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傢有壞人

  秦小琴一個人住在一套高級公寓裡,平常極少出門。這天她到超市采購瞭幾大袋子生活用品和食物,足夠她吃上一個月的瞭。
  
  拿鑰匙開門的時候,身後不知什麼時候突然出現一個男人,飛快地撲瞭上來,抓著她的手一扭。“卡嗒”一聲,門開瞭,男人粗暴地把她推進屋裡,然後重重地關上門。
  
  秦小琴轉身一看,那男人的手裡已然多瞭一把一尺長的刀。她一驚,手裡的東西全掉到地上。她知道自己遇上歹徒瞭,接著暗罵自己。其實這傢夥一直跟蹤著她,隻是自己一路上想問題,居然沒有覺察。
  
  男人的臉兇惡且醜陋,眼露兇光,拿刀的手微微發顫,看得出他也很緊張。秦小琴一驚過後,立刻鎮定下來。她知道這種情況下一定要冷靜,千萬不能激怒歹徒,那樣結果將會很慘。不但如此,還要盡可能讓歹徒亢奮緊張的神經放松下來,避免他做出極端的舉動。
  
  於是,秦小琴盡量用平靜的語氣說道:“你是打劫的吧?我傢裡也沒什麼錢,你都拿去吧,我不會反抗的,隻請你不要傷害我!”
  
  歹徒沒有料到她會如此平靜,倒是怔瞭一下,朝她抖抖尖刀:“那樣最好!”他放過秦小琴,謹慎地把所有的房間都查看瞭一遍,確信屋裡沒有第二個人後,他的嘴角不禁露出瞭一絲笑容,看起來比剛進門的時候放松多瞭。他回到秦小琴身前,又把刀架在她脖子上,眼睛四下快速搜索著。
  
  秦小琴說:“我一直站在這兒,什麼也不動,你想搶什麼就快點吧!我是個很明智的人,生命對我來說永遠是第一位的,所以,最要緊的是,請你不要傷害我,好嗎?”
  
  歹徒打量著她,秦小琴長得文文弱弱,還戴著一副眼鏡,這樣的女人怕死,也就在情理之中瞭。於是他說:“很好,如果你想活命,最好照你說的做,我也不想多費力氣!”
  
  歹徒這樣說的時候,已經有點迫不及待要去搜錢瞭,可他仍有點猶豫,似乎不知道拿這個明智的女孩怎麼辦。也許,這跟他原先設想的可能有點出入,他的設想中屋主應該是驚慌並且拼命反抗的。
  
  秦小琴看他眼神遲疑,便知他心裡在想什麼,說道:“房間桌子第二個抽屜裡有一捆膠佈,你可以把我綁起來,然後放心地去幹你的事。”
  
  這話給歹徒提瞭個醒,於是他找來膠佈,把秦小琴綁在一張椅子上。他還想把秦小琴的嘴巴封上,但秦小琴搖頭道:“我保證不會喊,我不會傻到拿自己生命賭博的地步!”
  
  歹徒一想,覺得她說得有理,就放棄瞭:“你真是個很識時務的小姐,我也給你交個底吧:隻要你按你說的做,我保證不傷你一根汗毛。”說著,他把秦小琴身上的手機、錢包都掏走瞭,塞到自己的口袋裡,“哪兒有錢,你直接告訴我吧,免得讓我翻亂你的房間!”
  
  秦小琴很痛快地告訴他:她床頭的櫃子裡有3000塊,桌子下面的抽屜裡有幾百塊,所有的首飾都在梳妝臺裡,另外,唯一的一本存折放在書櫃的一本書中間,裡面有兩萬塊錢,如果對方不嫌麻煩的話,就請記下密碼,自己到銀行去取。
  
  歹徒根據她的提示,輕而易舉地在這些地方找到瞭錢和首飾,還用筆在紙上記下瞭存折的密碼。除瞭秦小琴說的幾處,其他的地方他居然一點也不去翻,這次的收獲已經讓他很滿足瞭,而且他也相信這個女孩不敢隱瞞。
  
