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婚嫂”

  楊白妹和包德發結婚瞭。包德發麻子一個,走路一拐一拐的,而楊白妹年輕漂亮,居然和他結婚,真正熱昏頭瞭!大傢正議論紛紛,這兩人又突然離婚瞭。這個女人,一會兒風一會兒雨,到底在搞什麼名堂?是不是腦子有病呀?眾人正在猜疑,楊白妹卻在“嘩嘩”數錢瞭。原來包德發的傢動遷,楊白妹和他結婚,憑著結婚證、拿到瞭一個傢庭戶的動遷安置費,按照結婚協議,楊白妹分到2萬元,錢到手瞭,立即離婚,原來是假結婚!大傢便不屑地叫地“婚嫂”。楊白妹聽廠嗤之以鼻,“婚嫂”怎麼啦?不花力氣不流汗,隻要到婚姻登記處跑一跑,就有成千上萬元錢到手,做上三五年就是百萬富婆,叫你們眼紅得要死!
  
  楊白妹和包德發離瞭婚不久,義和東巷街上的牛九三簽瞭假結婚協議。按城鎮建設規劃,東巷街馬上要動遷瞭,牛九三是東巷街上有名的賭徒,40歲瞭還光棍一條,父親給他留下一間房屋,正遇上動遷,無論如何要抓住機會,在動遷許可證發放之前結婚,憑著結婚證,可以拿到一個傢庭的動遷安置費!假結婚協議上寫著,隻要拿到動遷安置費,女方可得三分之一。
  
  第二天楊白妹就和牛九三去登記結婚。給他們辦理結婚登記的是個五十多歲的老同志,從厚厚的鏡片裡對楊白妹看瞭又看,這個女人結婚才三個月,前幾天離瞭婚,今天又登記結婚瞭。他看著楊白妹說:“結婚不是兒戲呀。”楊白妹鼻孔裡“嗤”瞭一聲,說,“我不是孩子,用不著你教的。”老同志無話可說,婚姻法上寫得明明白白,隻要男女雙方願意,結婚自由、離婚自由,沒有權力不給他們登記。他不住地搖著頭說:“這次結婚、願你們白頭到老!”
  
  從婚姻登記處出來,牛九三對楊白妹說:“動遷科的王科長我認識,隻要你配合得好,動遷安置費絕對不會少。”楊白妹說:“和你登記結婚瞭,還會不配合?”
  
  沒幾天,牛九三來電話瞭。他在電話裡對楊白妹說:“東巷街的動遷證下來瞭,明天王科長要到我傢來走訪,你快到我傢裡來商量。”楊白妹滿心歡喜地趕到牛九三傢中,隻見門上貼著大紅喜字;床土兩條嶄新的大紅被子疊得整整齊齊,一副新婚之傢的景象。楊白妹火瞭,協議上寫得明明白白是假結婚,怎麼弄得像真的一樣!楊白妹不高興地說:“你這是什麼意思?”
  
  牛九三點瞭支煙,猛吸一口,噴著濃濃的煙霧說:“這個你就不懂瞭。王科長上門,不給他點假象看看,人傢怎麼會相信?”楊白妹想想也有道理,轉口問:“王科長什麼時候來?”
  
  “明天,在王科長面前,你要裝孕婦。肚子越大越好。”“呸!”楊白妹啐瞭一口,“剛結婚,肚子就大瞭?”牛九三說:“王科長又不認識你,你怕啥?未婚先孕,肚子大瞭才結婚的,這可是鐵證如山的事實婚姻,動遷安置費連肚子裡的孩子也有瞭,你不想要?”
  
  楊白妹轉怒為喜。這個牛九三,人像煙鬼似的,腦袋還挺好使。她說:“我肚子上放個枕頭,試給你看看。”說著,拿起牛九三床上的枕頭,就往衣服裡塞,肚子一下子挺起來瞭。她走瞭兩步問:“你看像不像?”牛九三說:“沒這麼便當,要假戲真做,做得比真的還要真。”
  
  楊白妹問:“比真的還要真?”牛九三說:“當然瞭,你回傢去,做一件孕婦裝穿在身上。”楊白妹說:“我回去就做。”牛九三又吩咐說:“明天我買點菜,你早點來燒菜做飯,我們好好招待王科長。”
  
  楊白妹回到傢中,將櫃子裡的一塊花佈拿出來,到店裡做瞭件孕婦裝。又在肚子部位背面縫上一層層棉絮,穿上一看,肚子大得快臨產似的。第二天,她來到牛九三傢中,牛九三驚喜地叫道:“你裝得不錯嘛?”說著動手摸楊白妹的假肚皮。楊白妹遭電擊般地跳起來:“你別動手動腳,我和你是假結婚!”牛九三嘻嘻笑著說:“走幾步讓我看看,像不像快生孩子的人。”楊白妹在屋裡走瞭一圈,牛九三拍著手說:“好,太像瞭!”
  
  他們燒瞭一桌子菜,等著王科長上門,但等到太陽快落山,王科長還不來。楊白妹想,會不會是把我騙來,想動我腦筋?她問:“王科長怎麼沒來?”
  
