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血鉆戒

  當刑警的老張難得有一天空閑,這個星期天,他陪著女兒上公園遊玩,並且說好瞭,有電話也不接。沒想到,正在碰碰車上玩時,電話采瞭。他扭頭看看女兒,女兒無奈地說:“接吧,爸爸,肯定是又有案件瞭。”
  
  電話裡說,發生瞭人命案。他於是急忙把女兒送回傢,自己匆匆忙忙趕到“陽光花園”2號樓2單元201。死者是一位男性,五十多歲,眼睛視力幾乎為零一現場沒有打鬥的痕跡,屋內整潔有序,死者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微閉雙目,仿佛睡著瞭,沒有一絲痛苦的神情,由於死者幾乎是個瞎子,所以他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是街上的一個飯館送來的。今天來送飯的人敲瞭半天門沒人答應,於是就打瞭110,結果民警未瞭,破門之後才發現老人已經去世瞭。勘查半天,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線索,也未發現丟失任何物品的跡象,幾乎可以斷定是正常死亡瞭。
  
  忽然,有位年長的鄰居說:“聽說他有個價值連城的鉆戒。”老張一聽這話,便開始在屋子裡尋找鉆戒,卻一無所獲為瞭對老人負責,隻好吩咐法醫把死者暫時挪到醫院的太平間,進一步做屍體死亡原因鑒定。
  
  屍檢結果很快就出來瞭,老人死於中毒,屬他殺無疑:在死者的脖子上,有一個細微的針眼,初步斷定是針管註射或者針頭之類的帶毒物品刺傷。
  
  老張在死者屋裡轉悠,忽然看到墻上掛著一幀婚紗照。照片上死者身旁是位絕色的女人。女人笑容燦爛,搭在死者肩頭的纖纖玉手的食指上,鉆戒閃閃發光,細細一看,卻發現鉆戒處好像有人動過。照片上的死者並不瞎,眼睛炯炯有神。照片給人一種非常幸福美滿的感覺。
  
  經過調查鄰居才知道,死者搬過來才一年多時間,平時很少與人交往,因此知道他的事情的人很少。大傢也隻是道聽途說他有一顆價值連城的鉆戒。
  
  現在看來,盡快找到照片上的女人是破案的關鍵。如果真有傳說的名貴鉆戒,那估計就是謀財害命。老張立即來到派出所查看檔案。當時搬遷過來的隻有死者一人。他又找到死者的原住址,結果發現,照片上的女人早在十幾年前就離傢出走瞭,杳無音訊。案件一時陷入瞭僵局。
  
  這天,有位鄰居的一句話提醒瞭老張。鄰居說:“瞎子老頭傢對面的202房間裡,一個月前搬進來一對年輕的夫婦,最近和瞎子關系很不錯,你可以問問他們一些情況。”
  
  走進202房。老張看到房間裡傢具簡陋,除瞭一張寬大的床和必備的生活用具外,幾乎沒有其他傢具。當問到和老人的關系時,兩人卻一口咬定不清楚任何事情,這點立即就引起瞭老張的猜疑。經過瞭解,男的叫劉亮亮,女的叫陳倩。問起為什麼他們和老人熟時,劉亮亮滿不在乎地說:“一個孤寡老人,眼睛又不方便,照顧殘疾人能有什麼錯?鄰裡鄰居住著,誰還不幫誰啊。”但很快,老張就發現他說話時閃爍的表情,根據多年的經驗斷定,他在說謊。於是就暫時把夫婦二人帶回局裡調查,立刻派助手搜查他們的房間,助手們沒有發現所謂的鉆戒和有價值的東西。老張親自到屋內搜查,他的眼神很快就落在一隻茶杯上,因為他發現茶杯放在桌子上底部有一點點縫隙,翻過來一看,底部果然粘著一枚鉆戒。老張急忙對助手說:“馬上提審劉亮亮和陳倩。”
  
  本以為找到瞭贓物,二人該沒有什麼話說瞭。沒想到二人矢口否認殺瞭人,堅持說鉆戒是死者送給他們的,因為太值錢瞭就放在茶杯底下,怕的是被別人搶劫或者偷盜。死者已經不可能作證,這可真是死無對證,案件再一次陷入僵局。
  
  如果能找到殺人兇器,案件就可能柳暗花明。老張再次來到死者傢中嚴查細排,仍舊沒有結果。
  
  據調查,老人平時很少出門,隻有送飯的來瞭才開一次門。老張又仔細排查瞭臥室和廚房,也沒有找到任何線索。面對棘手的案件,他頹然地一屁股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餐桌發愣。倏地,他的眼睛盯在牙簽盒上,牙簽整齊地擺放在盒子裡,盒蓋放在旁邊的桌面上……他忽然有所頓悟,一拍腦袋離開瞭死者傢。
  
  “說,為什麼要殺害老人?”老張盯著劉亮亮嚴厲地問。
  
  “我沒有殺一你有證據嗎?”劉亮亮狡辯道。
  
  老張盯著他看瞭半天,突然發問:“為什麼會選擇用牙簽做工具?”
  