  做好瞭這一切,歹徒一屁股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感嘆道:“小姐,謝謝你的配合。說真的,我去過這麼多地方,還沒遇見過像你這麼聰明的人!”行動出乎意料的順利,讓他簡直對這個地方有些戀戀不舍瞭。他已經確信這裡隻有這個女孩一個人住,而且很少有人造訪。所以,他一點兒也不急著走,甚至拿瞭秦小琴平常喝水的杯子,倒瞭滿滿一杯,仰頭一口喝瞭下去。然後,他的眼睛就落到瞭秦小琴漂亮的臉蛋上。
  
  秦小琴臉上閃過一絲驚慌,不過她很快又鎮靜下來:“大哥,如果你不急著走,就隨便吃點東西吧!”
  
  這話正中歹徒的下懷:“謝謝,我肚子還真他媽餓壞瞭!”他把秦小琴剛買回來的食物往桌上一倒,津津有味地吃喝起來。
  
  秦小琴突然問道:“大哥,現在幾點瞭?”
  
  歹徒瞧瞭一眼她,沒理睬。秦小琴著急地說:“大哥,請你快點吃完走吧,很快會有人來找的。”
  
  歹徒一驚:“是誰?”秦小琴說:“我有個舅舅從北京來這兒辦事,說好瞭要到我這裡借車,下午3點火車就要到瞭!”歹徒下意識地拿出她的手機,看瞭一下,離3點還差半個鐘頭。想瞭想,把刀往桌上一插:“你舅舅今天來,算他不走運瞭!反正,老子今天就預計要見血的!”
  
  秦小琴一聽,大驚失色:“別!不用動刀,不用見血,你就達到目的瞭,這不是最好的嗎?你能不能讓我發個短信,叫我舅舅不要來瞭?”
  
  歹徒有點警覺起來,眼光琢磨地盯著她。秦小琴急道:“真的,我不想讓舅舅有什麼意外,你也不希望以後警方找你的麻煩吧?”
  
  歹徒考慮瞭半晌,點頭同意瞭,把秦小琴的手機拿瞭出來。秦小琴問:“你會發短信嗎?麻煩你把我的手解開,讓我來發!”
  
  她的話讓歹徒氣得臉紅脖子粗:“別小看人,我玩短信的時候,你還不會撒尿呢!說吧,怎麼寫?”
  
  秦小琴想瞭想,念道:“五舅舅,我不在傢,你到瞭沒有?車子已壞,你要用車先找別人。七七!”歹徒笑罵:“他媽的什麼怪名!”
  
  秦小琴忙解釋:“我是七月初七出生的,小名就叫七七。”歹徒就不吭聲瞭。看不出,他果然是個發短信的高手,隻見他五根手指點來點去,很快就把秦小琴的話編好瞭。然後反復看瞭幾遍,覺得沒啥問題,就問秦小琴發什麼號碼。秦小琴說瞭,他輕輕一按,就發瞭出去。接著又狼吞虎咽起來。吃著喝著,心情大為舒暢,搖頭晃腦嘆道:“可惜沒有酒哇!”
  
  秦小琴馬上道:“冰箱裡有紅酒,你喜歡喝就拿來喝瞭吧!”
  
  歹徒興奮地把紅酒拿來,仰頭咕咚咕咚灌瞭幾口。秦小琴道:“這酒沒有什麼酒精度,大哥能喝就多喝點!”
  
  歹徒聞言,兩道目光直盯著她,嘿嘿一笑:“你是想讓我喝醉吧!”三口兩口,果然把酒幹瞭個瓶底朝天。吃飽喝足,一抹嘴巴,眼光色瞇瞇地往秦小琴身上瞄。
  
  秦小琴心下又是一驚,忙道:“大哥,你在我這呆瞭快一個鐘頭瞭,錢也拿瞭,吃也吃瞭,可以走瞭嗎?”歹徒笑道:“不急,我還舍不得這麼快就走。”
  
  他一邊看著秦小琴,一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站起來走過去:“小姐,我還想和你共度一會美好的時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