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蒼天在上

  一、驚天窟窿
  
  上千在職的、下崗的職工黑壓壓一片,靜坐在鐵龍集團總部廣場上。人群中間打著五六條觸目驚心的長幅標語:“10億元國有資產哪裡去瞭?”“流失國有資產罪不可恕!”我們要工作!我們要吃飯!”
  
  一個月前,金海市政府派出審計小組,對鐵龍集團資產進行審計。審計的結果是,由於國有企業天生的痼疾,公司虧損10億元。為瞭讓鐵龍集團起死回生,市政府決定對它實行改制,成為股份制企業,由原集團公司總裁湯仲翰任董事長,在轉制過程中,近五分之一職工分流下崗。一傢效益不錯的企業,怎麼會一夜之間像天塌瞭似的呢?在職的和被宣佈下崗的職工天天來鐵龍集團廣場靜坐,要求總裁湯仲翰出面,把公司虧損的事實真相向他們說清楚。湯仲翰一連在外避瞭三天。可職工們不弄清真相決不離開。副總裁龔森林憤怒瞭,在市郊一傢賓館找到湯仲翰,大聲責問:“湯總,如果鐵龍集團以前做得光明正大,如果這次轉制你沒有做虧心事,你應該理直氣壯地把lo億元虧損向職工解釋清楚。”
  
  湯仲翰眼圈發黑,苦笑著回答:“森林啊,我不是不想去說清楚,實在是我感到愧對職工。再說,公司虧損原因市審計組已經說得很明白,我再重復一遍他們未必相信。”
  
  龔森林一直是搞技術的,雖為副總,但對鐵龍集團的其他情況很少過問,要不是這次市裡審計出10億元虧損,他還蒙在鼓裡。可是,他也很難相信公司總裁湯仲翰會從中貪污,因為湯仲翰的日常生活非常簡樸,不賭,不玩女人,也沒有別的奢侈嗜好。此刻,他對湯仲翰說:“湯總,我陪你一塊回去,這一關你是無論如何躲不過的。”
  
  在龔森林的再三催促下,湯仲翰同龔森林回到鐵龍集團廣場,職工們見他們來瞭,呼啦啦都站起來。說實在的,他們對公司總裁湯仲翰的印象還是不錯的:作風正派,親近職工。工作有魄力。他們也不希望他是個貪污者,但殘酷的現實是,公司已經被掏空,他不可能沒有責任。
  
  湯仲翰來到職工面前,看著他們一雙雙感情復雜的眼睛,看著在寒風中抖動的長幅標語,像直刺他的心窩似的,眼睛一紅說:“職工兄弟姊妹們,我湯仲翰沒有把鐵龍搞好,我對不起你們。這次轉制,目的是為瞭把企業搞活、翻身。我向你們保證,用不瞭多久,一定把下崗職工接回公司。至於企業虧損的10億元,我也很痛心,什麼原因,市裡審計已經明明白白,我再解釋也隻能如此……”
  
  立刻有職工站出來尖銳質疑:“我們不相信市裡的審計,這裡邊有貓膩。”面對職工的質疑,湯仲翰隻是無奈地苦笑,不作任何解答。
  
  又有職工大聲提出:“湯總,怎麼說虧就虧瞭?這是公司幾千職工幾十年積下的血汗啊,難道就白白流瞭?”
  
  湯仲翰臉上抽搐一下,還是無言回答。忽然有人哭起來,聲音悲切憤懣,立刻,這哭聲感染瞭所有在場的職工,都嗚嗚哭起來,天地也為之動容,陰霾的天空下起瞭細雨。
  
  站在湯仲翰旁邊的鐵龍集團副總龔森林,也忍不住流出淚水。他猛地抬起頭,朝哭得天昏地暗的職工們用堅定的聲音許諾:“要是你們不相信市政府的審計,你們就派職工代表,參與對鐵龍集團重新審計,讓這10億元虧空徹底暴露。”
  
  這聲音像在人們頭頂炸響的霹靂,一下把大傢的哭聲震住,同時也把痛苦中的湯仲翰震得目瞪口呆。
  
  很快,職工們推出幾位審計代表。龔森林說:“我們馬上向市政府爭取,什麼時候重新審計,馬上通知大傢。現在請大傢先回去,我保證一定給你們滿意的答復。”
  
  職工散後,湯仲翰鐵青著臉沖龔森林吼:“龔森林啊龔森林,你好大的膽,連市政府的審計都懷疑?”
  
  龔森林斬釘截鐵地回答:“我不是對政府審計抱懷疑。可是鐵龍集團有這麼大窟窿,誰都感到不可思議。作為職工,集團的利益同他們息息相關,他們應該有參與審計的權利和知情權。”
  
  湯仲翰說:“你送是給我添亂!”
  
