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醉酒測情人

  精明能幹的老湯,做鋼材生意發瞭財。俗話說,“男人有錢就變壞”。這話在老湯身上還真的應驗瞭。老湯今年雖已年近五十,但也還屬壯年時期。他不但每周兩次泡桑拿、搞按摩,還在小城東關和西關分別租房包瞭兩個小情人。
  
  兩情人一個叫菊花,一個叫香蓮,每天聯系電話接二連三,忙得老湯不可開交。特別是兩個小情人對他施展甜言蜜語、溫柔似水的嗲功,常使他忘瞭自己姓啥。但老湯畢竟是生意人,心裡老是不踏實,懷疑兩個小情人感情不專一,另有外遇;又擔心兩個小情人與自己貌合神離,是沖著自己的錢來的,那種纏綿柔情不會長久。老湯尋思:人心隔肚皮,虎心隔毛皮。如能有個絕對有效的測試心理的藥物或儀器,那該多好啊!
  
  這天,老湯的幾個哥們給他請瞭一位心理學專傢。在酒店喝酒時,那位心理學專傢說,人在深度睡眠時,他的意志是不受大腦神經所控制的,這時突然對他大聲說句話,往往能套出真話來。老湯一聽高興至極,也沒有心思喝酒瞭,敷衍瞭幾句套話,便急急忙忙往情人菊花那兒跑去。
  
  菊花一見老湯來瞭,就嗲聲嗲氣地撒嬌。可老湯頭腦十分清醒,他先掏出兩張百元大鈔塞在菊花手裡,隨即借故開瞭一瓶烈性酒,猛灌瞭菊花一通。沒過多長時間,菊花就醉得不省人事。兩個小時過去瞭,老湯覺得菊花已進入深度睡眠,於是運足底氣,做個深呼吸,然後沖著菊花的耳朵大叫一聲:“老湯回來瞭!”睡夢中的菊花一個抽搐,迷迷糊糊中“騰”地坐瞭起來,一把抓住老湯,急匆匆地說:“快快快!快從陽臺翻出去!老湯是個霸道惡棍,若是被他看到,你就沒命瞭!”老湯一聽,當即“啪啪”猛搧菊花兩記大耳光,雙手叉腰,虎狼一般地大吼:“你喝我的吃我的,還敢勾搭野男人,快給我滾!”菊花這才發覺失言,也不申辯,將臉一板:“走就走!有什麼瞭不起的,老不死的!”說完扭著屁股,揚長而去。
  
  老湯氣得將租房裡的東西亂砸一通,然後坐在沙發上喘粗氣。過瞭一會,他忽然想起什麼,又馬不停蹄地向城西香蓮住處趕去。香蓮也是一陣歡呼雀躍,甜言蜜語說個不停。老湯不為所動,又以同樣方法將香蓮灌得爛醉。這次老湯沒有多等那麼長時間,香蓮剛睡瞭半個小時,他便迫不及待地拉開嗓門猛喊一聲:“老湯回來瞭!”隻見香蓮一骨碌從床上爬起,雙手在床上亂摸,惡狠狠地嚷道:“我的刀呢?快拿刀,咱不要再這樣偷偷摸摸啦,幹脆把老湯幹掉!”老湯一聽差點兒蹦到房頂上去,憤怒得臉色青紫,伸出顫抖的雙手要掐她脖子:“你、你這個賤貨,竟然要殺我!”香蓮迅速回過神來,還未等老湯對她動手,她腳底如同抹瞭潤滑油,飛速奪門而逃。
  
  老湯歇斯底裡地對房內物品又是一陣亂砸,感到後悔莫及。他再慢慢冷靜下來,搖搖晃晃地回到瞭自己的傢。原配老婆一見老湯回來十分高興,噓寒問暖關懷備至,端上他最愛吃的飯菜,斟上他最愛喝的老酒。老湯心裡熱乎乎的,從內心裡感到還是原配老婆好,一連在傢住瞭一個多月也不外出。
  
  這天,老湯看到老婆又做瞭幾個他最愛吃的菜,特別高興,夫妻倆都喝瞭不少酒,然後兩人昏昏沉沉地倒在床上。半夜時分,他竟然做瞭一個以酒測試情人的噩夢,情不自禁地吼出瞭聲:“老湯回來啦!”這一吼倒把自己吼醒瞭,他翻身坐起來一看,身邊的老婆仍然紋絲不動。老湯激動得差點兒流淚,深情地看瞭老婆一眼,剛想再躺下,卻見老婆翻瞭個身,一臉自信地說:“你這是喊第三遍瞭,是不是發神經病瞭?我真為你擔心!你喊第一遍時,我就告訴你啦:老湯不會回來的,這個老不死的,不是去會情人就是去找小姐,已經三年沒回來過夜啦,你就放心睡吧!”老湯頓時覺得頭腦發脹,終於流下瞭後悔的眼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