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憑良心打工

  我從大學生化專業畢業,在傢已經晾瞭幾個月,一直就業無門,不堪重負的傢庭熱切盼望我能早點掙碗飯養活自己。一天,終於來瞭機會,本村的方群給我打來電話,幫我介紹瞭一份工作,還說事情比較輕松,也隻是些手面活,月薪1200元,問他細節他說去瞭就知道,這對我來說無疑是個福音,1200元也是個誘人的數目。
  
  到瞭奉市,他“先進山門為長老”,利用睡覺時間給我交待瞭一些規矩:少說話多一廠事,見到奇怪的事不要打聽,平時沒事不要出門,㈩門對誰也不要講這裡的情況,回來時敲門的節奏是“咚,咚咚,咚”,聽到裡面有人咳嗽就回咳一聲。我聽著聽著汗毛豎起來,感覺怎麼像是做特務工作。
  
  第二天他帶我去見老板。這是個酒廠,共有十個工人,四人裝瓶,三人機器封蓋,三人裝箱打包,我是千封蓋的。我們平時隻管幹活,從不允許交流串聯。生產的酒有茅臺、五糧液、竹葉青等一些名牌。隻要隔幾天就會有一輛小車拉來酒瓶和包裝箱,順便又把灌裝好的酒拉走。
  
  我像機器一樣被封閉幹瞭一個月。一天下午,老板突然在地下室的廠房裡緊張地嚷瞭起來:“快!快停下機器!方群,快把人領到外面去,快!”我惶惶惑惑地跟著方群他們出瞭地下室,來到大街上。外面的陽光真亮,刺得眼睛都睜不開。這地方我人生地不熟的,隻好像尾巴一樣跟著方群。傍晚時分,方群帶我到一傢館子裡吃晚飯,我問:“老板今天為什麼那麼緊張?”方群停下筷子愣瞭愣,然後說:“告訴你你要守口如瓶哦!上面突擊檢查假酒,不過一陣風過去就沒事。老板人緣好得很,每次早早就得到消息,每次都能有驚無險地過關。”我睜圓眼睛不由自主地說:“這老板夠黑的,這不犯法嗎?”方群立即反駁:“老板人好得很。每年年終都發紅包。”我看他很忠誠的樣子,就沒再說瞭。
  
  我們沒得到老板通知,必須繼續留在外面。方群開瞭個房間,吃過晚飯他叫我一道到茶樓去泡妞,我嚇得臉都紅到耳根,獨自留在房間看報。看著看著,一則消息使我大為震驚:奉市假酒導致五人中毒。我頓時想到我們那個鬼鬼祟祟的“廠”,想到一步步滑進魔窟的方群,想到自己也正在幹著助紂為虐的勾當……不能拿良心換鈔票,我萌生瞭辭職念頭。後來我又想,縱然在良心問題上自己開脫瞭,他們的邪惡仍在延續。我迅速撕開瞭小櫃上的一個煙盒,寫瞭簡短的檢舉信,註明瞭“廠”址。第二天一大早,我乘方群還在入睡時找到瞭工商所,從門縫裡塞進辦公室,而後如釋重負般回到瞭旅社。過瞭將近一個小時,方群手機響瞭,我們一道趕回“酒廠”。
  
  進瞭地下室,我敏感地看到老板像個黑煞神叉腰站在那裡,對著走過來的方群下命令:“把他們全都叫來站好!”我們十人一字排開站在老板面前,老板手裡拿著一個東西在顫抖,歇斯底裡地吼道:“哪個狗日幹的混賬事,吃裡爬外,到工商所告密——自己承認!”這不是我寫的那塊箔紙嗎!我頓時頭腦“嗡”地一炸,汗水從毛孔裡往外冒。我趕緊將眼光躲開,大傢在互相審視。老板步步緊逼:“我數到十,沒人承認的話,每人掮十個耳刮,扣兩個月工錢廠老板一字一頓地數:“1——2——3……”方群突然打斷老板,扭頭掃視著我們:“誰幹的就承認,好漢做事好漢當,不要連累瞭大傢!”其他人都跟著打和聲。此時我無法控制哆嗦。硬著頭皮小聲說:“我幹的……”老板冷冷地說:“方群,人是你介紹的,你看如何處置?…,揍!”方群話音一落,九個人拳打腳蹋像在沙袋上練功。我抱著頭,頭腦一片空白,蜷縮在地上。不知他們打到什麼時候才停瞭手,空曠陰冷的地下室裡隻有我一人在顫抖。過瞭一會,方群將我的行李拎到我面前,沉重地說:“你走吧。”偷偷塞給我200塊錢。
  
