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青春有愛

  寧一飛是個19歲的男孩,這個年齡的年輕人有大把的青春可供揮霍。這天夜裡,他和一群夥伴玩到深夜10點多才各自回傢。他抄近道快步往傢趕,路過一條狹長的胡同,很遠才有一盞路燈,昏暗的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老長。正走著,迎面匆匆走過來一個人,他正想往邊上躲一點讓這人過去,不料這人卻迎著他走過來,一把拉住他的手,聲音急促地說:“你怎麼才來接我呀!”
  
  這是個女青年的聲音,寧一飛意識到她認錯人瞭,正想解釋,那人卻將他的手握得更緊瞭,並湊到他耳邊聲音發顫地小聲說:“有壞人在跟著我,我害怕!”
  
  寧一飛一愣,明白瞭。往前面一看,果然見十幾米外有個黑影,見女青年停下那黑影也停下瞭。寧一飛頓時湧出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情,迎著那黑影走過去大聲問:“你是誰?要幹什麼?”那黑影沒回答,轉身拔腿就跑。寧一飛要追,那女青年喊住他,他隻好回來。
  
  那女青年看來嚇得夠嗆,撫著胸口直喘粗氣,寧一飛自告奮勇要送她走出胡同。
  
  來到街上,這裡路燈明亮,行人不斷,安全多瞭。燈光下,寧一飛這才看清女青年的臉,沒想到竟然是她,他不由得心跳加速。
  
  這女青年是一傢商廈的售貨員,寧一飛之所以對她印象這樣深,因為她是寧一飛的暗戀對象!
  
  幾個月前寧一飛在商場中偶然見到她,就被她清純的容貌、脫俗的氣質迷住瞭。她正是寧一飛喜歡的女孩類型。從此寧一飛的腦中就經常被她占據,並好多次在夢中見到她。寧一飛不可救藥地陷入單戀,他經常特意跑到商廈裡,就是為瞭偷偷地看看她,甚至用手機悄悄拍下她的身影,寂寞的時候就拿出來偷偷欣賞一番。
  
  “真謝謝你!”女青年對寧一飛連連稱謝,把寧一飛的思緒拉瞭回來。“沒……沒什麼,我叫寧一飛,以後有什麼事盡管叫我,我一定幫忙!”他忙不迭地說,還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她。
  
  “我叫凌燦。”女青年見他這樣熱心,也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瞭他。兩人互相記下,約定有機會再聯系。
  
  寧一飛送凌燦坐上公交車,車開走後他興奮得一蹦老高,說不出有多高興。
  
  寧一飛無意間結識瞭自己暗戀的“夢中情人”,激動得一夜沒睡,滿腦子都是凌燦的影子。第二天早上,他就跑到商廈去見凌燦。凌燦剛上班,沒時間和他閑聊,就告訴他下班後約他吃飯。寧一飛高興地答應下來,這才戀戀不舍地走瞭。這一天他都情緒高漲,總忍不住咧嘴笑。
  
  下午終於盼來凌燦的電話讓他到一傢飯店,她在那裡等他。寧一飛趕緊坐出租車過去,找到約定的雅間,見凌燦正在裡面,可她身邊還坐著一個小夥子。
  
  凌燦見寧一飛來瞭,忙指著那小夥子對他介紹:“這是我男朋友東方翔。”
  
  寧一飛隻覺得腦袋“嗡”的一聲,好像一下子失去瞭意識,滿腔熱血頓時降到瞭冰點。東方翔熱情地沖他伸出手,感謝他幫瞭自己的女友。寧一飛恍恍惚惚點瞭點頭,隻覺得心裡發酸,面對熱情的凌燦和東方翔,他成瞭一個局促的客人。
  
  寧一飛見東方翔是個個子高大、相貌英俊的帥哥,與凌燦十分般配。他不停地在心中對自己說,這人才是凌燦的男朋友,自己隻是個局外人,情緒才漸漸地平靜下來。飯菜上來後,寧一飛吃著感覺索然無味,喉嚨裡一直有種苦澀的味道。
  
  凌燦極力讓寧一飛和東方翔多瞭解一下,說以後他們可以做朋友。寧一飛盡管心裡明白這是不可能的,但還是應付地和東方翔聊起各自感興趣的話題。
  
  東方翔在單位做宣傳工作,負責一個網站,他讓寧一飛有時間去看看。寧一飛接過他的名片,心裡在想,出瞭飯店就把名片撕掉。在他心中,已經把東方翔當作“勢不兩立”的情敵瞭。
  
