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e網情恨

  一、身陷情網
  
  這天,一個年輕人在濱海市勞務市場等瞭一天也沒有找到活幹,眼看天色已晚,他剛想打道回府,忽然一輛寶馬轎車停在瞭他的身邊。開車人搖下半截車窗玻璃說:“我那裡有活,上車跟我走。”年輕人順從地上瞭車,立刻,一股香水味鉆入瞭鼻腔。車上隻有一位衣著華麗的貴婦人,七拐八繞地將車開到瞭一座小樓前。鐵門自動打開瞭,貴婦人把車開到院裡。年輕人滿腹狐疑地下瞭車,跟著她走進瞭客廳。
  
  年輕人看著室內豪華的裝飾,遲疑地剛剛坐下,貴婦人就端來瞭一大杯紅葡萄酒。年輕人不明其意,說:“太太,還是先幹活吧。”“不著急,你先把酒喝瞭再幹也不遲。我還不知道你是否能令我滿意呢?”說完,貴婦人打開電視機後,扭著肥碩的屁股到臥室去瞭。年輕人感覺有些不自在,下意識地喝瞭一口酒。沒想到很快腦袋發漲,渾身發熱,下身火燒火燎地難受。而這時電視上也出現瞭男歡女愛的畫面,白花花的女人胴體直晃他的眼睛。年輕人預感到瞭什麼,起身要走,卻被臥室出來的貴婦人攔住瞭,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脫去瞭外套,隻穿著一件鏤花的“三點式”內衣。
  
  年輕人還在發愣,貴婦人已經像發情的母狼一樣,帶著撩人的香風撲到瞭他的懷裡。他本能地向後躲,這時身體有瞭強烈的反應,但他還是本能地反抗著。
  
  貴婦人窮追不舍,把他逼到瞭墻角,以十分嫻熟、麻利的動作扯下瞭他的褲子。年輕人雙眼一閉,便如沒有意識的木偶,任她擺佈……
  
  這時,院外傳來兩聲清脆的汽車喇叭聲,制止瞭狂暴的貴婦人。她渾身激靈瞭一下,眼中的欲火瞬間便被驚恐所代替。一道明亮的燈光透過落地大玻璃從室內掃過,汽車已經進院瞭。
  
  貴婦人迅速拉開浴室的門,將年輕人的衣褲朝浴室的吊櫃裡一塞。然後回到臥室,打開壁櫥的門,一把將他推瞭進去,然後說瞭聲“別出聲”,就“砰”的把櫥門關上瞭。
  
  空調的冷氣被阻在瞭外面,壁櫥裡又悶又熱,不知過瞭多長時間,年輕人實在憋不住瞭,便大著膽子將櫥門推開瞭一道小縫,床上傳來貴婦人嬌嗔的聲音:“你今天不是說要陪天成公司的楊一林打牌嗎,怎麼又回傢瞭?”
  
  “楊一林沒來,來的是他侄子楊問天和秘書蕭虹。”聽語氣說話的是貴婦人的老公,鼻音很重。年輕人聽著頗耳熟,猛然想起來,這不是炒瞭自己魷魚的驕陽公司老板吳義嗎?而他提到的蕭虹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戀人的名字。
  
  年輕人叫莫道成,和一個叫蕭虹的女孩是網上戀人。一個多月前蕭虹打來電話說她母親病危。從以前的網上聊天中得知,蕭虹幼年喪父,和母親相依為命,如今母親有難,她心裡怎麼承受得瞭?被愛情炙烤的莫道成毫不猶豫千裡迢迢趕來濱海,想幫戀人料理一下,不想在火車上中瞭扒手的迷藥,等他蘇醒過來,已經到瞭另外一個城市。此時,他的錢包、手機和身份證都被偷走瞭,因為車票也丟瞭,他還被鐵路警察扣留,好不容易事情弄清楚瞭,已經過去瞭好幾天時間。雖然遭此無妄之災,但為瞭不給心力交瘁的蕭虹再添煩惱,他便沒有和她聯系,讓傢人通過銀行卡匯來一點錢,立即買票趕到瞭濱海。可到瞭蕭虹傢他才發現已是人去樓空。由於蕭虹手機換瞭號碼,莫道成無法聯系,身上又沒錢瞭,便決定邊打工邊找人。正巧當時驕陽公司要招收一名電腦程序軟件研制人員,他便前去應聘。一個月的試用期滿,莫道成滿懷信心地將研制成功的軟件交給老板吳義後,卻被公司辭退瞭。工作受挫,又沒有蕭虹的消息,莫道成隻好來到勞務市場,想掙點錢以解燃眉之急,沒想到卻撞入瞭勞務市場獵“郎”的吳義老婆的網中。
  
