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三斬斧

  一、斬斧高人
  
  明朝時候,陜西興平縣有一個傢資巨萬的米商,此人名叫廖德金。
  
  廖德金這天正在傢中花廳宴請客人肖魯班。他是想求肖魯班幫他設計一座比平西王府還要奢華的大宅子,肖魯班對小氣的廖德金一點好感都沒有,可是礙著朋友的面子,又不能不來,但是他早已經打定主意,一定不會為這個吝嗇的財主畫宅圖。
  
  肖魯班酒足飯飽,正要拒絕廖德金請自己畫宅圖的要求,就見管傢廖福在門口一個勁對屋內探頭探腦。廖德金臉一沉,斥道:“廖福,你有何事?”
  
  廖福低聲地道:“老爺,今年西山那邊鬧旱災瞭!”
  
  廖德金當著肖魯班的面,隻得故意裝作大方,他對廖福說:“你現在就打開咱傢後院的一座糧庫,將糧食用車運到西山,周濟那裡的災民吧!”
  
  肖魯班也懷疑廖德金放糧救災之舉是欺騙自己,他故意放慢瞭喝酒的速度,果然半個時辰後,廖福押著三大車的糧食,到西山救災去瞭,肖魯班一見廖德金舍糧賑災的義舉,他激動地說:“在下不才,願為廖員外畫一張宅圖!”
  
  三天後,肖魯班的宅圖畫完,廖德金的這座新宅子,果真比陜西平西王王府還要高大奢華。裡面的亭臺樓閣,拱橋回廊不說,單說那門口的臺階,便有九十八階,隻照當今天子少瞭一階。
  
  肖魯班臨走的時候,叮囑廖德金說:“廖員外,這樣一座豪宅,您不僅要請陜西最好的能工巧匠修建,特別是雕琢門口那九十八級臺階,您必須要找石匠黃老關!”
  
  平西王府門口的石階依坡而建。那一列起伏的石階沿坡而上,並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不僅威風凜凜,而且極度氣派,那道石階,便是出自黃老關的手筆!
  
  二、不請自來
  
  廖德金派人去請黃老關,可是黃老關卻去瞭京城,並不在傢。廖德金沒有辦法,隻得雇瞭一夥能工巧匠,開始修建新宅。
  
  這批工匠說幹就幹,宅子裡面的房屋樓閣,亭臺假山,一一拔地而起,廖德金看著那些精美的建築呈現,滿意得也是連連點頭,可是那門口的九十八級石階,他卻越瞧越別扭。
  
  這幫工匠用漢白玉石雕刻的石階,不僅看著小氣,而且寒酸,絕對沒法和平西王府府門前的石階相比。
  
  廖德金拉著那個工頭去看平西王王府門口的石階,看完瞭石階,那個工頭哭喪著臉說:“廖員外,加工那道石階的工藝叫三斬斧,在大明朝,隻有三個石匠才會那種絕藝!”
  
  工頭告訴廖德金,那三個會三斬斧絕技的石匠一個死瞭,一個是皇帝的禦用石匠,想請也請不來,最後一個便是本地的黃老關。
  
  廖德金也不知道去什麼地方才能找到黃老關,他回到瞭新宅面前,正在發愁的時候,隻見遠處的大路上,走來瞭十多個人,領頭的老者便是60多歲的黃老關。
  
  黃老關來到瞭新宅面前,隨後,他的十幾個徒弟搬過瞭一塊紫晶白麻的石材,放到瞭廖德金的面前。
  
  這塊石材,已經被黃老關用三斬斧的絕技處理過,石材的表面不僅紋理清晰細膩,而且那斑駁的斧痕映在石面上,不僅極富立體感,而且一股虯勁的霸氣顯露無疑。
  
  黃老關一抱拳說:“黃某今日不才,特地送來瞭一塊紫晶白麻石,不知道合不合廖員外修建石階的心意?”
  
  廖德金摸著眼前這塊雍容華貴的紫晶白麻石,不由得連聲喊好。他自然願意將門口的九十八道石階交給黃老關制作,可是對於黃老關的工錢多寡他卻有些不放心。
  
  廖德金一問工錢的事,黃老關呵呵大笑道:“現在是災年,隻要廖老爺管我們師徒等人一天三頓飽飯,您門前這道石階,我保證修得比平西王王府的石階還要威武漂亮。
  
  三、真正秘密
  
  三斬斧就是用斧頭斬切石料,按照過程,可細分為初斬、細斬和終斬三道工序。要用特制的斧頭在石材上剁斧,手指厚的寬度,都要斬上20多刀。每一塊成形的紫晶白麻石臺階的表面,都要斬上萬刀。
  