  “說好來的嘛。”牛九三在門口張望,突然叫起來:“來瞭,來瞭!”王科長五十多歲,圓臉大眼,他一進門就說:“我走訪瞭好幾傢,到你們傢遲瞭。”楊白妹挺著大肚子給他倒茶,王科長看著楊白妹,問牛九三:“這是你老婆?”牛九三笑著點點頭。王科長說:“九二,你好福氣,快當爸瞭。”牛九二笑得更甜瞭,說:“王科長,再不結婚,孩子要出世瞭。”王科長說:“你父親臨終時,為你的婚事多擔心,想不到你娶上這麼漂亮的老婆,又要當爸瞭,你父親要是九泉之下有知,不知該多高興呢。九三,今後千萬別賭瞭,好好過日子。”
  
  牛九三連連點頭說:“我聽王科長的,一定好好過日子。孩子快出生瞭,王科長在動遷安置費上多給我們考慮考慮。”楊白妹幫腔道:“王科長,謝謝你對我們的關心,孩子一出世,我們就是完整的傢瞭,你一定要在動遷安置費上把我們的孩子考慮進去。”王科長在日記本上邊寫邊說:“隻要是事實,具體情況會具體對待的。”王科長要走瞭,牛九三說:“王科長,聽說你來,我老婆忙瞭一天,你嘗嘗我老婆的烹調手藝,吃瞭晚飯再走。”王科長說:“我還要走訪幾傢,你們自己吃吧。”說著就往門外走。楊白妹拉住他說:“王科長,你不吃晚飯就走,看不起我們瞭。”王科長見得多瞭,他說:“算我吃過瞭,我領情瞭。”說著人已經出瞭門。
  
  王科長走瞭,牛九三看著一桌子的酒菜說:“我們忙瞭一天,為慶賀配合成功,好好幹兩杯!”楊白妹拿起酒杯和牛九三幹瞭起來。吃飽喝足後楊白妹見天色晚瞭,她便起身說:“我要走瞭。”牛九三酒喝多瞭,渾身發熱,他流著口水說:“別走瞭,住在這裡。”
  
  “放屁!”楊白妹說著就往門口跑,因為安瞭個假肚子,行動不便,跑得不快,被牛九三一把抱住瞭,往床上按。楊白妹剛想叫,牛九三滿是煙酒味的臭嘴已經堵上來,她難受得氣也喘不過來瞭,拼命掙紮。牛九三哪容得她掙脫,三下五除二就把她的衣服剝光瞭……等牛九三從她身上爬起來,楊白妹已經哭成瞭淚人。她和包德發假結婚,人傢連汗毛也沒碰她一下,而這個牛九三竟敢強奸人,楊白妹越想越傷心,越哭越響。
  
  牛九三說:“你也是30的人瞭,又不是黃花閨女,用得著這麼傷心?”“睡瞭我還說風涼話,呸!”楊白妹一口唾沫吐到牛九三臉上,破口大罵,“你是人還是畜生?說好假結婚的,你竟敢睡我!”牛九三涎著臉說:“可結婚證是實打實的呀,誰也不能否認我們是夫妻。再說,睡也睡瞭,你說怎麼辦?”楊白妹說:“我被你睡瞭,等於真結婚瞭,夫妻財產共同所有,動遷費一人一半!”……
  
  二人正鬧著,“砰砰砰!”有人敲門。牛九三急忙從床上爬起來穿衣服,一邊不住地催促楊白妹:“有人來瞭,快穿衣服呀!”牛九三穿好瞭衣服,楊白妹隻穿瞭內衣內褲,還在不住地哭泣,牛九三情急之下拿起被子把楊白妹蓋住瞭。反正有結婚證書在手,大哭大叫也不用怕!”誰呀?催命鬼似的!”他說著走過去開門,門開瞭,闖進來兩個大漢,殺氣騰騰的直逼牛九三:“錢什麼時候給?”牛九三央求道:“快瞭,快瞭,拿到動遷款就給。我房裡有入睡覺,你們說話輕點。”
  
  為首的漢子說:“你房裡有人睡覺,關我們屁事?我們隻問你什麼時候給錢!”牛九三哭喪著臉說;“我現在沒錢。”另一個漢子說:“贏瞭你把錢往口袋放,輸瞭就沒錢瞭?是不是不想給瞭?”牛九三擺著手說:“不是不是,我說好拿到動遷款就給的,今天動遷組的人也來過瞭,時間不會長的。”為首的漢子說:“那動遷款夠還嗎?”牛九三忙低下聲音說:“夠!為瞭多拿動遷款,我還搞瞭個假結婚……”
  
  楊白妹在被子裡聽得清清楚楚。這個可惡的牛九三,欠瞭一屁股的賭債,和我假結婚,原來是為瞭多拿動遷款還賭債,真的是頭上生瘡腳下流膿壞透瞭的下作鬼!還被他睡瞭,真氣死人瞭!楊白妹忍無可忍,猛地一掀被子暴跳起來:“牛九三!你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我和你拼瞭!”楊白妹抱住牛九三,在他胳膊上猛咬瞭一口。“哎喲!救命啊!”牛九三痛得殺豬般嚎叫起來,血也嘩嘩地流出來瞭。兩個討債的人驚呆瞭,怕鬧出人命說不清,趕快往外跑,誰知剛跑出門口,就被東巷街上的人攔住瞭。街上的人聽到牛九二喊救命,立即打110報警,又見兩個人急匆匆地從牛九三傢中出來,以為是行兇歹徒,就把他們扭住瞭。等警察趕到,牛九三身上全是血,楊白妹也被牛九三打得鼻青臉腫瞭。兩個催討賭債的人和牛九三、楊白妹都進瞭派出所,派出所不但破獲瞭牛九三參與的賭博團夥,還查清瞭牛九三、楊白妹假結婚騙取動遷安置費的詐騙事實,等待著他們的將是嚴厲的懲處。
  
  大夥兒都說,楊白妹這個“婚嫂”,真是昏瞭頭呀,還是叫她“婚嫂”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