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騷擾短信

  馬濤吃過晚飯,剛坐到電腦前,就聽手機提示音響。他本來以為又是垃圾短信。可打開一看就愣住瞭:“我想死你啦!今天晚上我老公不在傢,咱去西郊月亮湖邊的嫦娥亭下會面!”落款是“愛你的小慧”。
  
  看瞭短信,馬濤心潮翻滾,思緒萬千——小慧是誰?是馬濤以前的同學,長得很漂亮,是當時大傢公認的校花,馬濤曾經還暗戀過她呢。真沒想到走出校園這麼多年瞭,她心裡還一直想著自己……馬濤激動萬分,心想,她既然用短信和自己聯系,肯定是直接通話不方便,於是,馬濤隨即也用短信回瞭過去:“我馬上去,不見不散!”回過短信,馬濤找借口對妻子撤瞭個謊,說單位有點急事,得馬上過去。說完就匆忙跑出瞭傢門。
  
  半小時後,馬濤趕到瞭嫦娥亭下。他等瞭好一會,也沒見小慧出現。正萬分焦急,就見一個人高馬大的男子走過來,急切地問:“你。你是在等小慧吧?小慧剛才不幸出車禍受瞭傷,怕你等不上著急,要我來先告訴你一聲。”
  
  馬濤一聽,心裡“咯噔”一驚,也沒顧得上往深處想,就條件反射似的趕緊問:“那她現在怎麼樣瞭?”可令馬濤沒有料到的是,原來對方剛才是為瞭探明他的身份。當確信他就是和小慧約會的人後,沒等他的話音落下,冷不丁就是一拳……馬濤這下可慘瞭,由於毫無防備,當即就被對方一拳揍趴瞭下來。那男子動作十分利索,不給馬濤任何反抗的機會,沖上去摁住就是一頓猛揍。揍過瞭還不算,隨即又像抓小雞似的,把馬濤三下五除二綁在湖邊的一棵楊樹上,然後一邊活動著剛打過人的手腕,一邊憤怒罵道:“好你個王八蛋!說!勾引我老婆多少次瞭?今天非和你好好算算這筆賬不可……”
  
  原來這傢夥是小慧的老公!馬濤心裡暗暗叫苦:壞瞭壞瞭!我咋這麼冤呢?我是從心眼裡愛小慧的,可剛接瞭個短信,還沒見著面,咋就被她老公發現瞭呢?
  
  就在馬濤正向人傢解釋的時候,沒想到他老婆洪麗也趕來湊熱鬧瞭。洪麗一看自己的老公那狼狽相就火瞭,一跺腳沖他罵道:“好你個馬濤!這就是單位的急事?我剛才看你離傢時不太對勁,就悄悄跟瞭過來,想不到你竟然和別的女人勾搭。說!多長時間瞭?要不是來往次數多瞭,咋會被人傢老公捉住綁樹上?”
  
  馬濤一看更急瞭,老婆這麼一鬧,不就成瞭此地無銀三百兩瞭嗎?他急得要死,可一時又沒有別的辦法,隻好拼命解釋來證明自己的清白。可這個時候哪解釋得清楚,一切解釋都顯得那樣蒼白無力。小慧老公一聽就急瞭:“好你個王八蛋!還敢狡辯不承認!我讓你血債血還,現在就搞你老婆……”
  
  這個男子真是被氣昏瞭頭,竟真的向馬濤的老婆動瞭手。而洪麗當時也不知道是被氣糊塗瞭,還是想故意報復自己的老公,竟站在馬濤面前,任由這男子脫自己的衣服……
  
  眼看洪麗的衣服就要被剝光瞭,也不知道是那男子的繩子綁得不結實,還是馬濤被逼急瞭,隻見他突然大吼一聲,猛一用勁,繩子“嘎嘣”一聲斷瞭。這下可熱鬧瞭,馬濤掙脫瞭繩子,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塊磚頭,上去對著那男子的腦袋就砸……
  
  馬濤和那男子一陣打鬥,不一會兒工夫。兩人鼻青臉腫,頭破血流,因失血過多全昏倒在地。洪麗一看可害怕瞭,趕緊穿好衣服撥打瞭120……
  
  馬濤和小慧老公幸好都沒傷到要害,經送醫院搶救,很快就脫離瞭危險。第二天早上,那個叫小慧的女人趕到醫院來看望老公,她進瞭病房後,馬濤一看就愣住瞭:奇怪,太奇怪瞭!原來純屬誤會,眼前的小慧自己根本就不認識,隻是和自己老同學小慧重名。馬濤這下更迷惑不解瞭: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她啊,她給自己發那些短信幹嗎?還有,她是怎麼知道自己手機號的?
  
