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戴綠帽子

  明麗的老公大柱是位廚師,在城裡打工,大半年沒回來過瞭。這天大柱突然打來電話說晚上要回來。吃過晚飯後,明麗打開電視,躺在床上一邊看電視劇《武林外傳》,一邊等老公回來。門也沒鎖,給老公留著呢。
  
  白天幹瞭很多活,有些累,看著看著,明麗就感覺特別困,上下眼皮直打架,頭一歪,明麗睡瞭過去。迷迷糊糊中她感覺老公回來瞭,推瞭推她之後,開始脫她的衣服……
  
  一覺醒來,已經是11點多瞭,電視還在播放著。明麗往身邊一摸,竟是空的。這時她才發現電話沒放好,話筒一端翹瞭起來,明麗起身放好電話後猜測起來:深更半夜的,老公去哪裡瞭?莫非到外面大解去瞭?
  
  等瞭一會兒,丈夫沒回來,電話鈴聲卻暴響起來。明麗慌忙接聽,竟是丈夫打回來的:“明麗,今晚要加班,回不去瞭。剛才往傢裡打電話,一直打不進,沒出什麼事吧?”
  
  “啊!”沒等大柱把話說完,明麗就把電話掛瞭,接著她渾身戰栗,整個兒驚呆瞭。剛才那個男人不是自己的老公!也就是說自己被人強奸瞭!
  
  呆坐瞭一會兒,冷靜下來後,明麗開始思索該怎麼辦?打電話報警?不行。事情傳出去不知道別人會怎麼說呢,到時候自己反倒說不清楚瞭。而且這事要瞞著大柱,大柱要是知道自己戴瞭綠帽子,不鬧得雞飛狗跳才怪呢!忍氣吞聲埋在肚子裡吧,又實在咽不下這口氣,總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地讓人給欺侮瞭吧!
  
  思前想後,明麗也沒個好主意。這時電視機沒關還在播放著,明麗呆呆地瞅著電視屏幕,被電視裡的劇情給吸引住瞭。正在播放的是一部外國偵探電影。劇中的偵探假定每個人都是兇手,然後開始推理,將犯罪過程進行假設最後排除多個嫌疑人,鎖定瞭兇手。看完電視,明麗心裡一亮,有瞭辦法,她要模仿電視裡的偵探自己查找兇手。主意拿定後,明麗連夜去瞭趟醫院,她想從體內提取男人的精液,這可是個有力的證據。沒想到男人沒有留下精液,看來男人是戴瞭避孕套。從醫院回來,前後一想,明麗認定壞蛋是本村人。年齡在30到40歲之間,而且心理素質好,否則不敢那麼膽大妄為。明麗依稀記得那人手腳麻利,和自己丈夫差不多。心理素質好,手腳又麻利,明麗立馬想到一個人,她的隔壁鄰居周勇。
  
  想到周勇,明麗立馬又給否定瞭。周勇是不會欺侮自己的!可村裡大部分青壯年男子都外出打工去瞭,剩下的青壯年男人實在不多,明麗再想不出符合條件的第二人瞭。周勇的為人一直讓村裡人稱道,他孝順父母,疼愛孩子,一墻之隔,周勇時常會幫助明麗幹一些重活。他怎麼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呢?前思後想,明麗決定先對周勇明察暗訪一番。
  
  第二天下午,明麗找個借口來到周勇傢,與周勇老婆聊天。明麗把話題扯到電視劇《武林外傳》上,說自己昨天沒看,落下瞭,她讓周勇老婆把劇情說給自己聽聽。周勇老婆說她和明麗一樣看瞭一點就睡下瞭,接著又說周勇看完瞭。
  
  明麗轉向周勇。提到電視劇,周勇來瞭精神,眉開眼笑地說:“真是笑死人瞭,那個捕快燕小六介紹一個有名的捕快說,這個人就是江湖有名的三大名捕之四展紅凌……”
  
