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徐才子破案

  乾隆年間,山西晉南鬧旱災。三年大災,顆粒無收,老百姓饑餓難忍,盜賊橫行。皇上得知此事後,將在翰林院任職的徐才子派回晉南,任王官知縣。
  
  徐才子上任第一天就接到一件離奇的案子。晉商大戶老劉傢的當鋪出瞭一件調包的事,被騙走白銀三千兩。徐才子一聽這還瞭得,我剛上任就有人犯案,這不是向老爺我示威嗎?大膽狂徒,非要將你捉拿歸案不可!
  
  徐才子升堂問案,驚堂木“啪”的一聲:堂下何人,狀告何事!堂下跪著當鋪管傢劉二喜,他把那天受騙之事原原本本地作瞭稟告:
  
  劉傢當鋪在王官城是數一數二的大當鋪,管傢劉二喜又是行當裡的老手,古玩字畫,金銀首飾,一眼就能辨真假,細看就知出何處。這樣的行傢在當鋪,按說不應出事,可那天偏偏出瞭事。早上店夥計一打開店門,就一前一後進來兩人,劉二喜架起石頭眼鏡一瞅:這兩人還長得人模人樣,一個三十來歲,穿綢披緞;另一個二十來歲,穿著一般。前面那個高喊:老板!當東西。劉二喜應聲:好呢!二位先坐,上茶!店夥計端上來熱茶。
  
  劉二喜接過三十來歲長臉男子手中的黃綾包袱,放在櫃臺之上,打開一看,裡面是一木盒子,劉二喜小心地拿在手中,是楠木盒子,一尺來長,三寸來寬,盒蓋上雕著花,漆得鋥光瓦亮。再打開盒子一看,他都發傻瞭,裡面有九個金光燦燦的雕龍酒杯,這傢夥,真是奪人雙目!劉二喜十幾歲就在當鋪做夥計,看見的金銀器具無數,可從來沒見過這樣晃眼的金酒杯,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九龍金杯?劉二喜也隻是聽人說過,是先朝皇帝賜給有功的王爺大臣的,這少說也值一萬多兩銀子。他抬頭問道:二位是賣還是當?長臉男子急說:“當,當。”
  
  劉二喜怕上當受騙,一邊和二人交談,一邊觀察著二人:這二人油光滑面,不像小偷;衣著光鮮,不像強盜。莫非是沒落傢中的公子哥、落難少爺?這時長臉男子又說話瞭:“我傢裡老母病重,急等著銀子用,所以才拿出這祖傳的東西來。”劉二喜又問:“不知你們打算當多少銀子?”長臉男子馬上說:“這是從我爺爺手中傳下來的寶物,我們不打算賣它,隻想典當幾個月,你得給我三千兩銀子。”
  
  劉二喜一想這價值一萬多兩銀子的金酒杯,才當三千兩銀子,是便宜。反正以後還要贖回去,我就做主,給二千五百兩銀子行啦。誰知這兩人一聽,收拾起木盒子用包袱一包,夾起就走。劉二喜一看,哎,這兩人還是臭脾氣。他忙起身追趕到店門口,說:“二位留步,價錢還可以再商量嘛。”兩人這才轉回來,劉二喜又說:“當三千兩銀子可以,但要按照當鋪的規矩,三千兩銀子得抽傭銀一百兩。”
  
  就這樣寫清票據,按上手印,拿上銀子,雙方瞭事。完事以後,劉二喜叫來夥計,說今天也讓你們開開眼,見識一下什麼叫上等的金器。他取出木盒子,打開一看,傻瞭,木盒裡面什麼也沒有。哎!這就怪瞭,明明看見這木盒裡有九隻金杯,為啥就沒有瞭?壞瞭,碰到托兒調包瞭。幹這行什麼事都聽說過,今天劉二喜碰到真的瞭,他就趕緊到衙門來報案。
  
  徐才子聽完述說,心裡想這膽大毛賊,敢在老爺我上任頭一天就犯案,這不是找茬嗎?他又一細想,有瞭,讓劉二喜先回去,自己要明查暗訪,爭取盡早破案。徐才子帶著幾個衙役趁夜色來到劉傢當鋪,劉二喜又是讓坐又是上茶,徐才子把手一擺,不急,他先把店裡店外仔細地看瞭一番,這才坐下端起茶杯,喝瞭一口,哎!這才是好茶,上等的茉莉花茶。劉二喜心知肚明,馬上說:“老爺,一會我給你包二斤帶回去。”徐才子搖著頭:“別,我剛上任,你可別壞瞭我的名聲。”
  
  徐才子讓劉二喜退下雜人,二人細談這件調包之事。徐才子胸有成竹地說:“第一天,你要放出話來,說當鋪失盜,丟失大半財物,當鋪面臨倒閉;第二天,你要雇用一些雜人,佯裝退當,人越熱鬧越好;第三天,我來拿人。”
  
  劉二喜聽得一頭霧水,新來的老爺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這樣就能把騙子捉住嗎?劉二喜不相信地獨自搖搖頭,但人傢是老爺,說這麼做咱隻好這麼做。頭一天,他四處放風,說當鋪昨晚遇到強盜瞭,半夜裡盜走瞭當鋪大多數的財物。第二天,“嘩”地圍瞭好多人,吵著、鬧著,要退當票認當物。第三日,徐才子帶著四名年輕精幹的衙役,早早地來到當鋪,他讓劉二喜拿來幾件當鋪夥計的衣服,讓衙役換上,站在前堂冒充夥計接待來人,徐才子則坐在後堂,對劉二喜說:咱們靜等騙子上門。
  
  劉二喜直納悶:這樣就能抓到騙子?他嘴上卻不敢說,趕緊給縣老爺端上好茶,上盤瓜子。到瞭中午還不見動靜,劉二喜有點心急,小心地上前問道:“老爺您看這?”徐才子品口香茶,說:“沒事,中午飯我們帶有幹糧。”劉二喜急瞭:“老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問……”徐才子說:“我都不急,你急啥!”就這樣等到下午,天快黑瞭,劉二喜正陪著徐老爺下棋呢,打前面進來一個衙役,報:“老爺,抓到瞭!”徐才子把棋子一丟,站瞭起來:“抓到瞭?”衙役一點頭:“抓到瞭。”
  
  幾個人到前面一看,劉二喜搶著說:“老爺!就是這兩人!”這兩個騙子已讓衙役押瞭起來,徐才子大喊一聲:“押回衙門候審!”
  
  劉二喜非要徐才子吃瞭晚飯再走,徐才子一想:“我也該吃你一頓飯瞭,老爺我有功呀。”吃飯時,劉二喜不解地問:“老爺,您是怎麼知道這兩騙子要來的?”徐才子一笑:“老爺我如果像你這麼笨,那還叫老爺嗎?”
  
  原來,徐才子想,這兩騙子以騙錢為目的,他就先讓劉二喜放出風,說當鋪失盜瞭,第二天再弄許多人去冒充退當的,這兩個騙子一想,這又是來財的大好時機,亦前去要退當,店傢如說沒有,他們就一口咬定是失盜瞭。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這樣,徐才子順利地抓到兩個騙子。至於徐才子如何讓兩騙子招供則是另一個故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