,再玩一會兒嘛,你急什麼呀!”
  
  老頭堅持要走,賬單送來瞭。老頭匆匆過目,兩眼就直瞭:好傢夥,兩千多塊!“這麼多啊!你們刀磨得夠快的,真敢宰人呀!”老頭盯著賬單,口中嘶嘶哈哈,直咂牙花子。
  
  領班神色一凜:“老先生您別逗瞭,該減的減瞭,該免的免瞭,這就是優惠價。您可以再核對一下。”
  
  珍珠扯扯老頭衣袖,悄聲道:“大哥,你還在乎這幾個錢嗎?給他算瞭,他們幹這活兒也不容易。你看我的小費都給免瞭,他們也夠意思,別跟他廢話瞭。”
  
  老頭推開珍珠,胸脯一挺,不緊不慢地向前走瞭幾步,斜眼看著領班,笑道:“老子要是沒錢呢?”
  
  “沒錢?”領班微微一愣,“先生,您不是開玩笑吧?”
  
  老頭說:“我老人傢從來不會開玩笑。一句話,沒錢。”
  
  領班冷笑:“好好好,想耍賴,那就對不起瞭。你等著。”說完沖珍珠招招手,兩人一起退出門去。
  
  門外闖進幾個彪形大漢,不由分說,對老頭拳腳相加。紅臉保安邊打邊罵:“你這條老狗!進門我就看你不是好東西,沒錢想到這裡撿便宜。你他媽還敢跟我耍橫,老子今天打死你!”
  
  老頭兩手抱頭,在地上打滾兒,嘴裡還硬:“好哇!你們敢打老子,好大的膽子啊!走著瞧,看老子怎麼收拾你們這群王八蛋!”
  
  領班跑去向老板匯報,阿毛聽罷大怒:“還有這種怪事兒!老傢夥吃瞭熊心豹膽瞭?他媽的,我倒要看看他長幾個腦袋。”
  
  老板駕到,保安住瞭手,一個個退到門外。老頭還躺在地上罵罵咧咧,一邊呼天搶地喊疼:“疼死我啦!出人命啦!快打110來抓殺人兇手啊!”
  
  阿毛看瞭老頭一眼,頓時神色大變,閃身進來,“砰”的一聲關上門,上前攙扶老頭,驚訝地說:“爸,怎麼是你?你來幹什麼?”
  
  “兔崽子,老子來看看你咋掙的黑心錢。你不是登報紙說大優惠嗎?好個大優惠,給你老子優惠瞭一頓老拳。走,咱找地方說理去!”
  
  “去哪?”阿毛見老爸這副模樣,既心疼又害怕,一時亂瞭方寸。
  
  老頭說:“公安局、工商局哪都行,去說說你的大優惠。”
  
  阿毛用力掙開老爸,三腳兩步跑出門去,鐵青著臉吩咐領班:“快,快把老頭弄醫院檢查檢查,看打出傷來沒有。咳,倒黴,這老頭是我一個老街坊,腦子有毛病。”
  
  就聽老頭在裡邊吼瞭一嗓:“小兔崽子!連你爹都不認瞭,你腦子才有毛病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