  小慧看事情已經鬧大,知道再想隱瞞也瞞不住瞭,於是就當著自己老公和馬濤兩口子的面,把事情的原委講瞭出來。她說自己從上周開始,就一直不斷收到性騷擾短信。那些短信寫得太下流無恥,她不想因此給丈夫增加煩惱,於是就悄悄刪除不理它。可她沒想到,自己昨天到朋友傢玩,把手機忘在瞭傢裡。丈夫羅小軍竟意外看到瞭新發來的那些無中生有、憑想象無恥描述和小慧發生性關系的短信。羅小軍看後當時差點沒被氣死,還以為小慧真和對方有那事呢!為瞭教訓這個勾引自己老婆的流氓出口惡氣,羅小軍突然靈機一動,將計就計,用小慧的手機以小慧的口氣給對方回瞭條短信,約對方到月亮湖的嫦娥亭下見面……
  
  聽瞭小慧的講述後,羅小軍已經清楚瞭,原來眼前這個傢夥隻是用短信騷擾自己老婆,並不是妻子紅杏出墻。他瞪著躺在病床上的馬濤罵道:“我真沒想到,天下竟有你這樣無聊無恥的東西!我非起訴你不可!”
  
  馬濤此時被弄瞭一頭霧水,因為那些騷擾短信的確不是他發的,於是急忙辯解,說他根本沒給任何人發過任何騷擾短信。他是看到那條短信,以為是自己的老同學小慧約他,所以才去瞭月亮湖邊……
  
  就在馬濤正為自己竭力辯解的時候,突然一個人走瞭進來,這人正是馬濤的小舅子洪波。洪波的到來讓小慧吃瞭一驚,原來洪波和小慧是一個辦公室的同事,她吃驚地問洪波:“你怎麼來瞭?你……”
  
  洪波看著小慧和在場的人、尷尬得抬不起頭來,好久才囁嚅著說出瞭自己幹的好事——
  
  上周,馬濤去看望嶽父,走的時候把手機丟在瞭嶽父傢裡。洪波見姐夫的手機丟他爸那兒瞭,就順手牽羊帶瞭回去,說他回來好順便把手機還給姐夫,洪波知道姐夫平時也沒什麼要緊事,於是就沒有馬上把手機還給姐夫。那天晚上,老婆出門玩麻將去瞭,洪波一個人在傢閑著沒事,忽然想起瞭和自己一個辦公室的女同事小慧。說實在的,洪波早就看上瞭既性感由漂亮的小慧,可人傢小慧看不上他,總不上他的鉤。洪波看著姐夫的手機,突然邪念一閃,就產生瞭用手機短信過把風流癮的念頭,隨即就躺在床上編起瞭那些不堪入目的下流短信……昨天下午,他編發瞭最後一條騷擾短信,剛發給小慧,正巧他姐夫馬濤來瞭,馬濤今天正巧路過這裡,要順便把手機帶回去。可洪波怎麼也沒想到那條短信會偏偏被小慧的老公看到,小慧的老公還真以為小慧和這個發短倌的男人有那事呢,結果一氣之下,竟給對方來瞭個將計就計。由於誤會引起的沖動,還差點沒把洪波的姐姐洪麗給當場報復瞭……
  
  小慧本來開始還一直納悶,對方是怎麼知道自己的手機號碼呢?現在終於清楚瞭,原來是這個不要臉的同事洪波幹的好事啊!
  
  知道瞭事情的起因後,馬濤和洪麗看著洪波,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好久,馬濤突然激動地對在場的人喊道:“哥們。以後可千萬得提防著小舅子,小舅子愛玩騷擾短信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