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富貴從天掉

  這日,張永康剛從采血中心賣血出來,沒走多遠,遇到一個臉上長滿瞭麻子、身穿一副休閑裝的中年男人。那男人好奇地打量他一陣,然後說:“先生,能否借個地方說會話?”
  
  張永康十分冷淡,說:“老子沒空。”繼續前行。那人追上來說:“先生,我要送你一場富貴,難道你不要?”張永康停下來,懷疑地打量起那人來。那人拿出一張名片遞上,張永康一看,原來這人叫趙進,是華達公司的總經理助理。
  
  張永康跟趙進在附近一傢飯店坐下,趙進得知他剛賣血完還沒有吃早飯,便叫瞭一桌酒肉。張永康也不客氣,狼吞虎咽地把酒肉吃個精光。這時,趙進拿出一張相片,張永康一看,是一張男子的黑白照片,上面的男人濃眉大眼,自己並不認識。趙進說:“他是我們牛老板的兒子。”然後盯著他神秘地說:“你是我見過的人當中跟他最像的一個。”
  
  接著,趙進告訴他,牛老板的兒子叫牛寶,從小就不長進,經常跟人打架滋事,十年前突然走失,四處尋找也不見音信。牛老板深感自己年老瞭,黃土已經掩到自己脖項上來瞭,掙下的偌大傢業無人繼承,就委托趙進出來替他尋找。隻可惜耗費瞭不少人力物力金錢,連牛寶的生死都不知道。現在牛老板已經病倒在床,催得更急瞭。
  
  張永康剔著牙,說:“這跟我有什麼關系?”趙進說出的話嚇瞭他一跳:“因為你就是牛老板的兒子。”張永康胸口“砰”的像被什麼撞瞭一下,差點喘不上氣來,見趙進似笑非笑地望著自己,才明白被他逗瞭。張永康的鄉下父母健在,從未聽說過自己是撿來的之類的話,便不高興地說:“你當我傻子尋開心?看在這頓酒飯的份上,就不跟你計較啦!”
  
  趙進搖搖頭,詭譎地笑著問:“你想不想做牛老板的兒子?想,你就是一個大老板的兒子!”張永康眼睛放光,說不明白是什麼意思。趙進湊近低聲說瞭一番話,張永康聽瞭直樂。
  
  原來,趙進見張永康長得跟老板兒子牛寶一模一樣,就想讓他假裝牛寶,演一場父子相認的好戲。張永康眼見天上掉個金元寶,心裡早就願意瞭。他原在一傢公司上班,隻因迷上瞭賭博,被公司開除瞭,老婆一見小日子無法過下去瞭,就帶著孩子跟他離瞭婚。張永康仍然執迷不悟,很快把離婚分割到的財產賭瞭個精光,連房子也賭掉瞭,隻得在偏僻的地方租瞭間平房安身。由於無錢交房租,今天早上隻得去賣血。要是成瞭牛老板的兒子,那就是進瞭天堂瞭!
  
  張永康十分樂意,但有擔心:“萬一裝不像,穿幫瞭怎麼辦?”趙進笑瞭笑,說:“那你繼續做張永康,像你這種樣子,搏一回損失不瞭什麼。”這時他才告訴張永康,隻要答應,他手裡早就有一套計劃,照此實施,萬無一失,說得張永康樂開瞭花,眼珠一轉,問:“你從中有什麼好處?”
  
  趙進點頭笑道:“我自然有好處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嘛!”原來,牛老板允諾,隻要幫他找到兒子,就獎勵10萬元。張永康想這人為瞭10萬元,就夥同別人用詭計騙老板,比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趙進好像看穿瞭他的心思,說:“計劃成功後,我將分得牛氏百分之十的財產,也就是100萬元。”見張永康驚詫不已,他又微笑說:“當然,這是在你坐上瞭董事長的位置以後。不過快瞭,牛老板已經是病入膏肓,活不長瞭。”
  
  經過一周的訓練,趙進讓他熟悉瞭牛傢的情況和牛寶的生活習慣,才帶張永康去與牛老板“重逢”。這時的張永康一舉一動都像個富傢子弟瞭。張永康和趙進坐上一輛豪華轎車,直奔城南高級住宅區,駛進瞭一個豪華氣派的別墅。張永康一進牛傢,就被牛傢的金碧輝煌吸引住瞭,想到自己從此以後就是這裡的主人,激動得差點要喊瞭起來。趙進上去通報,張永康忐忑不安地等瞭一陣,趙進滿臉歡喜地引著他上瞭二樓,進瞭一間寬大的臥室,一眼就看到靠墻的一張床上躺著一個老人。他不等趙進的暗示,幾步跑上前,跪倒在床頭,流著淚懺悔地大喊道:“爸!我回來瞭,我錯瞭!”當然,這是按照趙進事先吩咐做的。
  
  牛老板雖然視力差,仍然準確地抓住瞭張永康的手,說:“寶兒,你去哪裡瞭?害我找得好辛苦。手都變粗瞭,吃瞭不少苦吧?”說著在他身上摸瞭起來。張永康忍受著那雙枯幹的手在自己的臉上和肩上摸瞭一陣,趙進告誡過,這牛老板年紀大瞭,視力基本喪失,唯有靠手摸來“認”他。牛老板摸瞭一陣後,說:“寶兒,果然是你,快,快起來!”
  
