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鬥牛鬥來瞭媳婦

  俗話說,鬥敗的公牛不如雞,王二五買鬥敗瞭的公牛當鬥牛的消息,一下子把黑熊溝的村民們給驚住瞭。更讓村民們無法想象的是,趙老三見王二五誠心誠意想買他的公牛,開價竟高出正常價1000元,王二五居然也同意瞭。
  
  早在唐朝時,黑熊溝就有瞭鬥牛的風俗。起初的鬥牛純粹是為瞭對付黑熊,因為那時黑熊溝裡的黑熊特別多,人和傢畜經常受到黑熊的襲擊。人們為瞭驅走黑熊,便飼養瞭大量的公牛。為瞭培養公牛的野性,增強戰鬥力,黑熊溝每年都要搞鬥牛比賽:一是公牛與公牛的比鬥;二是人與公牛的比鬥,就是人拿著黑熊皮挑逗公牛。隨著環境的改變,加之人口逐年增多,黑熊逐漸地從黑熊溝消失瞭,而鬥牛的風俗卻沒有因此而改變,每年5月26日,黑熊溝都要搞一次鬥牛比賽,獲勝者可以在村裡吃百傢飯,人傢招待你就像招待遠方的來客。要是獲勝者是個小夥子,村裡的姑娘都願意嫁給他。
  
  對於王二五此舉,村裡人都不能理解。因為牛一旦被鬥敗瞭,再遇到戰勝它的那隻牛時,它就會馬上躲開,壓根兒就不敢跟它再戰。王二五買的這隻公牛叫“黑塔山”,長得高大壯實,去年跟柳大樹傢的“黑旋風”相鬥時,本來占瞭上風,誰知會崴瞭蹄子,結果被“黑旋風”頂倒在地。從此“黑塔山”一遇到“黑旋風”,就像是老鼠見瞭貓,立馬就躲開瞭。柳大樹的“黑旋風”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王二五把“黑塔山”買來當鬥牛,隻有傻瓜才會幹。王二五跟柳大樹的女兒柳芳芳談瞭好長時間的戀愛,柳大樹一是覺得王二五有點傻,二是嫌王二五喜歡喝酒,雖然他喝酒很有分寸,從來沒有喝醉過,可架不住天天喝啊,於是就死活不同意這門婚事。這回倒好,王二五竟做出瞭這麼傻的事來,柳傢人更感到大失所望,柳芳芳也就漸漸地跟王二五疏遠瞭。
  
  王二五果真就是王二五,他花高價買鬥敗瞭的公牛當鬥牛,已經讓黑熊溝的人當成笑料,誰知接下來他又做出瞭讓村民笑掉大牙的事來。原來現在已經沒有黑熊瞭,村民早就不拿黑熊皮挑逗公牛,都在一門心思訓練怎樣比鬥,怎樣戰勝對手。而王二五居然還按照老祖宗的那套訓練方法,依舊拿著黑熊皮訓練“黑塔山”。柳芳芳實在看不下去瞭,就沖王二五說道:“我看你真是小雞認瞭個狐貍爹——傻透瞭!如今早就沒有黑熊瞭,你還那麼訓練有啥用?看你這傻樣,誰願嫁給你!”聽瞭柳芳芳的話,王二五竟一點也不生氣,他沖柳芳芳“嘿嘿”一笑道:“現在自然環境越來越好瞭,說不定那天黑熊真的就返回來瞭,到時候說不定‘黑塔山’還能救你呢!”柳芳芳把嘴一撇道:“要是‘黑塔山’真救瞭我,我就嫁給你!”可王二五並沒有改變做法,依舊用黑熊皮來訓練“黑塔山”。
  
  這天下午,王二五扒完苞米後,便套上“黑塔山”,從地裡往傢拉苞米。正在裝車時,猛然聽到喊叫聲,他順著喊聲看去,隻見兩隻黑熊正朝著在地裡扒苞米的柳芳芳一傢人沖去,柳芳芳傢的“黑旋風”雖然拉著車,可見瞭黑熊逃跑的速度竟比人還快。王二五一點都沒猶豫,把“黑塔山”從車轅裡卸出來後,便赤手空拳地朝黑熊迎瞭上去。站在遠處的村民全都驚呆瞭:王二五這不是肉包子打狗,白白送死嘛!從這一舉動就可以看出王二五確實傻啊!王二五跑瞭沒多遠突然摔倒瞭,然而讓村民們沒有想到的是,站在原地沒動的“黑塔山”此時竟奮起四蹄,迅猛地朝前沖去,一邊狂奔一邊還“哞哞”大叫,就像吃瞭興奮劑似的。兩隻半大的黑熊哪見過這場面,調頭就朝山上跑去瞭。
  
  吃完晚飯,王二五來到柳芳芳的傢,柳傢自然是熱情相迎。柳大樹問王二五:“臭小子,當時你想沒想過,要是你的‘黑塔山’也像我傢的‘黑旋風’那樣隻顧逃命,你不就必死無疑瞭嘛!”王二五“嘿嘿”一笑,紅著臉說道:“我打心眼裡喜歡芳芳,你們又不是不知道。當時我隻有一個想法,隻要能把芳芳救出來,我死就死吧。我一點也沒想到‘黑塔山’會那麼做!”聽瞭王二五的話,柳傢人自然是萬分感動。王二五便趁熱打鐵,沖柳大樹問道:“大伯,你們都承認是‘黑塔山’救瞭你們嗎?”柳大樹點頭說:“沒錯,是你和‘黑塔山’救瞭我們一傢人,你想讓我們怎麼報答你,你就盡管說吧!”王二五又笑道:“芳芳說過,要是‘黑塔山’救瞭她,她就嫁給我。”柳大樹問女兒:“你說過這樣的話嗎?”柳芳芳低頭說:“我是這麼說過。”柳大樹想瞭想說:“芳芳既然跟你這麼說瞭,我們也就無話可說瞭。但我還有個條件:要是明年你的‘黑塔山’能戰勝我傢的‘黑旋風’,我就把芳芳嫁給你!”
  
