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寧當叫驢的男人

  這天晚上,吃完晚飯的高青山跟往常一樣,又去瞭趙淑琴的傢。
  
  13年前,趙淑琴的丈夫夥同村裡的幾個人去偷外村一戶人傢的牛,結果被人傢給逮住瞭,人傢提出每人拿出5000塊錢就私瞭。趙淑琴是個剛烈無比的女人,在拿出瞭5000塊錢後,感覺在眾人面前實在抬不起頭瞭,竟然喝農藥自殺瞭。丈夫見心愛的妻子服毒自殺,自覺愧對妻子,竟也服毒自殺。兩人被送進醫院搶救後,趙淑琴被搶救過來瞭,丈夫卻踏上瞭黃泉路。因為孩子大強沒人照料,趙淑琴就沒有再自殺,獨身一人領著大強過著艱難的日子。高青山跟趙淑琴已經要好兩年多瞭,兩人已經開始商談結婚的事瞭。
  
  快到10點鐘時,門外突然響起瞭敲門聲,趙淑琴打開門,見是村民小組的劉組長,他的身後還站著鄉派出所的郝所長和吳警員。郝所長沖趙淑琴說道:“有人舉報你的兒子大強在山上偷瞭劉組長傢的人參,你知道嗎?”趙淑琴一下子驚住瞭:“你說什麼,我的兒子偷瞭劉組長傢的人參?這怎麼可能啊!”就在這時,已被吵醒的大強從屋裡走瞭出來,當他看清站在他眼前的是警察時,一下子呆住瞭。
  
  趙淑琴一把拽過大強,急急地問道:“有人舉報你偷瞭劉大伯的人參,你實話告訴媽媽:到底是偷瞭還是沒偷?”大強看著媽媽,再看看警察,張瞭幾下嘴,竟什麼也沒說。趙淑琴火瞭,“啪”地就給瞭大強一個耳刮子:“你什麼時候變成瞭霜打的茄子,怎麼連話都不敢說瞭?說!是偷瞭還是沒偷?”大強低下瞭頭,“我、我……”瞭兩聲,剛想張嘴說話時,郝所長的手機響瞭。他走到一邊接完電話後,便把劉組長叫到身邊,耳語道:“那個舉報人說他舉報錯瞭,說是高青山偷的,那人參就藏在他傢的菜窖裡。”
  
  郝所長走回來,冷冷地看著高青山:“高大叔,先陪我們去你傢一趟,行嗎?”高青山兩眼一瞪:“郝所長什麼意思?莫非是我偷瞭劉組長傢的人參瞭?”郝所長淡淡一笑:“要是你沒做什麼,那還有什麼可害怕的呀!”
  
  來到高青山的傢,郝所長便說道:“我隻想對高大叔說一句:有什麼話現在說還來得及。”高青山冷冷一笑:“說這話有什麼用,我的傢可以讓你們翻個底朝天!”
  
  郝所長讓高青山把他們領到菜窖邊後,吳警員便下到瞭菜窖裡,不一會兒,吳警員就上來瞭,他從菜窖裡提上來瞭一隻塑料袋,打開一看,裡面竟裝著人參!
  
  高青山因為是初犯,再加上偷的那點人參又賣不瞭幾個錢,就被判瞭一年的徒刑。高青山竟然也當瞭賊,趙淑琴差點沒被氣死,這門婚事自然也就泡瞭湯。
  
  一年半後的這天,正好是個星期天,一個自稱是高青山侄兒的小夥子找到瞭趙淑琴娘倆,他問趙淑琴:“我叔自殺瞭,現在正在醫院搶救,你知道嗎?”趙淑琴一驚:“你叔自殺瞭?他幹嗎要自殺啊?當賊不是挺榮光的嗎?”小夥子深深地嘆瞭口氣說:“他出獄後,感覺沒臉再回來瞭,就到外面打工,可讓他沒想到的是,誰也不要他這個蹲過監獄的人。他實在走投無路瞭,就喝毒藥自殺瞭。我叔深深地愛著你,我希望在他還沒死之前,你能去看看他。”讓小夥子沒有想到的是,趙淑琴竟狠狠地說:“別說我們倆還沒成婚,就是成婚瞭,他要是在外面做瞭賊,我也不會去看他。大強,你給我豎起耳朵聽著:你要是不往正道上走,在外面做瞭賊,我就買點毒藥,咱娘倆一塊死!”
  
