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幸運珠

  一

唐興市的機關大院是個藏龍臥虎之地,不但有幾百名幹部集中在此辦公,大院裡還住著不少領導。這些年唐興政通人和、經濟繁榮,大院裡也難免刮起“時尚風”,飾物方面有早先的金項鏈到近年的手鏈腳鏈,衣著方面有拖地長裙和超短裙,還有的年輕姑娘把頭發染成金色、黃色,衣服短得露出肚臍,五花八門,招搖過市。市領導雖然未對這些“時尚”表過態,但總覺得有違艱苦樸素的革命傳統。看不順眼,又不便講,隻好當作生活小事,不說也罷。

今年大院中興起瞭戴手鏈之風,手鏈用翡翠、瑪瑙、寶石、貴金屬珠、佛珠等穿成,戴在手上熠熠生輝,說叫幸運珠。這幸運珠也有講究,是要婆婆送的,母親和丈夫送都不行,否則幸運要打折扣。究其因由,都說程秋月副市長手上戴瞭一串幸運珠,她因此從副處一下子越級提為副廳。這當然不是她被提拔的真正原因,但在一些“長舌女人”口中卻傳得繪聲繪色。

程秋月原是市婦聯副主任,丈夫楊威是位航天專傢,長期在大漠中的基地工作,聚少離多,兒子在杭州上大學,她和婆婆許春花共同生活。原先婆婆孤身一人在北郊天峰山區老傢生活,三年前為瞭撲滅林場大火,奮不顧身,被大樹砸傷,一時動彈不得。秋月怕丈夫分心,決定暫不告訴他,自己接婆婆到市醫院治療,將近半年時間背上背下、服藥打針、換衣洗身都是她一人忙碌,沒有讓林場為難。秋月為此花瞭5萬元醫藥費不算,還累瘦瞭十幾斤。不久上級林業部門查清火災真相,對許春花等因撲滅山火受傷的村民慰問表彰,發給她榮譽證書和醫療費及獎金8萬元,每月還給她800元生活補貼。這讓許春花十分滿意,程秋月更是非常感謝。她多次表示,婆婆上山滅火是一個公民應盡的職責,婆婆受傷自己出錢治療也承受得起,不必增加國傢負擔,要把錢退回去。這令許多領導和群眾十分感動,都說程秋月是個好幹部,大公無私,道德高尚。

許春花出院後,行動不方便,程秋月處處細心服侍。一天傍晚,她扶婆婆在小區花園中散步,婆婆說:“秋月,我的身體已基本恢復正常,你工作又那麼忙,我打算回天峰去,在老傢有鄉親們關照,我身體復原會更快些。不過有一件事我要與你商量,上級發給我的醫療費和獎金,我想拿給村裡搞康莊工程修橋鋪路。天峰山區世世代代沒有水泥路,建瞭水泥路,村裡鄉親出行可就方便瞭……”秋月聽瞭高興地說:“媽您想得很周到,我完全贊同。我們捐資修路,除瞭那8萬,再加兩萬湊個10萬整數,我這兩萬是楊威搞航天課題得來的獎金,一並用上更有意義。下次我送您回天峰,把錢帶上就是。”春花摸摸秋月的手,動情地說:“你真是個好媳婦,媽很滿意。今天晚上你就打個電話給楊威,把我們捐資修路的事告訴他,讓他也高興高興。不過對周圍的人我們不必張揚,把鈔票交給村幹部就好。”

半年後天峰村水泥公路修通瞭,村邊一座10米長的水泥橋也建好竣工。這時省裡一位老領導為調查山區發展情況來到天峰村,村幹部向他匯報瞭許春花救火受傷、婆媳出資修路的事。這位老領導大為感動,說這對婆媳義薄雲天,應該很好地宣傳一下。他問村主任這橋叫什麼名字,村主任說還沒有名字。老領導說:“我想叫天峰橋太一般,叫婆媳橋倒有紀念意義,但這10萬元裡還有楊威同志的一份心意,也是絕對不能忘記的。你們看這橋名是不是就叫‘三賢橋’?”大傢聽瞭連聲贊同。老領導又說:“你馬上陪我去拜訪許春花,我要見見她並征求她對發展山區經濟的意見。”結果那天程秋月也剛好回傢看婆婆,大傢一見如故,老領導呷著香茶,興致勃勃談瞭許多。說到橋名,程秋月說:“說我們‘三賢’實在不敢當,那些事都是我們應當做的。像您這樣德高望重的老領導才稱得上賢者,我們這些晚輩隻有朝這個目標努力。我想橋名是否叫‘興天橋’,我希望天峰公路修成後,天峰山區經濟大發展,年年興旺發達!”程秋月的話讓老領導十分滿意,一旁的村主任、春花等鄉親都一致稱好。老領導乘興叫人拿來紙筆,寫下“興天橋”三個大字,村主任馬上安排人把這三個字刻到橋頭上。

三個月後,唐興市換屆選舉,經代表提名和上級考察,程秋月德才兼備,破格當選為常務副市長,分管人事、財政等工作。有人說秋月官運好,碰到瞭一位省裡的老領導,全靠他提攜。老領導聽說後發話:“我從未向人推薦過程秋月,寫過橋名倒是事實。民心所向,當副市長哪是一個老頭所能包辦的,哈哈!”

程秋月當上副市長,天天上班早,下班晚,連雙休日也不休息,總覺得工作太多,水平不夠,不學習不行。一個星期天她回天峰看婆婆,婆婆說:“今年是鼠年,聽人說城裡女人風行戴什麼幸運珠,還說是要婆婆送才靈驗。我這個鄉下老太婆沒有黃金寶石,珠子倒有一串,是用紅絲線穿成的12顆珍珠。雖說不值幾個錢,但這是我對你的祝福和期待。你當市長也要註意形象,戴上它會讓你感到漂亮,更重要的是你的心要像珍珠一樣一塵不染,清白做人,為我們楊傢和全村人爭光。”秋月說:“媽,您的心願就是我的目標,我一定把這串幸運珠戴上,天天看到它,就會想起您的教導。”

秋月上任不久,一個星期天她正在傢裡搞衛生,外甥女常嬌嬌上門瞭。嬌嬌是秋月的姐姐冬月的女兒,剛從大學建築工程系畢業,參加過幾次人才招聘會。許多建築設計和施工單位都要男生,對女生哪怕工資少500、1000元也不願要,怕她們吃不瞭苦難以勝任。這樣她隻好從省城回到唐興,想給自己找份合適的工作。上個月唐興市著名的房地產開發公司——大發公司公開招聘建築專業畢業生,並特別註明隻招20~25歲之間、身高1。65米以上的未婚姑娘,男性一概謝絕。這種出乎尋常的廣告頗吸引人,報名者大約有二十來人。初試隻是由一位主管面談,幾位粉臉紅唇、相貌較好的姑娘均在入選之列,嬌嬌也在其中。第二天筆試,沒有什麼考題,隻發瞭一張社會關系表,要求應聘者寫明自己主要親屬在黨政機關的官銜級別。嬌嬌一看十分意外,她想這與招聘有何相幹?為什麼要填這種表?她問那位主管,主管說這是本公司的需要。嬌嬌隻好拿起筆來填寫,本想把小姨程秋月是市婦聯副主任、副處級寫上去,但她又想到小姨做事歷來認真,從不希望她在別人面前用小姨的官職來炫耀,加上其他親屬都沒有當官的,所以嬌嬌這張表就交瞭“白卷”。主管看後當場告訴她,本公司不擬錄用,請她另謀高就。嬌嬌聽瞭無可奈何,悻悻而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