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博客裡的懺悔

  一年前,彭守義的兒子彭博考上瞭大學。面對一筆不菲的學費,彭守義背起行囊來到沿海城市溫城。因為年紀太大,幾傢單位都不肯要他,最後到瞭一傢建築單位當起瞭搬運工。可是大城市錢好掙,花錢也大,一個月下來,發到手中千多元的工資,除瞭開銷外幾乎所剩無幾瞭。如果照這樣下去,根本支持不瞭彭博的日常支出。為瞭兒子,彭守義心一橫,找瞭一條捷徑——偷!
  
  想幹就幹。彭守義辭瞭工地上的苦力活,每天到菜市場去轉悠,專門找那些年紀大一點的老年人。轉瞭一圈,竟也得手過幾次。晚上回到住處,清點一下戰利品,比起在工地打工強多瞭。可當他每次將得手的錢寄給兒子彭博,一躺到床上想到自己不勞而獲時,心裡又非常慚愧。那天他經過網吧時,突然有瞭個想法。前幾年,彭守義幫人看管過網吧,跟兒子也學瞭一點電腦知識,現在想想,何不將自己的經歷寫博客,將這些錢記在博客上,好讓人知道自己作為一個父親的無奈?萬一以後兒子有出息瞭,也好讓他還這些“人情賬”。這樣,他的良心會安心一些。想到這兒,他就以“一個小偷的博客”為名,在網上寫下每天的經歷與心情日記。
  
  就這樣,彭守義白天當“鉗工”,晚上上網吧寫博客,並不停地在博客上懺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彭守義本以為在網絡上寫寫心情日記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可他低估瞭網絡的力量。沒幾天工夫,“有個小偷在網絡上開博客”被網友們傳得沸沸揚揚,彭守義的博客日點擊量更是超乎異常!博客上的留言五花八門,說什麼的都有,這是他當時寫博客時想都沒想過的。因此,他每次寫博客時,總是找網吧裡最角落的位置,怕被人發現。
  
  這天晚上,彭守義如往常一樣上瞭網,登錄自己的博客。突然,他發現有一個署名“正義者”的網友拜訪瞭他的博客,並且在他的博客裡留瞭言:“真沒想到,這個世界上小偷也開博客瞭。不過從你的日記上可以看出,你的本性並不壞,那麼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墮落下去呢?能與你聯系嗎?”後面留下瞭他的QQ號。
  
  彭守義看瞭,心裡不由得酸溜溜的。他知道“正義者”是為瞭他好,可為瞭兒子,他不能就此罷手!他也不想加那個“正義者”,萬一對方從QQ上取得他的IP地址舉報瞭他,那他不是自投羅網嗎?於是他也懶得理睬,繼續寫自己的博客。
  
  第二天晚上,彭守義發現那個“正義者”又在他的博客給他留瞭言。留言上說,他已經看到彭守義刷新頁面瞭,質問彭守義為什麼不加他?並問他:你這樣做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對得起自己的兒子嗎?彭守義心裡隱隱作痛,他何曾不想光明正大地做人?可是他一無背景,二無能力,賺不瞭大錢,那麼他兒子就上不起大學呀!因此他依然沒有理會“正義者”,繼續寫著他的心情日記。
  
  寫好博客後,彭守義回到住處就睡覺。剛躺下,兒子給他打來瞭電話,說學校現在要求學生每人配置一臺手提電腦,讓彭守義想想辦法,向工友們借點錢支援一下。聽瞭兒子的話,彭守義第二天一早很早就出去瞭。
  
  今天的行動似乎有點不順,彭守義在菜市場轉瞭一圈,沒發現什麼目標。眼見快10點鐘瞭,突然,他看到離菜場不遠處的一傢銀行門口出來一個老頭,那老頭的腰包鼓鼓囊囊的,似乎有很大的油水。彭守義假意靠過去,裝作不小心撞瞭一下那個老頭,說瞭一連串“對不起”,那個包就到瞭他的手中瞭。得手後,他就溜回住處,打開包一看,這一看幾乎把彭守義看呆瞭,包裡面竟然是兩沓百元大鈔,他數瞭一下,足足有兩萬元!彭守義幹小偷這麼長時間,從未偷過這麼大數目的錢,以前也隻是小打小鬧。他想,老頭到銀行取這麼多的錢,到底要做什麼呢?這些錢對於他來說重要嗎?可是偷也偷瞭,彭守義決定先留下,把這筆賬記在博客上,以後當作賬本交給兒子好瞭。
  
  夜幕降臨時,他的心情特別沉重,因為那兩萬元,他的眼前經常浮現出那個老人的身影,於是他將這一段情感記進瞭自己的博客。他在最後寫道:“我知道這對不住我自己的良心,萬一這筆錢對於老人有重要的用處,我今後將背負著沉重的十字架生活。可是,天底下的父親都是愛兒子的,為瞭兒子,我隻得放下尊嚴與人格,昧瞭這筆錢!”
  
