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受傷的飛鴿

  1。救丈夫,賣身做飛鴿
  
  新年三月陽春,黑蠻弓著腰在自傢責任田裡飛快地插秧,黑蠻心裡想:照這樣的速度,太陽沉下山的時候,她傢的秧就插完瞭。
  
  黑蠻在田裡正幹得起勁,男人吳夢飛的牌友“陰陽矮鬼”風急火燎地跑到田邊,陰聲陽氣地對黑蠻說:“嫂子,大事不好瞭,夢飛哥被賓宜市東城派出所逮瞭。”
  
  黑蠻一聽,就像天塌地陷一般,四肢沒絲兒力氣,一屁股癱坐在水田裡。想著男人遭受牢獄之災,在牢籠裡吃苦受累,心裡好不著急,淚水就像斷線的珍珠般流淌……
  
  黑蠻生得柴頭柴腦的,又黑又醜,她嫁的男人吳夢飛不但長得高大英俊,一表人才,而且還會裁縫手藝。吳夢飛娶黑蠻的時候,傢裡一貧如洗,找老婆東不成西不就的,三晃兩晃,就把自己晃成大齡青年瞭,再不屈身把黑蠻娶回傢,自己就要成老大難瞭。
  
  鄰裡鄉親見吳夢飛娶瞭黑蠻,都惋惜地說:“吳夢飛,你這小子算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瞭。”
  
  黑蠻攀瞭高枝,嫁瞭個美男子,對鄰裡鄉親的說法不管,隻管對男人愛得要死,含在嘴裡怕化瞭,捧在手上怕掉下地砸爛瞭。
  
  夏天天氣悶熱的時候,吳夢飛在床上心情煩躁,翻來覆去睡不著覺,黑蠻就拿起篾笆扇給男人一下一下地打扇,直到男人香甜地進入夢鄉為止。冬天,她把男人冰冷刺骨的雙腳夾在自己火熱的大腿之間,給男人暖腳。屋裡屋外的傢務農活絕不讓男人插手,男人隻管逢場天到黃桷場擺攤設點,把五顏六色的佈料收回傢,然後加工成顧客需要的衣服褲子,下一個場給人傢送去,從中賺幾個加工錢,傢裡的油鹽柴米也就不成問題瞭。
  
  後來,吳夢飛沾上瞭賭博,牌桌上的十八般武藝樣樣都會,隻是牌技不精,屢打屢敗。人走瞭邪道,就提不起精神幹手藝,還同牌友“陰陽矮鬼”無師自通地學會瞭“放飛鴿”。
  
  “放飛鴿”,就是拐騙良傢婦女到山西河南等地,一個一萬八千不等,隨後同這些婦女串通好,不久又趁機跑回來。吳夢飛搞到錢又上牌桌上去賭,賭輸瞭又利用自己的一副好嘴臉到處招搖撞騙“放飛鴿”。
  
  俗話說“久走夜路要撞鬼,多行不義必自斃”。吳夢飛終因拐賣人口東窗事發,被賓宜市東城派出所逮瞭……
  
  “陰陽矮鬼”說,關在牢籠裡的吳夢飛很夠意思,並沒有把他供出來。自己在感激涕零的同時,也感覺到不把吳夢飛弄出來,實在對不住吳哥。找到關系,派出所黃牙所長已答應罰5000塊錢放人。
  
  “陰陽矮鬼”看著癱坐在水田裡發瞭好一陣呆的黑蠻,閃眨著一對老鼠眼說:“嫂子,別呆愣著犯傻啦,既然派出所黃所長已答應交錢放人你就快想辦法籌錢救夢飛哥呀。”
  
  黑蠻抬起手臂抹瞭一下眼窩裡的淚水說:“我一個婦道人傢,拿得出啥子辦法呀?‘陰陽矮鬼’呀,你要替嫂子想辦法拿主意救你夢飛哥呀,隻要能救你夢飛哥,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黑蠻也在所不辭!”
  
  “陰陽矮鬼”沉吟瞭片刻,幹咳一聲清清嗓子說:“嫂子,辦法是有,隻是……這個……隻是……”
  
  見“陰陽矮鬼”欲言又止,黑蠻卻救夫心切,她打斷“陰陽矮鬼”的話問道:“不要隻是隻是的,有尿就拉,有屁就放,隻要能救出你夢飛哥,我黑蠻給你當牛做馬!”
  
  “陰陽矮鬼”見黑蠻把話說到這個分上瞭,又眨巴兩下老鼠眼說道:“明人就不說假話,到瞭夢飛哥生死存亡關頭,隻有你出面‘放飛鴿’,騙回錢救夢飛哥出牢籠才行啊!”
  
  黑蠻聽瞭“陰陽矮鬼”的話,心想:為瞭救男人吳夢飛,連命都敢付出,“放飛鴿”騙錢有啥不敢答應的呢?
  
