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獎勵你這“賊”

  滿順是進取機械集團公司總經理劉鋥的小車司機。當時劉鋥相中滿順給他開車,看好的是滿順的人品。滿順為人老實忠厚少言寡語而又有心計,這樣的人走到哪裡都不會惹是生非。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劉鋥喜歡滿順這個名字,現在辦事都圖個吉利,有個滿順開車,保證出去什麼事都會辦得既滿意又順利。
  
  這天下午,劉鋥又讓滿順和他去市裡,說是去找市技改委的原主任,問問公司裡的技改項目審批得怎麼樣瞭。因為機關裡中午不吃請,下午走正好是傍晚下班的時候趕到市裡。
  
  劉鋥坐在車裡瞇著眼睛,心裡卻正在打著今晚宴請原主任的祝酒詞腹稿,還不時地睜眼向車前看看。他發現車跑在市區的馬路上,穿越過的幾個交叉路口,個個都是正巧碰上綠燈。劉鋥的心裡就更樂瞭:這技改項目的事,肯定今天原主任就一錘定音瞭。
  
  劉鋥趕到市技改委的時候,正巧原主任從機關裡出來,上瞭車就來到瞭市裡有名的天外天大酒店。原主任看看隻有劉鋥和司機兩個人,說人少不成席,便掏出手機一連打瞭幾個電話,隻一會的工夫就湊齊一桌人。劉鋥也很大方,什麼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遊的,土裡長的全都要瞭。
  
  席間,滿桌人除瞭司機滿順以外,都是推杯換盞狂吃海喝。特別是原主任,自認為是一桌的最高長官,更是高談闊論,聲高繞梁。又一杯酒下肚之後,原主任說:“真是酒逢知己幹杯少,今晚咱們就喝它個痛快,不過得打個電話給夫人,說明咱們都是清一色的,別回去晚瞭又是問這又是問那的,煩人。”原主任的話音剛落,隻聽他突然驚叫起來:“手機!我的手機呢?我的手機哪去瞭?”原主任這一問,在座的人全驚瞭,因為人們剛落座時都看到,原主任是將手機放在桌子上的,席問原主任還接聽過好幾個電話呢,每次通完話都是把手機放回瞭原處。人們見原來放手機的地方空空的,便一齊把眼光投向瞭坐在原主任身邊的滿順。因為今天劉鋥請客,劉鋥自然是主陪。原主任是主客,就坐在劉鋥右手位。全桌隻有滿順職位最低,隻能坐在原主任身邊的下角位上。滿順見大傢都用眼睛盯著自己,便紅著臉低下瞭頭。人們見狀,傾刻間騷動起來,有的說找保安來逐個搜身,有的說自己桌上的事自己解決,每人自覺主動翻兜就行……你一言他一語的正在爭論不休的時候,服務員已喊來瞭酒店的保安。保安問明瞭情況,也說本桌的人嫌疑最大。人們一聽保安的話,都想盡快洗清自己,有的人已站在瞭保安的面前,主動掏開自己的兜。保安對大傢說先不要這樣,是真是假馬上就會水落石出。說著又向全桌的人掃視瞭一眼,隻見全桌的人都心情激憤,隻有滿順坐在那裡一言不發。保安問滿順:“這位領導,您對搜兜是什麼態度?”滿順臉漲得更紅瞭,怯怯地說:“我不同意搜身,搜身是違法的!”全桌的人一聽,都用吃驚的眼光盯著滿順,心裡說:這劉總的司機挺厲害,還來個以攻為守呢!保安聽瞭滿順的話也沒發火,還是慢慢地說:“這位領導,您先別說是違法還是不違法,要搜兜這可不是我強迫的,而是你們全桌的人自願的。您可要想好瞭,如果大傢都主動搜瞭兜,而您卻拒絕,這意味著什麼您該清楚吧?”聽瞭保安的話,滿順一反常態,“呼”地站瞭起來:“保安同志,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我鄭重說明,我沒拿更沒偷原主任的手機!我堅決反對搜身,我也絕不會自己主動地搜身!”滿順說著,憤怒地離席而去,跑出去一頭鉆進瞭轎車裡,回手將車門嚴嚴地關上。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全桌的人都震驚瞭,震驚最大的當然要數劉鋥瞭。滿順跟瞭劉鋥這麼多年,這是第一次闖瞭這麼大的禍,又是第一次發這麼大的脾氣。劉鋥心想,要是再鬧下去,自己公司的項目泡湯不說,萬一要真是滿順偷瞭原主任的手機,這事可就鬧大瞭。劉鋥決定采取果斷措施,盡快控制事態的發展,便笑著對保安說:“同志,我看這事不必再勞您的神瞭,我們自己的事還是自己來解決吧。”劉鋥說著又笑著離席,回身拉起原主任就走。劉鋥將原主任拉進一間無人的雅間,從公文包裡掏出一沓錢就往原主任兜裡塞:“原主任,您的手機不管是讓誰偷去瞭,我看這都不重要,關鍵是沒有瞭手機耽誤事啊!這5000塊錢就麻煩您再去買個手機吧,要是錢不夠好說……”原主任也沒有十分拒絕,笑笑說:“好,好,就聽你劉總的。”
  