  寧一飛的“初戀”就這樣沒有開始就結束瞭。他心情沮喪,好幾天都打不起精神來,每天克制自己不去想凌燦,但她還是經常出現在他夢中。
  
  這天朋友拉寧一飛出去散散心,正在街上走,路過一傢咖啡屋,突然他從臨街的玻璃窗中看到裡面一個人有點面熟。仔細一看,正是東方翔,正與一個女孩又說又笑,看起來很親熱。寧一飛心一動,停下看那女孩,卻不是凌燦,而是一個長發披肩的女孩。看他們的親昵勁,完全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寧一飛想,難道東方翔和凌燦分手瞭?他想馬上知道是不是這樣,於是打電話給凌燦,問她:“我看見東方翔瞭,你們倆……還好吧?”“好啊!”凌燦馬上說,“有機會我們請你一起再聚一聚吧!”從她輕松的語氣中可以斷定她和東方翔沒有分手。
  
  掛斷電話,寧一飛再看咖啡屋裡那兩人,越看越不對勁。他對朋友說自己有點事,讓朋友自己走瞭,他進瞭咖啡屋,徑直沖東方翔走過去。“東方先生好啊!”他開口問候瞭一句,就冷冷地盯著東方翔,東方翔一抬頭,臉上頓時閃過一絲驚慌的表情,有些尷尬地沖他點點頭:“好,好……”
  
  寧一飛從他的臉色變化中更覺出這裡面有問題,他索性一指那位披肩發女孩問:“這位是?”
  
  “她是佟雪兒。”東方翔趕緊回答。
  
  “是你妹妹嗎?”寧一飛沉著臉追問道,東方翔還沒開口,佟雪兒就說:“不,我是他女朋友。”
  
  寧一飛看看佟雪兒,見她大大的眼睛,非常漂亮,看來她也是受東方翔蒙騙不知內情,寧一飛沒理她,轉頭問東方翔:“是嗎?”
  
  東方翔很緊張,沉吟瞭一下才輕輕地點瞭點頭。寧一飛隻覺得火往上撞,盯著他問:“那凌……”他要問“那凌燦呢?”但還沒問出口,東方翔就一把抓住他的手,示意他別說出口。寧一飛一把甩開他的手,氣憤地說:“你真不是個東西!”
  
  “小寧,你不明白,回頭我再跟你解釋……”東方翔想把寧一飛推到一旁,但寧一飛揮手不讓他碰自己。兩人爭執間寧一飛怒氣沖天,揚起拳頭,他要為凌燦教訓教訓這個人面獸心的傢夥。
  
  一旁的佟雪兒見他們爭執起來,趕緊過來拉架,打紅瞭眼的寧一飛揮拳打向東方翔,沖過來的佟雪兒推開東方翔,寧一飛的拳頭打在瞭她肩頭上……
  
  佟雪兒被拳頭擊中,應聲倒在地上。“雪兒!”東方翔撲過去抱住佟雪兒大聲呼喚。怒氣沖沖的寧一飛緊握拳頭還在對他怒目相視,東方翔沖他大聲吼道:“你會害死她的!”說著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寧一飛不管他們,出門直奔凌燦工作的商廈,把自己和東方翔爭執的經過告訴凌燦。凌燦一聽大驚失色:“怎麼,你把佟雪兒打傷瞭?”
  
  “你認識那個女的?”寧一飛奇怪地問。凌燦著急地沒回答,趕緊打電話問東方翔,得知他已經帶佟雪兒去瞭醫院,她說自己趕緊過去。
  
  寧一飛百思不得其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他攔著凌燦追問,凌燦邊往醫院趕邊對他講起瞭這裡面的故事……
  
  東方翔和凌燦交往已經快兩年瞭,兩人感情很好。佟雪兒是東方翔主管網站的版主,他們是通過網絡認識的。因為商討網站的事就見瞭面,由於在同一個城市這很方便。沒想到第二天佟雪兒的母親就找到東方翔,告訴他,佟雪兒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因為傢裡條件所限錯過瞭最佳治療時間,醫生斷言她至多能活到25歲,而且要嚴格控制情緒不能過於激動,應避免戀愛。所以現在佟雪兒都20歲瞭一直沒有男朋友。昨天和東方翔見面後,佟雪兒對他一見鐘情,對媽媽不停地說兩人在一起時的情景,仿佛和東方翔在一起時的每時每刻都值得回味。媽媽從女兒神采飛揚的神情中看出她陷入瞭情網。本來這對於她這個年齡的花季女孩是再正常不過的瞭,可佟雪兒的身體卻不允許她陷入感情的漩渦。她對愛情投入得越多,最終受到的傷害也越大,註定結果是個悲劇。但是不讓她涉足愛情也是很殘酷的,因為隻有愛情才能讓她短暫的生命煥發光彩,這種情感經歷是其他任何經歷無法替代的。
  