  龔森林目光灼灼地朝湯仲翰說:“如果你心裡沒有鬼,你應該支持我的意見。”
  
  湯仲翰更氣瞭,一拍桌子說:“我湯仲翰從沒有伸手拿過鐵龍集團一分錢,我不同意重新審計!”
  
  龔森林也激動起來,針鋒相對地說:“在事實沒有徹底弄清之前,你作為公司總裁,我不排除對你的懷疑。10億元啊!我不相信一個以前效益不錯的國有企業,會一下子虧損那麼多!”
  
  “你……”湯仲翰氣得臉色發白,嘴唇哆嗦瞭半天,才對龔森林說,“別人不相信,我不氣,可你……你也懷疑我,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好,我立刻向市裡打報告,吸收職工代表,參與對鐵龍集團重新審計!”
  
  二、痛苦抉擇
  
  第二天,龔森林漸漸冷靜下來,覺得要想讓市裡對鐵龍集團重新審計,難上加難,何況還要求讓職工代表參與。如果市裡遲遲不給答復,他怎麼向幾千職工交代?正當他為這事進退兩難的時候,湯仲翰打來電話,說市裡同意對鐵龍集團重新審計。並讓他擔任審計小組副組長,湯仲翰還告訴他,這是在尹市長的幹預下同意的。這種由群眾代表參與的政府對企業的審計,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可見這次審計的透明度與民主度非同尋常。很快,新的審計小組開進鐵龍集團,在對集團的所有賬目進行拉網式、高度民主公開的審計以後,結果同上次的審計差不離。
  
  到此,幾千職工相信瞭市裡對鐵龍集團的審計,也恢復瞭湯仲翰的名譽。湯仲翰用沉重的口氣對龔森林說:“這次企業轉制,審計出公司巨額虧損,教訓是沉痛的,不過也是好事。我決心接受教訓,重新開始,相信鐵龍會有一個更好的前景。”最後,他誠懇地批評龔森林:“森林啊,以後切不可再感情用事,要相信政府,相信領導,遇上任何問題要理智對待。”
  
  一場審計風波就這樣過去瞭。可是,第六感官又讓龔森林強烈地感覺到,鐵龍集團這次轉制審計,僅僅是憑公司的賬目,難道就沒有其他漏洞?因為這回的虧損畢竟是天文數字。他苦苦思考著這個問題,連著幾個晚上睡不好,加上患有嚴重高血壓,腦子痛死瞭。這天深夜,他突然接到一個陌生電話,一個低沉的聲音問:“請問,你是鐵龍集團副總龔森林嗎?”
  
  龔森林回答:“是,我是龔森林。你有什麼事嗎?”
  
  對方沉默瞭一下,說:“我知道鐵龍集團那筆10億元巨款的下落,那是一個無底黑洞!”
  
  龔森林一聽,捏話筒的手都抖瞭。他鎮靜一下自己,問:“黑洞在哪裡?快告訴我。”
  
  對方又沉默瞭。似乎有什麼顧慮。龔森林說:“你放心,如果你告訴我那筆巨款的下落,我一定負責任地去追查。”“那麼,請你一個人出來,在荷花路街心公園見。”對方告訴他。龔森林沒有絲毫猶豫,立刻穿衣起床,悄悄繞過女兒龔小莉房間,來到樓下。好在荷花路街心公園不遠,幾分鐘就到瞭。公園裡一片靜悄悄,他兜瞭個圈子,才看見樹影裡有個戴著口罩和墨鏡的男子,對他說:“龔森林,你要的10億元資金來龍去脈的罪證都在這裡。不過,我憑什麼相信你、交給你?”
  
  龔森林感到情況嚴重,對方還有點不信任他,便指指自己心窩,一臉嚴肅地表示:“我是共產黨員,我用黨性作保證。”戴口罩和墨鏡的男子說:“我聽說鐵龍集團總裁湯仲翰是你的救命恩人,還有,你的女兒龔小莉正同湯仲翰的兒子湯曉熱戀得如膠似漆,你們兩傢很快就要成為親傢。你有勇氣舉報他嗎?你有恩將仇報、大義滅親的膽量嗎?”
  
  龔森林心中一震。但他馬上堅定地舉起拳頭,對戴口罩和墨鏡的男子說:“朋友,我向你起誓:我的頭頂是蒼天,蒼天有眼,我所做的一切都逃不過它的眼睛。你把罪證放心地交給我吧,我一定立刻向上級舉報。”
  
  戴口罩和墨鏡的男子不再猶豫,把一隻大牛皮紙信封交到龔森林手裡,鄭重地說:“我相信你,蒼天在上,眼睛雪亮,人間的一切它都看得清清楚楚,任何做壞事的人最終都逃脫不瞭懲罰。不過,我擔心舉報以後,你的處境可能會變得很艱難,也許還會遭到生命威脅。你千萬要警惕,不到關鍵時刻,罪證不能隨便交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