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英雄劫匪

  馬大明愛管閑事,好打抱不平,為這沒少吃虧。老爸老媽說瞭他多少回瞭,可馬大明就是改不瞭這毛病。這回進城打工前,他老爸千叮囑萬叮囑:城裡可不比鄉下,看見什麼不平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皺皺眉頭就過去瞭。馬大明滿口應承,可一進城,就把老爸的話忘得一幹二凈。這不,才幹瞭兩個月,他又惹上麻煩瞭。
  
  那天晚上,馬大明和一個工友送完貨,回來時已經過瞭12點。兩人走著走著,突然看見前面一條巷子裡沖出一個男人,手裡拎著一個包,後面跟著一個年輕的女孩大喊“搶劫”。馬大明想都不想,路見不平一聲吼:“站住!”正要沖上去,工友一把將他拉住:“笨蛋,又不是搶你老婆的!”
  
  馬大明一使勁,推開工友,就向那個男人追去。馬大明是短跑高手,那男人跑不過他,回頭喊:“兄弟,放我一馬,別逼人太甚!”馬大明說:“你把包放下,我讓你走!”說話間,已經追上那男人,伸手一把揪住他的衣領,一手抓住他搶來的包。
  
  就在這時,馬大明感到腹部一陣疼痛,低頭一瞧:好傢夥!肚子上已經挨瞭一刀,鮮血像地下水一樣往外冒。馬大明“撲通”一下倒在地上,可兩隻手仍死死地拽住包。那男人望著手裡往下滴血的刀,愣瞭一會兒,把手松開瞭,轉身撒腿狂奔。
  
  女孩跑上來,從包裡拿出手機打瞭110和120,不一會,救護車和警車都來瞭,馬大明很快就躺到瞭醫院的急救室裡。好在那一刀刺得並不深,馬大明出瞭點血,傷倒沒有什麼大礙。
  
  雖說因此要在醫院住上一陣子,耽誤掙錢,但到底做瞭件好事,馬大明還是感到很高興。他看瞭看病房,問醫生:“那位姑娘呢?”醫生說:“你是問那位打電話的小姐吧?你不認識她嗎?”
  
  一看馬大明搖頭,醫生立刻就明白瞭:“你是見義勇為吧?”馬大明不好意思地笑瞭笑。醫生就告訴他,那位女孩來醫院後不久就走瞭。
  
  過瞭兩天,女孩還是沒有露面,馬大明忍不住又問醫生:那個女孩有沒有來過醫院?醫生姓陳,四十多歲,說話風趣,先用同情的眼光看瞭他一眼,然後就跟他說瞭真話:“英雄,不是我打擊你,老實跟你說吧,你別指望再見到她瞭,她是不會再出現的啦。我做瞭20年醫生,這種事見多瞭,隻要‘英雄’一進醫院,‘美女’馬上就會人間蒸發!”
  
  馬大明愣瞭,接著就不服氣地想:咋的就不能再出現呢?我也不要求她報答我什麼,我替她挨瞭一刀,總應該來看看我,說句感謝的話吧!
  
  可兩個星期過去瞭,馬大明仍然沒見到那位女孩,這才服瞭。他躺在病床上,越想越覺得懊喪,平白無故挨瞭一刀不說,人傢還不領情,一張熱臉貼到冷屁股上,這一刀挨得真叫窩囊!
  
  馬大明心裡不痛快,看看傷口好得差不多,就想提前出院回去上班。可陳醫生的一句話讓他倒抽瞭一口涼氣:因為情況特殊,醫院是先開藥後結賬的,到現在已經累積下五千多塊錢的醫藥費瞭。要想走人可以,但得把賬結清瞭。
  
  馬大明犯瞭愁,他才拿瞭兩個月工錢,離5000塊錢差得遠瞭。後來,幾個工友湊瞭點給他,交瞭上去,還差2000塊錢。醫院要他通知傢裡人拿錢來,馬大明死活不肯開口。傢裡窮不說,老爸出門時早就給他打瞭預防針,趕來一看他這情況,得,又是管閑事惹的禍,不抽他兩耳光才怪哩!
  
