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罵人”的幽默

  一對好朋友許久未見,某天突然意外相逢,相互捅拳。罵:“你這傢夥,想死老子瞭”另一個罵:“嘿,看你又長膘瞭,肥得像頭豬呵……”摟抱在一起哈哈直樂。這種“罵”裡充滿瞭人情味,極富感染力,融入瞭無間的友情。特定場合下罵人是一種親熱、友好的舉動,不罵反倒顯得生分瞭。村裡幹部到農戶傢做工作,臨告別時,女主人送出大門笑著說:“你們慢走啊,莫在路口吃青苗,我可沒閑工夫去趕。”村幹回敬道:“你就別送瞭,回去記得腦袋先進屋哦。”
  
  雙方笑聲特歡。“吃青苗”的是牛羊,而頭部先進門的也是牲畜,這種笑罵中體現瞭幹群關系的融洽,官沒架子、民無懼意,和藹可親。
  
  罵人,看似一件十分隨意的事,但罵人之道,要有修養、有學問、有哲理、有藝術。罵人要罵得典雅,有風度、有幽默,還要不失風趣。如果張開血盆大口,赤裸裸開門見山,什麼祖宗八代、男女器官都帶瞭出來,這是潑婦式的罵街,不在此列。如罵人罵得不痛不癢,不即不離,口中喃喃而不知所雲,被罵者亦一頭霧水,摸不著門道,這是黃口小兒念經式的無知,堪不入流。罵人之道,最忌生吞活剝,心浮氣躁,以語言為利器罵得人七竅生煙,殺得人傷痕累累,雖是痛快,但總談不上藝術和高雅。有修養者,是從不輕易開口罵人的,即便非得開罵時,也必罵出水準,罵出風格。罵人自有罵人的藝術。如果罵人不帶臟字,而又能使對方感到難聽,但還覺得好懂,那麼你就達到目的瞭。世上不存在完全不罵人的人,隻是分雅俗、明暗而已。中國地域廣闊,各地女生以方言罵人,實在罵得風姿綽約,妙趣橫生。倘若你把對方惹急瞭,她受瞭刺激,北京女孩一開口就是“我滅瞭你。”東北女孩則說“我靠你啊。”如出一轍的還有雲南女孩,不是“我劈瞭你”就是“我掐死你”。四川女孩號稱“瓜娃子,我閹瞭你。”嘖嘖,都夠兇狠的。犧牲瞭還能得到獎賞物品的分別有:河北女孩“我拿毛巾捂死你”、福建女孩“我用帽子蓋死你”、海南女孩“我用椰子砸死你”、新疆女孩“我拿絲巾勒死你”、西藏女孩‘殘酷些’,“用牛屎把你貼在墻上活活憋死”。有滋有味的是湖南女孩“我辣死你”、江蘇女孩“我不舔你”;最有意思的是上海女孩“我嗲死你”;重一點才是“我踩死你”;重慶女孩用反語“我愛死你”。盡管聽上去很舒服,但感覺氣氛和表情不對。聽見瞭吧,趣意盎然,風味獨特。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