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兇猛的寶馬車

  一

韓曉松吃完午飯,把碗往水槽裡一扔,推起靠在墻頭的破“銀鳥”,就吱咕吱咕地往學校裡跑。這銀鳥牌自行車跟他跑瞭好幾年,落下瞭全身傷痛似的,一踩就吱咕吱咕地呻吟。韓曉松也關照不上它瞭,下狠力地踩著,隻想早點跑到學校。

前天開學瞭,正好新教學樓落成,本來學生可以坐在寬敞明亮的教室裡上課,但縣裡的撥款沒有下來,學校還欠瞭包工頭白華祥50萬塊錢工程款。白華祥氣沖沖地把教學樓的門鎖上瞭,把學生們擋在教室門外。看著白華祥和他三四個手下人高馬大、一副蠻不講理的樣子,賴校長、韓曉松還有阮美莉三個老師束手無策,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瞭。他們隻好把教室外面的空地當作臨時教室,學生搬來一些石頭斷磚坐著,有的幹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就這樣開始上課瞭。韓曉松教的是一、二年級的二十幾個學生,一些學生來自幾公裡外的小山村,中午自帶幹糧在學校吃午餐,他怕這些學生因為進不瞭教室而到處亂跑,所以急著要趕到學校。

正午的陽光照著土路,這是條田埂路演變過來的村道,多彎而又坑坑窪窪。韓曉松蹬得氣喘籲籲的,滿頭冒出豆大的汗粒。這時,前面駛來一部白色小車,揚起瞭一片塵土。他認出那正是包工頭白華祥的寶馬車,雖說是來路不明的舊車,卻是比書記鄉長的坐騎還要高級,時常在鄉間土路上耀武揚威地竄上竄下。

寶馬車橫行霸道地直沖過來,韓曉松慌忙避讓到路邊,但是路太窄瞭,沒有減速的寶馬車從他身邊呼嘯而過,像是一頭莽撞的兇猛野獸。韓曉松身子晃瞭一下,把握不住車把,連人帶車跌落到路下的菜地裡。砰的一聲悶響,韓曉松四仰八叉躺在地上,銀鳥車散架一樣壓著他的腿。他想,今天真倒黴呀。他摸瞭一下臉,還好,眼鏡還在眼睛上面,便用手撐著地坐瞭起來。

一輛摩托車開瞭過來,那車手是鄉醫院的邱文科院長,他見狀喊瞭一聲:“哎,曉松,你被寶馬車撞倒瞭?”他連忙下車,跳到菜地裡,把韓曉松扶瞭起來。

“沒撞到,怪我不小心。”韓曉松忍著痛說。

邱文科驚乍地說:“我在寶馬車後面,明明看到它把你撞倒的。這田埂路至少有半米高,從上面摔下來,這可不得瞭呀,快,我送你到醫院檢查一下。”

韓曉松咽瞭口氣說:“沒事,不用瞭,我要到學校……”

“怎麼不用瞭?你這一摔,要是腦震蕩、顱內出血怎麼辦?”邱文科著急地說,“走,我送你到醫院!”

韓曉松很感激邱文科的好意,他覺得這一摔並沒什麼瞭不起,邱院長未免有些小題大做瞭。但是邱院長硬是把他推到瞭摩托車後座,用命令式的口吻說:“你坐好,我送你去檢查,回頭再找白華祥的寶馬算賬!”

看著躺在地裡的銀鳥車,韓曉松隻是嘟噥瞭一聲,像小學生一樣乖乖地被邱文科送到瞭醫院。邱文科親自帶著韓曉松做瞭檢查,X光、腦電圖,這是鄉醫院所能做的最高級檢查瞭,還給他碰傷的大腿塗瞭紅藥水。

“沒事瞭吧,我要趕回去瞭,新教室被白華祥鎖住,學生全在外面不安全……”韓曉松憂慮地說。

邱文科皺著眉頭,心裡狠狠地說著三個字:白華祥!檢查結果出來瞭,均未發現任何異常情況。但是他把報告單扔進瞭抽屜裡,像是很沉痛地嘆瞭一聲,轉頭對韓曉松說:“看來有些麻煩瞭,你要住院觀察。”

“住院?”韓曉松愣住瞭。

邱文科劈頭蓋臉地說:“不住院怎麼找白華祥算賬?這姓白的壞得流膿,這回要讓他出點血才行!”

