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桃林塢遺案

  一、案起捉奸現行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70年代末。

這天上午,剛剛到任不久的大王莊鄉派出所所長李占川正在值班,突然接到報案,說柳木春村有一個人被打得滿身是血,倒在路邊不省人事。李占川接報後立刻帶人趕往出事地點。

這裡已圍瞭不少看熱鬧的村民,正在指指點點說著什麼。李占川撥開人群,發現被打的這個人他認識,他是桃林塢村黨支部書記桂男娃!桂男娃怎麼倒在這裡?何人將他打成這個樣子?見桂男娃人事不省,李占川馬上吩咐速送鄉衛生院搶救,同時讓人馬上通知桂男娃的妻子桃花女。

正在這時,隻見一個滿臉殺氣的壯漢大步走來,高聲喊道:“哪位是李所長?桂男娃那個王八蛋是我打的!我沒一刀捅瞭他,讓他揀瞭個便宜!”

“噢?那你為什麼要打他?要知道打人是犯法的!”

“哼,犯法?犯法的是他!他……他趁著老子不在傢……”壯漢吞吞吐吐,滿臉憋得通紅。從他的表情中,李占川已經明白瞭八九。為瞭弄清事實真相,李占川隨壯漢去瞭他傢。

壯漢叫王二愣,以前是個殺豬的,如今做著販牛的生意。他的妻子名叫王鳳玲,雖已三十出頭,仍是風姿綽約。這天王二愣提前回傢,將妻子與桂男娃堵在瞭床上。王二愣當即抄瞭根棍子,把二人好一頓痛打!他仍不解恨,又掏出隨身攜帶的刀子,照著桂男娃的下身和大腿就捅瞭兩下子。桂男娃疼得滿地亂滾,殺豬般地哀叫,乞求王二愣饒瞭他,他願賠償1萬塊錢。王二愣讓他寫瞭字據,將他打出傢門。

打走桂男娃後,王二愣仍餘怒不消,又揪住王鳳玲,讓她說出是怎麼和桂男娃勾搭上的。王鳳玲此時已渾身是傷,哭成淚人一般。見丈夫問及此事,觸及傷心處,她便毫無隱瞞地傾吐瞭滿腔的苦水……她把10年前自傢的遭遇來瞭個竹筒倒豆子,直聽得王二愣目瞪口呆。他本想狠狠懲罰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但此時他的心軟瞭,恨隻恨桂男娃這個仗勢欺人的王八蛋!

王鳳玲隻是啼哭,後經李占川反復做工作,王鳳玲這才把10年前傢中發生的不幸和桂男娃如何詐財逼奸的事說瞭出來……

10年前,正是“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時候,桂男娃靠造反起傢,時任桃林塢大隊民兵連長,大權在握。王鳳玲的父親名叫王萬發,是個被專政的地主分子。王萬發的父親曾做過一任縣長,傢有良田百畝,住著十幾間磚瓦房。土改中,房子充瞭公,土地分瞭人,王萬發被掃地出門。但傳言中,他仍有數根金條和一壇子銀元。運動起來後,桂男娃和另一個造反派頭子、時任大隊革委會主任的陶玉柱多次揪鬥他,逼他交出金條和銀元。但任他們怎麼毒打折磨,王萬發一口咬定“沒有”。

王萬發傢住村子西頭,3間土房沒有院墻,由於緊靠村邊,王傢養瞭不少雞。這天半夜時分,忽聽雞窩裡傳出雞的驚叫聲。王萬發一傢人正在睡覺,聽到雞叫急忙起來,兒子王龍、王虎最先跑出屋門,隻見一個人趴在雞窩上,一隻手伸向裡面。見有人偷雞,哥倆喝聲:“誰?”順手抄起一根棍子便打。打瞭兩下,但見偷雞賊一動都不動。哥倆感到很奇怪,一邊罵著一邊伸手來拽,偷雞賊還是一聲不吭。這時王萬發也出來瞭,見偷雞賊一聲不吭,頓時嚇出瞭一身冷汗。他以為偷雞賊讓兩個兒子給打死瞭。正在爺仨束手無策之際,隻見桂男娃不知從哪裡跑瞭過來,邊跑邊喊:“你們剛才喊什麼?捉住賊瞭沒有?”

