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深山玉雕

  玉壺山是新近發現的一個旅遊景點,此間山脈連綿起伏,奇峰嵯峨,怪石林立,幽谷飛瀑……神奇的造化形成瞭壯麗的景觀。
  
  就在這個旅遊景點著手開發時,不少旅遊愛好者便急不可耐地捷足先登瞭。尤其是那些愛好美術、攝影的,更是紛至沓來。
  
  這天,通往玉壺山頂的那條崎嶇山道上出現瞭兩個女人和一個小女孩。走在前面的高個女人30餘歲,氣質高雅,胸前掛著一個微型照相機,沿途不時拿起來拍照。她叫楊藝,是來自海峽彼岸某畫報社的一位攝影傢。緊跟在她身後的是位青春煥發的山裡妹子,叫山鳳,是這山裡人。她背上的小女孩是楊藝的女兒,叫花花,才5歲。
  
  這次楊藝專程赴大陸拍攝祖國的名山大川,準備在自傢畫報上推介。臨行前,小女兒花花吵嚷著要隨行。楊藝尋思,自己和女兒都是臺島上生,臺島上長,現在趁這機會母女雙雙去大陸尋根,讓小女兒從小大開眼界,培養對祖國大陸的感情,豈不是一樁難得的好事?於是真的將小女兒帶在身邊。雖然沿途小女兒給自己增添瞭不少麻煩,但母女倆一路上受到瞭不少陌生人的關照,使楊藝更加感受到祖國大陸的溫暖。就這樣,母女倆在大陸輾轉瞭近兩個月,訪遍瞭祖國大陸的許多名山大川,拍攝瞭不少珍貴的資料照片,正準備啟程回島時,無意間打聽到玉壺山新發現的自然風光景點,覺得機會難得。便改變計劃,一路尋訪而來,昨天剛剛到達,今天清晨便登山搶拍鏡頭。臨行前,她特意在山下物色瞭這位叫山鳳的山裡妹子,聘請她做向導並負責照顧花花。
  
  就這樣,山鳳和楊藝母女倆一路上說說笑笑,不知不覺間便登上瞭峰頂。
  
  登高遠望,無限風光盡收眼底。楊藝被這大自然的美景深深地陶醉瞭,她竟忘瞭女兒和山鳳的存在,獨自一個人捧起照相機左躥右跳地選取鏡頭拍攝,隨心所欲,忘乎所以。幸虧山鳳是位責任心挺強的山裡妹子,她深怕這位女臺胞萬一迷瞭路,或失足墜落,後果就不堪設想,所以在照顧好花花的同時,不忘緊緊攆上楊藝,不時提醒她要小心。楊藝總是笑著回應:沒關系,沒關系。
  
  歡樂的時間總是容易過去,不知不覺一個上午很快過去瞭,楊藝連著拍瞭好幾個膠卷,收獲不小。三個人在峰頂稍微休息瞭一下,吃過幹糧後,楊藝便又準備翻過一個山頭去選取新的景點。就在這時,天氣突然變瞭,太陽隱入瞭雲層,北風陡起,像刀子似的“嗖嗖”地刺入骨髓。山鳳驀地打瞭個寒噤,提醒楊藝道:“大姐,我們快下山去吧!這山裡的氣候變化無常,北風一起,說不定馬上就要下雪瞭!”
  
  “下雪?”楊藝一愣,隨即咯咯笑瞭:“這可是難得的一場雪景啊,我至今還沒見識過,必須搶拍下來!”
  
  山鳳急瞭,厲聲警告:“大姐,我們沒有穿夠禦寒的衣服,在這山上會凍死的,尤其是你們母女倆長年累月生活在四季如春的寶島上,一旦嚴寒降臨受得瞭嗎?不凍死也會凍壞啊!”
  
  楊藝似乎給鎮住瞭,猶豫道:“這樣吧,你帶著花花先下山,我搶拍幾個鏡頭以後一定會攆上你們的!”
  
  山鳳依然搖著頭,幾乎是哀求瞭:“大姐,你不能意氣用事,下山的路岔道多,萬一走錯瞭,你就出不來啊!”
  
  楊藝張瞭張嘴巴,還想找個借口,可山鳳不容她再張嘴,便以不可抗拒的口氣命令道:“什麼都別說瞭,我必須對你們母女倆的人身安全負責到底!快下山去吧,明天我們再來!”
  
  “明天?”楊藝苦笑瞭一下,簽證時間到瞭日期,而且畫報社正等著她的照片發稿,再也不能耽擱瞭啊!她無可奈何地搖瞭搖頭,再仰面一瞧,天上的雲層越來越厚,蒼穹似乎低矮瞭許多,北風在一個勁地狂刮瘋吹,身子還真挺不住瞭,於是隻好嘆瞭口氣,沮喪道:“錯失良機,錯失良機!”便在山鳳的連聲催逼下下山瞭。
  
  走到半山腰時,大朵大朵的雪花果然從天而降瞭。這大山深處的天氣還真是說變就變啊!
  
