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你怎麼還不死

  一、預言成真
  
  蘇大志走進一條狹長的胡同,隱約覺得有哭泣聲。他加快腳步卻怎麼也走不出胡同,他的心怦怦地簡直要跳出嗓子眼瞭。於是他拔腿跑起來,就在他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時,一下子發現胡同的盡頭是一堵墻——他走進瞭死胡同!與此同時耳邊的哭聲也越來越響,他轉身欲往回逃,一回頭,卻見一隻幹枯得幾乎無肉的手向他抓過來!他驚叫一聲急忙躲閃,可周圍又伸過來無數隻枯爪,抓住他撕扯著,他的身體被撕扯成瞭碎片……
  
  “啊!”蘇大志驚叫一聲坐瞭起來,這才發覺是個夢。他擦瞭擦頭上冒出的冷汗正要躺下,突然感覺一隻冰冷的手抓住瞭他的胳膊!蘇大志嚇得頭發都豎起來瞭,顫抖著用手摸到開關打開電燈,隻見妻子蔡玲正瞪大眼睛滿臉驚恐,一隻手緊緊抓著他的胳膊。“你做噩夢瞭?”蘇大志問。
  
  蔡玲搖搖頭,聲音發顫地說:“有哭聲,你沒聽到嗎?”蘇大志又是一驚,自己在夢中聽到有哭聲,難道現實中真的也有?他豎起耳朵聽瞭聽,搖搖頭表示什麼也聽不到。但蔡玲卻肯定地說,自己確確實實聽到瞭有人哭泣的聲音,決不會聽錯。
  
  這時,蘇大志的手機震動起來。他打開一看是一條短信,沒有顯示號碼,隻有幾個字:“你怎麼還不死?”蘇大志不禁打瞭個冷戰。
  
  第二天一早,蘇大志的女兒蘇蕊也說自己半夜好像聽到有隱隱約約的哭聲,直到爸爸屋裡亮起瞭燈,哭聲才停下。她的哥哥蘇偉冷笑著說:“確實有鬼,千方百計要把咱倆趕走,那樣蘇傢就成它的天下瞭……”
  
  蔡玲面沉似水,抱起才一歲多的兒子蘇超出去瞭。她是蘇偉和蘇蕊兄妹的繼母,兩年多前蘇大志離婚娶瞭小他近20歲的蔡玲,這時蘇偉和蘇蕊一個18歲,一個16歲,自然對繼母視若仇敵。尤其是蔡玲生下兒子蘇超後,感覺母憑子貴的她不再一味遷就兄妹倆,他們之間的關系更是劍拔弩張,仿佛隨時可能爆發戰爭。
  
  很顯然,蔡玲不會安排早飯瞭,蘇偉罵罵咧咧地要出門。“大偉,別出去!”隨著叫聲,奶奶拄著拐杖出來瞭,拉住蘇偉著急地說:“你有大災,隻怕性命難保,就在傢坐著哪兒也別去!”蘇偉不耐煩地甩開奶奶:“你眼睛都看不見瞭,還會看出我有大災?”
  
  蘇大志心頭一震。老母親雙目失明二十多年瞭,她從失明後開始信佛,整天念經拜佛,不管傢裡發生什麼事仿佛都與她無關。不過有時她會很著急地警告蘇大志會發生嚴重的事。幾年前蘇大志投資開瞭一個煤窯,賺瞭些錢,就在他要擴大規模大幹一場時,老母親極力阻攔,要他把礦封瞭,說再幹下去的話就會大難臨頭,有好幾個人會喪命。蘇大志不以為然,認為母親是老糊塗瞭,照樣每天開礦采煤。結果沒過幾天礦就塌瞭,八名礦工死在瞭礦下。此後雖說傢裡風波不斷,但老母親除瞭吃齋念經,什麼事也不管,今天突然警告說蘇偉將有性命之憂,蘇大志不由得也擔心起來。
  
  蘇大志呵斥蘇偉不讓他出去,蘇偉被父親監視著都快要憋瘋瞭。他為出怨氣,就不停地要妹妹蘇蕊去買這買那,蘇蕊也煩瞭,索性出去不再回傢瞭。她最近交瞭一個男朋友,是個大學生,叫杜海鵬,他淵博的學識和優雅的風度令蘇蕊深深著迷。那個亂糟糟的傢令她傷透瞭心,隻有和杜海鵬在一起的時候她才能感覺到一絲溫馨。蘇蕊約杜海鵬出來一起逛瞭半天街,下午蘇大志打電話來告訴她,蘇偉趁他不註意還是跑出去瞭,讓她快幫著找他回傢。情緒剛剛好一點的蘇蕊心又沉瞭下來,杜海鵬安慰她說幫她一起去找。結果直到天黑也沒找到蘇偉,累得雙腿發軟的蘇蕊氣呼呼地回到傢。奶奶抹眼淚說孫子這下性命難保,爸爸發火罵蘇偉是個逆子,蔡玲幸災樂禍,蘇蕊的心情又跌到瞭谷底。
  
  直到半夜蘇偉也沒回來,一傢人正急得團團轉,突然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幾個警察,告訴他們城東發生一起車禍,有人被撞死瞭,死者身上的身份證顯示死者正是蘇偉!
  
