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滴血的網站

  蕭子涵這段時間迷上瞭上網,每天晚上都要在網上逛許久。這天,他突然在一個論壇上看到一個帖子,介紹一個很好玩的網站,叫作“紫丁香”。蕭子涵反正也沒事,就順手點那個鏈接,進瞭“紫丁香”網站。
  
  這個網站和別的網站沒什麼兩樣,不過在首頁卻有一句很顯眼的廣告詞,叫“有求必應”。蕭子涵看看論壇上的分類,有什麼“秘密集中營”、“地獄之咒”等看起來很吸引人眼球的欄目。不過當他點瞭這些欄目時,卻進不去,頁面上出來一個對話框,顯示他必須是高級會員才能進入每個欄目。蕭子涵覺得這個網站有點故弄玄虛的味道,頓時就沒瞭興趣。可當他的目光隨意再往下一看時,卻驚異地發現,這個網站目前在線的人數竟然有一萬多人。蕭子涵不由來瞭興趣,註冊成瞭高級會員,費用倒也不高,一年隻有100元。
  
  真正進入那些論壇後,蕭子涵看到,裡面的內容五花八門,什麼都有。在“秘密集中營”裡,不同的網友寫出瞭自己形形色色不為人知的秘密,有的人提到自己在外面包養瞭二奶;有的人說發現瞭領導受賄的證據;還有的說自己不小心發瞭一筆小財……不過網絡就是有這樣的好處,不管你說什麼,也沒人知道你那個網名後面的真實面目到底怎樣。
  
  蕭子涵又去瞭“地獄之咒”,這個欄目就更顯得滑稽可笑瞭,論壇主置頂瞭一個帖子,說是可以幫助每個需要向別人報復的人,隻要給他在論壇內發個短消息,將所要報復的人的照片傳過去,他就可以進行設置,讓那個需要得到報復的人受到來自地獄的詛咒。
  
  看到這兒,蕭子涵猛然間想起他所在單位以前的領導張浩輝,此人善弄權術,現在已經升到瞭高一級的部門任瞭主要領導人。一年前,蕭子涵曾給他送過兩萬元,想讓他幫著調動妻子的工作。哪想到這個張浩輝非但沒能幫忙說上話,還把那些錢給私吞瞭。一想到這事蕭子涵就來氣,覺得自己被這個張浩輝坑瞭。
  
  現在看到論壇主這樣一說,蕭子涵心裡一動,從網上搜集瞭一下張浩輝的照片,此人是主要領導,市報等媒體上有他的照片,下載很容易。很快,蕭子涵就將照片用論壇短消息的形式發瞭出去。想讓論壇主用詛咒的方式,給這個張浩輝一點小小的教訓。不過,在心裡,蕭子涵還是覺得這太小兒科瞭,可能論壇主隻是用這樣的噱頭來騙騙人吧。
  
  又瀏覽瞭一會網頁,蕭子涵就睡覺瞭。過瞭兩天,在單位裡和同事閑聊時,有人提到市裡某部門的主要領導出外開會時,在經過一座大橋時,出瞭車禍,有幾個人已經同時被送到醫院去瞭。聽到這個消息,蕭子涵心裡頓時咯噔一下。他忙打聽那幾個領導的名字,沒料到其中真的就有一個人是張浩輝。蕭子涵搖搖頭,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晚上,他早早上瞭網,打開“紫丁香”網站,果然收到一個來自論壇主的短消息,說是詛咒已經發出去瞭。蕭子涵看到,論壇主發來的短消息上,顯示出一個血團,逐漸膨大,然後一下子爆裂開來,非常之恐怖。看著看著,蕭子涵有點心慌,連忙下線關瞭機。
  
  可是睡下後,蕭子涵卻一直輾轉反側難以入睡,他覺得這件事有點令人害怕,本以為是場玩笑,可哪想到事態竟逐漸變得可怕起來。萬一那個張浩輝真的出點意外,豈不和自己這個舉動有關系嗎?再說瞭,自己也隻是想出口氣而已,並沒有想要人傢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啊。想著想著,蕭子涵又爬瞭起來,打開電腦進入“紫丁香”,給論壇主發去一條短消息,請求他撤回上次的詛咒,別再報復張浩輝瞭。不一會,論壇主就回復瞭信息,說是如果要消除詛咒,必須付錢,蕭子涵隻有通過賬號打去3000元錢,才可以把這個咒消掉。蕭子涵有點心疼,但還是咬著牙在網上銀行自己的賬號裡往論壇主提供的那個戶頭撥過去瞭3000元,現在,他也隻有出點血化解這場無意造成的車禍瞭。
  
  張浩輝很快傷愈出院瞭,他隻是受瞭點擦傷。得知這一消息,蕭子涵暗暗松瞭口氣。“紫丁香”這個網站他再也沒有去過,覺得有點邪門。可是越怕什麼越來什麼。一個星期後,蕭子涵看新聞,市電視臺報道瞭一條最新新聞,說是重要部門的領導人張浩輝剛出院不久,就又被綁架瞭。公安刑警部門已經介入瞭調查,如果有知情人知道一些線索,請速與公安方面聯系。
  
  看到這個消息,蕭子涵再次頭大瞭。他根本沒想到事情會按這個方向發展,那個論壇主為何如此不守信用呢,他到底要做什麼?想到這,蕭子涵又開瞭電腦,進入“紫丁香”,向論壇主詢問這件事為什麼會這樣?上次不是將錢給他打過去瞭嗎?哪想,論壇主卻發過來消息說:錢不夠,還得再支付5000元,否則,那個張浩輝定會有生命危險!
  
  想到自己畢竟是始作俑者,盡管心疼錢,蕭子涵還是無奈地將錢再次按那個賬戶打瞭過去。如果真的出瞭人命,這件事可就一點也不好玩瞭,誰讓自己一開始竟陷進瞭這樣一個莫名的怪圈裡呢!
  
