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山路彎彎

  一
  
  大山很深。在群山的深處,散落著十幾個村莊。出山的路又曲又窄,凹凸不平。由於不通汽車,山裡人出山,都得一大早出發,先步行十幾公裡山路,到山外去坐車。不過,這些年,山外有些生意人將目光瞄準瞭大山深處。他們雇瞭大膽的司機,沿著崎嶇不平的山路小心翼翼地開車進山,收購山果、牛羊、藥材,運出山去,變成嘩嘩響的票子。於是,寂靜的山路上,便時常有汽車轟轟隆隆地駛過。
  
  這也給山裡人帶來瞭方便,再出山,就有便車可搭瞭。
  
  個體貨車司機老張經常駕車出入山裡,幾乎每一次,都有人搭他的車進出山。當然人傢也不白搭,山裡人實在,下車後,往往留下幾捧栗子、幾個柿子啥的,以表謝意。老張是個熱心人,隻要駕駛室有空座,他很樂意大夥搭他的車。倒不是為瞭幾捧栗子,老張也是從大山裡走出來的,知道山裡人不容易,能伸手幫一把就幫一把,自己也少不瞭什麼。
  
  這天,老張進山拉瞭一車山果,返程經過一個名叫桃花溝的小村時,看到路邊有兩個人攔車,一老一少。老張把車停下,一看,老的那個認識,是桃花溝的老宋頭,以前搭過他的車。老宋頭滿臉堆笑,說:“張師傅,俺傢小子要回城,能不能搭你的便車出山?”
  
  老張看瞭那小的一眼,小夥子長得挺精神,戴個眼鏡,看起來跟幹部似的。老張招招手,熱情地說:“是你兒子啊,沒問題,快上車吧。”
  
  老宋頭千恩萬謝。那小的就拉開車門,嘴裡說謝謝師傅,上瞭車。汽車上路後,小夥子從兜裡掏出一盒煙,老練地抽出一支,遞過來,說:“師傅,您抽煙。”
  
  老張看看煙盒,“咦,紅塔山呀,小夥子,抽這麼高級的煙,工作一定不錯吧?”
  
  小夥子笑笑,說:“一般,在機關裡混事。”
  
  老張伸出大拇指,誇道:“那一定是幹部瞭,有出息,深山裡飛出的金鳳凰呀!”
  
  小夥子雖然竭力掩飾,臉上還是露出幾分得意的神色。這時候,車子經過一段斜坡,坡陡路險,汽車猛地顛簸瞭一下,幾乎傾斜成瞭45度角。小夥子見狀,臉都嚇白瞭,顫聲道:“師傅,您小心點!”
  
  接下來的路,小夥子提心吊膽,他緊閉雙唇,再也不敢跟老張說話,生怕老張分心。
  
  一個小時後,汽車拐過瞭最後一個險彎,路寬瞭一些,馬上就要出山瞭。小夥子這才松瞭口氣,將提在半空的心放回肚裡,由衷地贊道:“師傅,你的駕駛技術真棒呀,換瞭我,打死也不敢開。”
  
  老張擦擦汗,呵呵笑道:“不瞞你說,頭一次走這條路的時候,差點沒把我尿嚇出來,冷汗把衣裳都濕透瞭。走的次數多瞭,對路況熟悉瞭,這才好瞭一些。”
  
  沒想到,就在他倆心情放松下來的時候,危險卻來臨瞭。前面不遠處,一大一小兩頭牛分別在山路兩邊吃草。老張按按喇叭,見它倆不動彈,就想從中間穿過去。萬沒想到車到近前,那頭母牛卻突然起動,橫穿山路。也許它感覺到這迎面而來的龐然大物很危險,想跑到對面保護自己的孩子。老張猝不及防,他心裡清楚一頭牛在山裡人心裡的地位,剎車已經來不及瞭,他本能地一打方向盤,隻聽“轟隆”一聲巨響,汽車撞在一棵樹上,玻璃紛飛,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小夥子躲避不及,雙手捂著臉,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老張覺得左腿一麻,疼得暈瞭過去。
  
