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牛瞭一把

  俗話說,端人傢的碗,服人傢的管。給人打工,就處於弱勢地位。
  
  阿貴跟人進城打工,那些老板根本不把他們這些打工仔當人看,吃的是豬食,幹的是牛活。待遇差不說,還經常拖欠工資。阿貴一氣之下,幹脆卷鋪蓋回傢。農忙時種地,農閑時,他就在三裡五鄉打零工掙點零花錢。
  
  這打零工也是給人幹活,雖說時不時的也要受點委屈,但起碼工錢一天一結,掙一分是一分,不過,風水輪流轉,最近,阿貴終於揚眉吐氣,在雇主面前牛瞭一把。
  
  鄰縣是個果樹大縣,幾乎傢傢戶戶有果園,每到繁忙季節,果農忙不過來,就跑到阿貴的傢鄉雇零工去幫著幹。這不,又到瞭給蘋果幼果套袋的季節,每天早晨,就有不少果農開著農用車來阿貴村裡雇人,談妥工錢後,就用三輪車拉回去,等傍晚再給送回來。
  
  這天一大早,阿貴和老婆小蘭來到公路邊,等人來雇。
  
  由於正值麥收季節,村裡出門打零工的人並不多,很搶手。很快,跟他們一起等在村口的村民大部分都被果農雇走瞭。
  
  阿貴和老婆卻還沒有找到雇主。並不是沒人雇他們,而是阿貴要求的條件太高瞭。阿貴是個精明人,明白奇貨可居的道理,眼看前來雇人的果農源源不絕,而待雇的人卻越來越少,求大於供,這種機會他可不想放過,一定要好好利用一下,提高身價。
  
  於是,每當有果農過來跟他接洽,阿貴首先提工錢,他獅子大開口,在現有行情的基礎上,再提高百分之二十。接著,他就談中午的用餐標準,張嘴就問:“有豬頭肉嗎?”
  
  一般來說,雇主提前就把飯菜準備好瞭,總不能另外專門為他去買豬頭肉吧?再說瞭,這是雇你去幹活的,又不是讓你做客。因此,不少雇主就知難而退,不雇瞭。
  
  阿貴也不著急,前來雇人的果農有的是,不信找不到冤大頭。
  
  這不,又有一個果農開著三輪車過來瞭,在阿貴兩口子身前停下,滿臉堆笑,問:“師傅,什麼價錢?”
  
  阿貴看他一眼,說:“一人一天一百。”
  
  車上的中年漢子一驚,失聲道:“這麼貴?”
  
  阿貴也不強求,神氣地說:“嫌貴,那你去雇便宜的吧。”他心中有數,雖然村頭還剩幾個沒被雇走,但這些人跟自己一樣,都在等著要高價呢。
  
  果然,中年漢子轉瞭一圈,也沒有雇著人,大老遠跑來,總不能空車回去吧?於是,他又回到阿貴這裡,說:“一百就一百,來,上車吧。”
  
  小蘭沖阿貴擠擠眼,示意他趕快上車。
  
  阿貴卻不著急,繼續提條件:“你晚上負責往回送嗎?”
  
  中年漢子說:“送!”
  
  阿貴問:“中午有豬頭肉嗎?”
  
  中年漢子笑嘻嘻地說:“有,不光有豬頭肉,還有排骨呢。我再讓老婆殺隻小公雞。”
  
  阿貴差點樂暈瞭,他似乎聞到瞭雞湯的香味,咽瞭口唾沫,神氣地說:“這還差不多。咱先說好瞭,要是吃得不好,我們可不幹活。”
  
  中年漢子賠著小心,說:“你放心吧,請上車。”
  
  阿貴跟小蘭上車的時候,聽到那漢子嘀咕著發牢騷:“奶奶的,我這不是雇人幹活,是接親爹回去伺候啊!”
  
  阿貴心中那個美啊,可不是嘛,打瞭這麼多年工,自己還從沒像今天這麼牛過。
  
  三輪車“突突”往回趕,一口氣跑出二十多裡地。經過一個小鎮時,那漢子停下車,回頭對阿貴說:“你們倆下車在路邊等我一會兒,我到鎮裡給你們買豬頭肉去。”
  
  阿貴一聽,這事可不能耽誤,趕緊拉著小蘭跳下車,不忘叮囑那漢子:“別忘瞭買隻豬耳朵。”
  
  “行啊。”那漢子看瞭看阿貴一眼,笑瞭笑,開著車拐進瞭鎮裡。
  
  阿貴就跟老婆在路邊等瞭起來。等啊,等啊,等瞭大約半個多小時,漢子還沒回來。小蘭有些著急:“怎麼還不回來呢?”
  
  阿貴悠閑地坐在路邊,得意地說:“大概豬頭肉還沒出鍋呢。反正咱是按天算錢,他回來得越晚咱幹的時間越短,吃虧的是他。他都不著急你急個啥?慢慢等吧。”
  
  等啊等啊,又等瞭一個多小時,阿貴也坐不住瞭,心說,就是現殺豬,這豬頭肉也該煮熟瞭呀,該不是把我倆扔這兒瞭吧?
  
  他慌忙跑進鎮裡,到處找那漢子,可哪裡還有蹤影?
  
  阿貴傻瞭眼,氣急敗壞地回到路邊,對小蘭說:“壞瞭,這小子是存心涮咱倆,他雇不起人,反正空車回來閑著也是閑著,就把咱倆騙上車,故意扔到半道上,自己偷偷溜瞭。”
  
  小蘭都快急哭瞭,埋怨道:“讓你神氣,誰讓你跟人傢提那麼多條件瞭,這可咋辦?你兜裡帶錢沒有?”
  
  阿貴把口袋翻個底朝天,隻找出兩個鋼鏰兒,連坐車回傢的錢都沒有。
  
  要命的是,兩人留著肚子預備中午在雇主傢吃豬頭肉,早飯都沒吃飽,這會兒已近中午,兩人已經饑腸轆轆,肚子裡面打開架瞭。
  
  沒辦法,兩人隻能餓著肚子,有氣無力地一步一步往回走。
  
  小蘭又忍不住埋怨:“看早晨把你給神氣的,你現在再神氣給我看看呀!”
  
  阿貴苦著臉,走瞭幾步,突然“撲哧”一聲樂瞭。
  
  小蘭氣極:“你還笑得出來?”
  
  阿貴得意洋洋:“當然瞭,我想想早晨那小子低三下四的樣子就覺得解氣,哈哈,我給人打工還從沒這麼神氣過。豬頭肉雖然沒吃成,但好歹今天咱也牛瞭一把呀,值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