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打工驚魂

  一、遭遇變身
  
  鳳凰山腳下劉傢莊有個叫劉慶娣的女人,丈夫外出打工時出瞭意外,健健壯壯的一條漢子,走的時候歡歡喜喜,回來的時候卻化成灰,縮在小小的骨灰盒裡。
  
  剛剛24歲的劉慶娣就這樣成瞭寡婦。從接到噩耗到料理完丈夫的喪事,短短的幾天時間,劉慶娣仿佛老瞭10歲。
  
  生活還得繼續,劉慶娣用瘦弱的肩膀挑起瞭生活的重擔。一個寡婦,隻靠土裡刨食,沒有其他收入,傢中上有老下有小,日子的艱難可想而知。後來,劉慶娣經過認真考慮,決定出門打工掙錢。春節後,劉慶娣安置好老爹和兒子,滿懷著對未來的希望,忐忑不安地坐上瞭開往南方的列車。
  
  轉眼間半年過去瞭。這半年來,劉慶娣在餐館做過雜工,還在醫院做過陪護,現在,她在一戶姓張的人傢裡當保姆。劉慶娣對現在的這份工作很滿意,活兒不重,工資卻很高。更難得的是,張先生和張太太很和善,待她如同親人,有時候,劉慶娣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說起來,劉慶娣到張先生傢當保姆是運氣好。劉慶娣在醫院當陪護時,有一次張先生到醫院看望病人,看到劉慶娣後,主動過去跟她交談,還留下自己的名片。起初,劉慶娣以為他不是正經男人,把名片扔瞭。沒想到,過瞭幾天,張先生又來瞭,還帶來瞭自己的太太。張太太熱情相邀,說:“你很像我的一個朋友,聽醫院的人說你脾氣好,幹活勤快利索,我傢正好需要一個保姆,如果你願意,我想請你。”
  
  於是,等那病人出院後,劉慶娣就來到瞭張傢。
  
  張先生在一傢大公司做事,天天早出晚歸,有時候甚至幾天不回傢。劉慶娣主要是跟張太太在一起。張太太沒工作,每天就是逛逛街、美美容、打打牌,她人長得很漂亮,因為保養得好,四十出頭瞭,看起來比劉慶娣都要年輕。剛來張傢的時候,張太太還叫劉慶娣大嫂,後來有一天,她聽說劉慶娣隻有25歲,大吃一驚,細細地看著劉慶娣的臉,心疼地說:“真是造孽呀!年輕輕的,就把臉折騰成這樣,太可惜瞭。”
  
  劉慶娣覺得沒什麼:“俺們鄉下人,風吹日曬的,顯老。”
  
  張太太突發奇想,親熱地攬住劉慶娣,對她說:“好妹妹,不是一傢人不進一傢門,從今往後,咱就是一傢人瞭。你聽我的,不出一個月,我保證把你變成人見人愛的都市麗人。”她上上下下打量著劉慶娣,說:“你長得很像我的一個朋友,我就按照她那個樣子來塑造你。”
  
  劉慶娣很不好意思:“我一個鄉下人,變成都市麗人做啥?”
  
  張太太被自己的想法激動著,說:“你別管瞭,就聽我的。”
  
  張太太說到做到,接下來,她一有空就調教劉慶娣,教她如何優雅地走路,如何得體地談吐。同時,經常帶她去美容院美容、護膚、保健。
  
  劉慶娣剛開始時還別別扭扭,覺得浪費東傢的時間、錢財,但張太太堅持,她也無可奈何,隻好按照她的意思改變著自己。她想,也許有錢人都這樣,喜歡讓別人按照自己的願望去生活;而且,她自己內心裡對這一切也感到新奇,非常高興看到自己的變化。
  
  在張太太的悉心調教下,僅僅一個月時間,劉慶娣的儀態、舉止跟剛來時相比,已經判若兩人。
  
  張太太非常有成就感,這天中午,兩人吃過飯後,她對劉慶娣說:“妹妹,今天該向老張展示展示我的成果瞭。”下午,她先帶劉慶娣到美容院將大辮子散開,又剪又燙又吹,重新做瞭一個發型。做完後,劉慶娣攬鏡自照,幾乎認不出自己來瞭。兩人回到傢,張太太打開自己的衣櫥,挑瞭一套米黃色的職業套裝讓劉慶娣換上。劉慶娣在房間裡走瞭幾步,張太太看得雙眼放光,興奮地拍手贊嘆:“漂亮!太好瞭,現在打死我也不相信你是鄉下人。好瞭,等老張回來,咱們嚇他一嚇。”然後,囑咐瞭她幾句,讓她呆會兒如何如何做。
  
  片刻後,張先生回到傢,見隻有太太一個人在傢,就問:“小劉到哪裡去瞭?”
  
