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小偷到底要什麼

  莫青是一位小學數學老師。這天早上,她和往常一樣去上班。她一路走,一路想著班上一個叫胡小波的學生。近一段時間,胡小波經常遲到,上課不認真聽講,喜歡做小動作,作業也不按時交。莫青決定,放學後去他傢看看。
  
  走到校門口,莫青看到門衛在朝她招手,就急忙跑過去。隻聽門衛神色慌張地說:“莫老師,大事不好瞭,你們辦公室被盜瞭,你快去看看吧!”
  
  一聽這話,莫青的心頓時懸瞭起來:她剛發的工資就放在辦公室,要是被小偷偷瞭去,那可就慘瞭!她顧不上向門衛說聲謝謝,便火燒火燎趕往辦公室。辦公室門口圍著一群人,正七嘴八舌地議論著什麼。莫青喊瞭一聲:“各位,請讓一下。”說著奮力擠瞭進去。
  
  辦公室裡凌亂不堪,桌子椅子東倒西歪,書本作業散落一地,同屋的其他老師正忙著整理各自的物品。莫青一個箭步沖到座位前,手忙腳亂地清點起來。很快,物品清點完畢,大夥的東西都沒有丟失,就連莫青的工資也一分沒少。
  
  莫青不由皺起瞭眉頭。這小偷可真奇怪,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卻什麼也沒帶走,他到底想要什麼?在她發愣的當兒,有個老師心有餘悸地問:“莫老師,你說,咱們要不要報警?”莫青沉吟片刻,擺擺手說:“我看,還是不報警瞭吧,這小偷不像是慣犯,我估摸著,可能是學生搞的惡作劇。咱們先私下裡打聽打聽,別因為這一點小事,毀瞭一個學生的名聲。以後,咱們多加防范就是瞭。”
  
  大夥覺得有理,便不再多言,埋頭收拾辦公室。
  
  這天放學以後,莫青按計劃去胡小波傢傢訪。胡小波傢離學校並不遠,她步行前往。拐過一條大街,來到一條偏僻的巷子。正在這時,身後突然響起一陣摩托車的轟鳴聲,莫青下意識地往旁邊讓瞭讓。
  
  眨眼工夫,摩托車便沖到近前。莫青感到肩上的包被人猛地一扯,一股巨大的力量將她帶瞭一個踉蹌,她收身不住,“撲通”一聲摔倒在地。等她忍著疼痛,從地上爬起來一看,肩上的包已經不翼而飛,前面有一輛無牌照的紅色摩托車,上面坐著兩個戴著頭盔的男子,他們一邊不停地回頭張望,一邊風馳電掣般跑遠瞭。
  
  莫青氣得渾身直哆嗦,沒想到,大白天竟然有人敢飛車搶劫!她想到瞭報警,可手機在包裡,早成瞭劫匪的囊中物!不能就這樣放過他們,她一邊狠狠地想著,一邊一瘸一拐地向前走,想找個公用電話亭報警。
  
  走出沒多遠,她又聽到一陣摩托車的轟鳴聲,抬頭一看,不由大吃一驚,居然又是那輛摩托車!他們已經得瞭手,為何還不肯放過自己?莫青正琢磨著對策,摩托車已發瘋般沖到瞭近前,坐在後面的男子一抬手,將一個包丟到她跟前,車子又一溜煙地跑遠瞭。
  
  莫青的心還在狂跳。她撿起包,定睛一看,正是她被搶的那個,仔細清點一下裡面的東西,錢,手機,銀行卡都在,並且還多瞭一張紙條,隻見上面歪歪扭扭地寫著:“莫青,鄭重警告你,那件事千萬不要告訴警察,否則,你們全傢會有生命危險!”
  
  莫青又驚又怕,她想不明白,他們搶瞭自己的包,為何要還回來,他們到底想要什麼?難道辦公室盜竊案也是他們做的?他們說的那件事又是指什麼?
  
  莫青思來想去,覺得兩個劫匪來去無蹤,她也沒看清對方的相貌,即使報警,警察也找不出什麼線索,還是等事情有些眉目瞭再說吧。這麼想著,她又強打起精神,朝胡小波傢走去。
  
  胡小波傢很快到瞭,莫青敲瞭敲門,片刻後,門“吱”地一聲開瞭,一個中年男子探出頭來,他先是吃驚地張瞭張嘴,很快又換瞭一副表情,熱情地招呼道:“喲,是莫老師呀!”
  
  開傢長會時,莫青見過此人,他就是胡小波的爸爸胡大柱。莫青笑道:“小波爸爸,我是來做傢訪的,小波他在傢吧?”“在,在,他在看電視呢,這小子整天隻知道玩!”胡大柱說著,客氣地將莫青讓進瞭屋。
  
  見莫老師來瞭,胡小波趕忙關瞭電視,殷勤地為她端來一杯熱茶,附在她耳朵根兒,小聲哀求道:“莫老師,你千萬別打我的小報告呀,我爸爸是個暴脾氣,要是你說瞭我的壞話,他會打死我的!”
  
  莫青苦笑瞭一下,小聲安慰道:“小波,老師該說的還是要說,有我在,爸爸不會把你怎麼樣的。”兩人正說著悄悄話,胡大柱已一屁股坐到瞭對面,賠著笑臉問:“莫老師,這段時間,小波在學校表現怎麼樣?”
  
  莫青搖搖頭,說:“小波最近表現不好,經常遲到,上課也沒精神,我真的很擔心他。”胡大柱狠狠地瞪瞭兒子一眼,氣急敗壞地吼道:“小兔崽子,我供你吃,供你穿,你不好好讀書,對得起我嗎?”
  
