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荒唐的生日禮物

  於海軍今天生日,老婆宋小娜下午下班回傢時提瞭大包小包的禮物給他,又滿臉笑容地指著和她一道來的一個女孩說:“杜蘋蘋,一個辦公室的新同事。她聽說你生日,特地來慶祝慶祝。”於海軍有些受寵若驚地說:“歡迎歡迎,快請坐!”
  
  接下來,於海軍陪杜蘋蘋說話,宋小娜就下廚做飯。不一會兒,一桌豐盛的酒菜就端上瞭桌子。三個人坐下吃飯,宋小娜特意開瞭兩瓶上好的紅酒,一人一滿杯斟上。於海軍特高興,就放開瞭大喝,杜蘋蘋給他敬酒,他滿面春風地說:“好,美女美酒,我幹瞭!”宋小娜狠狠地瞪瞭他一眼說:“你個色鬼!”三個人就哈哈大笑起來。並不擅長喝酒的於海軍很快就喝高瞭……
  
  第二天一大早,於海軍還在夢中,忽然聽見宋小娜一聲河東獅吼:“哼!好你個不要臉的於海軍,居然……”於海軍睜開眼一看,頓時驚得靈魂出竅——自己赤身裸體,而身邊竟然躺著一絲不掛的杜蘋蘋。天哪!這是怎麼回事呢?杜蘋蘋也在這時醒過來,發現情況不對,掩著胸部大哭起來。宋小娜跑過來,揪住於海軍亂抓亂打。於海軍還算鎮定,對宋小娜說:“我們兩人的事再商量,先看人傢杜蘋蘋咋說?”果然杜蘋蘋泣不成聲地說:“宋姐,這事要是被我男朋友知道可就慘瞭……”於海軍和宋小娜幾乎異口同聲地說:“對不起,我們一定想辦法補償你!”杜蘋蘋說:“宋姐,我們是同事,這事算我倒黴,大傢別說出去就成……”然後,她慌亂地穿上衣服,哭著跑瞭。
  
  “老婆,這事是我不對,隻怪酒喝太多瞭。”於海軍看杜蘋蘋走遠,低聲下氣地向宋小娜賠罪。宋小娜沒話說,隻生氣地狠揪他的耳朵。於海軍忽然睜圓瞭眼睛,生氣地說:“我喝多瞭,你呢?你在幹什麼?”“我……不是也陪你喝嗎?大傢興致都這麼好,我也喝多瞭。”宋小娜哭著又大罵不止,“這事你還有理瞭?你……”於海軍才又跺跺腳,後悔不迭地說:“總之是我不對,我不該喝那麼多啊!”宋小娜這才消瞭點氣。
  
  幾天後,於海軍還是感覺不踏實,有一天就悄悄地問宋小娜:“老婆,你那個同事怎麼樣瞭?”宋小娜眼珠一翻:“哼!還能怎麼樣?要不是我們同事一場,她剛來又要我照顧,人傢不會這麼輕饒瞭你!”“老婆英明!老婆偉大!”於海軍討好地對宋小娜說,“老婆,這下咱們算是扯平瞭,你說好不好?”宋小娜此時也生出無限的溫柔來,緊緊地摟著於海軍說:“人嘛,誰沒個大錯小錯的?以後不再犯就好瞭。”
  
  可這事過後沒多久,於海軍忽然感覺自己下身奇癢,還出現無痛性潰瘍,這是不是性病啊?他一下子嚇呆瞭。但他沉著地想:除瞭老婆宋小娜和杜蘋蘋,他並沒有和其他人發生過性關系啊!他想打電話問問宋小娜,但考慮到電話裡說不方便,於是幹脆來到宋小娜的單位。
  
  辦公室裡,宋小娜和一個小夥子正專心辦公。宋小娜看見於海軍出現很奇怪,問他做什麼?於海軍沒回答宋小娜,卻下意識地問:“小娜,杜蘋蘋呢?”“什麼杜蘋蘋?”宋小娜頓瞭頓,好像才反應過來,“哦,她出去瞭!”於海軍“哦”瞭一聲。卻不料一邊的小夥子問宋小娜:“宋姐,你們說哪個杜蘋蘋呢?”宋小娜的臉色倏地變得煞白,不再吱聲瞭……
  
  於海軍看在眼裡,尷尬地向小夥子笑笑,就拉瞭宋小娜來到一個僻靜的角落,沒好氣地問:“宋小娜,你說那個杜蘋蘋到底怎麼回事?”“我,我……”宋小娜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
  
  “好,這事咱們回頭再算賬!”於海軍忽然壓低聲音說,“我下身癢,你怎麼樣?”“我……我……”宋小娜又結巴瞭。於海軍不耐煩地說:“哎,大白天撞見鬼瞭!走,跟我去看醫生。”
  
  兩個人來到一傢私人診所,不一會兒,結果出來,兩人都患上瞭性病。於海軍的擔心得到證實瞭,他想想今天宋小娜的反常表現,斷定那個杜蘋蘋一定有問題,就怒氣沖沖地讓宋小娜跟他回傢。
  
  剛進傢門,宋小娜一下對於海軍跪下瞭,聲淚俱下地說出瞭事情真相:“你工作忙,經常出差在外,我想找個傾訴的對象都沒有。那天夜裡你又不在傢,心煩意亂的我到太陽島酒吧買醉,不料被那個男人給騙瞭……第二天,滿心愧疚的我就把經過告訴瞭你,因為我們夫妻雖然交流溝通不夠,但你是百裡挑一的好男人啊。哪知道你一直不放過我,總陰陽怪氣地嘲笑我,讓我抬不起頭來。有一天,我們幾個好朋友聚會,一個好姐妹安慰我說:小娜,讓你男人犯一次錯誤,他就能感受到你現在的痛苦瞭。我心裡一激靈,這話對啊,所以就……哎,你別說,前幾天自從你有那事後你對我的確好瞭些,我們兩個人誰也不怪誰,從此天下太平瞭……”
  
  宋小娜的話沒說完,於海軍已經氣得咬牙切齒,渾身發抖。他給瞭宋小娜一個響亮的耳光,鐵青著臉說:“呸!這樣的事你都做得出來?你簡直氣死我瞭!快說,那個杜蘋蘋到底是什麼人?”
  
  “三陪女。別的人誰幹這事呢?再說,我怎麼說得出口呢?”事情已經這樣瞭,宋小娜仿佛死豬不怕開水燙瞭。
  
  於海軍像被火燒瞭一樣,渾身哆嗦不止,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其實我事先跟杜蘋蘋說過,一定要戴上安全套。可我昨天找到她問這事,她說當時都喝瞭酒,你老公那麼大力氣,我來不及嘛……”
  
  於海軍的心裡像被刀子捅瞭一樣痛楚,他無力地癱坐在沙發上,狠狠地說:“宋小娜,這病要能治好,我跟你離婚;要是治不好,我跟你沒完……”
  
  宋小娜這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又急又悔,一下子暈過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