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職場擋箭牌

  市商業銀行成立業務拓展部,面向社會招聘。王亮在單位裡正跟領導鬧別扭,一氣之下,他辭職應聘進瞭銀行。
  
  到拓展部報到後,他才發現部門老總也是這批應聘人員之一,名叫鄒強,僅比他早來一個星期。鄒總早看過瞭王亮的應聘材料,很欣賞他的文筆,誇他是個才子。
  
  上班第二天,王亮就跟著鄒總外出拜訪大企業。車子停放在銀行對面的體育場裡,大傢一般也不繞遠走行人隧道,而是橫穿馬路過去。大城市的車都開得老快,而王亮一直待在小縣城裡,沒適應過來,過馬路時不免提心吊膽。
  
  忽然,他的胳膊被旁邊的鄒總牢牢抓住並用力拉回來,一輛車隨即從眼前飛馳而過,好險!王亮嚇瞭一跳,回頭一看,卻見鄒總面無表情,似乎並不在意。王亮心裡不由打瞭個冷戰:原來鄒總也害怕過馬路,他是拿自己當擋箭牌哪!
  
  這次拜訪大企業並不成功,對方隻是敷衍地應酬一番。其實,市商業銀行成立拓展部的初衷,是想把分散在各支行的大企業集中管理,但這一計劃受到各支行行長的反對。因為他們早跟各大企業建立瞭密切聯系,不願意因此影響他們的效益。
  
  既然如此,那就隻能開拓新客戶瞭。想起過馬路時被鄒總當成瞭擋箭牌,王亮不大願意跟他一起外出瞭。他不久前才在小縣城裡考瞭駕照,開車的機會卻不多,現在部門裡有車,他就說去聯系客戶,歡快地把車開到瞭城郊。哪知樂極生悲,“砰”的一聲,車頭竟撞到瞭草叢裡的石墩子,方向盤的軸也弄歪瞭。還好,車還能開,王亮連忙小心翼翼地把車開到銀行指定的維修點,然後打電話向鄒總報告。
  
  鄒總沉默瞭半晌,說:“小王,那車本身也老瞭,你就說方向盤突然松瞭,因為是辦公事,還是由銀行負責維修吧。”
  
  下午,王亮剛回到銀行坐下,電話就響瞭,是辦公室管車輛的老馬打來的。老馬氣憤地說:“王亮,車子明顯是撞壞的,你還敢說是車子有問題!這種情況,一般要司機自己負責修理費……”
  
  王亮不知所措,他在維修點打聽過修理費,大約2000元,自己倒是負擔得起,但欺騙銀行可是道德問題瞭。他擱下電話,跑去請示鄒總。鄒總皺起瞭眉頭,撥通老馬電話,說:“老馬嗎?當時我出去辦業務,我也在場……”
  
  一聽是老總的聲音,老馬立馬沒瞭脾氣:“哦,是鄒總啊!那、那車也確實太老瞭,快報廢瞭,該、該由辦公室負責維修……”
  
  王亮松瞭一口氣,人傢是看在老總的面子上才放過他呢!看來,自己的馬路擋箭牌沒白當,鄒總也是自己的擋箭牌哩!
  
  過瞭幾天,車修好瞭,被老馬開回公司。王亮忐忑不安地到辦公室領回車鑰匙,他有點心虛,小心地看著老馬的臉色。好在老馬隻顧著和司機們說笑,正說到他部門的鄒總。原來,鄒總不怎麼能喝酒,在昨天行長設的宴會上,他一口氣喝下三杯“進山酒”,馬上趴在房間裡的沙發上睡著瞭。王亮搖搖頭,苦笑一下:業務部門的老總不能喝酒,看來自己逃不瞭當酒場擋箭牌的命運瞭。
  
  這天,鄒總說聯系到一個大客戶,讓王亮跟著一起去進行貸款調查。他們先去酒店會會鄒總的同學。
  
  進瞭酒店房間,王亮看到裡面原先有兩桌宴席,客人都散盡瞭,隻剩下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姓李,是一名法官,他表哥是省內一傢大型企業——西海木業公司的老板。李法官跟鄒總是大學同學,一見面就熱情地敬酒。
  
  王亮一看,明白鄒總叫上自己的目的瞭:鄒總不能喝酒,想讓自己擋酒呢!誰讓自己是下屬呢,還是擋箭牌的命啊!
  
  於是,王亮趕緊也向李法官敬酒。就在他捋起袖子去拿酒瓶的時候,從上衣口袋裡掉出一張過塑的紙片,被鄒總拾起來瞭。那是一張復印件,上面有一塊黑圓圈,還有幾個小白點。
  
  王亮尷尬起來:“這、這是我爸在鄉下看中的荒地,他說……他百年之後要葬在那裡呢,讓我隨身帶著別忘瞭……”
  
  李法官說:“小王真是個孝子啊,這樣重要的東西怎麼能弄丟呢?要罰酒三杯!”王亮正要回應,鄒總卻說:“小王今天要開車呢,還是讓我來吧!”說著,他舉杯要替王亮喝酒。
  
  王亮急瞭,自己怎麼幫倒忙瞭呢?他連忙勸阻,但鄒總已經把酒喝完瞭。接下來,王亮還想代鄒總喝幾杯酒,但都被鄒總按住瞭,說這是他和李法官的同學交情,喝的又是他們最喜歡的鹿酒,誰也代替不得。
  
  喝過酒,鄒總埋瞭單,王亮開車載著鄒總,李法官坐上西海木業公司派來的專車一起去西海市。在車上,王亮忍不住說道:“鄒總,聽說您不怎麼能喝酒,看來是我誤會瞭……”
  
  鄒總打著酒嗝說:“你可能聽說過我在宴會上醉瞭,那是要保護自己而已。我確實不怎麼能喝酒,那玩意兒傷身……”
  
  王亮猶豫瞭一下,又不解地問道:“我們才喝瞭一點酒,怎麼把房間的單給埋瞭呢?”
  