  斬成一塊石料並不難,最難的是每位石匠下斧力道必須相同,隻有這樣,斬出的所有石階才能紋理一致,石階成形後,才能保證渾然一體。
  
  經過一個多月的緊張施工,九十八道紫晶白麻石石階已經初具規模,從坡底往上望去,這些石階就好像是披著銀甲的長龍,起伏蜿蜒,蔚為壯觀。
  
  這九十八道紫晶白麻石石階完工,廖德金本想給黃老關二百兩銀子當工錢,可是他再一找黃老關,黃老關已經領著弟子們在昨晚悄然離開瞭。
  
  廖傢新宅竣工之日,廖德金穿戴一新,然後直奔縣城的談傢而去。
  
  這談宅的主人就是九千歲劉瑾的親叔叔談宏。劉瑾本姓談,六歲時被太監劉順收養,後凈身入宮當瞭太監,遂姓瞭劉。談宏有劉瑾這個親侄子撐腰,他在興平縣簡直就是太上皇一般。
  
  談宏養尊處優,體重絕對超過瞭三百斤,坐在椅子裡,活像一座肉山。
  
  談宏馬上就要到生日瞭,廖德金就是要把那座新宅,送給談宏當做祝壽的賀禮。談宏點頭說道:“廖員外,你的孝心,我會向九千歲稟明的,我明天就去你那座新宅看一看,如果好,我要在那座新宅裡辦壽宴……”
  
  第二天一大早,廖德金就早早地等在瞭新宅的臺階下,太陽升起瞭一竿子高的時候,談宏坐著大轎就來到瞭廖德金的新宅前。
  
  看著那座富麗堂皇的新宅,談宏一個勁地稱贊。當廖德金扶著大公熊一樣的談宏沿著石階往上一走,剛走到第九道石階,就聽談宏腳下“咔嚓”一響,一道寬大的紫晶白麻石石階竟斷為兩半,兩半石階“轟隆”一聲,陷落地下一尺。談宏身體一趔趄,一個狗啃屎倒在瞭石階上,他的四顆門牙全被磕掉瞭!
  
  談宏的手下急忙將滿口是血,一個勁慘叫的主人攙扶起來,談宏用手指著跪地磕頭如搗蒜的廖德金叫道:“廖德金,你這是純屬想謀害談某!”
  
  廖德金叫道:“借我八個膽子,我也不敢謀害您。這石階都是黃老關做的,我一定要抓住黃老關,給您報仇!”
  
  廖德金還沒等去抓黃老關,他就被談宏的手下繩捆索綁送到瞭興平縣,興平縣令二話不說,立刻將廖德金重枷收監。
  
  謀害九千歲的叔父那可是大罪,廖德金就隻能等著秋後問斬瞭。興平縣縣令命手下的公差去抓石匠黃老關,可是黃老關早就領著徒弟們逃得無影無蹤瞭。
  
  一轉眼,就到瞭秋天,廖德金這一天被倒剪著雙手,押出瞭監房,他後背被插上瞭打著紅鉤的亡命招子,一路被入推搡著來到瞭刑場。就在劊子手舉起鬼頭刀的一刻,臺下有人高叫道:“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隻見黃老關一臉汗水,他背後背著一個昏迷的人,奮力地擠進瞭人群,廖德金一見黃老關,他高聲叫道:“抓住他,他就是害我的罪魁禍首黃老關!”
  
  監斬的興平縣縣令正要命令手下去抓人,就見黃老關放下瞭身後的人,那個人正是脫力昏倒的肖魯班。肖魯班去京城給人畫宅圖,這次他不遠千裡,騎著快馬趕回陜西,他從京城帶回瞭一個驚人的消息——那就是九千歲劉瑾被當今天子抓起來瞭!
  
  劉瑾被當今天子下旨抓瞭起來,那麼廖德金就是功臣。興平縣的縣令驚得目瞪口呆,半天才回過神來問:“你的消息屬實嗎?”
  
  肖魯班蘇醒過來後,虛弱地道:“我願用腦袋擔保,不出三天,劉瑾被抓的消息便會傳到陜西!”
  
  果然三天後,劉瑾被當今天子凌遲處死的消息傳到瞭陜西,陜西境內的百姓歡呼雀躍,到處都是燃放爆竹的聲音,興平縣縣令一邊派人去抓劉瑾的親叔叔談宏,另一邊趕快派人去釋放功臣廖德金。
  
  肖魯班和黃老關兩個人扶著廖德金走出監獄,廖德金看著監獄外面溫暖的太陽,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連謝肖魯班的救命之恩。肖魯班搖瞭搖頭,說道:“要謝,你還是謝你自己吧!”
  
  廖德金並不是真心送出的那一倉幾千斤的糧食,被廖福運到瞭西山後,竟然救活瞭一千多名災民的性命。黃老關也是受益者之一。其實黃老關早就從廖德金修建新宅的規模上,預料到那座大宅他絕不敢自己居住。再聯系廖德金平日裡一心想巴結談宏,卻找不到門路,他就斷定,這座宅子,廖德金一定是送給談宏的禮物。
  
  黃老關為瞭報答廖德金的一倉糧的恩情,他故意在給廖德金修建石階的時候,將其中的幾道石階用三斬斧的絕技,斬得快要從中間斷裂瞭!
  
  這樣被特殊處理過的石階,自然無法承受談宏三百斤的體重……如果廖德金送給談宏巨宅成功,那麼劉瑾滅亡之日,必是他廖德金的斷頭之時。
  
  廖德金的一點善心,不僅救瞭他自己,也救瞭他一傢人的性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