  這次車禍,老張左腿骨折,住瞭一個多月的院才康復。宋仁義,也就是老宋頭的兒子,右臉被碎玻璃割破,破瞭相,傷愈後,原本細皮嫩肉的臉上多瞭幾塊傷疤。好在兩人都沒出什麼大毛病,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老張住院期間,許多山裡人到醫院來看過他,其中也包括桃花溝的老宋頭。看到老宋頭,老張頗感內疚:“大叔,對不起,都怪我,沒開好車,害得你傢小子也受瞭傷。”
  
  老宋頭慌忙擺手:“咋能怪你呢?這是天災人禍,怪不得你。你是好心做好事,幫俺們的,若是硬賴到你頭上,那不是恩將仇報嗎?俺們還是人嗎?”
  
  老張過意不去,讓愛人取出1000塊錢來,交給老宋頭,說:“大叔,話雖這麼說,可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我沒開好車才出的事,這樣吧,這錢你拿去,仁義的治療費由我來出。”
  
  老宋頭“呼”地站起來,燙手似的把錢扔到病床上,他一梗脖子,臉都漲紅瞭,嚷嚷說:“張師傅,你這是在打俺的臉呢,你看看,俺老宋像是訛人的人嗎?俺再窮,也不能不懂道理呀。”
  
  老張忙說:“大叔,我不是這個意思。”
  
  老宋頭憤憤地說:“那你是個啥意思?不花錢搭你的車,出瞭事還得讓你掏錢,這道理走到哪裡都說不過去。哼,我明白瞭,你這樣做,是不想讓俺們以後再搭你的便車瞭吧?”
  
  對方把話說到這種地步,老張看出來,這個實在的山裡老漢是真生氣瞭,他沒辦法,隻好乖乖地把錢收回來,心中萬分感慨:這些山裡人,就是實在、仁義啊!
  
  二
  
  老張出院後,隔三岔五仍往山裡跑。車禍並沒有給他留下什麼顧慮,看到要搭車的山裡人,他總是不等人傢招呼,主動把車停在人傢跟前。
  
  然而,讓他意想不到的是,一個月後,他突然接到一張法院的傳票:宋仁義以車禍後毀容為由,向他索賠兩萬元,用作整容費用。
  
  老張接到傳票,頓時懵瞭,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惹出瞭這麼大的禍。兩萬塊?這不是訛人嗎?憑什麼呀?
  
  老張氣壞瞭,他去咨詢瞭一個略懂法律的鄰居。鄰居告訴他,這樁官司你的輸面很大,因為法律有規定,由於駕駛員過錯致使第三者受到損害,駕駛員要擔負責任。
  
  老張急瞭,爭辯道:“可是,我是出於好心才讓他搭車的呀!”
  
  鄰居說:“法律就是這樣規定的。對瞭,你買沒買機動車駕駛員第三者責任險?如果買瞭,保險公司可以負責賠償。”
  
  老張搖搖頭,懊悔不迭:“沒買。”
  
  鄰居嘆口氣:“那沒辦法,你隻能自認倒黴瞭。老張呀,吃一塹長一智,記住,以後可千萬別讓人隨便搭車瞭。出瞭事可不是鬧著玩的。”
  
  老張徹底傻瞭眼,他想不明白:法律咋會讓好人吃虧呢?
  
  過瞭兩天,老張又進山瞭。他跟換瞭個人似的,再看到搭車的人,他望都不望,一踩油門,一掠而過。
  
  他的事情很快傳開,其他司機聽說後,均是後怕不已,暗暗慶幸出事的不是自己。哪個還敢自找麻煩呀?也沒有人提議,大傢自然而然地都向老張學習,都不敢讓人搭車瞭。
  
  於是,山裡人要出山,又回到瞭從前,必須花半天時間走十幾公裡山路,到山外去坐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