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情搶劫犯

  一
  
  馮軍亮進城後在一個傢具廠打工,這天夜裡裝貨裝到大半夜,他出瞭停車場到旁邊的傢具城裡解手。他正要進廁所,從裡面走出兩個人邊走邊說話,隻聽一個問:“你找的這人手藝可靠嗎?”另一個人回答:“沒問題,可以說這天底下就沒有他打不開的鎖。”軍亮聽瞭心頭一驚,停住腳步將身體貼到墻邊。天很黑,那兩個人沒看到他,出瞭廁所就急匆匆地去瞭。
  
  “大半夜的開鎖要幹什麼?十有八九他們是賊要偷東西!”軍亮想。他從廁所出來,不由自主地往那兩個人去的街上走去。這裡是傢具批發市場,都是店面沒有住戶,晚上街上連個人影也沒有。果然,在這條街中部一傢門店外有3個人打著手電筒在鼓搗著開鎖。軍亮本想沖上去,但考慮到自己人單力薄恐怕會吃虧,就快步跑到傢具城出口,找到一部公用電話,打通瞭報警電話。
  
  軍亮報完警又回到那條街,見那幾個人已經打開瞭門鎖,將防盜門推上去正在往外搬東西,裝到門口停的一輛農用車上。這些賊得手後跑瞭怎麼辦?軍亮急中生智,趁三個賊進瞭屋,軍亮沖過去一把拉下瞭防盜門,將幾個賊關在瞭裡邊。被關起來的幾個賊想扒開門出來,軍亮死死地踩住防盜門的把手不讓他們得逞。就在這時,那輛農用車的駕駛室中跳出一個人來,掄起一隻扳手狠狠地往軍亮頭上砸去。軍亮猛一轉身,那隻扳手砸偏,落在瞭軍亮左臂上。軍亮回身揪住那人同他廝打在一處,被關在屋裡的三個賊打開防盜門出來,幾個人一齊動手對軍亮暴打起來。直到路口射來警車的燈光,幾個賊才住瞭手,跳上農用車想開車逃走。警車上沖下來好幾個警察,經過一番搏鬥,警察迅速抓住瞭這幾個賊。
  
  軍亮受瞭傷被送到醫院,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女人跑前跑後地在醫院照顧他。她告訴軍亮,她是被盜的那傢店的店主,叫孟琳。“多虧瞭你出手,我店裡剛進瞭一批高檔貨,要是都丟瞭,至少損失七八萬元!”
  
  軍亮說沒什麼,他最關心的是能不能回去幹活。孟琳告訴他,他左臂被打骨折,至少要休息幾個月才行。“你不要著急,你是為瞭我才受傷的,我會負擔你的一切治療費用和你這些天的損失,你隻管在這裡安心養傷好瞭。”
  
  孟琳每天都來醫院照顧軍亮。她發覺軍亮總是心事重重的,還讓孟琳幫他買信封信紙,他寫瞭一封信讓孟琳幫他寄。孟琳看信封上寫的是“陸春梅收”,便笑著問他是不是寄給女朋友的。軍亮點瞭點頭,神情又低落下來,自語道:“就怕我回去後,她已跟別人結婚瞭。”孟琳不好再追問,就把那信封上的地址記瞭下來,孟琳看軍亮信封上寫的地址是距這裡不足100裡的一個村子,就決定去軍亮的老傢看一看究竟有什麼內情,能幫忙的話就幫他一下。
  
  孟琳開車來到這個叫清溪村的村子,找到軍亮的傢,說自己是軍亮的同事,路過這裡順便進來看看。軍亮的妹妹軍彩把媽媽找瞭回來,馮媽媽和孟琳聊瞭一會兒,孟琳說軍亮最關心陸春梅的情況,讓她對自己講一講。馮媽媽和女兒軍彩告訴孟琳,他們傢和陸春梅傢是鄰居,軍亮和春梅從小是同學,長大後兩人相戀瞭。可陸傢嫌軍亮傢窮,一直不同意他們的婚事。後來陸春梅的爸爸患瞭重病需要動手術,他們讓馮傢拿15000元錢就給春梅和軍亮定親,可馮傢一時拿不出那麼多錢來。這時村支書的兒子胡亞斌主動拿瞭兩萬元錢給陸傢讓他們動手術用,胡亞斌早就看上瞭春梅,春梅的父親動完手術後,胡亞斌又托人來提親。春梅找軍亮商量,軍亮知道這胡亞斌從小就愛打架愛惹事,十六七歲時就在身上刺瞭好幾條龍,是個“混混”。軍亮氣憤地找到胡亞斌,讓他不要再糾纏春梅,胡亞斌卻說他比軍亮更愛春梅,該讓路的應該是軍亮。“你簡直成強盜瞭!”軍亮被胡亞斌的話氣得渾身發抖。“你說對瞭,我就是強盜,我是愛情搶劫犯!”胡亞斌得意地故意氣軍亮。軍亮說兩個吵架也沒用,春梅喜歡誰應該由她自己說瞭算。胡亞斌一聽那樣對他不利,就說春梅不答應跟他好就讓她立即還他的錢。軍亮說他會替春梅還錢,胡亞斌就跟他定下協議,軍亮一年內還清胡亞斌的兩萬元錢,胡亞斌就不再打春梅的主意,否則軍亮就不要再摻和他和春梅的事!
  
