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替身背後

  一、高薪聘請
  
  這天,一輛豪華奔馳在“細弟”修理車行門口停下。修理工李建從車行裡跑出來,熱情地上前迎接,為車主開門。
  
  車門打開,一個老板模樣的小夥子下來。李建沒認真地看他,隻是客氣地問瞭一句:“請問老板是洗車還是維護車?”小夥子沒回話,站在李建面前,認真地看他。這時,李建也看著小夥子,這一看,李建嚇瞭一跳,面前的人怎麼和自己長得一個模樣?
  
  李建一時說不出話來,小夥子把他拉到一旁說:“我叫張強,這是我的名片。”
  
  這時,車行的同事也發現來人和李建長得很像,就一邊工作一邊註視他們。李建被眼前這位開豪華奔馳車的小夥子搞懵瞭,怎麼此人和自己長得這麼像?他好一陣才回過神來,看張強遞來的名片。原來面前這位小夥子是永昌公司的副總裁兼業務經理!
  
  這麼年輕就當老板瞭,而且又是和自己長得很像的人,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但這個念頭隻在他腦子裡一閃而過。他微笑著對張強說:“張經理,是洗車吧?”張強說:“我不是洗車,我想請你到我們公司工作,主要是為我跑業務,月工資5000元。你考慮一下,如果同意的話,隨時打我的電話。”
  
  張強說完,回到車上走瞭。李建看著遠去的奔馳,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同事們看到李建傻傻地站在那裡,就圍過來問怎麼回事?是不是他有這麼一個兄弟在當大老板?
  
  張強是有個弟弟,叫李設,現在在武漢讀大學。可是,他哪裡是什麼老板?不但人長得不像老板,戴副高度近視鏡,一副書生氣,重要的是他連讀書的錢還是李建來供的。李建隻好嘆氣:“哪裡是我什麼兄弟,人傢可是大老板,我要是有這樣的兄弟就好瞭。”
  
  但同事們都看到張強把李建悄悄地拉到一旁說話,覺得很神秘,紛紛問李建那老板跟他說什麼。李建本來不想說,可是他又覺得這事有點奇怪,擔心裡面有什麼詐,就把事情說出來,讓同事們給自己拿個主意。
  
  同事們聽說那老板以每月5000元的高薪聘他,都議論紛紛。有人說,李建憑這副長相走運瞭,老板看上他瞭。有人說,天下沒有掉餡餅的事,哪有開5000塊錢一個月的?分明是陷阱。還有人提醒李建,說現在有的人專找一些長相很像的人,然後把他害死,來騙取保險公司的保費。同事們你一言我一語,說得李建一會兒感到幸福降臨在他的頭上,一會兒又聽得一愣一愣的直冒冷汗。
  
  晚上回到宿舍,他看著名片還在想,去不去張強那裡?工資是高瞭不少,可是,天上能掉下餡餅來?要是真像同事們說的是個陷阱怎麼辦?
  
  李建16歲出來打工,經歷過很多風風雨雨,也受過不少騙,知道現實社會的復雜。經過一個晚上的思考,他下定決心不去撿這個便宜。
  
  得知李建不去撿這個便宜,有的同事說他傻,有的同事理解他。開始大傢還議論此事,幾天過去瞭,看李建鐵瞭心,慢慢的大傢就不議論瞭。可是,幾天後車行老板也聽說瞭此事,就問李建:“聽說有人高價請你,你怎麼不去?”李建說瞭自己的想法:“哪有天上掉餡餅的事?再說在您這裡,您對我也不錯,我還跳槽幹什麼?”
  
  車行老板是位好心人,對李建說:“說心裡話,你這樣的小夥子在我這裡幹活,我真舍不得你走。但如果有大老板看中你,那可是你人生命運的轉折點,你可要好好把握。對瞭,他是什麼公司的老板?”李建告訴老板,張強是永昌公司的業務經理。車行老板說永昌公司他熟悉,是一傢小有名氣的公司,公司的老板他也見過幾次面,不錯的。業務經理應該是老板的兒子,聽說他前段時間在住院。如果真是這傢公司,車行老板勸李建可以考慮去,叫李建不要擔心,他光明正大地開著車來找人,應該不會有什麼陷阱的。
  
  聽老板這麼一說,李建覺得有理,他有些猶豫瞭。
  
  就在李建猶豫的時候,張強打電話到車行來找他。在車行老板的鼓勵下,李建同意和張強面談。見面後,張強問李建:“我出這麼高的工資,你怎麼好像不太感興趣?”
  