  自從得手兩萬元錢後,彭守義靜瞭一段時間。這天晚上,他發現“正義者”又在他的博客裡留言瞭:“小偷先生,你這兩萬元拿得心安理得嗎?你太無恥瞭!我就是溫城人,你可知道你拿瞭這筆錢是害瞭兩條人命嗎?如果你想讓自己的良心能夠安心,請加我QQ。”
  
  彭守義看瞭這條留言,心中又焦急又不安:難道我真的害瞭兩條人命嗎?可要是加瞭“正義者”的QQ,那麼他勢必會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但他又很想知道自己偷瞭那兩萬元給老人造成瞭什麼傷害。突然,他有瞭主意,約“正義者”到溫城信息港的聊天室,他就以“小偷”為名等他。
  
  沒多久,“正義者”如約走進聊天室與他對接上瞭。“正義者”直截瞭當地說他想見見彭守義,彭守義說自己才沒有這麼傻呢,要是見瞭他,萬一他報瞭警,那不是飛蛾撲火嗎?他說他這次約“正義者”到聊天室,隻是想知道偷瞭那兩萬元到底惹下瞭什麼禍?
  
  “正義者”告訴他,那兩萬元是那個老頭省吃儉用給兒子看病用的,那老人的兒子得瞭腸癌,正在人民醫院住院部3樓5號病房做化療。因為他把錢放在傢裡不放心,就存在銀行。那天取出來急用,卻沒有想到被彭守義偷走瞭。老人失去瞭這筆錢,他的兒子也就沒瞭希望,老人昨天在醫院裡哭著要跳樓,這不是害瞭兩條人命嗎?
  
  聽瞭“正義者”的話,彭守義的心深深顫抖著。是啊,自己雖然是個小偷,可怎麼能偷一個臨危病人的錢呢?雖然在網絡上與“正義者”對話,彭守義的臉還是不自覺地紅瞭起來。他打算把這筆錢還給那個老頭,這樣他的良心才會稍安一點。
  
  彭守義一直睜著眼熬到天亮。他急急來到市人民醫院,徑直朝3樓走去。當他來到5號病房時,伸頭朝裡面看瞭看,卻發現裡面有兩張病床,各躺著一個老太。彭守義不由得奇怪,他見一個醫生從病房裡出來,趕緊攔住問道:“請問這裡有沒有住著一個白血病人?”那醫生搖瞭搖頭說:“沒有啊!”
  
  彭守義不由得感到奇怪瞭,難道“正義者”騙瞭他?正在疑惑間,突然從另一個病房裡沖出幾個警察,一把將彭守義按在地上。彭守義急得大叫:“你們、你們為什麼抓我?”
  
  可那些警察根本不由他分說,就將他抓上瞭警車。到瞭警局後,一個老警察走瞭過來,拍著彭守義的肩說:“你就是那位在網絡上開博客的小偷先生吧?”
  
  彭守義搖頭說:“你們認錯人瞭,什麼網絡,什麼博客,我一點都不知道!”
  
  老警察笑著說:“你不必驚慌,我們已經註意你好一段時日瞭,我們知道你今天要來醫院裡探望病人。”
  
  彭守義依然矢口否認。老警察說:“你不必抵賴瞭!剛才你向醫生打聽5號病房裡的病人,可是5號病房根本就沒有白血病人!所以我們一眼就認出你就是那個開博客的小偷!”
  
  彭守義的腿頓時軟瞭,“撲通”跪瞭下去:“警察同志,原來你就是那個‘正義者’啊?我承認,我坦白,我是迫不得已啊!”說著,他將自己的罪孽竹筒倒豆子般地吐瞭出來,最後說:“警察同志,你們可以抓我,但能否別把這件事告訴我的兒子?我不想讓他在同學們面前抬不起頭!還有,那些我偷來的錢,能否讓我兒子大學畢業瞭再還?”
  
  彭守義關進看守所後,每天在後悔的同時,又不停地想著上大學的兒子,不知道他收到那筆錢後,手提電腦買瞭沒有?這天,突然聽到警察在叫他:“彭守義,有個叫‘正義者’的人來見你!”
  
  “正義者”?“正義者”不就是那個老警察嗎?彭守義一邊想一邊隨著警察走進接待室。突然,他看到瞭一張熟悉的臉,那是他的兒子彭博!彭博走過來,叫瞭一聲:“爸爸!”彭守義低下瞭頭,彭博接下來的話簡直讓彭守義五雷轟頂:“爸爸,我就是那個‘正義者’!”
  
  原來,當網絡上一個小偷的博客傳得沸沸揚揚時,也引起瞭彭博的好奇。當他進瞭博客看到小偷寫的一言一行時,怎麼看怎麼像自己的父親。為瞭證明自己的判斷,他不停地與小偷套近乎,想把他引出來,可彭守義輕易不肯與他見面。於是他把彭守義約到溫城信息港,編造瞭一個病人的故事將他騙到醫院。那天,他一直躲在醫院的角落裡,當他看到真的出現父親的身影時,他遲遲不敢過去。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與此同時,警方也已經在網絡上獲得他的蹤跡,開始跟蹤他瞭……
  
  說完這些,彭博說:“爸爸,俗話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你怎麼能取不義之財呢?你這樣做隻會讓我背一輩子的黑鍋!爸爸,現在我一邊上學,一邊找瞭份傢教,可以自己養活自己,你在裡面好好改造吧,你出獄後仍然是我的好爸爸!”
  
  聽瞭兒子的話,彭守義流下瞭悔恨的淚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