  三個月後的這天中午,又是一個星期天,趙淑琴和大強正在傢裡吃飯,有個人走瞭進來,竟是高青山。趙淑琴火瞭:“你都當瞭賊瞭,你還來幹什麼呀?你給我滾出去!”高青山並沒馬上走,他問趙淑琴:“咱們倆的事——”趙淑琴還沒等高青山把話說完,就沖他大聲喊道:“就是天底下男人都死光瞭,我寧可去嫁一頭叫驢,也不會嫁給你!”
  
  高青山走後沒過多久,天便下起雨來,下著下著,竟變成瞭大暴雨。趙淑琴忙完瞭傢務,大強也做完瞭作業,娘倆剛睡覺,突聽有人敲門:“快跑啊,後山嘯山瞭!”趙淑琴和大強剛剛爬起來,門已經被踹開瞭,沖進來的竟是高青山。高青山拽著娘倆就奮力地向外沖去,誰知剛沖到門口,先期到達的幾塊巨石就砸在瞭房子上,房子便搖晃起來,門框竟漸漸地變窄瞭,娘倆出不來瞭。已經站在外面的高青山用力將門框撐開,就在娘倆剛剛逃出來時,房子竟然倒塌瞭,高青山被埋在瞭裡面。萬幸的是,由於趙淑琴的傢離後山較遠,泥石流並沒有將房子掩埋。趙淑琴、大強和村裡人把高青山搶救出來後,就立馬送到醫院救治。雖然高青山的大腦很清醒,但他的內臟受到瞭極大的傷害,需要馬上做手術。通過各種數據顯示,高青山能不能下來手術臺都是個未知數,必須由他的親人簽字。趙淑琴猶豫瞭半天,她本不想為他簽字,可當著大強的面,她要是不簽字,肯定會讓大強覺得人傢冒死相救,到頭來給人傢簽個字都不簽!再說這事一但傳出去,大傢肯定會說這娘倆沒良心,日後誰還能理我們?趙淑琴最後還是簽上瞭她的名字。大夫便告訴高青山:做手術需要很長的時間,有什麼要說的話就說說。高青山並不傻,他聽出瞭弦外之音,便對大強說道:“大強,你先出去一會兒,我想對你媽說幾句話。”
  
  待大強出去後,高青山便對趙淑琴說道:“剛才你都聽到瞭,我肯定是下不瞭手術臺瞭。我本想這一輩子都不把這件事告訴你,可我要死瞭,我不想讓你後悔:怎麼能愛上我這種人?我又不想讓你因為我的死而高興,因為我最瞭解你,你最恨不走正道的人。前年8月的一天,老王婆子跟我說:大強偷瞭她30塊錢,她怕告訴你,你再去自殺。我就給瞭她30塊錢。第二天,我就把大強找到我傢,我對大強說:日後千萬不要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你需要錢瞭,就到我這拿。誰能想到,前年12月份的一天傍晚,我發現大強提著一隻塑料袋偷偷地溜回傢,我就悄悄地跟在後邊,看見他把那塑料袋藏在房子裡。晚上我鉆進房子裡一看,那塑料袋裡竟裝著人參!我不敢把這事告訴你,我怕你再有個三長兩短怎麼得瞭!可要是不告訴你,大強這樣下去,不就徹底完瞭嘛。想來想去,我就想瞭這麼個主意:我把他偷的人參拿到我傢去,我讓我的侄兒給郝所長打電話,說是大強偷瞭劉組長傢的人參,待郝所長來找大強時,我就讓侄兒再給郝所長打電話,說是我偷瞭劉組長傢的人參,這樣肯定會讓大強受到教育。那次我打發侄兒去你傢,說的那些話,其實就是說給大強聽的,沒想到還真起瞭作用。我回來那天,大強跑到我傢,一下子就給我跪下瞭,哭著說:‘高大伯,我什麼都想明白瞭,你為瞭救我,寧肯坐監獄給我看,讓我受到教育,我要是再不走正道,你說我還是人嗎?’我相信大強日後肯定不會再做見不得人的事瞭,才把這事告訴你,你就放心好瞭。”
  
  也許真是應瞭“好人必有好報”這句話,高青山不但下瞭手術臺,而且奇跡般地被治好瞭。出院的那天,大強竟當著很多人的面,高聲喊道:“爸爸,我跟媽媽接你回傢啦!”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