  鄒總答道:“我這法官同學今天在這裡接待上級,他很有前途,不過沒有接待費用。我們替他報銷瞭接待費用,他以後順利升上去瞭,說不定我們出個啥事也能幫上忙……”
  
  王亮怔瞭一下:“我們能出啥事呢?”
  
  “人在江湖走,難說呀。”鄒總擺瞭擺手,端正一下身子,“對瞭,他表哥的公司不得瞭,規模很大,這回我們爭取給它做1億元的貸款授信額度。”
  
  王亮沒有多問瞭,他們很快來到鄰近的西海市。西海木業公司的規模確實不小,用作貸款抵押的板材裝在一個個大紙箱裡,壘得像山一樣高。
  
  王亮仰起脖子看著,覺得陽光有點兒刺眼。李法官打起瞭傘,為鄒總和王亮遮陽,又把他們領進辦公樓裡,看財務報表和國有銀行頒發的優質企業證書。
  
  不久,分行決定撤銷拓展部,招進的人員都安排到新設立的支行去。鄒總要調到營業部當副總經理,因為他手上有1億元的企業貸款項目。
  
  鄒總拍瞭拍王亮的肩頭,說:“辦完那筆貸款,你就跟我到營業部去吧!”
  
  能跟這樣關照下屬的領導當然不賴,王亮馬上答應:“好,我馬上跟人力資源部說。”
  
  鄒總卻擺擺手:“你別開口,由我直接跟人力資源部要人,這樣你的身價才高。”
  
  西海木業公司的1億元貸款授信屬於異地貸款,要送總行審批。這天一大早,西海木業公司就派車把鄒總和王亮送到瞭總行,同來的還有李法官。
  
  總行的貸款審查會要在明天下午才討論西海木業公司的貸款項目,王亮就陪鄒總先在大都市裡走走。他忽然看到瞭上次鄒總和李法官愛喝的鹿酒,就想買下來送給他們晚上喝,卻被鄒總擋住瞭。
  
  鄒總解釋說:“我真的不怎麼能喝酒,但肯定比你強。你那張復印件,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荒地,是你的胃鏡照片吧?那幾個白點就是胃潰瘍,你可要註意身體啊!”
  
  王亮以前在單位裡喝酒多瞭,胃也傷瞭,所以他老婆特地讓他把胃鏡照片復印好隨身帶著,作為酒場的擋箭牌。不過,上次他是真想替鄒總喝酒,沒想到讓鄒總看到瞭那照片,反而當瞭他的擋箭牌。
  
  王亮心裡一熱,動情地說:“鄒總,您真是一個好領導啊!我、我剛來時還誤會您瞭!”接著,他紅著臉把自己過馬路時覺得被鄒總當成“擋箭牌”的事說瞭。
  
  鄒總哈哈大笑:“原來是這樣啊!其實,我當時見你過馬路閃閃縮縮的,怕你站不穩要出事呢。你習慣後,看我啥時候還抓住過你的胳膊過馬路?”王亮也不好意思地笑瞭。
  
  “不過,出門靠朋友,也說不清誰是誰的擋箭牌啊!”鄒總嘆瞭口氣,遞過一個信封,“這回,你真要替我當回擋箭牌,把這信封送給貸款審查部的劉主任。這個貸款項目對我的前途很重要,總行的審查很嚴格,要是我們能打點好關節,也許會順利點。”
  
  王亮捏捏信封,厚厚的,大約有1萬塊錢。他愣瞭一會兒,然後鄭重地點點頭:“鄒總請放心,我一定把這事辦得妥妥帖帖!”
  
  第二天上午,鄒總沒看到王亮,打他手機也顯示關機,不由擔心起來。下午開貸款審查會的時候,王亮遲到瞭半個多小時才出現,差點耽誤瞭項目的討論,驚得鄒總出瞭一身冷汗。
  
  王亮在會上補充提交瞭一疊照片,照片上是好幾個被打開的紙箱,裡面空空如也——這就是西海木業公司用作抵押的壘得像山一樣高的“板材”。原來那天王亮去西海木業公司實地調查,似乎感覺到那些裝滿瞭板材的紙箱裡透出一絲陽光,當時沒在意,後來卻越想越覺得可疑。昨天他專門乘飛機趕回去,花錢買通西海木業公司守倉庫的門衛,偷拍下那些“板材”紙箱的照片。王亮推測,用作抵押的“板材”大部分都是空箱子。
  
  貸款的抵押物出現疑點,貸款項目自然被否決瞭。王亮承認自己在調查過程中的疏忽,把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他把機票和餘下的錢都放到信封裡還給鄒總,鄒總的臉色很難看,張瞭張嘴,卻沒說什麼。
  
  回銀行沒幾天,王亮就辭職瞭。臨走的時候,他沒有忘記向老馬補交瞭2000元汽車修理費,他說那天是自己開車碰瞭石頭,修理費應該由他承擔。老馬沉默半晌,便收下瞭。
  
  兩年後,當瞭公務員的王亮去省城出差,被人從後面叫住瞭,回頭一看,竟是鄒總。
  
  鄒總現在是市商業銀行的營業部總經理瞭,他緊緊地握住王亮的手說:“當年真多虧你啊!西海木業公司的騙貸案發瞭,連我那法官同學也栽進去瞭。你真是我的擋箭牌啊!”
  
  王亮愣瞭好一會兒,回想往事,不由百感交集:“我當時哪有想著當您的擋箭牌呀!我也是為瞭自己。踏踏實實做事,清清白白做人,才是我的擋箭牌。”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