  接下來,明麗問得很詳細,問瞭情節和很多臺詞,周勇竟能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
  
  回到傢裡,明麗迅速地打開電視機,因為下午《武林外傳》會重播。果然,周勇說的每一句臺詞,電視裡都能準確無誤地出現。周勇沒有時間作案呀!難道另有其人?明麗迷茫起來。可接著轉念一想,《武林外傳》其他電視臺早就播放過瞭,周勇興許看過瞭。明麗決定再試探一次。
  
  第二天,明麗又來到周勇傢。明麗沖著周勇老婆說:“我前天看電視,裡面一個女人被人強奸瞭,不敢報案,真氣人!”說完話,明麗有意朝周勇看瞭看。
  
  周勇面不改色,不等老婆開口竟接過話說:“那個女人太懦弱瞭,要我看,就要報案,叫警察抓人。”明麗說:“可能是有顧慮。”“有什麼顧慮?警察不會張揚出去的。你一點法律意識都沒有。”周勇居然不認同明麗說的話,見周勇一臉的正氣,明麗徹底動搖瞭,看來是自己冤枉瞭周勇。
  
  就在明麗站起身打算離開時,她突然看見周勇6歲的兒子手裡玩著一個氣球樣的東西。這時周勇也發現瞭,突然一把奪瞭過去,還大聲地訓斥起兒子來。明麗佯裝沒在意。
  
  回到傢中,明麗的心裡波濤洶湧起來。剛才她看得很清楚,周勇兒子手裡玩的東西不是氣球,而是一隻避孕套。一個小山村裡有幾個人懂得那玩意兒?可周勇不一樣,高中畢業,人稱“秀才”,懂得最多。一定是周勇!明麗的意念再次堅定起來。
  
  晚上,周勇正在傢裡看電視,突然接到一個陌生人的電話,自稱他是大柱的朋友,讓周勇轉告明麗,她老公喝醉瞭,今晚不回去瞭。周勇反問:“你不能直接打電話告訴明麗嗎?”對方說,明麗傢的電話老是占線。放下電話,周勇撥打明麗傢的電話,果真占線。
  
  深夜11點,一個黑影悄悄地來到明麗傢。明麗傢的門沒鎖,顯然是給老公留著的。屋內電視機開著,明麗卻躺在床上假裝入睡瞭。一切都和前天晚上一樣……其實這都是明麗有意安排的,她要引蛇出洞。打電話找周勇的陌生人不是大柱的朋友,而是明麗的一位本傢堂哥。
  
  聽到房門被開啟的聲音,明麗心怦怦直跳,大氣都不敢出。明麗緊張地等待著,隻要來人一動手碰她,她就扔出手裡緊攥著的一隻玻璃杯。聽到響聲,隱藏在外面的堂哥就會沖進來……
  
  “明麗,明麗。”黑影進屋後就開始小聲地叫。果真是周勇!明麗攥玻璃杯的手心都出瞭汗,她想隻要周勇再靠近她,她就扔出玻璃杯。明麗不作聲,裝著睡得很死。然而周勇的叫聲卻一聲比一聲大,接著居然還把電燈給拉開瞭。這時明麗不得不睜開眼睛。
  
  看到明麗醒來,周勇責備說:“你怎麼睡這麼死?我叫瞭你半天。大柱讓我告訴你,他今晚不回來瞭,你不用等他瞭,起來把門關好再睡。”說完話,周勇轉身要走。明麗卻開口把周勇給叫住瞭:“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周勇歉意地一笑說:“隻顧看《武林外傳》呢,給忘瞭。”看著周勇毫不設防,一臉誠摯的笑,明麗的心裡一陣難受。想想這幾日費盡瞭心機,卻差點看錯瞭好人,明麗禁不住“哇”地大哭起來,斷斷續續地把自己受人欺侮的事說瞭出來。
  
  周勇聽後萬分震驚,拳頭捏得咯咯響:“是哪個混蛋幹的!”明麗說:“大兄弟,真是對不住,起初我還懷疑到你頭上呢。”周勇愣瞭愣,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接著又說:“不對呀?前天晚上,聽到有狗叫,我起來的時候,分明看到有個人像是大柱呀?放心,不管是誰幹的,這事我會幫你弄明白的。”聽瞭周勇的話,明麗的心劇烈地抖動瞭一下,又氣又喜:好你個大柱,你這是存心捉弄我呀……
  