  知道瞭馬大明的經濟情況,醫院也停止給他用藥瞭,馬大明又沒錢交,雙方就這樣耗瞭幾天。馬大明左思右想,躺在這裡怎麼等也等不來2000塊錢,還得出去掙瞭錢才能把債結清。主意打定,他就假裝上廁所,一看沒人註意他,趕快下瞭樓,躲躲閃閃的就出瞭醫院的大門。
  
  他興沖沖回到店裡,老板一見他,愣瞭:“你還回來幹啥?”一問,才知道老板早就單方面把他炒瞭,理由是曠工。馬大明這下傻瞭眼,可憐巴巴地懇求老板再給他一次機會,但老板無論怎麼說就是不肯開恩,說:“你這人愛當英雄,今天挨一刀,明天擋一箭,我的生意就給你耽誤瞭……”總算他還有點良心,甩瞭100塊錢給馬大明,叫他另找活去。馬大明沒辦法,隻好打包走人。在街上走瞭幾天,什麼活也沒找著,那些老板一看他肚子上還纏著繃帶,敢情這是帶傷作業啊,哪敢用他呀?馬大明不由得一陣心灰意冷,就起瞭打道回府的念頭。可回傢是容易,醫院的賬就賴下瞭。馬大明想他從小到大光明磊落,絕不能帶著一屁股債回傢去。
  
  這趟出門,真是倒瞭大黴,吃瞭大虧瞭。挨一刀是小事,沒想到要貼進5000塊錢,更糟糕的是連工作也弄丟瞭,確實有點得不償失。馬大明越想越惱火,媽的!這醫藥費本來就該那女孩出的,可現在到哪找她去?
  
  經過一傢店鋪門前,馬大明一看那兒擺著許多刀具,心裡一動,正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隨手就拿起一把短刀往皮帶一插,扔給莊主買刀的錢。然後,他找瞭一傢高級夜總會,像隻狗一樣守在門口,盯著進進出出的紅男綠女。
  
  晚上12點的時候,馬大明瞄準瞭一個光膀子、光大腿的女人。這女人剛從裡面出來,臉上濃妝艷抹,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馬大明斷定這是個三陪小姐,心說不義之財,人人可取,就是她瞭!於是他起身跟瞭上去。
  
  那小姐扭著水蛇腰,搖搖晃晃走進瞭一條小巷子。馬大明前後左右一瞧,沒人,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他從腰間拔出短刀,快步追上女人,把刀往她屁股上一頂:“站、站住!”
  
  女人一哆嗦,不知好歹地叫起來:“啊,別殺我!你想幹什麼?”
  
  馬大明頭一次幹這種事,也哆哆嗦嗦地說:“別嚷,不然……我……我白刀子進,紅、紅刀子出來……”
  
  女人怕得要死,乖乖站著一動不動。馬大明緊張極瞭,想瞭一下才問:“你有沒有2000塊錢?”
  
  女人說有,你自己拿吧。馬大明從她包裡翻出一疊錢,一看,2000塊錢隻多不少。馬大明沒想到來得這麼順利,張口說瞭句“謝謝”,轉身就逃。那女人舍財保命,既不追喊,也沒有報警,馬大明輕輕松松就逃脫瞭。
  
  第二天,馬大明數瞭2000塊錢揣在口袋裡,來到醫院結賬,陳醫生看見他,一拍大腿說道:“好你個見義勇為的英雄,屁都不放一個就溜瞭,害得我差點替你背債哩!”
  
  馬大明臉一紅,連說對不起,剛想把錢掏出來,陳醫生拍拍他肩膀:“不過,昨天已經有人替你付錢瞭。”
  
  “啥?”馬大明怔住瞭,難道是父親?陳醫生笑笑說:“那個人沒留下真實姓名,隻說他是個普通的市民,聽說瞭你的事跡後,敬佩你是個英雄,所以就給你捐錢來瞭。”
  
  馬大明一聽激動起來,嘴唇顫抖著說不出話,可碰到一個理解他的人啦!從醫院裡出來後,馬大明的心情從沒有這麼好過,走路都有點飄瞭。看來,正義終究還是有人維護的,自己做的還是對的!這閑事,還得管下去!
  