  王二五眼睛一亮:“你說話算數?”柳大樹把眼睛一斜:“臭小子!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啦?我不是給你潑冷水,你的‘黑塔山’敢迎戰黑熊,可它絕不敢迎戰我傢的‘黑旋風’!”王二五又“嘿嘿”一笑道:“大伯,那你就等著瞧!”
  
  轉眼便到瞭第二年的5月26日。
  
  今年的鬥牛比賽,比任何一次都順利。王二五的“黑塔山”和柳大樹的“黑旋風”所向披靡,用不上二三個回合,對手不是拔腿跑瞭,就是被頂翻在地。最後隻剩下“黑塔山”和“黑旋風”瞭,柳大樹笑著問王二五:“臭小子,咱們還用比嗎?”王二五一愣:“為什麼不比呢?”柳大樹“哈哈”一笑道:“這不是禿子頭上的瘡——明擺著嘛!從古至今,還沒有被鬥敗的公牛敢跟打敗它的死敵再進行交戰,難道你的‘黑塔山’會與眾不同?”王二五避而不答,卻問道:“我今天要是獲勝,就可以娶芳芳瞭嗎?”柳大樹白瞭王二五一眼:“臭小子!你今天要是獲勝,我今天就把芳芳嫁給你!”
  
  比賽開始瞭,讓在場的村民們搞不明白的是,王二五用手摸瞭一把“黑旋風”後,竟然一下子倒在瞭地上。就在王二五倒地的一剎那,人們突聽“哞”的一聲震天動地般的吼叫,“黑塔山”就像瘋瞭一般向“黑旋風”兇猛地沖過去,讓村民大跌眼鏡的是,“黑旋風”竟然掉過頭,逃跑的速度比上次見瞭黑熊時還快。“黑塔山”沒有追出多遠就返瞭回來,它走到王二五跟前,用舌頭舔著王二五的身子。村民們全傻眼瞭,從古到今也沒有見過這樣的事啊!大傢紛紛問王二五到底是怎麼回事?誰知王二五一臉的茫然:“你們問我,我還不知道問誰呢!”
  
  晚上,柳芳芳跟王二五出來幽會,柳芳芳說道:“我爸爸今晚吃晚飯的時候說,二五這個臭小子,一點也不傻,簡直比鬼都精!今晚你要問問他,他到底是用什麼招,能把‘黑塔山’訓練得這麼兇猛?還有,他為什麼要倒在地上?”王二五“嘿嘿”笑道:“大伯是抬舉我瞭,我哪有什麼道道啊!我拍瞭下‘黑旋風’是在心裡說:“‘黑旋風’,求你輸一次吧!你要是輸瞭,我就能娶到芳芳瞭。當我往後退時,不小心被絆倒瞭。‘黑塔山’能表現得這麼兇猛,我也沒想到啊!”王二五的話音還沒落,柳芳芳已經轉身往回走瞭。王二五一下子愣住瞭:“芳芳,你怎麼啦?”柳芳芳回頭沖王二五說道:“我沒有資格聽你的招數,你留著講給有資格的人聽吧!”王二五幾步奔過來,拉住柳芳芳:“好瞭好瞭,我講給你聽還不行嗎?”
  
  王二五這才把實情說瞭出來。
  
  王二五喜歡喝酒,經常去山下買。那天中午天出奇的熱,他買完酒回來,走到半山腰時,感到有些口渴,就把裝酒的塑料桶蓋打開,喝瞭幾口酒。就在這時,他看見拴在林中的“黑塔山”張著大嘴,大口大口地喘氣。王二五是個心善之人,不忍心讓“黑塔山”渴成這樣,就把酒倒瞭一些給它喝。從這天起,“黑塔山”一見到王二五就張開大嘴,王二五隻要買瞭酒就給它喝上幾口。那天,王二五剛給“黑塔山”喝完瞭酒,“黑旋風”突然從樹叢裡躥瞭出來,直奔“黑塔山”沖來。王二五趕忙從地上撿起一根棍子,沖“黑旋風”打去,“黑旋風”一怒之下就把王二五撞倒瞭。就在他倒地的一剎那,隻聽一聲震天動地的牛叫,“黑塔山”拽斷瞭繩子,瘋一般向“黑旋風”沖過去。原來“黑塔山”喝瞭酒便舍命報恩,沒幾個回合“黑旋風”便拔腿逃跑瞭。“黑塔山”走到王二五跟前,用舌頭舔著他的身子。王二五見“黑塔山”竟知道舍命護主,於是下定決心要把“黑塔山”買下來。買回來後,隻要幹重活,他就給“黑塔山”喝點酒,“黑塔山”就會拼命地幹。今天鬥牛之前,他已經給“黑塔山”喝瞭酒。柳芳芳又問:“那天遇到黑熊時,你怎麼會摔倒啊?”王二五紅著臉說道:“我當時以為‘黑塔山’會跟著我上,沒想到‘黑塔山’竟沒有跟來,我隻好裝著倒下,這樣‘黑塔山’就會跑到我身邊來救我的!”
  
  一個月後,柳芳芳便成瞭王二五的媳婦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