  床上二人說話的聲音很小,為瞭弄清吳義所說的蕭虹是否就是自己要找的戀人,莫道成屏氣凝神,將耳朵緊緊貼在瞭櫥門縫上,希望多聽到一點關於蕭虹的消息。但床上的吳義好像困極瞭,不一會,竟響起瞭沉重的鼾聲。
  
  估計床上的人已經睡著瞭,莫道成輕輕打開瞭衣櫥門,躡手躡腳地溜到客廳門口。門上的防盜鏈沒有掛,顯然女主人為他做好瞭逃跑的準備。
  
  莫道成小心翼翼地推開門,見院子裡沒有異樣,立即大步奔到瞭圍墻邊上。圍墻是鏤空的鐵柵欄,並不太高。他心裡一陣輕松,雙手抓住鐵柵欄,抬腿正要往上攀,沒提防雙腳卻被什麼東西死死勒住瞭。他還沒有來得及掙紮,那個東西力大無比,將他向下一拽,他便“撲通”一聲跌在水泥地面上。他剛要喊叫,突然從旁邊伸過來一隻大手,嚴嚴實實地捂在瞭他的嘴上。他尚未弄明白是怎麼回事,一把匕首已抵在瞭他的脖子上。
  
  借著院外微弱的路燈光線,他看到瞭一張棱角分明的臉。這個人見莫道成沒有反抗的意思,便將抵在他脖子上的匕首放松瞭一些,用低沉的聲音說道:“朋友,我知道你是來和樓裡的騷娘們幽會的,我呢是來尋外快的。本來,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但今天老子走‘背’字兒,剛才我進來的時候傷瞭腿。現在求哥們幫我逃出去,日後兄弟一定報答。不然的話,咱們誰也別想走脫。”
  
  莫道成明白遇見賊瞭,自己不是人傢的對手,何況這傢夥還手握兇器。莫道成無可奈何地點瞭點頭,二人來到墻邊,莫道成讓賊踩著自己的肩膀,艱難地翻出瞭圍墻。隨後,他自己也翻瞭過來。剛一落地,賊便遞過來瞭一沓鈔票。莫道成先是一愣,之後便很堅決地推回去,說:“這種不義之財我不要。”賊贊許地點瞭點頭,說:“我叫郭林,也是不得已幹這行的。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不愛錢的人,看來咱們有緣,我願意和你交這個朋友。”莫道成說:“那得有個條件,你以後不能再幹這行瞭。”郭林一拍胸脯:“好,聽你的。”
  
  忽然,郭林用手指瞭指莫道成的身上,莫道成低頭一看,不禁羞得滿臉通紅。原來自己下半身竟然是一絲不掛。他這才想起來,自己的褲子被吳義的老婆塞進浴室的吊櫃裡瞭,剛才自己隻顧逃跑,情急之下竟然忘瞭身上沒有穿衣服。事到如今,再返回樓裡拿褲子是不可能瞭。正叫苦不迭,郭林將自己的褲子脫給瞭莫道成,隻穿一條內褲,然後將上衣系在腰間。莫道成攙著郭林打的到瞭醫院,通過檢查郭林隻是扭傷瞭筋,莫道成這才松瞭一口氣。安頓好郭林後,他立刻到附近一傢網吧上網搜尋有關天成公司的信息。巧的是這傢公司正在網上招收員工,莫道成當即在網上報名應征,結果順利通過網上初試,得到瞭到天成公司面試的機會。
  
  二、戀人初逢
  
  第二天莫道成來到天成公司,意外地發現,面試考官竟然是蕭虹!他激動地喊瞭她一聲,但蕭虹卻反應冷漠。他心中一涼,難道自己認錯人瞭?原來,這對網上苦戀瞭一年多的年輕人並沒見過面,隻是在網上互傳瞭照片。看到對方冷若冰霜的面孔,莫道成參加完面試之後隻好悻悻而退。
  
  出瞭天成公司,莫道成心裡難受極瞭,正低頭走著,忽聽見一聲尖厲的汽車喇叭響,一輛高級的“奔馳”轎車已閃電般從他身邊開過。在人車交錯的一剎那,他看到車裡坐著蕭虹,開車的好像是那個和蕭虹一起當面試考官的胖子。參加測試時,他從別人的議論中得知,這個胖子就是天成公司老板楊總的侄子楊問天。從他對蕭虹的殷勤態度,尤其是他看蕭虹的那種直勾勾的眼神,莫道成明顯感覺到他對蕭虹不懷好意。難道蕭虹對自己態度如此冷漠和他有關?莫道成來不及多想,急忙攔瞭輛出租車追上去,尾隨著來到一傢婦產醫院。
  
