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叫你吹牛也上稅

  趙六辦瞭一傢酒廠後發瞭!自從有瞭錢,趙六不僅身邊圍滿瞭一群狐朋狗友,而且給他介紹對象的都排成瞭長隊,有的女孩子甚至都自己找上門來。趙六並不糊塗,他想自己初中沒畢業,但為瞭下一代著想,自己的另一半,必須是個高智商的,最起碼也得是個本科生。
  
  這天上午,趙六正在辦公室想事兒,突然有人敲門,隨著他的一聲“請”,從外面走進來一個高挑的姑娘。隻見這女孩子20歲上下,瓜子臉,小嘴唇,高鼻梁,雙眼皮,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正瞅著趙六笑呢。趙六一下子從椅子上站瞭起來,我的乖乖,哪來這麼漂亮的小姐!這時,那個女孩兒主動介紹起自己來:“趙老板,我叫柳葉,剛從學校畢業,聽說你還是單身,我就主動找上門來瞭。”
  
  趙六一聽,心花怒放,急忙將柳葉讓到沙發上,並泡瞭杯茶遞瞭過去。“請問柳葉姑娘,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啊?”趙六心想,這幾天,大美人我見多瞭,關鍵要正規學校畢業的高智商的妞兒。
  
  柳葉不慌不忙地從隨身攜帶的一個挎包裡拿出兩個紅彤彤的本子,趙六接過一看,頓時眼直瞭:“你是碩士畢業?”“哪還有假?不信你到教委打聽打聽去。”原來柳葉遞過去的一個是本科畢業證,另一個是碩士畢業證。此時,趙六將柳葉的那兩個紅本子緊緊地捂在胸前,看著柳葉道:“你真願意屈嫁於我?”“那還有假?我主動找上門來就是想嫁給你,現如今找好工作不如找個好老公,能享受一輩子。”“對,對!”趙六聽得直點頭。
  
  趙六相中瞭柳葉後,就將她留在瞭公司。這天,趙六從外面剛進瞭門,柳葉就對他說,她爸不同意這門婚事,說她昏瞭頭,白養活瞭她幾十年!趙六一聽,心裡咯噔瞭一下,坐到柳葉身邊說道:“話是這樣說,但父母培養子女還不是為瞭他們過上好日子,幸福一輩子?不行,我跟你爸說說去。”柳葉想瞭一下後點頭同意瞭。
  
  當趙六開著他的“大奔”風風火火地趕到柳葉傢裡,受到瞭柳葉父母的熱情歡迎。趙六一怔,感覺柳葉他爸好像在哪裡見過,但一時想不起來瞭。飯桌上,柳葉爸問趙六:“聽柳葉說,你開瞭個公司,有多少人哪,一年能賺多少?”
  
  趙六一聽心想,什麼公司啊,隻不過是個小作坊,也就十來號人。但此時不能照實說,必須吹一下,否則老爺子不會點頭。“伯父,我那個公司叫宇宙釀酒公司,上百號人呢!主要生產散酒,利潤嘛,一年也就是三四十萬元。”趙六所在地群眾有種習慣,愛喝散裝米酒。
  
  “聽說你們鄉有好幾十傢米酒生產戶,咋就你一傢興旺?”柳葉爸邊說邊給趙六倒滿一杯酒。的確,趙六所在的鄉大大小小分散著好幾十傢米酒廠,其他的不是勉勉強強維持,就是入不敷出,唯獨趙六一枝獨秀。
  
  趙六急忙端起酒:“這就是水平問題。別看我趙六初中沒畢業,大字不識幾個,但念書不一定就表示水平高。伯父,不是我跟你吹,這年頭撐死膽大的,我腦子活,會經營,給一個大企業讓我幹,也絕對沒問題。”
  
  聽趙六這麼一吹,柳葉爸來瞭興趣:“咱們都是一傢人瞭,說說你的經營之道。”趙六一聽柳葉爸的話,心想,看來這樁婚事有門瞭,但吹無妨:“伯父,我的經營有兩條道:一是少報營業收入,收入不記賬,做兩本賬,散酒又不是瓶裝酒,查無實據;二是把稅務人員全部搞定,你知道嗎?縣稅務局的那個局長都成瞭我的鐵哥們瞭。”趙六平時不喝酒,他怕酒後吐真言,禍從口出,可今天面對未來的老嶽父和一旁忙忙碌碌的柳葉,幾杯酒下肚,他的話越來越多,越吹越離譜,等他吹完牛後已經醉倒瞭。
  
  從柳葉傢回來已經是第二天上午瞭。當趙六剛在辦公室坐下時,忽然門廳前響起瞭一聲剎車聲,繼而有人敲門走瞭進來,原來是幾個戴著大蓋帽的稅務人員,走在前面的正是他未來的嶽父柳葉爸。“我就是稅務局局長,你不是說我是你的鐵哥們嗎?”趙六一看,頓時嚇得魂不附體,一屁股差點癱坐在地上!“這……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由於趙六經營的是散裝酒,他在申報納稅時瞞報漏報,而稅務部門呢也不好計稅,查無實據,正巧,縣稅務局新來一個碩士畢業的實習生柳葉,在勸說瞭老局長後,她私下以“征婚”的名義來到酒廠,雖說屈駕瞭幾天,但這幾天終於將趙六的賬務查得清清楚楚。趙六不僅將所偷的稅款全部補瞭上來,還交瞭好幾倍罰款。誰說吹牛不上稅啊,趙六就是佐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