  幾天後,大柱再次打回電話,說晚上要回來,還特意讓明麗給他留門。放下電話,明麗忽然有瞭主意:我索性裝著還蒙在鼓裡演戲給你看,看你大柱怎麼收場?深夜11點多,大柱回來瞭。見傢裡黑燈瞎火的,他知道明麗睡下瞭。推門一進屋,“啪”的一聲,燈亮瞭。大柱嚇瞭一跳,卻見明麗淚流滿面地坐在屋子裡。大柱驚訝不已,結結巴巴地說:“你,你怎麼沒睡?”
  
  明麗撲進大柱懷裡,假意地哭起來:“大柱,我被人給欺侮瞭,那天晚上,門沒上鎖……”明麗“哭”著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說瞭出來,她想看看大柱是什麼反應。
  
  沒想到大柱陡然變瞭臉色,猛地把明麗推開,差點把明麗推倒,厲聲說:“你說什麼?你在自傢的床上被人給強奸瞭?誰信呀!”
  
  見大柱這個樣子,明麗來氣瞭:“夠瞭!大柱,別跟我演戲瞭。你以為我不知道那天晚上你回來過?”
  
  大柱愣瞭一下,抓起一隻玻璃杯狠命地一摔:“我會夢遊啊?回來又離開!不會是你在傢偷漢子被人發現瞭,向我惡人先告狀吧?”
  
  見大柱不肯承認,還越說越離譜,明麗盯著大柱一字一句地說:“大柱,明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樣?”
  
  “離婚!”大柱眼看著別處,吭哧瞭半天才說出這兩個字。說完,大柱瞧著明麗,他料定明麗會上前打他罵他,而後大吵大鬧一通。可是明麗啥也沒做,隻是咬著嘴唇一個勁地流淚。見明麗這樣,大柱反倒手足無措起來。一時間,房間裡靜得可怕。這時,電話鈴突然暴響起來,大柱一激靈,可他站著沒動,看著明麗陰陽怪氣地說:“這麼晚瞭還有人給你打電話,是相好吧?快接呀,別讓人傢等急瞭……”
  
  明麗坐著沒動,大柱越發來勁瞭:“你要是不接,我可接瞭。”說完,大柱拎起瞭話筒。“明麗……”話筒裡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大柱的火氣騰地又上來瞭,猛地將電話一摔,氣咻咻地沖著明麗說:“這個婚,老子今天離定瞭!一個野男人打來的!”
  
  不接電話是不行瞭,明麗心裡納悶誰偏偏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擦瞭擦眼淚,明麗拿起瞭電話:“明麗,你怎麼不說話呀?我是周勇。我查清楚瞭,那天晚上不是別人是大柱,大柱在城裡有瞭相好的女人,他想跟你離婚,在找借口……”
  
  聽到這裡,明麗頓感四肢無力,差點栽倒,話筒也從手裡滑落下來。見明麗這個樣子,大柱愣瞭一下,上前抓起瞭電話。周勇還在電話裡說著:“明麗,我進城的第一天就發現大柱和一個女人在一起,我當即就起瞭疑心,暗中監視他們。今晚大柱回去瞭,你猜我看到瞭什麼?又一個男人來找同大柱相好的那個女人。被我逮住後,那個女人把什麼話都和我說瞭。明麗,你把電話給大柱,我好好勸勸他,別再鬼迷心竅瞭,那個女人是個騙子……”
  
  “啊!”沒等周勇把話說完,大柱渾身癱軟,一屁股坐到瞭地上。這時,一直沒有開口的明麗說話瞭:“我同意離婚。”
  
  一聽這話,大柱慌瞭,“撲通”一聲跪在明麗的腳下:“明麗,聽我說,剛才,我、我是鬧著玩的……”
  
  “不,我要離婚!”明麗聲嘶力竭地說出這句話,“哇”地號啕大哭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