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張冠李戴惡作劇

  馬華是一傢傢政服務公司的鐘點工。這天上午,她在公司裡得知陽光花園西8號樓2-102的李平打電話預約鐘點工,說她的未婚夫李松山中午要從相鄰的一個城市趕到她傢來,不巧的是她的父母到廣西旅遊,自己正在外地談一筆業務,下午才能趕回來。未婚夫李松山有她傢的鑰匙,請傢政服務公司派人在11點的時候到她傢,給未婚夫做一頓可口的午餐。馬華毛遂自薦,主動要求到李平傢去。馬華心裡暗自得意:李平呀李平,諒你怎麼也想不到,本小姐今天要耍你一把啦!
  
  馬華前段與李平有過一個過節:她倆原來同在一傢公司的銷售部上班,關系還算可以。後來公司在選拔銷售部副經理的時候,本來很有希望的馬華竟意外地落馬瞭。公司是憑業績用幹部,李平以微弱的優勢占瞭上風。更讓馬華氣不過的是李平竟跟自己挺熟悉的一個客戶勾到瞭一塊,搶瞭她馬華一塊肥肉!沒當上副經理,馬華找老板反映李平品質不佳,在同事中做小動作,老板卻說這符合商業遊戲規則,商業就是競爭。馬華認為老板袒護李平,一賭氣辭瞭職。一時又找不到合適工作,她就權且在傢政公司先找個事幹著。
  
  馬華趕到李平傢時,見一個挺體面的男生正巧擰開門,要往裡進,趕忙說:“喂喂,你是李松山吧?”
  
  男生說:“嗯,我……我不認識你。”
  
  馬華說:“我是傢政服務公司的。你未婚妻李平知道你要來,她出差在外中午趕不回來,爸媽不在傢,就請傢政服務公司派人來給你做午飯。你未婚妻跟你說瞭吧?”
  
  李松山沉吟一下說:“嗨,她考慮太多瞭,我到街上隨便吃一口就成,你還是請回吧。”
  
  馬華才不願意走呢,就嫵媚地一笑說:“是這樣,你未婚妻說過,她主要是擔心飯店的食品不衛生,前幾天晚報上還報道過變質食品讓不少食客住瞭醫院的事。李先生,我們公司是本市服務質量一流的傢政,信譽最好,希望能給你留下美好的印象。李先生難道是嫌我長得醜嗎?”
  
  李松山一開始面對馬華有點不自在,這會特意看馬華,覺得她身材窈窕,面容姣好,標準的美人一個,就把馬華讓進瞭屋,隨即一邊把門反鎖瞭一邊嘻笑道:“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給我留下美好的印象!”
  
  馬華先給李松山沖瞭杯咖啡,然後就下廚房麻利地忙碌起來。李松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隨手打開瞭電視,看瞭不一會兒,馬華就把三四個色香味俱佳的菜肴端瞭出來。
  
  馬華問:“李先生要喝點酒嗎?你未婚妻傢的櫥櫃裡有好幾種酒呢。”
  
  李松山說:“美人,隻要你肯賞光陪我喝幾杯,什麼酒都成。”
  
  馬華就倒瞭兩杯“茅臺”端過來,遞一杯給李松山:“李先生抬舉我哦,小女子敬你一杯!”李松山一口氣幹瞭。馬華也淺淺地呷瞭一口。
  
  李松山晃著空杯子壞笑道:“美人,你這麼年輕漂亮,怎麼去幹傢政呢?”
  
  馬華眼一紅說:“小女子時運不濟嘛,東奔西走還不是為瞭錢!”
  