  因為怕牽連到自己,蕭子涵向單位請瞭幾天假,幹脆去瞭鄉下父母傢住瞭幾天。可這天,當他一回單位,就又聽說瞭一個可怕的消息,那個張浩輝被綁匪給撕票瞭,死得很慘,橫屍在郊外一個垃圾場,被一個拾荒的給發現瞭。公安過去後,現場已經被破壞得失去瞭價值,不過,死者的手機還在身上,公安終於查出來,他是被一個來自前妻的電話引誘到郊外從而被人給綁架的。但是後來公安又排除瞭這一線索,因為犯罪分子很高明,他們用一種特制的軟件,使得打向張浩輝的電話顯示的是他前妻的手機號碼,其實並非龍梅本人。所以,前妻龍梅已經被排除瞭嫌疑。
  
  聽到同事繪聲繪色地給自己講瞭這麼多,蕭子涵猛地想到,張浩輝的前妻,不就是自己的大學同學龍梅嗎,當時向張浩輝行賄的時候,自己就是通過她牽的線,不過後來龍梅和張浩輝辦瞭離婚,現在好像還是一個人過。
  
  為瞭瞭解更多的事情,蕭子涵想到應該聯系一下龍梅,或許她會有什麼線索。畢竟張浩輝死得太突然瞭,而且與自己有著直接的關系。於是蕭子涵打瞭龍梅的電話,約她下班後一起在附近的咖啡廳坐坐。一下班,蕭子涵早早就去瞭咖啡廳,坐著等候龍梅。不一會,他在窗內就看到瞭從街頭騎著電動車駛過來的龍梅,正要出去向她招手的時候,也就是幾秒之內,一個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瞭。一個穿著破爛的乞丐,在誰也沒註意到的時候,突然向龍梅的車子撞去。龍梅為瞭避開這個乞丐,電動車來不及剎車,竟向一邊的欄桿碰去,倒在瞭地上。
  
  蕭子涵連忙沖出咖啡廳,向著龍梅跑去,跑到跟前的時候,那個乞丐早已不見瞭蹤影。龍梅的頭上淌著血,她被撞得倒在地上,剛好頭部著地。蕭子涵趕緊打瞭120,將龍梅送到醫院。經過一番搶救,醫生判斷龍梅屬於嚴重的腦震蕩,一時間恢復不過來,可能得經過一段時間的昏迷。
  
  看到事態如此嚴重,蕭子涵聯想瞭前面發生的所有一切事情,終於感覺到瞭一股危險的力量正在操縱著整個事件。在痛苦地想瞭幾天後,他去瞭公安局,將自己去“紫丁香”的前前後後全部講瞭出來。公安局的辦案幹警很是重視,立刻把這個記錄瞭下來,並調用網絡高手進行瞭查辦。
  
  一個月後,案件初步取得瞭進展。蕭子涵被叫到瞭刑警隊,辦案人員告知他,此件案子完全與他無關!禍根出在張浩輝自己身上!
  
  其實那個“紫丁香”網站,根本就是個被一股不法分子操作的犯罪平臺,他們利用人們的陰暗心理,在論壇上竊取一些人的秘密,並利用網絡手段獲取這部分人的IP地址,然後就發郵件或信件進行敲詐勒索。有些膽小怕事的人,就會按他們所說的賬戶打去一定數額的錢,用以消災。而那個張浩輝,有次喝醉後也進入瞭“紫丁香”網站,在論壇大談他如何有錢如何玩女人。論壇主得到他的秘密後馬上就用遠程技術查出瞭他的身份以及地址。可是當郵件發過去後,張浩輝根本不買賬,不願意接受論壇主的非分要求。論壇主決定對張浩輝實施一點恐嚇,就制造瞭那起車禍。繼而又綁架瞭他,想從他身上榨取油水。而這一切都被蕭子涵誤以為是那些詛咒真的起瞭作用,還連著給論壇主匯瞭兩次錢。
  
  張浩輝那天一出院,接到前妻的號碼打來的電話,沒有提防就去瞭郊外,結果被綁架瞭。但是他沒能提供給綁匪們所想要的金額,就被慘忍地殺死瞭。至於他的前妻龍梅,其實才是真正掌握張浩輝小金庫的人!為瞭轉移自己多年來收賄受賄所得的不義之財,張浩輝和前妻龍梅辦瞭假離婚,這次龍梅本來收到瞭張浩輝從綁匪那打來的求救電話,但她卻指使人送去瞭用報紙裁的假錢,為的是借機除掉張浩輝,因為她另有瞭心上人,早就想和心上人用那筆巨款遠走高飛瞭。綁匪後來又盯上瞭她,制造這起小小的車禍,依舊是想逼她就范,好交出錢來。不過這批不法分子的願望還是落空瞭。幸虧蕭子涵及時通報瞭情況,公安得以順藤摸瓜,搗毀瞭這個所謂的“紫丁香”網站,也抓住瞭已經在醫院蘇醒過來的龍梅。
  
  蕭子涵終於松瞭口氣,這天晚上,他再次打開電腦上網,想把那個“紫丁香”網站給刪掉。哪想,一開機,屏幕上就出現瞭一團詭異的紫丁香花,電腦竟死機瞭,不管他怎麼擺弄,那團紫丁香就是陰魂不散,一直盤踞在電腦屏幕上。後來,蕭子涵找瞭個電腦高手來,重新裝瞭系統。可是打開網頁後,冷不丁還是會顯示出一團紫丁香來。蕭子涵心裡掠過一陣寒意,看來,人們隻要還有某種不可告人的需求,這種紫丁香網站就永遠會存在下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