  劉亮亮詫異地望著老張,一下子癱在軟椅子上,隻得交代瞭殺人的全過程。未瞭,劉亮亮疑惑地問老張:“我並沒有露出一絲破綻,你是怎麼發現我用牙簽殺人的?”
  
  老張笑著說:“一個瞎子,用完東西後一定會保持原來的模樣,否則他下次用的時候就不方便瞭,這是最起碼的常識。而你把牙簽盒的蓋子放在瞭旁邊沒有蓋上,露出瞭馬腳啊!”
  
  這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機關算盡,到頭來反誤瞭卿卿性命。
  
  助手們大松瞭一口氣,終於可以結案瞭一可老張卻反問大傢:“如果僅僅是謀財害命,劉亮亮動手的時候,老人怎麼可能不反抗一下呢?一根小小的牙簽就能把他殺死,可見老人一定是絕望瞭,才一點也沒有反抗。”
  
  助手們一時又緊張起來,繼續提審劉亮亮和陳倩,可劉亮亮一口咬定就是為瞭鉆戒他才殺瞭老人,案件和陳倚無任何關系,其他的緘口不言。刑警們一時也找不到證據證明陳倩和案情有聯系,於是就放瞭陳倩,暗中監視。
  
  為瞭弄清楚真相,老張先後多次去瞭死者傢裡。
  
  這天老張突然提審劉亮亮,“說,誰讓你殺人的?是陳倩嗎?”劉亮亮矢口否認,一再堅持說是自己一時鬼迷心竅壞瞭良心,與陳倩毫無關系。老張冷笑兩聲,說:“死者把這麼珍貴的鉆戒用透明肢粘在婚紗照新娘的手指上,不知道秘密的人是永遠發現不瞭的。說吧。誰讓你殺他的?”
  
  劉亮亮驚得目瞪口呆,一時說不出話來。許久,他才緩過神來,緩緩地說道:“都是一個情字啊!”
  
  原來,死者當年曾經是富甲一方的富翁,娶瞭新娘之後二人恩愛有加感情融洽,但漸漸地他冷落瞭新娘,在外面又包瞭一個女人,新娘知道後,悄悄地把鉆戒留下,帶著他們的女兒一氣之下遠走他鄉消失瞭。老人在大部分錢被包養的女人卷跑後才幡然醒悟,妻離傢破,連氣帶急,眼睛慢慢就視力下降……
  
  陳倩實際上就是死者的女兒。由於母親經常給她講述以飾的故事,她從小心裡就恨透瞭父親。劉亮亮苦苦追求陳倚6年瞭,無奈她母親一直不同意。後朱她母親就說:“男人沒有幾個是靠得住的。如果你真愛我的女兒,就考驗一下你的真心,把我曾經海誓山盟的愛情見證——結婚鉆戒,想辦法拿來戴到陳倩手上,便證明你是愛她的。”這樣的考驗雖然荒唐,但劉亮亮為瞭得到陳倩,隻能答應。
  
  陳倩才知道為什麼多次勸母親改嫁,她一直不肯答應,原來她心裡還是放心不下父親啊!既然母親如此看重鉆戒,一定要想辦法與劉亮亮一同把鉆戒拿到手。
  
  於是二人決定回來和老人商量買回鉆戒,可無論如何親近磨破嘴皮,老人就是不答應賣鉆戒。萬般無奈,陳倩把自己的身世告訴瞭老人,老人這才告訴她:“鉆戒粘在照片上你媽媽的食指上。”兩人把鉆戒拿到手後,興奮得當時就把這一消息告訴瞭母親。當母親知道老人為瞭自己哭瞎瞭眼,並且一直把鉆戒“戴”在自己手上時,便懊悔地自殺瞭。
  
  陳倩覺得是父親殺死瞭自己的母親,悲痛之下就親手殺死瞭老人。劉亮亮看到瞭全過程,但為瞭所謂的愛情,他決定一個人承擔全部責任。
  
  “殺老人時,他一動不動,仿佛早就等著這一天。”劉亮亮泣不成聲地說。
  
  老張派人到屋內喊陳倩時,她早已服毒死瞭,口裡含著一枚帶毒的紐扣。也許,她早已料定遲早會有這麼一天的。
  
  審完劉亮亮,老張唏噓半天,仰天長嘆:“一枚鉆戒,致條人命,都是一個情字鬧的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