  “軍亮他爸死得早,我又長年鬧病,傢裡哪能一下子拿出兩萬塊錢來?!”馮媽媽抹著眼淚對孟琳說。
  
  原來是這麼回事,怪不得軍亮憂心忡忡地說女朋友會跟別人結婚!孟琳決定幫軍亮一把,她拿出1萬元錢交給馮媽媽:“這是軍亮托我帶給你們的,他在外邊很好,讓你們不用為他擔心。”聽說兒子能掙大錢瞭,馮媽媽很高興,趕緊張羅著給孟琳做飯。馮媽媽出去後,軍彩盯著孟琳問:“我哥哥是不是出瞭什麼事?”孟琳一驚:“你……你怎麼這樣想?”
  
  軍彩說:“我哥前不久來信說剛找到活,現在突然有瞭這麼多錢,他又沒回來,肯定是出瞭什麼事!”
  
  二
  
  看來這女孩的分析能力很強,孟琳隻得告訴她,這些錢不是工資,是軍亮抓住瞭偷東西的賊,為她挽回瞭七八萬元的損失,她特別獎勵他的。“我想讓你哥哥以後就在我的店裡幹,我保證會很快讓他掙夠錢,把嫂子給你娶回來。”不料軍彩卻搖搖頭,她說她不想讓哥哥娶陸春梅。“她傢欠的錢為什麼要我們幫她還?她讓我哥為她出去拼命掙錢,我看她就不是真心愛他。為瞭攢錢我連學都不能上瞭,所以我恨陸春梅!”孟琳聽說軍彩正在上高二,學習成績特別好,可哥哥走後,媽媽就以沒錢再供她上學為由讓她退學瞭。“這可不好,”孟琳又拿出1000元錢給軍彩,讓她回學校繼續上學。“女孩子隻有學瞭知識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我就是因為上學少,所以現在……”她沒有說下去,叮囑軍彩一定要繼續上學,沒錢就隻管跟她說,她會大力支持的。
  
  孟琳開車回城,她突然有種感覺,特別想趕緊見到軍亮。想想軍彩對她說的陸春梅的事,她的心很亂。難道自己真的喜歡上瞭軍亮?她竭力打消這個念頭,她比軍亮大三四歲,又有過一次失敗的戀情,雖然經濟條件比軍亮強一些,可軍亮已有瞭心上人陸春梅呀……
  
  孟琳心慌意亂地回到醫院,卻發現軍亮沒在病房裡,同病房的人說他出去大半天瞭,聽他念叨好像要回去幹活。孟琳趕緊來到軍亮打工的廠裡,還沒進去就見軍亮神情黯然地蹲在門口。孟琳趕緊下車過去問他在這裡幹什麼?軍亮告訴她,廠裡見他受瞭傷近期不能幹活,已經把他辭退瞭,他正在發愁該去哪裡幹活。“你不就是想趕緊掙錢娶媳婦嗎,至於急成這樣?”孟琳取笑道。她讓軍亮到她店裡幹:“到年底保證讓你掙夠娶媳婦的錢!”
  
  這天,店裡突然來瞭一個人找孟琳,孟琳一見這人,臉頓時沉瞭下來。原來這人叫蘇冬來,是她以前的男友。孟琳和蘇冬來都來自農村,幾年前他們兩個相戀,遭到瞭孟琳傢裡人的反對,兩人為逃婚一起進城打工。孟琳做小時工,蘇冬來在這個傢具城幫人裝貨。後來他們聯系瞭幾個外地客戶為他們在本地進貨,賺取差價,不到兩年時間就賺瞭二十多萬元。他們就在傢具城裡租瞭一間店,做起瞭傢具批發生意。這蘇冬來有瞭幾個錢就不安分起來,勾搭瞭附近一個做生意的小媳婦,兩人一起私奔瞭。小媳婦的娘傢婆傢一起找來,把他們的店砸瞭個亂七八糟。蘇冬來把錢都帶走瞭,隻給孟琳留下瞭好多欠債和這個破攤子。她隻得從頭幹起,費盡心血支撐起這個店,沒日沒夜地苦幹,這幾年越幹越紅火。沒想到一直杳無音信的蘇冬來突然又回來瞭。
  
  蘇冬來告訴孟琳,他這幾年做什麼生意都隻賠不賺。他帶走的小情人見他沒錢瞭就又跟瞭別人,他走投無路隻得又回來瞭。蘇冬來低三下四地央求孟琳看在當年的情分上兩個和好。孟琳想起他的無情和自己這些年來吃的苦,悲憤交加斥責蘇冬來是癡心妄想!蘇冬來見孟琳不同意與他和好,就轉換瞭話題,求孟琳幫他一個忙,說偷孟琳店裡東西的那幾個賊是他的朋友,現在被關在看守所裡,他讓孟琳去說情,就說跟那幾個人是因債務問題鬧僵瞭他們才這樣做的,並不是想偷她的東西,讓公安局盡快放瞭他們。
  
  孟琳一聽,一下子明白瞭:“什麼你的朋友,我看就是你引他們來偷我的!你害得我還不夠慘嗎?我現在剛有瞭點起色你又來害我,你還有一點人味嗎?”
  
  這時出去收賬的軍亮回來瞭,見此情景,趕緊幫忙,推搡蘇冬來讓他走。蘇冬來一見軍亮好像抓住瞭把柄,氣急敗壞地沖孟琳嚷嚷道:“我說你不肯跟我和好,原來又有新相好啦!你是不是把錢都倒貼這個小白臉瞭?”
  
  軍亮一聽氣憤地揮起拳頭沖他打去。盡管他還掛著一隻傷臂,可他比蘇冬來強壯,蘇冬來不敢和他硬碰,隻得叫嚷著悻悻地溜走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