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千萬別犯這種錯

  那天,朋友請江小東吃飯,酒後又把他拉進一傢練歌城,還叫瞭小姐陪唱。江小東是第一次進練歌城,酒後的他有點暈頭轉向,神志不清。一個名叫小寶的小姐給他遞上一支煙,他吸瞭兩口,感覺非常舒服,有一種要飄起來的感覺,於是他就大口大口地吸起來。
  
  一根煙吸完之後,江小東仿佛進入瞭仙境,迷迷糊糊地被小寶拉進一間光線很暗的屋子。小寶纏在他的脖子上,沖他媚笑著,那笑很醉人,他徹底醉瞭,倒在沙發裡便什麼也不知道瞭……
  
  當江小東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衣衫不整,一個陌生的女人坐在身邊,嘴裡叼著煙卷,很自然地吸著。見他醒瞭,女人便說:“你睡瞭半個多小時瞭。”
  
  江小東一邊整理衣服一邊不好意思地說:“我,我沒做什麼吧?”
  
  女人“咯咯”一笑:“提上褲子就想賴賬呀!我一直在等你付小費呢!”
  
  江小東記不清自己都做過什麼,他不相信地說:“我記得是小寶把我帶到這個屋裡的,不是你呀!”
  
  女人解釋說:“小寶有急事走瞭,我就為你服務瞭。我叫胡芳梅。你放心,我們不會訛客人。”
  
  看來真是酒後做瞭錯事,江小東悔恨萬分。來這裡隻是為瞭應酬,沒想過要尋花問柳,做對不起妻子的事,如今後悔也晚瞭。他扔下小費,逃也似的走瞭。
  
  幾天後,妻子突然感到下身不舒服,她跟江小東開玩笑說:“是不是你在外面亂搞,把臟病傳給瞭我?要是那樣!我饒不瞭你,肯定和你離婚!”
  
  江小東連忙向妻子保證,說自己從沒做過對不起她的事。說這話時,他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的。可他不敢跟妻子說那晚的事,雖然那晚自己是酒後亂性,不是存心的,可他知道,任何一個女人都不能容忍自己的丈夫犯這樣的錯!妻子的不舒服讓他感到瞭恐懼——會不會真的染上病瞭?
  
  心虛的江小東偷偷找到瞭在醫院當大夫的大劉,大劉是他的鐵哥們兒,一定會幫他守口如瓶。化驗結果是,他真的得瞭性病!
  
  一次就染上瞭?這麼倒黴?!江小東不相信地說自己沒有半點不舒服的感覺,大劉說這種病因人的體質差異而有所不同,在一些人身上,染病初期癥狀不明顯是很常見的。
  
  江小東腸子都悔青瞭。他不但害瞭自己,還害瞭妻子,妻子要是知道瞭,準會和他離婚!他不想離婚,不想沒有傢,不想身敗名裂,可紙是包不住火的,毫無疑問妻子已被他傳染,他怎麼跟妻子解釋?妻子又怎麼會相信他?一離婚,他得性病的醜事就會成為笑柄,他還怎麼做人?他越想越後悔,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恨胡芳梅,都是她害的!於是他直奔練歌城,要找她算賬。
  
  可練歌城的服務生說根本沒有胡芳梅這個人,這不明擺著騙人嗎?江小東氣得讓服務生把所有的小姐都叫瞭出來,結果真沒有胡芳梅。服務生看江小東火氣很大,便勸他說練歌城裡的小姐大都用藝名,很少用真名,而且很多小姐是在多傢練歌城跑場,行蹤不定,讓他到別的練歌城找找。江小東隻好作罷,城裡的練歌城幾乎都找遍瞭,也沒找到胡芳梅。這時天已經黑瞭,垂頭喪氣的江小東不敢回傢,沒臉面對妻子,不知該怎麼辦的他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閑逛著。
  
  當江小東走進一個胡同時,突然發現對面走來一個女人,仔細一看,竟是胡芳梅,真是冤傢路窄!他沖上去,一把揪住瞭胡芳梅的衣領,氣呼呼地說:“你明知道自己有病,還和我……傳染瞭我不說,還害瞭我妻子,你還是不是人?”胡芳梅出奇的平靜,似乎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她冷笑瞭兩聲,說:“一年前,我丈夫在外面找小姐,染上瞭病,傳給瞭我。我恨他,恨所有對妻子不忠的男人……”
  
  “我和你丈夫不一樣,”江小東打斷胡芳梅的話,“我深愛我的妻子,我沒想過要背叛她,我是無心的。”
  
