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劫匪的克星

  春節前夕的一個上午,一輛滿載乘客的長途客車從省城開往青山縣,車廂內歡聲笑語,氣氛很好。
  
  汽車穿過一段林間公路時停瞭下來,路旁有三個人要求搭車。這種送上門的生意當然多多益善,司機才不管你坐得下坐不下。車門打開,三個人吃力地上車,那中間被攙的是位駝背老人,另外兩個一瘸一呆。看到這種情景,立刻有善良的旅客起身讓坐。
  
  走瞭半小時,車子又經過一片山林。這時,猛聽一聲唿哨,半路上車的那三個人騰地從座位上跳起來,那瘸子沒瞭瘸樣,呆子沒瞭呆相,那老頭外衣一脫,露出瞭背上的棉包,又一把揪下胡須——原來也是個五大三粗的年輕人!隻見這三人各就各位,兩個從懷中抽出殺豬刀,另一個從腰間拔出短槍,分頭逼住司機、乘客,厲聲大喝:“不許動,都舉起手來!司機停車!”
  
  所有人都驚呆瞭。這三個歹徒化裝搭車,顯然是有預謀的,看來反抗無濟於事。面對這白森森的刀鋒和黑洞洞的槍口,乘客們一個個臉色煞白,紛紛舉起手來,剛才的歡聲笑語被恐懼的氣氛取代瞭。
  
  司機順從地停下瞭車。他深知跑長途不易,尤其是黑道上的人得罪不起。這三人劫道無非為瞭錢,搶完錢就走,不會難為他。
  
  乘客們被趕下車去雙手上舉,面向汽車站著。一個歹徒看著他們,另外兩個歹徒在車上搜包裹,搜完包裹又下來挨個兒搜身。他們搜身很內行,哪個身上有多少錢,不論你藏在哪裡,都躲不過去。
  
  乘客們心裡哀嘆:完瞭!錢財遭劫,回去怎麼過年哪?不如跟他們拼瞭,全車五十多號人呢,怕他們三個?!可是沒人帶頭,就隻好任他們搜。
  
  看到大把的鈔票落入他們腰包,乘客們又如此老實,其間更無過往車輛打擾,歹徒們得意忘形,心花怒放。他們看到乘客中有位圍著白圍巾的姑娘長得跟仙女似的,便陡起邪心,一個歹徒猛地把手伸進瞭姑娘的毛衣裡。
  
  姑娘哭泣著求饒、呼救,卻無濟於事,旅客們誰也不敢多嘴。另一個歹徒受到鼓勵,一手提槍,另一隻手竟去扯姑娘的褲帶。
  
  這時,隻聽霹靂般一聲大喝:“你個姥姥!”從乘客中沖出一位橫眉豎目的年輕人,他緊握鐵拳,咬牙切齒地直撲調戲那姑娘的歹徒,隻一拳打得那傢夥臉上開花,滾倒在地,抱頭大嚎。緊接著,他又閃電般地撲向另一個歹徒,歹徒見他來勢兇猛,開瞭一槍,由於太緊張,子彈沒打中這位年輕人,卻打中瞭一扇窗玻璃。
  
  年輕人毫不畏懼,一拳打掉瞭他的手槍。另外一個持刀歹徒見狀,從側面一刀紮去,正中小夥子的右臂,鮮血一下子染紅瞭他的夾克。
  
  說時遲,那時快,持刀歹徒背後撲上來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大娘。她抱住歹徒,死命一口,血淋淋地咬下一隻耳朵,痛得那歹徒猛一跳,把老大娘摔倒在地,可老大娘死死地摟住歹徒的腿,使他動彈不得。
  
  這時,乘客們再也忍不住瞭,大傢一擁而上,將幾個歹徒統統打翻在地。
  
  大傢把三個歹徒捆得如粽子似的,由司機開車押送到青山縣公安局。
  
  原來,這三名歹徒是劫車的慣犯,他們到處流竄,作完案就換地方,因此一直沒有落入法網。那支槍是他們自制的,隻能打一發子彈。可就憑這樣的劣質武器,卻屢屢得手。
  
  公安局的同志表揚乘客們團結一心,制服歹徒,為民除害。大傢說,全仗那勇敢的小夥子,若不是他帶頭與歹徒搏鬥,怕是又讓雜種們得逞瞭。大傢還說,多虧瞭那勇敢的老大娘,她咬掉歹徒耳朵,威震匪膽,被摔倒後,仍然抱住歹徒的腿不放,這大大鼓舞瞭人心。
  
  乘客們紛紛表示,每人拿出一部分錢來,作為獎金獎勵這兩個見義勇為的人。
  
  就在這時,忽聽那個勇鬥歹徒的老大娘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痛哭,人們循聲望去,隻見那個勇敢的小夥子兩眼發直,滿嘴白沫,雙手比比劃劃地想說什麼,卻發不出聲音。老大娘攙著他,嚇得哭出聲來。
  
  經過搶救,年輕人終於安靜下來,睡著瞭。乘客們還有司機一個也沒走,他們都十分關心小夥子的病情。剛才他也許太激動,精神受瞭刺激。
  
  公安局的同志讓老大娘談談她為什麼敢在危急關頭挺身而出,給大傢帶瞭個好頭。老大娘又哭瞭,說出來的話令人們大吃一驚:
  
  “我就這麼一個兒子,還得瞭精神病,誰敢動我兒子,我就跟誰拼!”
  
  原來,老大娘是青山縣人,老年得此一子,視若掌上明珠。兒子長大成人,開始談戀愛,不久前一天晚上他在公園與戀人約會到很晚,遇上數名歹徒,歹徒竟然當著他的面強奸瞭他的戀人。小夥子因此精神失常,這次是從省城醫院治療回來。
  
  老大娘說:“剛才他看見兩個殺千刀的要糟蹋那姑娘,想必是精神病又犯瞭,要不,我兒子平時可老實啦,從不打架鬥毆,他哪來的那股子勁兒……”
  
  誰也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大傢你看我,我看你,誰也說不出話來,不少人臉騰地紅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