  本來非常豐盛的宴會不歡而散,要辦的事沒辦成還沾瞭一身臊。劉鋥拉開車門往車裡一坐,吼道:“走,回傢!”滿順也不搭腔,發動起車來逃跑似的上瞭路。路上誰也不理誰,滿順將車開得飛快,劉鋥躺在後車座上因日想著心事。突然,他的手機響瞭起來,劉鋥懶洋洋地拿起手機,有氣無力地問瞭一聲:“喂,你是誰?”突然,劉鋥“呼”地坐瞭起來,“您,您是原主任?您有什麼指示盡管吩咐……”滿順一聽打電話的是原主任,不禁心中也一震,急忙將車放慢瞭速度,豎起耳朵也想聽聽這原主任和劉鋥都說些什麼。誰知,劉鋥也不說話,嘴裡隻是一個勁地“思,嗯,好好……”但看劉鋥的表情卻是越聽越激動,越聽越興奮。這原主任也真是能說,在那一邊一直說瞭足足20分鐘
  
  通完瞭電話,劉鋥高興地對滿順說,原主任說他的手機找到瞭。是一位服務員從垃圾箱邊經過,突然聽見垃圾箱裡有手機響,找到手機打開一聽,電話原來是原主任的夫人打來的,服務員急忙將手機還給瞭原主任。原來是服務員席間在清理桌上的蝦皮蟹殼時,沒看到被餐巾紙壓在下邊的手機,便當垃圾倒進瞭垃圾箱。原主任還說,他對滿順那堅持原則、不卑不亢的精神很是佩服,並對保安和其他人對滿順師傅的出言不遜表示遺憾和道歉。最後,劉鋥高興地說:“原主任說啦,咱們那個技改項目他同意瞭,很快就會下批文的。哈哈,這下可就好瞭……”
  
  盡管劉鋥說得眉飛色舞,但滿順仍然是手握方向盤,兩眼緊盯著前方一言不發。劉鋥不解地問:“滿順,當時你既然沒有偷手機,為什麼就不同意搜身呢?要是你主動地掏一掏自己的兜來證明你的清白,不是更好嗎?”聽瞭劉鋥的話,滿順才嘆瞭口氣說:“唉,劉總,您哪裡知道,當時要是我同意主動地掏自己的兜,這隻能證明我沒有偷原主任的手機,但在眾人眼裡卻證實瞭我是一個賊啊……”滿順說著哽咽瞭起來。“什麼?你既然沒偷手機,人們怎麼會認為你是一個賊呢?”劉鋥聽瞭滿順的話,更是吃瞭一驚。
  
  滿順哽咽著說出瞭實情。最近一段時間母親的身體老有毛病,他心裡清楚,這都是因為父親死得早。母親一人拉扯孩子積勞成疾。他也曾多次帶著母親去看醫生,醫生說是無大礙的老年病,主要是體質太弱,除藥物治療外,營養品要跟上,海參就是最好的補品。聽瞭醫生的話以後,他到水產品市場一問,買一斤海參要花兩千多元錢,買一個海參就得五六十元呢,自己幾次摸瞭摸錢包都沒有舍得買。今天宴席上服務員端上來一盤海參,見原主任面前沒有地方瞭,便隨手放在瞭他面前。他看著盤子裡的海參,突然想起瞭體弱的媽媽。他見全桌人都站在那裡互不相讓地敬酒,不知是從哪裡來的膽量,迅速包瞭五六個海參裝進瞭衣兜裡。誰知後來會發生原主任丟手機這檔子事呢……
  
  滿順說著,車已開進瞭公司的大門。滿順停好車,將車鑰匙鄭重地遞給劉鋥:“劉總,我知道您是再不會讓我給您開車瞭。但無論您讓我幹什麼,我都會幹好的。”劉鋥並沒有伸手接車鑰匙,而是動情地說:“滿順,我清楚,你有對你媽媽的這份愛心,什麼工作都會幹好的。原主任能這麼快批準我們的技改項目,是你的人格起瞭很重要的作用。車我還是要讓你開的,而且,今天我還要特別獎勵你這個‘賊’呢!”劉鋥說著,從提包裡掏出兩袋海參,“滿順,這海參本是今天我要送給原主任的,敦促他快點把我們的技改項目批下來。現在不用瞭,你拿回去給大媽補補身子吧,這也算是我的一點心意……”滿順雙手顫抖著接過瞭海參,朝著劉鋥深深地鞠瞭一躬:“劉總,我、我代表我媽媽謝謝您……”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