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送你一刀

  縣教育局的趙局長晚上在公園散完步回傢,走到胡同中突然被人砍瞭一刀。傢人發現後急忙把他送進瞭醫院,並很快向公安局報瞭案。
  
  趙局長受傷住院的消息不脛而走,每天到醫院探望的下屬和朋友們絡繹不絕。大傢都說要徹查兇手,嚴懲不貸。趙局長卻找來負責辦案的民警小楊,叫他不要聲張,查明兇手後一定要把實情告訴他,然後看情況再作處理。小楊是趙局長的學生,當然一一照辦。
  
  小楊覺得這個案子有點奇怪。兇手顯然是有預謀的,要不然他不會那麼巧,在那個時候那個地點突然砍瞭趙局長一刀。可這一刀雖然砍在頭頂上,傷口卻極淺,隻是皮肉傷。可以斷定,兇器是水果刀之類的小刀,而絕不是菜刀或斧頭。要是兇手用的是菜刀或者斧頭,那趙局長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輕輕松松地讓醫生縫瞭幾針,纏上繃帶靠在病床上,然後就每天看著下屬和朋友們來探視瞭。
  
  小楊判斷,兇手不可能是劫財害命,因為他沒有搶劫的行為,更沒有要殺死或者重創趙局長的動機。他覺得,兇手應該是和趙局長有矛盾,他沒有作案經驗且不敢下手,輕飄飄地砍這一刀僅僅是想嚇唬趙局長。
  
  小楊到醫院向趙局長瞭解情況。他問趙局長:“兇手行兇時是一個人嗎?”趙局長點點頭:“是的。”
  
  “那兇手的體貌特征您看清瞭嗎?”
  
  “當時胡同裡沒有燈,我又害怕得要命,沒看清兇手的面貌。但我敢肯定,兇手是一個男的,二三十歲的樣子,一米七幾的個頭,身材較瘦。”
  
  “您仔細想一想,平時生活或者工作中都和誰結過怨,和誰結怨最深?您認為誰最有可能對您動這次手?”
  
  趙局長閉著眼睛想瞭半天,說他也不清楚。生活中他敢保證沒和人鬧過矛盾,可自己當著局長,在工作上和同事以及下屬產生矛盾那是自然的,幹工作哪能不得罪人呢?可他拿不準誰會對他這麼仇恨。
  
  小楊隻好廣泛撒網,多方尋找破案線索。一個月後,他終於從舉報信中得到一條重要情況:近幾年來,縣城二中的青年教師薑小兵,為妻子進城一事,三番五次到教育局找趙局長鬧事,曾經幾次和趙局長吵翻,雙方言辭激烈,並且都動手拍瞭桌子。
  
  小楊先從側面調查薑小兵的情況,瞭解到薑小兵的體貌特征和趙局長說的差不多。小楊就去和薑小兵正面接觸,沒怎麼費事,薑小兵就什麼都承認瞭。
  
  原來,為瞭鄉下教書的妻子進城,薑小兵曾無數次求過趙局長。開始時薑小兵有理由,因為他妻子是省級優秀園丁,按縣政府的表彰決定,她有優先進城的權利。可趙局長每次都滿口答應,就是不見實際行動。後來薑小兵夫妻找熟人給趙局長送去瞭3000元錢,趙局長依然滿口答應,可還是不給調動。再後來薑小兵夫妻向進瞭城的幾個同事一打聽,他才知道,敢情教師進城的價碼隨著教師漲工資也漲價瞭,僅二三年光景就從原來的3000元漲到瞭3萬元。由於縣裡明令教育局嚴格控制教師進城指標,這就使掌管教師進城“一支筆”的趙局長獅子大開口,辦一個進城名額收禮3萬,否則的話——沒門兒!薑小兵這個氣呀!妻子本來早該進城,由於趙局長任人唯親、任人唯“錢”,妻子進城之事才拖延到現在。如今趙局長又獅子大開口,這也太黑瞭吧!這些年薑小兵夫妻兩地分居,吃喝兩頭,根本沒有攢下多少錢,買商品樓的貸款還沒還清,哪來的3萬元錢送禮呀?眼看花瞭錢的同事都進瞭城,自己的妻子卻進城無望,薑小兵實在是忍無可忍瞭。最後薑小兵對小楊說:“我就是要教訓教訓他!拿人錢財,給人辦事,可他拿瞭我們3000元錢,卻拖著不給我們辦事,還張口等著我們送大錢。我還給你送大錢?我送你一刀!”
  
  查明瞭案情,小楊趕緊把情況告訴瞭趙局長。聽完小楊的匯報,趙局長臉色發灰,額頭冒汗,氣憤地說:“這純粹是捏造事實,無中生有,血口噴人!要狠狠地治他的誹謗罪!”隔瞭一會兒趙局長又平緩下來,對小楊說:“不過說真的,他妻子早就該調到城裡來,可縣長卡得死,我也無能為力啊!”最後趙局長和小楊商量,考慮到薑小兵事出有因,犯罪情節又不是太惡劣,決定還是把這個案子就此壓下,免得在社會上引起不必要的影響……
  
  趙局長被砍一案就這樣不瞭瞭之瞭。砍人兇手薑小兵不僅沒有受到任何制裁,時隔不久,他妻子終於從鄉下調進瞭縣城。
  
  夫人對趙局長的做法大為不解,就在枕邊問趙局長:“不治他的罪,咱是怕拔出蘿卜帶出泥。可為啥還要把他妻子進城的事給辦瞭?難道說我們還真怕他不成?你這樣做,不怕人笑話咱太膽小嗎?”聽瞭夫人的話趙局長說:“真是婦人之見!難道他給咱傢帶來的收入還少嗎?一個進城名額,咱也隻能收3萬,你去數一數,他這一刀讓我住進瞭醫院,咱傢收瞭多少個3萬啊?就憑他給咱帶來的這麼多錢,難道還不該讓他的妻子進城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