  “當時我丈夫也是這麼說的,可不管有心還是無心,他已經犯下瞭不可饒恕的錯!就像殺瞭人,說是無心的,就無罪瞭嗎?”胡芳梅說。
  
  “你恨你丈夫,所以你就報復,故意傳給我?你真不是個東西!你這個婊子!”氣昏瞭頭的江小東邊說邊瘋狂地掐住瞭胡芳梅的脖子。
  
  胡芳梅掙紮瞭兩下便不動瞭,江小東這才感到大事不好,趕緊松瞭手。胡芳梅“撲通”倒在瞭地上,一動不動,江小東伸手去探她的鼻息,媽呀,斷氣瞭!江小東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殺人瞭!殺人瞭!怎麼辦?怎麼辦?呆瞭一會兒,他見周圍沒人,爬起來撒腿就跑。
  
  江小東一口氣跑出好幾裡地,實在跑不動瞭,才躲進一個沒人的角落偷偷哭泣。正哭著,手機突然響瞭,他嚇得一哆嗦,一看是妻子打來的,這才擦擦眼淚接瞭:“這麼晚瞭還不回傢,去哪兒瞭?我做瞭你最愛吃的紅燒肉。”
  
  “對不起老婆,我,我要和幾個朋友談生意,不回傢吃飯瞭。老婆,我、我愛你!”
  
  “平日逼你說這幾個字,你都不肯說,今天嘴怎麼這麼甜?喝蜜瞭?”停瞭一下,妻子又說:“不知為什麼,今天我眼皮老跳。早點回來,路上要小心!”
  
  接完電話,江小東已是淚流滿面。
  
  江小東想去自首,可一想到自首後,自己的醜事就會成為笑柄,根本沒臉再活下去,他就退縮瞭。怎麼辦?隻有一個字——逃!於是他向火車站奔去。可到瞭火車站,一看到那些巡警,他就心慌,調頭就跑。他如同驚弓之鳥,看到警察,聽到警笛聲,就感覺是來抓自己的。就這樣東躲西藏的,一直到半夜也沒離開市區。最後,身心俱疲的他躲到郊區一個廢棄的工地,鉆進水泥管裡忐忑不安地睡著瞭。睡夢中,江小東突然感覺有人在推他,睜眼一看,嚇得“嗷”地叫瞭一聲,一下子彈瞭起來,指著對面的人說:“你、你沒死?”
  
  對面的人是胡芳梅,她笑笑說江小東隻是把她掐暈瞭。
  
  胡芳梅沒死,江小東心裡輕松瞭許多。她能死而復活,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瞭。江小東不想再跟她計較瞭,自認倒黴,就這麼算瞭,他再也不想見到她瞭。可胡芳梅卻不肯走。
  
  “你還纏著我幹什麼?”江小東很不耐煩。
  
  胡芳梅說,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江小東掐暈瞭,她要把話說完。雖然她丈夫是酒後亂性,並不是有心的,可她還是不能容忍丈夫,無論丈夫怎樣哭求,她仍堅持離婚。可沒想到,婚還沒離,丈夫就服毒自殺瞭。事後,她很後悔,因為她仍深深地愛著丈夫,可一切都太遲瞭。
  
  最後,胡芳梅流著淚對江小東說:“我的傢就是這樣破碎的,我不希望別人的傢庭也上演這樣的悲劇。我沒有害你,我是看小寶想害你才把她支走的,其實,你和我之間什麼也沒發生,我隻是想幫你……”說完,她悄然離去。
  
  看樣子,胡芳梅不像撒謊,可江小東的化驗結果明明是陽性,難道是妻子出軌瞭?不可能!妻子的為人他再瞭解不過瞭。難道是誤診?他又看到瞭一線生機,向市區走去。
  
  江小東剛走到自己傢附近就碰到瞭大劉,大劉對他說:“你跑哪去瞭?打你手機也聯系不上,你老婆都快急瘋瞭!她求我幫忙四處找你,就差沒報警瞭!我也急著找你,想告訴你,你去檢查那天,有個人到醫院做化驗,用瞭假名,竟然用的是你的名字,結果化驗結果搞錯瞭。你一切正常,沒病。”
  
  江小東拿出手機一看,手機沒電瞭。“他媽的!”他氣得狠狠地罵瞭一句,然後高興得一蹦一跳地往傢跑,邊跑邊告誡自己以後千萬別犯這種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