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真愛沒有終點站

  雪兒從小就喜歡文學,讀高中的時候就開始發表作品。讀大二那年的秋天,她突然收到一傢雜志社的來信,編輯請她再把稿子修改一下。為瞭稿子能夠發表,她隻好苦苦琢磨修改方案。這天下午,雪兒一個人正在校園的林陰小路上徘徊思考,肩上猝不及防地被人拍瞭一下,她被嚇瞭一跳,猛回頭見是本校的美國留學生威廉。
  
  風流倜儻的威廉一臉的詭秘背著手站在雪兒的身後。雪兒皺眉沖他嚷道:“威廉,你幹嗎呀?嚇死我啦!”威廉從背後拿出一束紅玫瑰遞到雪兒面前,用生硬的漢語說:“李小姐,請啟齒。”雪兒笑得一下子蹲在瞭地上。威廉卻一臉嚴肅地看著雪兒說:“你怎麼啦?難道我說的不對嗎?我的意思是,請你高興地接受我的鮮花。”雪兒終於聽明白瞭,威廉的意思是請雪兒笑納。雪兒向威廉解釋說,啟齒和笑納是有區別的,它們根本不是一回事。
  
  不久之後的一個星期日下午,依然是在那條落滿秋葉的小徑上,威廉突然跪在瞭雪兒的面前,他以西方人的方式向雪兒正式求婚。他告訴雪兒說,他看重的就是雪兒不把他放在眼裡的氣質。因為學校裡好多漂亮女孩子在追他,甚至有的女孩子為瞭接近他故意制造出某種“奇遇”。雪兒說:“我從來沒有不把你放在眼裡,尊重同學是天經地義的,無論社會怎樣新潮,傳統理論是很難改變的,更何況我們中國是有著五千多年文明的禮儀之邦。”威廉知道雪兒默許瞭他的求婚,高興得跳瞭起來,抱住雪兒一連轉瞭好幾個圈。
  
  一天,威廉突然美滋滋地送給雪兒一封編輯部的來信。雪兒打開一看,原來不久前威廉截留瞭編輯部給雪兒的一封信,他私自做主以雪兒的名義給編輯部匯瞭版面費,同意那篇散文在雜志上發表。威廉以為雪兒會感激他,沒想到正相反,雪兒特別生氣。她認為威廉幹涉瞭她的私事。雪兒氣得滿眼是淚,當著威廉的面把那封信撕個粉碎。她告訴威廉以後不要再幹這類事,否則永遠都不會再理他。
  
  威廉連連向雪兒道歉,說這些事本來是可以使雪兒出名的好事,他不理解雪兒為什麼會生氣?雪兒告訴他,人的想法是不同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做人原則。這場風波過後,威廉對雪兒又有瞭更深的瞭解。
  
  同學們都羨慕雪兒找瞭威廉這樣一個男朋友,畢業後能輕輕松松地到美國去留學,將來還可以定居美國。其實雪兒並不這麼想,她覺得她依然和從前一樣,威廉並不是改變她命運的階梯,她從來就沒有因為威廉去改變自己。比如威廉帶雪兒到西餐店吃飯,她一定堅持AA制,但雪兒請威廉到茶館喝茶的時候,卻必須由她買單。雪兒就是想讓威廉明白,她接受瞭威廉的愛,並不是因為她想沾威廉的光,把自己的青春作為將來遷居美國的賭註。
  
  雪兒和威廉的戀愛關系一直保持到畢業。在校園共處的日子裡,威廉給過雪兒許多關懷和呵護,他不止一次地對雪兒說過,他美國的父母看過他們的合影,特別喜歡雪兒,很希望威廉在假期的時候帶雪兒回傢做客。在這期間,威廉也幾次懇求過雪兒,希望雪兒能夠到他租住的公寓與他同居,他說美國人很在乎這些,戀愛期間女孩子陪男朋友過夜是很正常的事,除非她不愛他。他還向雪兒承諾,假如一旦出現意外,他會負起責任的。雪兒說愛和那種事有著本質上的區別,沒有那種事,並不等於她不愛他,她不希望在婚前就過早地發生那種事。雪兒還推說,她對那種事心理上很緊張,違背她的意願,心裡會特別不舒服。威廉說如果那樣的話,他會感到很舒服,很快活。那樣會彌補他身處異鄉的孤獨,如果雪兒愛他,就應該給予他身體和心靈上的慰藉。雪兒告訴威廉,她不是不能,她完全可以,為瞭真愛,她會不惜一切甚至獻出生命。她也想給予威廉想得到的東西,但不是現在,她並不是為哪個男人守身如玉,她是為瞭自己,為瞭一個民族的傳統,為瞭最神聖的幸福,她絕不能玷污純潔的愛。
  