  二、陰魂不散
  
  蘇老太太的預言再次變成瞭現實,蘇大志又驚奇又後悔,後悔自己大意沒看住兒子導致他意外喪命,奇的是老母親盡管眼睛看不見,卻有超凡的能力,可以預知別人的生死。
  
  蘇偉被車撞死瞭,肇事車逃逸瞭,一時無法找到。蘇蕊認定是蔡玲害死瞭哥哥,企圖讓她親生的兒子蘇超獨占傢產。她怒氣沖沖地和蔡玲扭打起來,蘇大志費瞭好大勁也拉不開,一怒之下狠狠地抽瞭蘇蕊一記耳光。蘇蕊又羞又怒,一跺腳走瞭,聲言再也不回這個傢瞭。
  
  蘇大志隱約覺得兒子的死不像是意外,但究竟是誰把他害死的呢?他正在焦慮,突然手機又震動起來,打開一看還是一條短信,仍是那幾個字:“你怎麼還不死?”
  
  蘇大志打瞭個冷戰,看來確實是有人行兇,而且想殺死的人是他蘇大志,蘇偉的死不過是給他一個警告罷瞭。
  
  那天接到這樣一條短信後,蘇大志就換瞭一個手機卡,沒有幾個人知道這個號碼,為什麼這樣的短信還是準確無誤地發到瞭他的手機中?蘇大志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誰一定要他死呢?他死瞭,最能得到好處的隻有蔡玲。他雖然最近沒做生意,可傢底還是7位數字,當初年輕漂亮的蔡玲也正是看中他有錢才嫁給他的。如今她生瞭兒子,隻想過安穩日子,怎麼還會想殺死他呢?蘇偉最近不學好,吃喝嫖賭不算,還染上瞭毒癮,這可是個耗錢的嗜好,幾個月的時間就花掉瞭十多萬。為此蔡玲十分生氣,多次勸蘇大志把蘇偉送進戒毒所,或者幹脆掃地出門,她怕傢產都被蘇偉敗光瞭,以後她跟著蘇大志過窮日子。就算她為此害死瞭蘇偉,為什麼又要嚇他?難道她另有新歡?蘇大志警覺起來。
  
  蘇蕊出去瞭整整一天,直到夜深瞭才由杜海鵬陪著回傢來,一傢人都虎視眈眈地各懷心事。
  
  直到深夜,蘇大志才迷迷糊糊地睡著瞭。睡夢中他好像來到蘇偉的屍體旁,突然血肉模糊的蘇偉一下子坐起來,瞪著滴血的雙眼怒視著他,惡狠狠地說:“我是替你死的,你知道嗎!”
  
  “啊!”蘇大志叫瞭一聲一下子坐起來,發覺是做瞭一個夢。可他感覺不對勁,身旁還有粗重的喘息聲,恍惚還有什麼在動。他趕緊開燈,隻見蘇蕊正騎在蔡玲身上,雙手狠狠地掐著蔡玲的脖子。
  
  “小蕊,你要幹什麼!”蘇大志喝道。卻見蘇蕊雙眼像要冒出火來:“我是蘇偉,向你索命來瞭!”
  
  蘇大志一震,這真是蘇偉的聲音!難道是蘇偉附體到瞭蘇蕊身上,來向蔡玲復仇來瞭?他正詫異間,那蔡玲被掐得眼珠都快要冒出來瞭,手腳亂蹬死死地抓住瞭蘇大志的胳膊。蘇大志醒悟過來,狠狠地拍蘇蕊的背,蘇蕊身體一軟就倒瞭下去。
  
  看來真的是被附體瞭,蘇大志把蘇蕊抱回她的房間,放到床上,她又沉沉地睡著瞭。這時,蘇大志那失明的老母親正坐在床上,空洞無神的雙眼瞪著他,一字一句地說:“別折騰瞭,你的大限也快到瞭!”
  
  蘇大志驚得幾乎跌倒在地。老母親自信佛後輕易不開口,但每次警告都成瞭現實,現在又說他大限將至,怎不令蘇大志驚恐不已!
  
  蔡玲也聽到瞭老太太的話,她撲到蘇大志身上大哭起來:“你可不能死呀,沒瞭你我和孩子依靠誰呀!”
  
  蘇蕊也醒瞭,抹起瞭眼淚。
  
  蘇大志心如刀絞,他何嘗願意就這樣死去呢?可這些天的種種怪事令他不由得不害怕,仿佛暗處藏著一雙手,隨時會伸出來掐死他!
  
  這時他的手機又震動起來,憑感覺他知道又是那條短信,果然,“你怎麼還不死!”幾個字又出現在手機屏幕上。
  
  思慮再三,蘇大志決定舉傢離開這裡,遠遠逃開那看不見的危險。為瞭不驚動別人,不讓任何人瞭解到他們的行蹤,蘇大志把他和蔡玲還有蘇蕊的手機都收到一起關掉瞭。收拾瞭一些貴重東西,天剛亮他就叫瞭一輛車往城外趕。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