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意難逃

  一、去留兩難
  
  七月的深圳,像個火爐似的,熱得讓人受不瞭。
  
  傍晚,劉其寶早早地洗瞭個澡,便穿戴整齊,準備去街上一傢新開的發廊搶個鮮。正當他站在鏡子前用梳子撥拉著稀疏的幾根頭發時,劉其貴來瞭。
  
  劉其貴是劉其寶的堂弟,原在湖南老傢的一傢小國企當總務科長。後來企業倒閉,在傢裡折騰瞭幾次小生意失敗後,便來到深圳,投奔瞭他的堂兄劉其寶。而劉其寶此時已不再是以前那個不三不四的小混混,而是手下有瞭三十多號兄弟,日子過得蠻滋潤的小包工頭瞭。
  
  劉其寶看到昔日在老傢風光無限的劉其貴向他求助,立馬腰桿子直瞭,氣也比平日粗瞭許多。他介紹劉其貴到和他有業務往來的洪星飼料有限公司做瞭業務員。劉其貴也算爭氣,頭三腳踢得還挺順,半年下來,給洪星做瞭幾單不大不小的生意。洪星的老板廖志揚一高興,又讓劉其貴在老傢同樣下崗的老婆楊素娥也進瞭洪星公司。小兩口在廠外租瞭間房,有滋有味地在特區過起瞭小日子。
  
  劉其貴雖然穩住瞭腳跟,但初來乍到,有個什麼事還得靠堂兄罩著。很會來事的他時不時到劉其寶這串串門,並有意無意地逢人便說,他有今天,完全是靠瞭堂兄。這多多少少讓一向虛榮的劉其寶有瞭點成就感。
  
  可這回,劉其寶發現堂弟一臉沮喪,好像不是來串門的,便斜瞭他一眼:“怎麼啦?掛著個臉,晚上一起去新開的春夢發廊輕松一下,聽說裡面來瞭一幫東北小姐。”
  
  劉其貴陰著臉說:“哪有這門心思,出大事瞭!”劉其寶放下梳子問:“怎麼瞭?”等他聽完劉其貴的話後,才慢慢弄清楚是怎樣一檔子事。
  
  半個月前,在深圳的一次展銷會上,劉其貴認識瞭一個河南駐馬店名叫楊成的客戶,他是一傢大種豬場的采購經理。劉其貴看到他的名片,就想方設法和他套起近乎來,又是請吃飯,又是洗桑拿,兩人很快成瞭好朋友。姓楊的回單位後,立馬很夠義氣地給劉其貴下瞭20萬元的訂單。劉其貴發完貨後不放心,又考慮到長期合作的問題,便親自跑瞭一趟駐馬店。楊成同樣請劉其貴在大酒店吃飯、桑拿,末瞭給他開瞭一張20萬元的支票,同時又“公事公辦”地向劉要瞭3萬元的回扣。看到人傢那直來直去的豪爽勁,劉其貴覺得倒是自己小心眼瞭。可是他回到深圳後才發現楊成給他的是一張假支票。
  
  被騙瞭二十多萬,洪星公司老板廖志揚發火瞭。按照入職的約定,爛賬業務員要承擔一半,這下劉其貴要賠上十多萬。雖然洪星公司答應可以分月“按揭”,但劉其貴覺得再做下去沒什麼勁瞭,便想偷偷和老婆一走瞭之,這次他來就是向劉其寶打個招呼的。
  
  一聽劉其貴出瞭事想溜,劉其寶想去泡妞的心思一下子全沒瞭。他幾乎是吼著對劉其貴說:“走,你走瞭我怎麼辦?你忘瞭入職時是我擔保的,你這一走,我在洪星的幾十萬工程款還怎麼結算?廖志揚做生意是圈子裡有名的奸,他怎會當這個冤大頭?”
  
  劉其貴低著頭一聲不吭,劉其寶緩和瞭一下口氣,說:“做生意有虧就有賺,在外面不像在老傢,你要多長個心眼。賠瞭沒問題,順的話,以後幾單就賺回來瞭。你現在拔腿跑,不但脫不瞭幹系,更何況依你兩口子目前的情況,一時半會到哪找這樣的工作?”
  
  說得劉其貴往地下一蹲,抱著頭嘆瞭口氣:“這要賠到啥時候才是個盡頭啊?”
  
  二、飛來橫禍
  
  隔瞭幾天,劉其寶裝著什麼事也不知道,來洪星公司結算他那筆工程款。果然公司老板廖志揚告訴他:他堂弟劉其貴因為個人原因被騙貨騙款,按公司的銷售制度規定,他個人必須承擔全部款項的一半。考慮到他的實際經濟情況,公司決定分期從他兩口子的工資上扣,直到扣完為止。在款項沒有完全扣回之前,劉其寶的工程款暫時凍結。
  
  劉其寶說瞭半天,見廖志揚沒有一點通融的餘地,就把劉其貴叫到外面,又沒頭沒腦地狠狠數落瞭一通。
  
  幾天後,劉其寶接到劉其貴的電話,說過兩天是他老爸的祭日,他想回老傢一趟。這次被騙,一方面是自己放松瞭警惕,另一方面可能和長時間沒去給老爸上墳有關。所以這次回去,他要多放些爆竹,多燒些紙錢,求老爸在天之靈保佑他。劉其寶聽瞭,氣不打一處來,但他知道劉其貴一向迷信這些,就說:“你回去散散心也好,早去早回!”末瞭,他沒忘瞭告誡一聲:“你別犯糊塗不來瞭。”劉其貴爽快地應瞭聲:“兄弟,我不是那樣的人,我總不能坑你吧!”
  
  劉其貴最後在電話中讓劉其寶開車送他去火車站一下。劉其寶正忙,就讓包工隊裡會開車的小張開著他半新的桑塔納去送劉其貴。
  
  誰知,第二天中午,劉其寶正在午睡,電話響瞭,一接,居然是劉其貴的老婆楊素娥。她泣不成聲,說瞭半天,劉其寶才聽明白,原來是劉其貴出事瞭。他坐的大巴車沒出韶關就在高速公路上和一輛載重貨車追尾,現在交警部門通知傢裡人前去處理,具體情況沒說,隻是說死傷瞭不少人。劉其寶一聽,不對呀,劉其貴是坐火車回去的,會不會弄錯?他趕緊找來小張一問,小張說當時是去瞭火車站,可是火車站沒票瞭,劉其貴急著回去,小張就將他送到瞭長途汽車站。劉其寶罵瞭一聲:“急著奔死!”就連忙和楊素娥及洪星公司派的一個處理此事的工作人員趕往韶關。
  
  到瞭出事地點,幾個人的心都懸在瞭嗓子眼。盡管經過交警部門的前期處理,現場的慘烈還是讓人觸目驚心:大巴車前半部分撞在大貨車屁股上,癟得不成樣子。大貨車的頭已經沖出瞭隔離帶,呈半傾斜狀態,車上裝的沙石有一半傾倒在路面上。地面上到處血跡斑斑,從車底下流出的血已經變成深褐色。乘客的行李和零星物品更是四處拋灑,一片狼藉。當地公安、交通、民政等相關部門正在緊急處理此事,事故中共死亡26人,重傷18人,隻有幾個人幸免於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