  李松山說:“我給你小費,200塊可以吧?把你最美好的印象留給我。”說著就要摟馬華的肩。
  
  馬華臉一紅說:“性急吃不瞭熱豆腐呀。”馬華又去沖瞭一杯咖啡,遞給李松山,並朝他甜甜一笑,說:“我先洗個澡,你等著哦!”說著走進瞭浴室。
  
  馬華從浴室出來後,那美人出浴的俏模樣令李松山頓時血脈賁張。李松山一把拉著馬華:“美人,我受不瞭啦,來吧!”邊說邊把馬華往臥室裡拽。“不要啊!”馬華邊叫邊掙紮。李松山踉蹌瞭幾步,一下子歪倒在地,昏睡瞭過去。
  
  馬華吃力地把李松山拽到床上,脫去他的衣裳,又將床上弄得凌亂不堪,還拽瞭幾根長發扔在枕邊,這才離開李平的傢。
  
  馬華對自己跟李平玩的惡作劇相當滿意,這個過程是她來之前設計過的。由於前一段工作上的變故,心情不好,老失眠,就買瞭催眠藥。這次來李平傢時就帶瞭三粒,在給李松山沖第二杯咖啡時,趁機捏碎混瞭進去。等李松山藥力發作後,她又在臥室裡床上制造瞭一些假象,單等李平下午趕回來後,讓她和未婚夫來演一場鬧劇。
  
  事情也真湊巧,馬華出瞭陽光花園,在公交車站等車的時候,竟碰上瞭李平從車上下來,想躲也躲不開。李平一把拉著馬華,誠懇地說:“馬華,你離開瞭公司,又記恨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諒解那件事。咱們應該永遠都是好姐妹呀!走,到我傢認認門,坐坐。你還沒去過我傢呢!”
  
  馬華幹脆打起遭遇戰,“哼”瞭一聲:“你的如意郎君不是來瞭嗎?你不是預約瞭傢政公司派人中午去你傢幹傢政嗎?”
  
  “是呀。”
  
  “我就在那傢傢政上班呀,中午就是我給你的如意郎君做的飯。”馬華又氣沖沖地說,“你看看你那位的德性!他……他竟要非禮我!”李平聽瞭大吃一驚:“馬華,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
  
  馬華嘲弄道:“又怎麼不可能?你那位正在你的床上睡覺呢,要我去對質嗎?”
  
  李平胸有成竹地說:“要!我一定饒不瞭他!”
  
  進瞭陽光花園,馬華覺得李平把路帶得不對,問她為什麼不回自己的傢?李平說,他們這裡分東8號樓和西8號樓,現在去的西8號樓2-102才是自己的傢。馬華想一定是李平鬼點子多,在胡弄自己,執意要李平去東8號樓2-102,李平遲疑瞭一下,說:“行,你等我一會,我去去就來,我一定處理得讓你滿意!”說完就向花園大門口跑去。馬華等瞭一陣子,見李平帶著三個男人急匆匆地過來,心裡想,也好,看樣子李平下瞭決心,找人要把她的未婚夫一頓好打瞭。
  
  一群人來到東8號樓2-102,一個男人打開門,大傢直奔臥室。另外兩個男人看看正睡著的李松山,又對視瞭一下,一把將他拎下床,麻利地給他銬上瞭手銬。
  
  馬華見他們拿著這玩意,覺得過分,就問:“你們?”
  
  “警察。”一個人說,“這人叫王大膽,慣偷。”
  
  “他不是李松山?李平的未婚夫?”
  
  李平拉著一個警察說:“他才叫李松山,我的未婚夫!”馬華兩眼睜圓瞭:“啊?”
  
  原來,李平的未婚夫李松山在他的那個城市當警察,因火車晚點,下午才趕過來,正巧在火車站遇上也往回趕的李平。擠公交車時,李平上瞭車,李松山沒擠上,隻好等瞭十幾分鐘坐下一趟。剛才李平見事有蹊蹺,趕忙去物業管理處請他們聯系瞭片警和戶主,李松山也到瞭,幾個人一起來看情況。現在事情已經清楚:王大膽正欲行竊,遇上摸錯門的馬華,這傢夥不但賊膽包天,而且色膽不小,準備來個竊財掠色,不承想馬華是專程來搞惡作劇的,就先把王大膽“麻”翻在地。
  
  片警看著王大膽,對馬華說:“你為我們抓他立功瞭。他如何非禮你的,還要請你作個筆錄。”
  
  馬華慚愧得紅瞭臉,說:“沒、沒有事,我要到李平傢是想……哎!我今天一定把自己陰暗的心靈都坦露給李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