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領養“寵物丈夫”

  備受丈夫冷落甚至虐待的孟菲菲,這天突然被一則網絡廣告吸引住瞭:“讓女人當傢作主,讓男人接受痛苦。你想做男人的主人嗎?那就領養一個‘寵物丈夫’吧!”孟菲菲的心一動,就按著網站提示,用自己的手機通過發短信註冊成為會員後,這才知道所謂的“寵物丈夫”,就是自願成為“寵物”的男人,把自己的資料掛在會員網站網頁上,等侍女主人來領養;一旦被女主人選中領養後,就必須無條件服從女主人通過手機短信發中的一切指令,在規定的時間內回復執行情況。孟菲菲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精挑細選瞭一個網名叫“小綿羊”的“寵物丈夫”。他的個人資料顯示:中等收入,離異無子,脾氣好得賽過小綿羊。
  
  孟菲菲辦好領養手續後,試著給“小綿羊”發出一條短信指令:“馬上給我泡杯茶,我渴瞭。”不一會兒就收到“小綿羊”的回復:“主人,我馬上給您泡。您想喝什麼茶?紅茶、綠茶還是烏龍茶?”“小綿羊”按孟菲菲的指令發來“茶已泡好”的短信後,孟菲菲又惡作劇地給“小綿羊”發短信:“茶水太熱,燙破瞭我的嘴唇,我要罰你!”“小綿羊”馬上網復:“對不起主人,我做事粗心大意,我自罰一天不吃飯,睡覺睡地板,另外願意接受您兩耳光。”孟菲菲真就發過“啪啪”兩個字,“小綿羊”又回:“主人,別打瞭,求您別打瞭,我以後再也不敢瞭,饒瞭我吧!”在“小綿羊”可憐巴巴的哀求中,孟菲菲油然而生一種頤指氣使的快感。
  
  為瞭進一步折磨“小綿羊”這個“寵物丈夫”,這天深夜,孟菲菲突然心血來潮,給“小綿羊”發出指令:“我渾身酸疼,快給我按摩。”短信發出後,好長時間沒有回復,孟菲菲又連著發瞭幾遍,終於接到瞭“小綿羊”誠惶誠恐的道歉:“主人,我該死,我睡過去瞭,你千萬別生氣。”孟菲菲不依不饒:“我罰你掌嘴抓臉頭撞墻,暖氣片上跪一晌兒。”過瞭一刻鐘,“小綿羊”發來短信:“主人,我已經按您的吩咐自罰完瞭,您千萬不要生氣啊,我這就給您按摩。要輕點還是重點?我開始按瞭啊……”有那麼一瞬間,孟菲菲一時分不清自己置身於現實中還是夢中,潛意識裡把折磨“小綿羊”當成折磨自己的丈夫瞭。進而孟菲菲又想:現實中的“小綿羊”脾氣真會像網上這樣好嗎?孟菲菲決定要會會“小綿羊”瞭。
  
  “小綿羊”果然十分順從,在約定的咖啡館裡和孟菲菲見瞭面,是一位戴著眼鏡,瘦弱而斯文的中年男人。“小綿羊”一如網上一樣恭順。殷勤地為孟菲菲倒咖啡,輕聲細語地問她需不需要加糖,加糖後又輕輕地攪好才放到孟菲菲面前,使孟菲菲充分享受到作為主人的自尊高貴。喝完咖啡後,“小綿羊”又真誠地請孟菲菲享受瞭燭光晚餐。分手之際,“小綿羊”小心冀翼地請求:“您不想參觀一下您寵物丈夫的傢嗎?求您瞭。”孟菲菲深知孤男寡女夜深人靜獨處一室會發生什麼,卻還是身不由己地跟著“小綿羊”來到瞭那個男人傢,因為孟菲菲好久沒有這麼揚眉吐氣過瞭。
  
  剛走進“小綿羊”傢,孟菲菲就聽身後“咔噠”一聲落下瞭門鎖。孟菲菲心裡就是一驚,更讓她吃驚的事還在後頭呢!隻見“小綿羊”自顧自地往沙發上一坐,高高地蹺起二郎腿,對孟菲菲揮瞭一下手說:“我渴瞭,去給我沖杯茶去!”見孟菲菲發愣,“小綿羊”不耐煩地皺起眉頭,一拍茶幾,大聲說:“耳朵聾瞭嗎!還愣著幹什麼?也不問問我想喝紅茶、綠茶還是烏龍茶!”完全是主人對仆人的盛氣凌人的口氣。孟菲菲看到“小綿羊”頤指氣使的樣子,乖乖地替他泡瞭一杯茶端上。“小綿羊”喝瞭一口卻“噗”的一聲噴出來,大罵孟菲菲:“臭女人!你想燙死老子啊?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還真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小綿羊”說著就去衛生間找出一塊洗衣板,丟到孟菲菲面前,惡狠狠地說:“今天便宜你瞭,沒找到暖氣片。馬上給我跪上去贖罪!”孟菲菲看到突然從“小綿羊”變成惡狼的眼鏡男人,一陣恐懼頓時襲上心頭,不由得小聲辯解說:“我又不是你老婆,憑什麼對我指手畫腳?”眼鏡男人聞聽此言,更似火上澆油,二話沒說,跳起來左右開弓,狠狠地給瞭孟菲菲幾個耳光,扯住她的頭發,強按著她跪到洗衣板上後,才氣哼哼地說:“你以為我真是你養的寵物啊,想對我怎樣就怎樣!女人都是賤貨,我對我的前妻比小綿羊還小綿羊,結果她卻跟別的男人跑!”。我要報復,狠狠報復臭女人,今天你算撞到槍口上瞭,哈哈——”眼鏡男人發出令人毛骨驚然的大笑,見孟菲菲嚇得渾身抖成一團,眼鏡男人更加得意,“咱倆今天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就是要你給我當幾天寵物,表現好瞭,或許還能放你一條生路:表現不好,我就掐死你!”看到眼鏡男人滿臉瘋狂而暴躁的表情,孟菲菲絕望地哭起來。眼鏡男人見狀過來狠狠地踢瞭孟菲菲幾腳,不耐煩地說:“哭什麼哭!你忘瞭以前是怎麼對待我的瞭?我餓瞭,還要喝酒,快去給我弄兩樣菜,喝完酒,一會兒在床上要好好侍候我,懂嗎?”
  
  借到廚房弄菜之機,孟菲菲偷偷地打電話報瞭警。菜剛弄好,酒還沒倒上,警察就推門闖瞭進來。見到警察,孟菲菲心中一塊石頭落瞭地,氣憤地指著眼鏡男人說:“他綁架虐待我,你們要處罰他!”為首的一個警察對孟菲菲說:“對不起,小姐,我們是街道派出所的,這個人因為老婆跟人出走,落下瞭間歇性神經病,根據國傢法律的有關規定,他是不受法律制裁的,你沒受到更大的傷害就算萬幸瞭!”
  
  孟菲菲懷著劫後餘生的喜悅匆匆離去,她心裡恨透瞭這個騙人的網站,更恨導致自己去找“寵物男人”的丈夫……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