  我揣著錢背著行李邊走邊思考,要是這麼回去一來傢人失望,二來別人笑話。我決定找一傢小旅館住下,邊療養邊尋找機會。
  
  三天後,我在市勞動局門口看到一則廣告,有傢純凈水廠招聘一名送水員。於是我加入瞭聘用前試用行列。也許是這份工作太累的緣故,應聘的人不多,隻有我與一個姓林的小夥子。小林有幹農活底子,膀大腰圓,胳膊上全是腱子肉,40斤的一桶水往肩上一扛,“噔噔噔”就上瞭樓,而我歪歪扭扭,一天下來腰酸背痛。但我又不想輕易放棄,因為我連回傢的盤纏都沒瞭。我蹬著三輪車,每天早晨7點就向幾個固定的小區送水,每天都在挑戰體力極限。
  
  試用期到瞭最後一天,臨出發前經理和善地對我說:“希望能同你簽訂正式聘用合同。”這話讓我激動不已。我腿肚鉚足瞭勁往前蹬,終於送掉瞭19桶水,車廂裡僅剩最後一桶瞭。正準備打時,突然發現那是過期水,標簽的日期是上個月的,也許是裝車下疏忽弄混瞭。我兜裡有本月新標簽,是為應付漏貼備用的,過期的水隻要把標簽一換,看不出一點區別。但我知道飲用過期水對人體有害。於是,我向客戶說明瞭情況,回廠調換瞭一桶。雖然耽擱瞭一些時候,浪費瞭一些力氣,然而我覺得良心好過多瞭。
  
  第二天,我驚喜地接到瞭經理簽訂正式聘用合同的通知!可在辦公室門口,我看見小林哭喪著臉,眼睛紅紅的跟我點瞭點頭準備走人。我叫住他,他向我訴說瞭昨天送出一桶過期水被淘汰的事。經理坐在老板椅上振振有詞地說:“小林在一桶過期水上犯瞭原則性錯誤,考試不及格。過期水既影響單位聲譽,又損害客戶利益。隻顧埋頭拉車這不是真正的好職工。”聽他如此一說我恍然大悟:一桶過期水原來是道考題!
  
  小林沮喪地低著頭像個悶葫蘆,見此情景,我心裡一陣難受。他是他們傢唯一的生活來源,這份下作對他太重要瞭。於是我向經理請求:“經理,我願把我這份工作讓給他……”經理沒等我把話說完,就將頭搖得像撥浪鼓,我趕緊又說:“小林是個憨厚人,他一定會接受教訓改正錯誤,實際上這份工作他最適合幹,再說,除瞭體力活小林很難得到其他機會。而我有學歷有知識,比他路子要寬一些,我敢拿人格擔保,小林下次一定能使您滿意……”經理遲疑片刻,對我笑笑:“好吧,你的善心激發瞭我的善心。我同意啦!”隨手將準備給我的聘書遞給瞭小林小林像不認識我似的,眼睛盯著我不放,訥訥道:“那,那你……不,這樣我心裡過意不去,會很難過的……不不不……”我握住小林的手鼓勵他:“今後註意點,好好幹!”
  
  就在我準備離開的吋候,經理突然喊道:“慢著!”隨即從抽屜裡抽出一份紅彤彤的更大的聘書遞給我,“我正式聘你為質量槍測員!”我太激動瞭,小林更激動,倏地把我抱起來在辦公室轉瞭一圈,弄得經理也樂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