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燈會謎案

  茫茫人海中,我們每天都會和無數的人擦肩而過。你能記住那些和你隻有一面之緣的人嗎?這實在是一件有難度的事。但有這麼一個奇人,他擁有超級驚人的記憶力,能夠牢牢記住見過的每一張臉龐,過目不忘!
  
  1。兒子失蹤
  
  鑫城這地方不大,過年的時候,鑫城燈會是遠近居民最喜歡、最熱鬧的地方。
  
  大年初一的晚上,楚欣帶三歲的兒子康康去逛燈會,精致的造型、會發出聲音、做出簡單動作的各種花燈讓康康驚奇不已。
  
  康康被一個巨型河蚌造型的燈吸引瞭,河蚌的兩個殼一張一合,還發出悅耳的音樂,康康看得目不轉睛。楚欣笑著轉過身,用手機拍瞭些照片,等她拍完轉回來一看,發現兒子不見瞭!
  
  楚欣急瞭,大喊:“康康……康康……”可在人來人往、熱鬧至極的燈會上,她的聲音很快淹沒在嘈雜中。
  
  楚欣抓狂地尋找著兒子,見個孩子路過就攔下仔細看,可找遍附近,也不見兒子的身影。楚欣瘋瞭一般,把綿延三公裡的燈會現場來來回回找瞭個遍,直到人們漸漸散去,寒風襲來,楚欣才意識到,她兒子真的丟瞭。
  
  楚欣一下癱倒在地,“哇”的一聲哭瞭起來,顫抖著打瞭報警電話。
  
  楚欣很快被帶到瞭公安局,警察認真聽她的描述,把楚欣所說的記瞭下來,並把她兒子的照片也保存瞭,聲稱他們一定會全力幫她找到兒子。
  
  楚欣急不可耐,有些失控,問:“什麼時候能把我兒子找回來?”警察有些無奈,委婉地勸她回去,有孩子的下落警方肯定會及時聯系她。楚欣失魂落魄地走瞭。
  
  楚欣成瞭祥林嫂,見人就哭訴她孩子丟瞭的事。好友陳珊珊都快被她哭訴得崩潰瞭,可又不忍看到她整天神神叨叨的樣子。
  
  陳珊珊有一個朋友叫林晨,是個刑警,於是她把這事告訴楚欣,讓她出來和林晨吃個飯,看有沒有好點的建議能幫到楚欣。
  
  楚欣不想放過任何一個機會,迫不及待地答應瞭。陳珊珊把林晨約瞭出來,三人在一傢茶樓會面瞭。
  
  陳珊珊簡單地和林晨講述瞭事情經過,林晨聽著聽著,臉色突然變得很奇怪,幾次欲言又止。等陳珊珊講完,林晨對這件事卻沒有一句表態,推脫他有事,想先走瞭。
  
  陳珊珊有些憤怒,這也太沒誠意瞭!她憤怒地質問林晨,自己隻是想問問有沒有特別點的辦法,幫楚欣把孩子找回來,可人傢話才說完,他就想走人,這算什麼?
  
  林晨猶豫瞭一下,想瞭半天,終於開口瞭。林晨解釋,他開始之所以驚訝,不是因為楚欣的孩子失蹤瞭,中國那麼大,走失的人口太多,就是報瞭案,基本上也難找回來。林晨感到吃驚則是因為,楚欣的孩子是在鑫城燈會上走失的。
  
  陳珊珊比楚欣還急,追問:“這和鑫城燈會有什麼關系?”
  
  林晨說,其實,他們局裡手上積累的案子,起碼有五起兒童失蹤案,都發生在鑫城燈會。說到這,陳珊珊和楚欣都忍不住“啊”的一聲叫瞭起來。
  
  楚欣忍不住又像祥林嫂一樣說開瞭:“早知道這樣,我一定不會帶他去看燈會……”
  
  陳珊珊怕她情緒失控,林晨見狀也不說瞭,楚欣這才控制住瞭自己的情緒。
  
  林晨解釋道,他們局當時把這幾起燈會上的兒童失蹤案存檔後,他無意中從一個老同事那裡知道,不光鑫城,省內好幾個小城的燈會上,都發生過兒童失蹤案,而且這些案子不是最近才發生的,可以說,持續瞭近三十年……
  
  一席話,讓陳珊珊和楚欣震驚不已。
  
  林晨繼續說,可能因為燈會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場合,燈會的舉行往往都是晚上,而且人多熱鬧,孩子走失或被拐走,當時很難被發現,加上人多嘈雜,哪怕孩子有哭鬧,也難聽到或被發現。
  
  詭異的是,這些燈會上發生的兒童失蹤案件,一起都沒有破獲過。局裡也從未對外公佈過詳情。
  
  楚欣已經淚流滿面,問:“那我的兒子永遠找不回來瞭?”
  
  林晨安慰她,燈會失蹤案一直是局裡重視的重點案件,奇怪的就是,近幾年有瞭視頻監控,還是無法發現失蹤的兒童是怎麼被人販子拐走的。
  
  林晨說:“不過……或許你們可以試試另一個辦法!”
  
  陳珊珊問:“什麼辦法?”
  
  林晨說:“我知道民間有些組織,在幫一些人找回丟失的孩子,效果不知道如何,但你們不妨試試。其中有一個人,聽說很厲害,經他手裡找回來的孩子,就有三個……”
  
  陳珊珊說:“才三個?”
  
  林晨不以為然:“你以為三個少瞭?已經很不容易瞭!不過,那個人好像有點不同尋常,聽說,他擁有特殊的方法……”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