  胡小波就像一隻受驚的兔子,“吱溜”一聲躲到瞭沙發後面,渾身哆嗦個不停。莫青見狀,趕忙勸道:“小波爸爸,你老這麼吼他,也不是辦法,你應該用父愛感化他,多抽出點時間陪他,督促他按時完成作業,不瞞你說,小波前天的作業還沒交呢。”
  
  胡大柱吃驚地瞪大瞭眼睛,沒好氣地質問兒子:“兔崽子,你不是說,你前天的作業交瞭嗎,你敢騙我?!”
  
  胡小波支支吾吾地說:“我,我本來是準備交的,可在上學的路上,碰到瞭幾個同學,他們在玩紙飛機,我便將那張作業紙疊成瞭飛機,和他們比賽。可誰知,誰知那飛機一下飛到瞭水池裡,撿不回來瞭,我怕你打我,才說瞭謊……”
  
  聽完兒子的講述,胡大柱不僅沒生氣,反而露出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見莫青正盯著自己,他像是突然意識到瞭什麼,臉色一沉說:“兔崽子,你給我聽好瞭,以後再貪玩,不把作業按時交上去,我非打爛你的屁股不可!”
  
  三個人又交談瞭一陣,莫青就要起身告辭,正在這時,忽聽樓下有人在喊:“胡大柱,你下來一下!”莫青就站在窗前,便隨胡大柱朝樓下瞟瞭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她不由暗吃一驚:樓下的男子騎在一輛摩托車上,那正是一輛無牌照的紅色摩托車,難道……
  
  莫青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小波爸爸,我把你的電話號碼弄丟瞭,你再給我寫一遍吧,咱們以後要多聯系。”胡大柱點點頭,找來紙和筆,大大咧咧地寫下瞭名字和聯系電話。
  
  告別瞭胡大柱父子,莫青走到大街上,這才掏出劫匪留下的紙條和胡大柱寫的電話號碼,仔細比對上面的筆跡。兩張紙條上的筆跡非常相似,極有可能出自一人之手!莫青心頭一陣狂跳,看來,飛車搶劫她的就是胡大柱和樓下的男子。想到這裡,她毫不猶豫地撥打瞭報警電話。
  
  第二天上午,莫青正在辦公室改作業,一個警察突然闖瞭進來,微笑著說:“莫老師,謝謝你呀,你可幫瞭我們一個大忙瞭……”
  
  原來,一個月前,本市發生瞭一起特大盜竊案,有兩個小偷扮成鐵路工人,在一段廢棄的鐵路上,盜竊瞭幾十根鐵軌。案子一直懸而未破。莫青有一個朋友是警察,她從朋友處聽說這個案子後,突發奇想,將它編成瞭一道數學題,她給學生們提供的問題是,鐵軌的長、寬、高、數量及鋼材的價格,讓他們計算這筆贓物的價值。
  
  胡小波把傢庭作業帶回傢後,別的題目都做好瞭,唯獨這道題算不出來,便向胡大柱求教。胡大柱一看題目,不由暗吃一驚,因為這個案子就是他和同夥幹的。可當時他並沒有多想,隻是覺得老師挺有意思,什麼東西都能拿來出題。胡大柱沒上幾年學,面對一大堆數字、公式,愁得直搖腦袋。後來他想,反正這筆贓物值多少錢,他比誰都清楚,不用算也是那麼多,就直接把答案告訴瞭兒子。
  
  第二天,胡大柱去找同夥喝酒,無意中提到瞭那道數學題。同夥聽後一愣,便問胡大柱,那幾個數據分別是多少。當得知鐵軌的長度後,同夥氣急敗壞地說:“胡大柱,我說你是個缺心眼兒,你還不服氣,鐵軌的實際長度是12.5米,數學題裡卻是12米。這很可能是老師和警察聯合起來,給咱們下的一個套呀!退一萬步講,就算這不是一個套子,可題目是老師出的,她肯定知道涉案金額,她一看作業,小波的答案錯得也太離譜瞭,竟然和涉案金額完全吻合!這說明瞭什麼?說明你們父子肯定和這個案子有關系!要是她一報案,公安局不抓你才怪!”
  
  聽同夥這麼一分析,胡大柱後悔得腸子都青瞭:兒子說,他的作業已經交給瞭老師!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趕在莫青批改作業前,找到它、銷毀它。當天晚上,胡大柱帶上一個小個子同夥撬開瞭莫青辦公室的門。可他們把辦公室翻瞭個底朝天,也沒找到胡小波的作業。於是,他們更加相信,莫青已經發現瞭“罪證”,將它單獨藏瞭起來。剛好,那天莫青去傢訪的路上就有一個派出所,他們就誤認為她是去報案,便一路跟蹤,準備奪回罪證……
  
  聽完警察一番話,莫青不由一陣感慨:“唉,一道數學題竟然引出瞭一樁大案!也多虧瞭胡小波沒把作業交給我,不然的話,胡大柱和他的同夥也不會做賊心虛,自投羅網瞭!”
  
  警察笑瞭笑,十分好奇地問:“莫老師,我很想知道,你為什麼要把鐵軌的長度改成12米呢?”
  
  莫青搖搖頭,語重心長地說:“現在的小孩負擔本來就重,我隻想讓他們多瞭解一點社會,並不想讓他們陷入枯燥的計算中,所以就化繁為簡,把鐵軌的長度改成瞭整數。”
  
  警察一聽樂瞭,由衷地贊道:“莫老師,你這一筆改得妙呀,不光替孩子們減輕瞭負擔,也讓我們破案輕松瞭許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