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人救歹徒

  李榛榛是廠裡公認的美人,想與她“白頭偕老”的大有人在。但是李榛榛把擇偶的圈子劃得很小,隻把她的河南老鄉納入視線。而在這個廠打工的老鄉並不多,篩來選去,最後隻剩下瞭侯敬敬和黃小六。
  
  侯敬敬會寫文章,還發表過幾篇故事,進廠不久就坐進瞭寫字樓,當瞭老總的秘書。這樣的優勢在老鄉中無人匹敵,追起李榛榛來應該是勢如破竹。可李榛榛卻不為所動,說:“醫傢有言: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而愛情則正好相反,一開始如春蠶吐絲慢慢來,才能防止以後的婚姻之山突然倒塌!”與侯敬敬相比,黃小六就慘瞭,他文化不高,又拙嘴笨舌,註定當不瞭白領。對於李榛榛,他基本上不敢存有非分之想,正如上學時課本上說的一句話:可遠觀而不可近褻也。黃小六雖也喜歡圍著李榛榛轉,目的卻是“保駕護航”,讓李榛榛事事順心。
  
  這一陣子,侯敬敬加快瞭追李榛榛的步伐,李榛榛早晚會成為侯敬敬的新娘的態勢已經很明顯瞭。黃小六暗自高興,李榛榛這樣的美女不能便宜外鄉人,讓侯敬敬娶瞭最合適。作為老鄉,黃小六已經在準備賀禮瞭。
  
  這一天,李榛榛走在下夜班的路上,突然被一個蒙面人從身後攔腰抱住,拖進路邊的小樹林。工廠與李榛榛的租房有一段距離,小樹林是上下班的必經之路,安然無恙地走瞭三年瞭,現在突遇不測,把李榛榛嚇得不輕。歹徒戴著面罩,五大三粗,那雙蟒蛇似的胳膊幾乎把李榛榛的柳腰箍斷瞭。但那歹徒卻遲遲無所作為,就那樣緊緊地箍著李榛榛的腰,呼哧呼哧喘大氣。李榛榛舍財保命:“大哥,下夜班的女工,身上真的沒有錢。就這部手機,你拿去玩吧?”
  
  歹徒的下巴在李榛榛的後腦勺上左右蹭瞭蹭,榛榛明白他是在搖頭。不為財,那就是為色瞭。女人的色就是女人的第二生命,她想奮力捍衛,可她知道那不過是以卵擊石,弄不好第一生命也沒瞭。因此,她隻能繼續哀求:“大哥,俺這幾天正來例假,身上可不幹凈!”
  
  歹徒的下巴又在李榛榛的後腦勺上蹭瞭蹭,李榛榛急瞭,腳踢手打的拼命掙紮:“大哥!你是想要俺的命?俺一個打工妹,命能值幾個錢?何況俺與誰都無仇無冤,你為啥要俺的命?俺跟你拼瞭,拼你個魚死網破!”
  
  “住口!”歹徒跺跺腳,在胳膊上用瞭力,箍得李榛榛幾乎出不來氣。
  
  李榛榛愣瞭一下,說:“既然你啥也不要,咋不放俺走?”一邊說,一邊就掰那兩隻扣在腰上的手。怎麼回事,這隻右手上多長瞭一根指頭?難道是他?突然,李榛榛揚手朝腦後甩瞭一巴掌,厲聲喝道:“黃小六,你想幹什麼?還不松手!”
  
  那雙手松開瞭,蒙在臉上的面罩也摘下瞭,果然是六指黃小六!李榛榛憤怒得眼睛冒火,想不到這個老實巴交的老鄉,竟然吃起瞭窩邊草!她撲上去就是一耳光,罵道:“你這人面獸心的東西!”
  
  黃小六捂著臉,提著心賠禮道歉:“對不起,讓你受驚瞭!”
  
  李榛榛冷笑一聲,掏出手機就要報警:“這可不是對得起對不起的問題,這是攔路搶劫!是犯法!到公安局去說對不起吧!”
  
  黃小六慌瞭神,上前攔住李榛榛:“別當真,這是侯敬敬設的計,鬧著玩兒的!”
  
  “什麼?侯敬敬派你來的?”李榛榛一怔,“怎麼回事?快說!”
  