  李建於是說瞭他和同事的懷疑和擔心。張強反問李建:“你覺得我像設陷阱的騙子嗎?實話跟你說吧,我特意找你,是有很多原因,但絕對不是要騙人害人,你以後慢慢會知道的。”
  
  在張強的再三勸說下,李建終於同意瞭。
  
  二、替身陪客
  
  上班的第一天,張強並沒有讓李建到公司去,而是在公司旁邊單獨為他租瞭一套房子,說這就是他上班的地方。張強主動向李建介紹瞭一些有關情況。張強是獨生子,今年24歲,去年才畢業到公司上班。這傢公司是他父親從香港回來開辦的。父親在上個世紀80年代帶著母親和他去香港,在香港打瞭幾年工,賺瞭點錢回來開瞭這傢公司。現在公司有八百多名員工,主要生產服裝,原來主要出口歐美國傢,現在重點面向國內市場,生產狀況不錯。張強還拿瞭一些公司的錄像給李建看,裡面全面介紹瞭公司生產流程和生產的樣品。張強要李建知道一些有關服裝的知識,以便以後李建工作時不會說外行話。
  
  李建出來打工時做過很多工作,也倒賣過服裝,對服裝有所瞭解。張強一介紹,李建就基本記住瞭公司生產的服裝的價格和款式。
  
  看李建接受能力這麼強,張強心裡很是高興,要李建晚上跟他參加一個應酬酒席。酒席是張強做東,他們早早到瞭酒店,等待客戶的到來。
  
  不一會,司機王師傅領著一位老板模樣的人還有一位漂亮小妹進來瞭。張強熱情地站起來,伸出手說:“不好意思,前些日子我住院瞭,好長時間沒請你喝酒瞭,可想你瞭。”那位老板說:“張老板,你太客氣瞭。現在應該沒事瞭吧?”
  
  “托你的福,現在沒事瞭。我這個人,不知道怎麼的,別的能力沒有,就是朋友多,生病的時候,你們這麼多朋友來看我,真讓我感動。現在我的病好瞭,今天我一定要請你喝幾杯,略表我的心意。”張強表現得十分熱情,但又很有風度。客套之後,就開始喝酒。幾杯酒下肚後,老板對張強說,你剛出院,還是少喝酒為宜。張強卻說:“謝謝你的關心,但一定要喝兩杯,我心裡才感到舒服,要不然我總覺得欠朋友的情。”隨後張強又拿起酒來敬小妹。小妹很是高興,但隻要求他意思一下就可以瞭。但張強並不僅是意思一下,而是先幹為敬。小妹很是敬佩,就拿起酒瓶為張強倒瞭少許,自己倒瞭一杯,舉起杯來回敬張強。
  
  就這樣,酒桌上活躍起來,大傢相互敬酒,氣氛很好,最後在皆大歡喜中結束瞭。李建聽說張強剛從醫院裡出來,這種情況能陪朋友這樣喝酒,真讓人感動。在回傢的路上,一上車他就說瞭自己的想法,對張強十分敬佩。張強卻說:“你可能不知道,我要服務員給我倒的酒都是水吧?”
  
  李建沒經過這樣的場面,自然沒註意看服務員給張強倒的什麼酒。他雖然理解生意場上的老板喝酒難免做點手腳,但對張強這樣的做法卻不贊同,這不是欺騙朋友嗎?
  
  張強似乎看出李建的心思,笑著說:“不理解吧?其實,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種欺騙人的人,這次喝酒,隻是我演給你看的。那老板不是我生意上的朋友,是我生活中真正的朋友。我是讓他來當客戶。希望你以後陪客戶時,就這樣陪,這樣就可以感動他們。”張強告訴李建,他前段時間真的生病住瞭院,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體力。
  
  李建這才認真地看張強,果然他的臉色不太好。李建問張強什麼病,張強說以後再告訴他。
  
  第二天,張強又拿瞭一些他的生活錄像給李建看,讓他多瞭解一些自己的情況,這樣才不會被客戶發現。經過一段時間訓練後,張強覺得李建可以代替他瞭,就開始叫他陪客戶。
  
  李建以前聽說過有的老板為瞭應酬而找替身,但沒想到這樣的事輪到自己頭上瞭。第一次當替身時,他生怕別人發現他是假的,心裡十分緊張。張強說,這位客戶是今年剛打交道的,他對張強也不很熟,叫李建不要拘謹。正因為有張強這樣交底,李建很放得開,把客戶陪得很好。第二天客戶就打電話給張強:“張老板,沒想到你剛出院就這樣陪我們喝酒,你這樣的朋友可交,我再追加10萬元訂貨。”
  
  張強很高興,當晚就把這事告訴李建,並鼓勵他:“就這樣做,不會有人認出來的。”
  
  這時的李建知道瞭張強這是感情欺騙,用有病還這樣喝酒感動客戶,讓他們多買自己的產品。如果說張強公司的產品品質優良,用點手段讓客戶來買,也許還可以說得過去,但如果產品質量不好,這樣做豈不是昧瞭良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