  張永康假裝激動的樣子回答瞭牛老板的話。他告訴牛老板,那年離傢出走,是因為跟人打架,打傷瞭別人,怕受到懲罰,就逃到瞭外地,幾年來在外吃瞭不少苦,但一直思念傢裡。牛老板點頭說:“好,回來就好。寶兒,回來就不要走瞭,爸爸老瞭,沒幾天光景瞭,你要學會打理公司的事務,接爸的班。”張永康孝心十足地說,一定牢記父親的話。這時候,連他也覺得自己是牛老板的親生兒子瞭。牛老板當下給他一張信用卡,讓他馬上去買新衣和一些生活必需品。
  
  離開牛老板,趙進說:“沒看出來,你還挺會演戲的。看來,牛老板這一關總算過瞭。但還要小心,他是非常細心的人,肯定還要對你進行考察。”趙進告訴他,最近以來,已經有不少人冒充牛老板的兒子,但都沒有通過牛老板的測試,露瞭底,被揍瞭一頓趕走瞭。
  
  張永康住在牛老板的別墅裡,吃的是山珍海味,睡的是香軟的床,牛老板給他配瞭最好的手機,買瞭時尚的名牌衣服,他就好像是進瞭天堂,半夜醒來也不敢相信,常常偷偷發笑。他想,莫非該我張永康走運瞭,命裡該有一場富貴?於是,他走路挺著胸脯,說話粗聲大氣,有點忘乎所以瞭,趙進不得不警告他小心點,這戲還沒有最後成功。
  
  事實上,趙進的擔憂是多餘的。牛老板對張永康根本沒有半點懷疑,每天叫張永康陪他說話,問一些離傢後的情形,每當聽“牛寶”講到在外面吃苦受累時,牛老板就心痛不已,說:“寶兒,怪不得你的聲音和以前有些不同,原來是吃瞭這麼多苦。不過也好,這番磨練後,你比以前懂事多瞭,我的事業可以放心地交給你瞭。”張永康聽後,心中暗自得意。
  
  這天,張永康剛要吃早飯,趙進匆匆進來,讓他先不要吃,說要去牛老板的定點私人醫院體檢。張永康一愣,問這是什麼意思?趙進在車上悄悄告訴他:牛老板有兩重意思,一是檢查他的身體有沒有問題,二來也是驗證一下他是不是牛寶。張永康想這牛老板的心眼還真多,這一檢查,便什麼都露餡瞭。他讓趙進放他離開,趙進狠狠盯他一眼:“怎麼,想臨陣脫逃?你想害死我?”見張永康哭喪著臉,趙進說他在醫院已經把一切都安排好瞭,沒事的。張永康聽後才轉憂為喜,說實在的,他也不想失去這場富貴。
  
  醫院體檢報告出來後,讓張永康又喜又憂。喜的是他的血型正是牛寶的血型,當然這是做瞭手腳的結果;另外一個對他來說是壞消息,那就是他的肝上長瞭個瘤子。牛老板聽後,吃不下睡不香,當即要趙進找最好的醫生為他做手術。張永康望著滿頭白發的牛老板,心想幸好遇到瞭他,否則自己哪有錢來治這病。
  
  在趙進的安排下,張永康住進瞭那間私人醫院,每天都有許多醫生來替他檢查身體。做手術那天,一個醫生拿瞭一份報告來讓他簽字,張永康剛要看,趙進攔住說:“我已經看過瞭,快簽吧,你父親等急瞭呢。”邊說邊向他使眼色。張永康會意,趕快簽瞭。接著,他就被送進瞭手術室。
  
  也不知過瞭多久,張永康才醒來。他問正在替他量血壓的護士:“小姐,我肝上的瘤子是良性的嗎?”女護士一愣:“什麼瘤子?你做的是捐腎手術啊!”說完就走瞭。
  
  張永康差點暈瞭過去。天!這是怎麼回事?他趕緊撥打趙進的手機,趙進的手機卻一直關機。張永康慌瞭,急忙給牛傢打電話,卻被告知電話號碼是空號。這時,張永康才明白,自己上當瞭。
  
  張永康出院後,去別墅找牛老板,那裡早已是人去樓空。一打聽,旁人告訴他,那個牛老板是一個多月前來租住的,隻知道他是一個大老板,有人說是搞房地產的,也有人說是開煤礦的,卻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無奈,張永康隻好走瞭。幸好牛老板和趙進還有點良心,臨走還給他留下2萬元營養費,不然,他連吃住的地方都沒有瞭。他想向醫院討說法,醫院拿出他的簽字,證明他是自願的。
  
  張永康打死也不會明白事情的真相。原來,所謂認父這場戲,其實是“趙進”和“牛老板”早就設下的圈套:那個“牛老板”患上瞭尿毒癥後,一直找不到肯捐腎的人。這個黑心的老板為瞭保命,就借口尋找丟失的兒子,為自己物色人選,把張永康騙上手,在此之前,“趙進”已經從采血中心掌握瞭張永康的血型,並悄悄拿到醫院去化驗,得出符合“牛老板”血型的報告後,一步一步把張永康引上鉤,達到瞭卑鄙的目的。
  
  張永康後悔不已,一切都怪自己太貪瞭,一心做富貴夢,到頭來是一場空。他那一個腎,若論賣,起碼也要二十多萬元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