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好戲在後頭

  李大有帶著老婆孩子到城裡給人搞裝修,除瞭過年,平時很少回傢。他爹去世多年,傢裡隻剩下老娘一個人。每次,李大有看到被他裝修得煥然一新的房子,都不由得想起傢裡孤苦伶仃的老娘,心想一定要多掙錢,將來在城裡買套房,把老娘接到城裡來,一傢人住在一起。所以,每次接到活兒,李大有總是想方設法地多弄錢,有時甚至還幹些坑騙主人傢的事。反正,幹裝修都是“一錘子”的買賣活,幹完就走,也不怕主人傢扯皮。
  
  這天,李大有又接瞭一個裝修活,要為一傢剛買的三居室新房裝修。李大有以為這麼大的房子,傢裡人一定很多。誰知道到瞭新房一問,才知道這麼大一套房子竟隻住著一個跟他娘年齡差不多的徐老太。
  
  徐老太慈眉善目,一臉和氣地對李大有說:“我兒子是做生意的,賺瞭一些錢,我讓他專門給我買瞭這套房,以後我分開住,不跟他們住在一起。”
  
  李大有愣瞭一下,心裡更加難過,真是人比人氣死人,有錢人太會享受瞭。李大有心裡雖那麼想,表面上卻討好地笑著對徐老太說:“大媽啊,你找我來裝修算是找對人啦。我這人,別的不行,幹活特別賣力,價錢也合理,保證讓你滿意。”
  
  徐老太聽後,瞇縫著眼睛,微笑著說:“你別嘴上說得好聽,暗地裡盡幹欺負我老太太的事。不過,別看隻有我一個人,我兒子說來就來,你敢糊弄我,當心我兒子不給你工錢。”
  
  正說著,徐老太的兒子來瞭,說:“媽,這裡的事,你不用管,有我吶。”
  
  徐老太呵呵一笑,說:“反正我閑著沒事,這裡的事有我,你就不用來瞭,有事我再打電話找你。”
  
  徐老太的兒子聽後,回過頭對李大有說:“以後,需要什麼大料,你早點言語,我讓人拉來。需要小件東西,由我媽來辦。你可別耍滑頭,別偷工減料,完工後我要驗收,合格瞭給工錢,不合格一個子也別想要。”
  
  李大有連忙點頭稱是,一副老實巴交的鄉下打工仔樣子。隨後,李大有便開始瞭裝修。徐老太還真像個監工,天天都來察看,這裡那裡,指手畫腳。盡管李大有心裡很煩,但是他盡量做出很聽話、很誠懇的樣子,以贏得徐老太的好感、信任。
  
  李大有的努力沒有白費,一來二往,徐老太便放松瞭對李大有的警惕,常常把急需購買一些裝修材料的事,交給李大有去辦,而不用事事打電話找兒子。
  
  這天,油漆用完瞭,徐老太打電話給兒子,讓他來買。誰知徐老太的兒子正忙,抽不出時間,李大有在一旁說:“徐大媽,就這點小事,你就不用讓大哥回來瞭,不如我倆一起去買。”
  
  徐老太想瞭一下,收起電話,說:“好吧,我們一起去買吧。”
  
  說著,李大有帶著徐老太就去油漆店。本來,徐老太可以不一起來的,但她不放心李大有。在油漆店裡,李大有立即變成瞭另外一個人,對琳瑯滿目的油漆橫挑鼻子豎挑眼,不是質量不好,就是數量不夠,簡直比跟自己買東西還賣力。徐老太高興起來,對李大有說:“行啊,你沒有虧待我,聽你的,買什麼牌子的,你說瞭算。”
  
  李大有這才又挑選瞭一陣子,然後指著一種油漆,對徐老太說:“就買這種吧,價格公道,質量又好。”
  
  徐老太二話沒說,從口袋裡掏出錢,買下瞭幾桶油漆。回來時,連三輪車都沒請,李大有硬是扛著。徐老太看到這些,心算是放到肚子裡瞭,高興得連連咂嘴:“你真是個好孩子,請你做裝修真是請對人瞭。以後,再買什麼東西,就你瞭,我兒子忙,不用他事事都來。”
  
  李大有憨厚地沖著徐老太咧嘴一笑。回到傢裡,李大有躲開徐老太打開油漆桶,從桶裡撈出五十元硬幣,得意地笑起來。原來,李大有剛才所做的一切都是假象,主要目的還是專門買這種暗藏回扣的油漆。
  