  威廉聽瞭雪兒的話,激動地擁住瞭雪兒熱吻瞭她。他的眼裡閃著淚光,說:“雪兒,你是我在美國以及中國所見到的最讓我佩服和傾心的女孩子,我會好好愛你一生一世,我會等你主動給我的那一天。”
  
  在即將畢業的時候,雪兒決定到美國去讀研。當然,雪兒不光是看重美國的教育,還有她和威廉的關系在裡面。她想如果自己把這個決定告訴威廉,他一定會高興得跳起來。事實上雪兒錯瞭,當威廉聽到雪兒打算到美國讀研的時候,他聳著肩膀攤開雙手說:“No,No!你不用為瞭我到美國去讀研,我們還是做普通朋友吧,我現在發現我們隻能做普通朋友,不能做夫妻。”
  
  聽瞭威廉的話,雪兒驚呆瞭。她到美國去,不是威廉一直希望的嗎?這一天終於來瞭,威廉為什麼會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雪兒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她心裡非常難過,但在威廉面前,她還是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冷靜之後,雪兒沒有因為失去威廉感到痛不欲生,她明白強扭的瓜不甜的道理,愛情原本就是你情我願的事。她不恨威廉,但她很想知道威廉與自己分手的真正原因,如果是他找到瞭比自己更適合他的女孩,她會真誠地祝福他們。當雪兒坦然地問威廉的時候,威廉卻說出瞭一個令她驚愕的理由:“你是我心中的女神,但是,我不能接受一個會武功的女孩做妻子。”
  
  雪兒幾乎笑得蹲在地上。雪兒說自己的身體太纖細瞭,有點弱不禁風,父母希望她加強體育鍛煉或學點武術,以增強體質,免得未來的婆婆嫌她身體不健康,所以,雪兒從大一開始,就一直到體育系學習初級散打。威廉聽瞭雪兒的解釋,顯得一臉茫然,他說雪兒是為瞭防備他才學的武術。威廉還告訴雪兒,他到中國來之前,父母再三叮囑他,千萬不要招惹中國會武功的人,他們從中國的電影電視劇裡看見過,中國的武術博大精深,人可以在樹梢、屋頂、空中到處亂飛,刀光劍影,讓人眼花繚亂。威廉有三個姐姐,父母隻有威廉這麼一個兒子,當他們得知雪兒會武功的時候,害怕極瞭,堅決反對威廉和雪兒談戀愛。
  
  雪兒解釋說,他們看到的中國電影電視劇,是虛構的,中國的武術再厲害也到不瞭在空中飛的地步,她更不會有那麼高強的武功,所學的僅僅是皮毛而已。雪兒說:“威廉,我真的沒有騙你,事情就是這樣的。再說,我怎麼會傷及我最愛的人呢!”
  
  無論雪兒怎麼解釋,威廉就是不相信,雪兒和威廉的愛情僅僅因為雪兒習武強身而告終。雪兒真的沒有想到,一個生長在世界發達國傢的人,既然愚蠢到如此地步!想想真是可笑。威廉和雪兒分手不久,他們就畢業瞭。威廉回國的時候,雪兒到機場為他送行,在分別時,雪兒含淚主動擁吻瞭威廉。
  
  半年後,雪兒公費留學美國。雖然雪兒與威廉結束瞭戀愛關系,但她還是很想念威廉。到美國之後,她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威廉。第一個星期天,雪兒把自己打扮得清純如初,抱著一束黃玫瑰去拜訪威廉。
  
  為雪兒開門的是威廉的媽媽——威廉·凱西夫人,她們同時認出瞭對方,凱西夫人驚叫著與雪兒擁抱,像一對久別重逢的母女。走進客廳,雪兒驚呆瞭,墻上掛著用黑紗罩著的威廉的大幅照片。雪兒問:“太太,威廉怎麼啦?我是專程來拜訪他的。”威廉的媽媽握著雪兒的手,一下子哭出聲來,她說威廉不久前已經去世瞭,他的爸爸經受不住痛失愛子的打擊,也隨他去瞭。凱西夫人把威廉留給雪兒的一封信交給雪兒,她說自己已經向兒子承諾過,隻要雪兒到美國來,她一定會幫助雪兒,把雪兒當成她的女兒來呵護。
  
  雪兒讀著威廉寫給她的信,眼淚像斷瞭線的珠子不住的落下。原來威廉一直深深地愛著雪兒,在他們即將畢業的時候,他意外被查出患瞭骨癌。為瞭不影響雪兒,他隱瞞瞭病情,並編造理由與雪兒分瞭手。他為瞭雪兒準備瞭讀研的全部費用,考慮到美國房租昂貴,他征得父母的同意,請雪兒住到他傢來。讀著威廉的遺書,雪兒兩眼一黑,暈瞭過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