  蕭虹和楊問天肩並肩地進瞭醫院,莫道成偷偷跟在後面。到瞭一個檢查室的門口。眼見二人進去瞭,他卻被女護士攔住。原來這裡是孕婦檢查室,都是先生陪著太太進去,可自己到哪裡去找一個現成的女人來當“托”呢?正焦急萬分,忽見一個診室可能大夫臨時有事出去瞭,不僅門沒關,而且白大褂和帽子也掛在瞭墻上。他心中暗喜,趁沒人註意,閃身進屋,等出來時已是白衣白帽全副武裝瞭。
  
  莫道成大搖大擺地再次來到檢查室,護士果然沒有再阻攔。進屋後他看到檢查床下有一雙紅色的高跟鞋,床上的人卻被佈簾擋住瞭。莫道成想起來蕭虹就是穿紅色鞋子,難道真的是她?此時,莫道成頭腦一熱,伸手拉開瞭佈簾。此時,床上一個女人正在脫衣服,看見莫道成,那個女人一愣,不禁“啊”的驚叫一聲。
  
  莫道成也愣住瞭,這個女人竟是曾經勾引過自己的吳義老婆!他轉身剛要離開,女人的叫聲已經引來瞭不少人,莫道成拔腿就跑,護士追出來大喊:“抓流氓呀!有人冒充醫生到婦檢室偷看女病人!”人們聞聲追過來又打又罵,還有的說要把他送到派出所。莫道成有口難辯,正鬧得不可開交時,一個溫柔的女聲讓大傢都住瞭手:“大傢別打瞭,他是我先生,來陪我做檢查的。”聽到那甜美的聲音,莫道成忽然心中感到一種委屈,眼裡“刷”的一下湧出瞭淚水。
  
  說話的人正是蕭虹。原來,蕭虹辦完母親喪事後,心情極度低落,幾天後再和莫道成聯系時,正是他中扒手迷藥的時候。後來蕭虹到父親老友楊叔叔的天成公司打工,並按公司規定換瞭手機。沒想到一時的陰差陽錯,卻令有情人憑空遭受瞭這麼多的苦難。
  
  其實,今天上午蕭虹已經認出莫道成瞭,但她知道公司裡最忌諱任人為親,尤其討厭的是楊問天依仗自己是楊總侄子的身份正在拼命地追求自己,如果自己和莫道成相認,楊問天肯定百般阻撓錄用他。因此她故意冷落心上人,想等正式錄取他以後再相見,不想性急的莫道成卻惹出這麼多事來。剛才,蕭虹是和楊問天去醫院看望生病的吳義老婆,她發現莫道成跟蹤後,便快速離開醫院,然後中途借機獨自返回,這才使莫道成避免瞭皮肉之苦。
  
  三、商海沉浮
  
  當晚,莫道成和蕭虹來到她的公寓,這對久別的戀人終於可以不通過虛擬的網絡就能互訴衷腸瞭。二人說說笑笑,情意纏綿。莫道成看見桌上的電腦,立刻手癢難耐,坐到電腦桌前開始上網。蕭虹也湊瞭過來,她發現莫道成竟然破解瞭天成公司的程序密碼,闖入瞭公司的技術中心數據庫。原來,莫道成在大學時就對破解密碼感興趣,經常在課餘時間潛心研究,現在他這方面的水平已不遜於電腦解密專傢。蕭虹知道這是不允許的,讓他趕緊退出來。恰在此時,一個熟悉的文件代碼映入瞭他的眼簾。莫道成打開一看,這個文件竟是自己當初在驕陽公司編制的程序軟件。
  
  莫道成將自己的發現告訴瞭蕭虹,蕭虹大吃一驚,這套軟件是天成公司花瞭10萬元從驕陽公司購買的。他倆明白瞭,驕陽公司設置瞭騙局。他們先和購買方簽訂合同,然後根據其需求再向社會招聘相關人才,以對應聘者進行考核為由,讓他們開發軟件,之後又找借口炒他們魷魚。這樣,驕陽公司不拔一毛便獲取瞭豐厚的利潤。
  
  莫道成憤怒瞭,要去找吳義算賬,卻被蕭虹攔住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