  想起昨晚自己幹的壞事,馬大明後悔極瞭,那些錢就像針刺一樣,弄得他心裡很不安,丟瞭不妥,留著更不妥。忽然,他靈機一動:對,把錢捐給希望工程去,幫那個小姐積點德,這總行吧。
  
  這樣一想,馬大明又渾身輕松瞭。他把買來的短刀扔進瞭一個垃圾桶裡,心裡暗暗發誓,要做一輩子的英雄。走過一條街,他無意間看到對面一個電話亭下蹲著個男人,似乎在哪兒見過。馬大明停下來盯著他看瞭一會,突然認出來瞭,這不是紮瞭他一刀的那傢夥嗎?
  
  咋的?這壞蛋還沒抓到吶!馬大明不假思索,大喊一聲:“不許跑!”呼地就向他沖過去。那個男人乍一愣,接著就認出馬大明瞭,條件反射般地跳瞭起來。可是,奇怪的是,他卻沒有掉頭就跑,而是傻乎乎地站著。
  
  馬大明旋風一般沖到他跟前,見他沒跑,反而“吱”地一下來瞭個急剎車。他想,自己的傷還沒全好,這小子又有刀,不能蠻幹,再挨他一刀可不劃算呀。於是,兩個人就在那互相瞪眼,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瞪瞭半分鐘,還是那個男人先打破僵局,說:“兄弟,那天我紮瞭你一刀,對不住瞭!”
  
  馬大明哼瞭一句:“小意思!”那男人撓撓頭,盯著他的肚子看:“你的傷好瞭吧?”馬大明又哼一句,提防著他搞突然襲擊。
  
  “兄弟,你不知道,其實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走這條路的。”男人卻好像要和他拉傢常一樣,沖他招招手,坐瞭下來,“你知道為啥嗎?”
  
  馬大明冷笑,心說我管你為啥呢!轉念一想,我先把他穩住,等警察來吧!於是他也坐瞭下來:“為啥?”
  
  男人苦笑著說瞭起來。原來他大哥去年曾經為救一個女孩,被幾個歹徒砍成殘疾,花瞭好幾萬塊錢才撿回一條命。可是,那個被救的女孩隻來看過他幾回,給過幾百塊錢後就銷聲匿跡瞭。他大哥現在不但掙不到錢養傢糊口,一個月還要付幾百塊錢的藥費,一傢大小頓時陷入瞭困境。他去找過幾次那個被救的女孩,要求她們傢幫大哥支付一點藥費,可每次都是空手而歸。最後,兩傢還因此翻瞭臉,恩人變成瞭仇人。他氣憤不過,那天晚上就悄悄跟上那個女孩,誰知又碰上一個見義勇為的好漢……事情過後他開始後悔瞭,不該一時沖動就去幹糊塗事,更不該捅瞭那位好漢一刀……
  
  馬大明聽到這,想起自己不也是這情況嗎?不過自己比他哥幸運多瞭,自己這一刀挨得還有點價值,至少還有人給他捐錢呢。
  
  就在這時,街上突然開過來一輛警車。馬大明急忙跳起來,張開雙手把警車攔住。車上跳下來兩個警察,問:“什麼事?”馬大明一指那個男人:“快抓住他,別讓他跑瞭!”
  
  那男人卻一點也不驚慌,慢吞吞地站起來。兩個警察一看,對馬大明說:“放心,他是投案自首的,在這兒等我們!”說著,走過去給那男人戴上瞭手銬,拉著他就往車上走。
  
  男人忽然站住,輕聲對警察說瞭句什麼,然後轉身走到馬大明跟前,壓低聲音道:“兄弟,一報還一報,我紮瞭你一刀,也沒什麼好還你的,我見你還欠著醫院的藥費,就替你交清瞭。不過,這錢可是來得清清白白的。你跟我哥一樣,都是英雄,等我出來,我跟你好好學做人……”
  
  馬大明像根柱子一樣站在原地,看著男人被警察帶上瞭車。他突然跑瞭過去,雙手一伸:“警察同志,你們把我也帶走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