爺仨見打死瞭人,原本就嚇得七魂出竅,這時候一見民兵連長桂男娃來瞭,頓時慌得不知如何是好。3個人嘴裡不由得“這、這……”瞭起來。

這時桂男娃說話瞭:“我剛接到公社通知,現在階級敵人活動猖獗,妄想破壞革命大好形勢。今晚我巡夜,不想還真有情況,快把這個破壞革命大好形勢的賊抓起來!”說著,動手就來抓地上的賊。桂男娃見偷雞賊一動不動,大吃一驚:“啊!怎麼,你們把人打死瞭?這……這可怎麼辦?”

王龍、王虎見被陰險毒辣的桂男娃撞上瞭,知道大事不好,急忙結結巴巴地向桂男娃述說剛才的經過,說他們哥倆隻打瞭兩下,怎麼就死瞭呢?人命關天,求他千萬別給說出去。

桂男娃“哼”瞭一聲:“那怎麼行!你們殺瞭人,就得償命!走,跟我到大隊走一趟!”

爺兒仨聽桂男娃說出這番話來,“撲通”一下跪在瞭地上,求他看在老鄰居的分兒上救他們一命,他提什麼條件都答應。

半晌,桂男娃這才說道:“你們先起來,有話屋裡說去!”

來到屋中,此時王鳳玲和她娘都已起來瞭。桂男娃拿眼瞟瞭一下衣扣不整的王鳳玲,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這件事後果你們很清楚!隻要我的嘴角子一歪歪,你們全傢就得有償命的,有坐牢的!”

“是、是……大、大兄弟,求你開恩,我、我願重謝你……”王萬發戰戰兢兢,一旁乞求著。桂男娃這才說道:“這件事我可以給你們保密,不過這個密不能白保,你得給我10根金條!”桂男娃獅子大開口,一下子說出一個嚇死人的數字。

“這……”王萬發一下子嘬瞭牙花子。桂男娃見王萬發不肯出血,“哼”瞭一聲,扭頭就要走。王萬發一把拽住瞭他:“大、大兄弟,不是我不願孝敬你,我……實在是沒、沒那麼多啊……”

說著,他老淚橫流。“我、我給、我全給你……”邊說邊來到外屋,讓兩個兒子挪開水缸,自己俯下身子挖起來。他掀開一塊石板,哆哆嗦嗦捧出一個濕漉漉的瓷壇子來:“大兄弟,這裡面有兩根金條、200塊大洋,是我祖上留下來的傳傢之物。當初我曾對先人發過誓,不到萬不得已,絕不開啟……你都拿去吧,隻求你看在這些黃白之物的情分上,給我們全傢留一條活路……”

桂男娃雙手接瞭壇子,說道:“這事兒咱就到此為止瞭,隻有天知地知。你們準備兩把鍁,快跟我到西窪把死人埋瞭!”說完,捧起瓷壇,率先出瞭王傢門……

李占川聽完王鳳玲的訴說,心中著實吃驚不小。鬧瞭半天,這樁奸情案背後還隱藏著一樁人命大案呢!他不敢怠慢,立刻又趕到王鳳玲的娘傢桃林塢找王萬發父子瞭解情況。王萬發見那樁陳年舊案翻瞭出來,嚇得夠嗆。但現在畢竟不是那個年代瞭,王萬發看看事已至此,就把當時的情況講瞭出來。兩個兒子也說瞭當時的情況,同時提出瞭多年來一直存在心中解不開的疑團:當時他們聽到有人偷雞,屋中一喊叫,按說偷雞賊就會跑的,他為什麼不跑,還趴在雞窩那裡不動?再說,一個年輕輕的小夥子,哪有兩棍子就被打死的?打的又不是腦袋,這人肯定是早已死瞭的。這是其一。其二,王龍背死屍與桂男娃去掩埋時,他已看清死者是陶玉柱。陶玉柱是當時的大隊革委會主任,大權在握,送禮的有的是,何苦深更半夜來他傢偷雞?顯然是有人弄的假現場來暗算他傢……回想當時那麼快桂男娃就出現在現場,又詐去自傢祖傳財寶,更使王傢人斷定桂男娃與陶玉柱的死有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