  張太太說:“她去火車站接一個老鄉去瞭,大概晚上才能回來。”
  
  張先生就問:“怎麼樣,你對她的改造有效果嗎?”
  
  張太太佯裝為難,搖搖頭,說難度太大瞭。
  
  這時候,有人按門鈴,張先生出去打開房門,不由嚇瞭一跳,臉色都變瞭,失聲道:“你、你……王總,你怎麼來瞭?”
  
  門口站著一個靚麗成熟的女人,著一身合體的名牌套裝,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說:“張經理,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談談。”說到這裡,來人看瞭一眼張太太,突然憋不住,難為情地笑瞭。
  
  張先生看看她,再看一眼太太,突然間恍然大悟:“你是小劉?哇,太像瞭!”
  
  劉慶娣看著激動不已的張先生張太太,不免好笑,心裡說:這些城裡人真怪,這點事就高興成這樣。
  
  二、競拍疑雲
  
  張氏夫婦對劉慶娣更關心瞭,自從劉慶娣舊貌換新顏後,張太太借口最近社會治安不好,很少讓她出門上街瞭。而且,張太太又有瞭新想法。
  
  有一天,張太太和劉慶娣一起看一部反映都市成功女性的電視劇,看著看著,張太太感慨地說:“一樣是女人,看人傢活得多瀟灑呀。”她看瞭一眼劉慶娣,突然問道:“小劉,你難道想當一輩子保姆?”
  
  劉慶娣愣瞭一下,說:“我一個鄉下人,還能做什麼?”
  
  張太太眉飛色舞地說:“經商呀,你這麼年輕,又漂亮又能幹,還肯吃苦,當保姆真是太可惜瞭,應該到商場上闖蕩一番。”
  
  劉慶娣笑道:“大姐你真會開玩笑,我要是經商,自個兒都會賠進去。”
  
  張太太說:“那可未必,大多數富豪都是白手起傢的。經商關鍵是要有好運氣,財運來瞭,那可是擋都擋不住的。回頭我跟你大哥說說,讓他找機會帶你到商場上見識見識,說不定還能培養出個女強人來呢!”
  
  劉慶娣以為張太太隻是開玩笑,沒想到過瞭兩天,吃過早飯,張先生突然拿出兩張票,說這是一場土地競標會的門票,朋友給的,他沒時間去,扔瞭可惜,聽說小劉要學習經商,不如你們倆去見識一下商戰的氣氛,接受一下熏陶。
  
  劉慶娣臉紅瞭,忙說:“沒有,那是大姐在取笑我。”
  
  張先生笑笑,說:“反正你們閑著也是閑著,去看一下也沒什麼壞處。另外,聽說競拍結束後,還有一場慈善晚會,來瞭不少大明星助陣,你們瞧瞧熱鬧去。”
  
  張先生說完,將票放到桌子上就走瞭。
  
  劉慶娣本來不想去,可張太太堅持要去看明星,非讓她陪著。劉慶娣也就隻好答應。張太太又說,這種場合,到場的肯定都是上流社會的人,咱們好好打扮一下,別讓人當成鄉巴佬。
  
  劉慶娣一聽,就有些膽怯,說還是算瞭吧,我去肯定要丟人現眼。
  
  張太太鼓勵她說:“怕什麼,你要有自信,這種大場面可是鍛煉人的機會。你現在除瞭口音差點,別的方面一點問題都沒有,就你現在這氣質,打扮好瞭往那裡一站,隻要不開口說話,保證誰都以為你是女老板女強人。”
  
  然後,她不由分說,拉著劉慶娣就去梳妝打扮。張太太親自為劉慶娣化妝。化完妝,劉慶娣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覺得顯得過於成熟瞭一點。張太太笑著解釋說:“我是特意把你化得成熟一點的,那種場合不能顯得太年輕,太年輕容易被人當成是交際花。”
  
  下午,當兩人來到競拍現場時,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瞭。兩人進門後,立即成瞭全場的焦點,不少人站起來向她們揮手致意。劉慶娣不由心中發慌,真想掉頭跑出去。張太太卻緊緊拉住她的手,顯得輕松自如,一副見慣瞭大場面的樣子。劉慶娣這才定下心來,嚴格按照張太太路上的叮囑,不說話,隻是向人淺笑致意。
  
  前排一個中年男人迎過來,如釋重負地對劉慶娣說:“王總,您終於來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