  聽完雪兒媽媽流著淚的敘述,東方翔沉默瞭。他和凌燦兩情相悅、情深意篤,對佟雪兒隻不過是作為普通朋友來交往,沒料到她有這樣奇特的經歷。正好凌燦也在,她對佟雪兒的不幸深感同情,對雪兒媽媽說瞭自己的想法。她想讓東方翔作為男朋友和佟雪兒繼續“交往”下去,為她生命的最後歲月增添一道溫暖的陽光。“我們以後在一起的日子還很長,現在見面少些也沒什麼。”凌燦對東方翔說。見她都這樣說瞭,東方翔還怎麼好反對?雪兒媽媽激動得滿面熱淚,連聲感謝這對好心的情侶。
  
  就這樣,東方翔和佟雪兒就經常在一起,兩人像戀人一樣交往著。因為佟雪兒身體的原因,他們不像熱戀中的情人那樣卿卿我我。但隻要見到東方翔,佟雪兒就比什麼都高興,她和所有熱戀中的女孩一樣感覺自己被幸福包圍著。
  
  東方翔和凌燦這對真正的情侶則轉入瞭“地下”,減少瞭在一起的時間。東方翔絲毫不隱瞞和佟雪兒在一起時的細節,都對凌燦講,凌燦也完全信任他,兩人為瞭圓那個不幸女孩的戀愛夢,都無怨無悔地盡著自己的一份力。
  
  以前凌燦加班回傢晚瞭都是東方翔來接她送她,但現在隻能她自己回傢瞭。那天太晚瞭,在路過那條胡同時被壞人盯上,於是才發生瞭他和寧一飛結識的事。
  
  聽瞭凌燦的敘述,寧一飛才明白原來還有這樣一段隱情。他錯怪瞭東方翔,也為自己失手打傷佟雪兒懊悔不已。
  
  兩人來到醫院,得知佟雪兒經搶救後已被送到瞭病房。雪兒媽媽聽說寧一飛就是打她女兒的人,哭著對他不依不饒。這時病房裡的佟雪兒聽到外面的吵鬧,讓東方翔出來攔住媽媽,把寧一飛叫進來。
  
  寧一飛進瞭病房,見佟雪兒躺在病床上還在輸氧,他十分內疚,不知說什麼好。
  
  “她也來瞭嗎?”佟雪兒突然問東方翔。東方翔愣瞭一下,知道她問的是誰,冰雪聰明的佟雪兒已經明白瞭引起這場糾紛的原因。東方翔點點頭。
  
  佟雪兒讓東方翔把凌燦叫進來。她拉著凌燦的手說:“其實我早就知道,他心中另有一個人才是他的真愛。”
  
  佟雪兒說,她和東方翔的交往過程中,已經感覺到他隻是把自己當作好朋友,女孩的敏感讓她覺察出他隻是不想傷害她才和她來往著。“這就足夠瞭。我不能給他一個完整的將來,怎能對他奢求過多呢?”佟雪兒說,她認識東方翔以來,這些日子是她生命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每天和自己深愛的男人見上一面便感到幸福就在自己身邊。“能得到你們這樣無私的愛,我死而無憾。”
  
  一旁的寧一飛聽到這裡,不禁熱淚盈眶。原來佟雪兒和他一樣,也是對一個心中另有他人的戀人傾註瞭自己全部的愛,她愛得無怨無悔。相比起來他比佟雪兒幸運得多,他還有健康的身體,以後的路還很長。
  
  “不管我還能活多久,我都很滿足瞭。”佟雪兒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像自言自語,“我想以後可以這樣寫我的墓志銘:‘我來過,我愛過’……”
  
  凌燦和東方翔都眼含熱淚,他們被這個不幸但堅強的女孩感染瞭。寧一飛再也忍不住瞭,頓時淚流滿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