  楊藝頓時又興奮極瞭,這還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下大雪,如何不激動?一定要將山上的雪景搶拍下來,在畫報上發表後讓臺胞共同欣賞,一塊領略大陸錦繡河山的無限風光。主意已定,她故意和走在前頭的山鳳拉開瞭一段距離,等著拍雪景。而山鳳背著花花隻顧埋頭趕路下山,沒覺察到楊藝在後面故意拖拉,以至雙方的距離越來越遠瞭……
  
  半個小時以後,楊藝才心滿意足地繼續下山瞭。可她沒想到,就在這半個小時之內,漫天飛舞的大雪仿佛給整個大地蓋上瞭一層厚厚的棉被,到處白雪皚皚,哪裡還能找到下山的道路?
  
  楊藝這才後悔瞭,害怕瞭。這山上前不著村,後不見店,闃無人跡,連座避雪的茅棚子都不見,要是困在此處不活活凍死才怪哩!楊藝悲從心來,鼻子一酸,頓時淚珠滾滾。
  
  突然,她仿佛聽到瞭一種什麼聲音,凝神仔細分辨,原來是手袋裡傳出的手機鳴叫聲。天哪,自己剛才一慌神,竟然忘瞭身邊還帶著“護身符”。她急忙抓在手中,打開一聽,是山下旅館服務員的聲音,詢問她為何還不見下山?楊藝激動地告訴對方,自己讓大雪給困在半山腰瞭。對方便安慰她不要亂走亂竄,他們會組織人來援救。楊藝這才透出一口氣,幸虧旅館服務周到,留下她的手機號,要不,可真難逃此劫瞭!
  
  夜幕比平日似乎降臨得更早,若不是那白雪的反光,四面恐怕早已被黑暗籠罩。楊藝在半山腰間的平坡上不停地活動著,驅趕著陣陣寒意,並不時朝山下眺望,焦急地盼望救星。終於,山下出現瞭一個個火把,像星星似的閃動著,隱隱約約地傳來一陣陣呼喊聲:“楊藝,你在哪兒?”
  
  楊藝頓覺鼻子又是一酸,雙眼便被淚水糊住瞭,她沖著火光的方向感激地雙腿跪瞭下去……
  
  楊藝終於與援救她的山裡人會面瞭,見面後的第一句話是:“山鳳和我女兒平安下山瞭吧?”
  
  “怎麼,你們沒在一塊?那可就糟瞭!”山裡人大吃一驚,問明情況後,又打著火把四處散開呼叫起來:“山鳳,你在哪兒?”楊藝頓時又淚珠滾滾瞭。
  
  按理,山鳳是“山裡通”,根本不會迷路的。山裡人安慰楊藝不要焦急,她遲早會帶著花花回來的。然而,誰也沒想到山鳳遇到瞭一場意外——
  
  原來,三個小時以前,山鳳背著花花下山時,因為急於趕路,竟然在一條岔路口不小心崴瞭腳,身子失去重心,兩人滾進瞭山坡下的草叢裡。因為崴瞭腳,山鳳再也背不動花花瞭。而花花年紀這麼小,怎麼能獨自爬坡呢?何況,雪中爬坡,一步三滑,她自己都上不去啊!於是,山鳳發愁瞭。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密瞭,山鳳有心想呼救,可自己連手機都沒有啊!天寒地凍,山鳳抗不住瞭,花花更是凍得鼻紅臉青,不住地哭叫著:“姐姐,我好冷!姐姐,我好冷!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山鳳將花花緊緊摟在自己的胸前,不住地安慰花花,可花花還是不停地哆嗦著,哭嚷著:“姐姐,好冷啊,凍死我瞭,凍死我瞭!”
  
  山鳳也給凍得牙齒咯咯直響,心想難逃此劫瞭,與其雙雙凍死在這深山裡,倒不如拼死救活這小女孩。這位深明大義的山裡妹子還真豁出去瞭,她將自己外面的衣服一件一件脫下來,緊緊裹在花花的身上,脫得自己身上隻剩下褲衩和背心。聽到花花不叫冷瞭,她才欣慰地苦苦一笑。身子開始麻木瞭,終於再也支撐不住瞭,她猛地朝前一傾,將花花護在自己的身下……
  
  天亮時分,折騰瞭整整一夜的山裡人和楊藝才在這面山坡下,聽到瞭一個小女孩的哭聲。當他們趕過去時,無不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隻見山鳳像一尊潔白無瑕的玉雕躺在雪地裡,用自己幾近赤裸的身體保護著臺胞的女兒。她靜靜地俯臥著,一動也不動。
  
  滿眼淚花的楊藝強抑悲痛,不失時機地搶拍瞭這個感天動地的珍貴鏡頭。
  
  一個月後,楊藝供職的那傢畫報刊出瞭一幅撼動人心的照片,題名“深山玉雕”。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