說起來,邱文科和白華祥有過節。當年邱文科剛從大學畢業分配到鄉醫院,看中瞭白華祥當護士的妹妹,才跟她有過一次約會,就被白華祥拆散瞭。白華樣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當眾呵斥他:“你是什麼東西,也不撒泡尿照一照?想娶我妹,做夢去吧。下回看到你找她,我就叫人打斷你的腿!”

不久,白華祥通過關系把他妹妹調到城裡並改瞭行,那薄情的姑娘很快就嫁給瞭建行行長的弟弟。一想起這難堪的往事,邱文科就對白華祥恨得牙癢癢的,今天他覺得機會來瞭,可以借韓曉松的事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邱文科不由分說就把韓曉松拉進一間空病房,板著臉說:“要是落下什麼後遺癥,誰對你負責?你就給我住下來!”

“我、我……”韓曉松咧著嘴噓著氣說,“可你也不用把我當小孩呀,把我的手都捏痛瞭。”

邱文科這才發現自己幾乎是把韓曉松拎進來的,這也怪不得,曉松太瘦瞭。他不好意思地笑瞭一笑說:“你躺下來休息,我去給你辦手續。”

邱文科剛剛走出病房,就看見曉松的父親韓天明和賴校長神色慌張地小跑而來。賴校長手上牽著韓曉松摔歪瞭車把的銀鳥,一見邱文科便問:“邱院長,韓老師呢?要不要緊呀?”他們跑瞭上來,一人拉著邱文科的一隻手,急切地詢問:“怎麼樣?要緊嗎?”邱文科故意沉下臉來,緩緩地說:“情況不容樂觀,需要住院觀察。”

“啊!”韓天明猛吃一驚,就往病房跑去。賴校長也想過去,邱文科攔住他說:“是白華祥的寶馬把他撞到菜地去的。”

“白華祥?”賴校長倒抽瞭一口氣,把銀鳥車靠在墻上,氣鼓鼓地說,“這個為富不仁的包工頭!”他想起新教學樓的門被他鎖上,學生們隻能在空地裡露天上課,這事情還不知怎麼解決呢?現在好瞭,他又開著寶馬把韓老師撞進醫院裡瞭,這可不是小事啊!賴校長又生氣又焦急,茫無頭緒地踱著步,說:“這個姓白的,太可惡瞭!”

前兩天,白華祥以欠款為由,將新教學樓的大門鎖上瞭,賴校長找他,他避而不見,電話也不接。賴校長隻好到鄉裡找領導,可是謝書記和胡鄉長出差瞭,在傢的副書記、副鄉長們都說這事太棘手瞭,他們做不瞭主。賴校長知道白華祥平日裡經常請這幫領導吃吃喝喝的,關系很不一般。當他灰頭土臉地走出鄉政府大院時,白華祥正好開著寶馬車來到大門口,他搖下車窗對賴校長說:“你最好到縣裡找縣長要錢,要到錢再來見我。”賴校長一愣一愣的,恨不得撿塊石頭砸爛他的寶馬。昨天賴校長打電話找到在市報當記者的老同學,請他來曝光一下,可是人傢聽他說完,嘆瞭一聲說:“這不好辦呀,包工頭鎖門肯定不對,但他要工程款也是正當的……”賴校長一聽心就冷瞭。

這時賴校長想瞭想,還是掏出小靈通撥通瞭白華祥的手機,過瞭很久對方才接起電話,尖著嗓子說:“你是不是要到錢瞭?沒錢就什麼也別說。”賴校長沉住瞭氣,說:“現在我找你是比錢更大的事,你知不知道寶馬撞人瞭?你把韓老師撞到瞭田埂路下,你知不知道?現在韓老師在醫院搶救,你知不知道?”

“別來唬我,我的寶馬根本沒碰到他一根毛。”白華祥在電話裡大聲地辯解。

“要是你沒撞到他,他現在需要躺在醫院裡嗎?反正,你麻煩大瞭。”賴校長說著,把電話掛斷瞭。

邱文科辦好住院手續,帶著賴校長進瞭韓曉松的病房。韓曉松一見賴校長,連忙說:“其實,沒什麼事……”

“怎麼沒事?”賴校長嚴肅地說,“我已經正式通知白華祥瞭,看他露不露面!”

“賴校長,學生能進新教室上課才是大事,我沒什麼。”韓曉松誠懇地說。

賴校長腦子一轉,也許,借助韓老師被撞的事能夠化解新教室被鎖的危機呢,所謂壞事變好事,說的就是這回事。他安慰瞭韓曉松幾句,讓他安心住院好好治療,自己匆匆趕回瞭學校。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