  原來,侯敬敬追李榛榛兩年瞭,李榛榛一直沒有個明確的態度。侯敬敬有些著急,就想起瞭英雄救美這一招,讓黃小六今天晚上劫持李榛榛,拖到小樹林裡假裝施暴,然後侯敬敬從天而降,趕走蒙面人,救下李榛榛……按照約定,侯敬敬應該早早藏在小樹林裡,到時候準時出手,沒想到這小子到現在都沒露頭!
  
  一場虛驚,盡管李榛榛毫發未損,卻在心裡恨透瞭侯敬敬。今天晚上如果真的遇上瞭歹徒瞭呢?如果黃小六像歹徒那樣假戲真做呢?如果這些假設成立,自己還能保住清白之身嗎?
  
  黃小六怪侯敬敬捉弄瞭自己,也深感對不住李榛榛,就說:“都是老鄉,求你不要把這事聲張出去。夜深瞭,我送你回傢吧?”
  
  李榛榛自然不會去聲張的,隻是對侯敬敬的考驗期算是徹底結束瞭。畢竟受瞭驚嚇,李榛榛答應讓黃小六護送。路上,李榛榛問黃小六:“剛才你怎麼不乘機占些便宜?”
  
  黃小六說:“看你說的!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何況咱們還是老鄉,我怎麼能渾水摸魚占便宜?”
  
  李榛榛“呸”瞭一聲:“誰是他的妻!”
  
  兩個人正走著,李榛榛的手機響瞭,侯敬敬在電話的那一端急切地詢問:“你在哪裡?沒有事吧?”
  
  李榛榛不由火冒三丈,這會兒才來詢問,早幹啥去瞭?如果不是遇到黃小六這個老實人,早出事瞭!她惡狠狠地說:“我在小樹林裡被人強暴瞭!你為什麼不來救我?”
  
  侯敬敬的聲音都變瞭調:“我本想到下班的路上接你,不料老板喝醉瞭酒,召我給他端茶倒水敷毛巾,實在走不開。我這會兒就過去救你,並且打110報警。我知道誰是歹徒!”
  
  李榛榛一驚,高呼:“別報警!”但是對方已經把電話掛瞭。李榛榛嚇白瞭臉,如果侯敬敬報警,最倒黴的就是黃小六,如果侯敬敬不承認早有預謀,黃小六的行為就構成瞭犯罪!李榛榛把自己的焦慮向黃小六說瞭一遍,黃小六後悔得直打自己的嘴,跺著腳說:“這可怎麼辦?”李榛榛略一思索有瞭主意,對黃小六說:“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剛才是去路上接我,並且在小樹林裡玩瞭一會兒。別的,什麼也不要說!”
  
  很快就到瞭李榛榛的傢。其實他們幾個河南老鄉的租房都在一棟樓上,下瞭班大傢都是鄰居。李榛榛手腳麻利地削瞭一盤黃瓜,打開一瓶啤酒,剛剛斟滿兩隻杯子,門就被敲響瞭。
  
  是侯敬敬,他身後還有兩個警察。侯敬敬氣勢洶洶地指著黃小六說:“就是他!”
  
  李榛榛接過話頭說:“他叫黃小六,是老鄉又是工友,更是我的男朋友。他剛接我下夜班回來,這不正吃宵夜哩!”說著還舉起酒杯與黃小六碰瞭碰。
  
  警察看李榛榛衣著整齊,滿面春風,一點也不像剛剛遭瞭搶劫或強暴的樣子,就瞪瞭一眼侯敬敬:“你怎麼能胡亂報警!”
  
  侯敬敬有些傻眼,今天晚上這戲是怎麼唱的?他不知道李榛榛與黃小六在一起都說瞭什麼,因此也不敢和盤托出自己設計的英雄救美計劃,隻能分辯說:“是她打電話說下班的路上出瞭事,我才報的警!”
  
  李榛榛瞪瞭他一眼:“住口!是你打電話騷擾我,挑撥我和黃小六的關系,挨瞭我的罵,就想用這種手段報復我的男朋友,毀壞我的名譽!”
  
  警察估計可能是戀人之間發生瞭什麼糾紛,他們可沒有時間管這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對侯敬敬說:“謊報警情是要受處罰的,跟我們去派出所走一趟!”
  
  至此,黃小六算是徹底認清瞭侯敬敬這個老鄉的嘴臉。他羞愧地說:“李榛榛,你救瞭我這個‘歹徒’,讓我怎樣感謝你?”
  
  李榛榛舉起酒杯:“榆木疙瘩,用你的一輩子來感謝吧,我都承認你是我的男朋友瞭!”
  
  兩隻酒杯碰在瞭一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