  黑蠻來不及多想,咬咬牙立即沖“陰陽矮鬼”點瞭點頭,淚水再一次盈滿眼窩,滾落出來,順著黑紅的臉頰掉在瞭水田裡……
  
  黑蠻和“陰陽矮鬼”約定好行走的時間路線,回傢來不及吃飯,就準備收拾起程。臨走的那天晚上,黑蠻來到黑山嘴娘傢,把傢裡的事務交托給娘傢人,說自己到賓宜市協助吳夢飛處理一陣生意上的事就回來。
  
  晚上,從娘傢回來,黑蠻怎麼也睡不著。第二天清早,“陰陽矮鬼”帶著黑蠻便踏上開往河南的列車,開始瞭他們神秘莫測的“放飛鴿”之行……
  
  2。心不甘,腳踏兩隻船
  
  列車載著黑蠻和“陰陽矮鬼”穿越成都盆地,然後翻越秦嶺,過西安、黃河……
  
  黑蠻救夫心切,恨不得自己立刻變成一隻真正的鴿子飛到山西、河南,變成白花花的票子,然後飛回賓宜市東城派出所把心愛的夢飛哥救出牢籠……
  
  他們乘列車抵達鄭州車站後換乘汽車,當來到長垣縣靠近黃河的一個村莊時,已是晚上八點十分。一個腳有點跛滿臉絡腮胡的中年人在村東頭迎接“陰陽矮鬼”,“陰陽矮鬼”給黑蠻介紹說,這人叫劉跛絡兒胡。
  
  劉跛絡兒胡把黑蠻和“陰陽矮鬼”帶到村西頭長滿槐樹的一個磚瓦房內,房主人是個慈祥得像觀音菩薩的老媽媽,還有一個四十來歲、身子幹瘦且背上背著一個“炸藥包”的男人。劉跛絡兒胡指著慈祥得像觀音菩薩的老媽給黑蠻介紹說:“這就是即將成為你婆婆的王老媽媽。”
  
  王老媽媽樂得露出一排黃牙對黑蠻說:“閨女呀,一路辛苦啦,快坐,快坐。”
  
  還沒等黑蠻醒過神來,劉跛絡兒胡又指著幹瘦且背上背著“炸藥包”的人給黑蠻介紹說:“這就是即將變成你老公的王三瘦駝背。”
  
  王三瘦駝背沖黑蠻“嘿嘿”傻笑,黑蠻也機械地沖王三瘦駝背嘿嘿傻笑,彼此就算認識瞭。王老媽不知啥時候從裡屋抱出一個粗糙的小陶罐,小陶罐裝滿黃燦燦的豆子,她就從這豆子裡摸出一個小紅佈包裹,一層一層打開,裡面是一疊皺巴巴的錢,她顫抖著雙手把錢推到“陰陽矮鬼”面前:“數數,8000塊錢!”
  
  “陰陽矮鬼”叫黑蠻幫著數第一遍,自己數第二遍。數完,“陰陽矮鬼”從8000塊錢裡抽瞭1000塊出來,拿500塊給介紹人劉跛絡兒胡,放500塊在自個兒的褲兜裡,剩餘的錢全部放進吊在下身中間的一個佈兜裡。在吃酒的時候“陰陽矮鬼”悄悄地把400塊錢塞到黑蠻手心裡,黑蠻不動聲色地把錢揣進瞭褲兜。
  
  王老媽媽喝下幾杯酒,想自己是快要入黃土裡的人瞭,終於攢足錢給自己瘦駝背兒買瞭個媳婦,過個一年半載就能抱上孫兒孫女瞭,側身看黑蠻粗大的屁股,肥碩的雙乳,樂得嘴都合不攏,趁著酒勁贊嘆道:“好好好,這媳婦不錯,奶大屁股粗,是個生兒育女的胚料,哈哈哈……”
  
  聽著老媽誇贊媳婦屁股粗奶大,王三瘦駝背喝著酒,不時用一雙金魚眼盯著黑蠻隆起的胸脯熱辣辣的要噴出火來,就齜牙咧嘴地樂,不時有口水從嘴角流淌出來。
  
  劉跛絡兒胡拍王三瘦駝背一巴掌,用粗短的手指點著王三瘦駝背說:“看你眼巴巴的樣子,煮熟的鴨子難道還會飛走?啊,哈哈哈……”
  
  安睡的時候,王老媽媽給黑蠻打來盆水,樂哈哈地說:“閨女哎,洞房花燭夜,好生洗洗身子吧。”然後出去把門帶上反鎖瞭。黑蠻趕緊把褲兜裡的400塊錢疊成小方塊壓在床腳下,反復左右看看,確認看不出形影來才用帕子開始洗臉擦身子,然後就合衣躺在床上,想象著一個陌生醜陋的男人很快就要進入自己的身體,心裡頭惡心得要嘔吐,就思謀著如何應付王三瘦駝背……
  
  門嘎吱一聲被推開,緊接著王三瘦駝背臉漲得通紅,噴著酒氣喘著粗氣朝黑蠻撲過來,黑蠻一把推開王三瘦駝背說:“慌啥,下面漲起‘洪水’瞭,不方便。”
  
  王老媽媽曉得兒子四十來歲的大男人沒嘗過女人味,入洞房前特別叮囑王三瘦駝背說女人漲起洪水不能同房,如果同房男人就要得弱癥,最後陽氣虧空而死。因此,黑蠻的“漲起洪水”就如一臺滅火機,一下子把王三瘦駝背的熊熊欲火熄滅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