  從此以後,徐老太還真是說到做到,需要什麼東西,掏出錢放心地讓他去買。這樣一來,李大有就可以到一些回扣高的商店購買材料,不少的回扣錢神不知鬼不覺地進瞭腰包。
  
  徐老太跟李大有越來越熟,沒事就跟李大有拉傢常,傢長裡短,問這問那,李大有也如實道來。一天,徐老太問李大有:“你娘一個人在傢裡,平時吃水怎麼辦?農村沒有自來水,她挑得動嗎?”
  
  這話,一下勾起瞭李大有的心酸處,嘆瞭口氣說:“沒辦法,平時就是請鄰居幫忙挑。有時鄰居忙,顧不上瞭,她就用個瓦盆去河裡盛點水回去吃。她一個人在傢,真難。”
  
  徐老太聽後也隨著嘆瞭口氣,同情地說:“這個我知道,跟你說實話,以前我老傢就是農村的。你怎麼不把她接到城裡來,一傢人在一起,也有個關照啊?”
  
  李大有沉默瞭一陣子,說:“我一個打工的,能掙多少錢啊,接到城裡吃什麼喝什麼住哪裡?!”
  
  徐老太聽到這裡不說話瞭,隻是陪著嘆息,看得出徐老太是個菩薩心腸。
  
  很快,房子裝修完工瞭。徐老太陪著兒子檢查完後,很滿意,但徐老太跟兒子商量後卻對李大有說:“過一個星期來結賬。”
  
  李大有頓時害怕起來,當初講好裝修完後就結賬,怎麼現在變卦瞭,會不會他們發現瞭吃回扣的事?李大有說:“我等著錢用,再說開始時講好,完工就結賬,你現在怎麼不給錢瞭?”
  
  徐老太微微一笑,說:“放心好瞭,一分錢也不會賴你的,到時候你隻管來拿錢就行瞭。”
  
  李大有知道堅持馬上結賬不會有什麼結果,隻得轉身回傢,等一星期後再來拿錢。可是,這一個星期,簡直比一年時間還長,李大有天天吃不下飯,睡不好覺,擔心會出現意外。
  
  一星期後,李大有又來到徐老太傢裡。這回李大有想好瞭,如果她敢再賴賬,就賴在她傢裡不走,非要把錢要到手不可。
  
  敲開徐老太的門,徐老太笑容滿面地說:“你來得正好,除瞭裝修的錢我已經準備好瞭外,我還給你帶來更大的驚喜。”
  
  李大有接過一沓子錢,咧嘴笑著一邊數,心裡一邊說城裡人就喜歡搞些花花腸子,本來把工錢給瞭就行瞭,還會有別的什麼驚喜?這時,徐老太從裡屋拉出一個老人,李大有一下子愣住瞭,那人竟是他娘!
  
  李大有忙問:“娘,你怎麼到這裡來瞭?”
  
  大有娘笑著,拉起徐老太的手,說:“你得謝謝你徐嬸子。你在這裡給她裝修,又跟她說瞭很多傢裡的事,她正好想請個保姆,聽你介紹瞭我的情況,便想到瞭我。你活做完瞭,她跟兒子商量後,就讓兒子開著車,到村裡跟我商量,我就跟他們一起來瞭。”
  
  李大有一聽,頓時感激得不知說什麼好,半晌才對徐老太說:“徐嬸,您怎麼不早跟我說呢?”
  
  徐老太哈哈大笑,說:“開始,我也不知道你娘願不願意,哪能隨便說吶?最後,我專門到你老傢,當面跟你娘說清瞭,她才願意來。幸虧你把你傢的住址給我說清楚瞭,不然還真不好找。你娘來瞭,這裡就跟你傢一樣,把你兒子也放在這裡。我這人,就喜歡小孩。不過,你放心,你娘可是我雇來的保姆,工錢一分也不少。”
  
  李大有聽到這裡,忍不住淚流滿面,忙從手裡抽出幾張百元大鈔塞到徐老太手裡。徐老太說:“這是你裝修勞動所得,退什麼退啊?”
  
  李大有漲紅著臉說:“買材料時,我吃瞭不少回扣,黑過您的錢,該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