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遭遇性騷擾

  吳老漢的老伴病瞭,住到瞭城裡的大醫院。好在他在城裡頭有個兒子,醫院裡有熟人,萬事都方便,讓吳老漢感到麻煩的是坐車。從兒子傢到醫院,他要坐半小時的公交車,而且大多時候隻能站著,就是站也不能站得舒服,人太擠瞭呀!
  
  這天,吳老漢從醫院探望完老伴,像往常一樣坐公交車回兒子傢。今天的人比較少,雖然還是搶不到座位,可畢竟車廂裡空蕩瞭一些,站著痛快多瞭。吳老漢剛高興瞭一小會,臉色就變瞭,咋的?原來今天的司機好像肚子裡憋著一把火,把車開得沒一點章法,又是大甩盤又是急剎車,搞得車上驚叫聲連連。吳老漢死命抓住車上的吊環,這才勉強站得穩腳跟。
  
  下一站上來一個年輕的漂亮女孩,穿著裙子,露出兩截蓮藕般白嫩的胳膊,後背還空瞭一塊,白花花一片肉。這女孩上瞭車就往後走,最後站在瞭吳老漢前面。吳老漢鼻子聞到女孩身上的香水味兒,忍不住打瞭個噴嚏,口水都飛到瞭女孩腦袋上。他剛想對女孩說聲對不起,車子猛然啟動,女孩猝不及防,身子一晃。
  
  說時遲,那時快,吳老漢想也不想,下意識地伸手一拉:“姑娘,你可抓牢點,這司機開車太飆瞭!”
  
  女孩猛地扭過頭怒視著他,低低地喊瞭一句:“放開你的手!”
  
  吳老漢一怔,這才發覺自己的手抓的可不是地方,慌亂中,居然攬到瞭女孩的胳膊下,就連忙說:“那你可抓穩瞭啊!”
  
  女孩突然一發力,擺脫瞭他的手,兩眼直瞪瞪地逼視著吳老漢,猛地喊瞭一聲:“騷擾啊——”
  
  頓時,車裡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女孩的喊叫吸引過來瞭。女孩呼喘瞭兩口氣,又鼓起勇氣喊瞭一嗓子:“騷擾呀!”
  
  “啥?騷擾啥?啥騷擾?”吳老漢半晌回不過神來,不過他明白瞭,這女孩一定在對他發脾氣,“姑娘,我隻是想扶你一把呀!”
  
  這時,幾個年輕小夥子圍瞭過來,七嘴八舌地聲援起女孩來:“小姐別怕,是哪個騷擾你?”“哈,是個老頭!”“老頭,你還要不要臉,一大把年紀怎麼還幹這種事?”
  
  見到這麼多熱心人援助自己,女孩的膽氣大增,指著吳老漢就控訴起來:“我已經忍瞭好久瞭,我每天坐這趟車,老是被人騷擾,為什麼這麼倒黴啊?以前我都沒有喊過,可從今天起,我再也不能忍瞭!對你們這些人,就是要給曝曝光!”
  
  “騷擾……曝光……”吳老漢還是有點摸不著頭腦,結結巴巴地說,“姑娘,我可沒得罪你呀?我就想扶你一把呀!”
  
  有個小夥子插嘴道:“說你騷擾,就是你那個年代的耍流氓,懂不?老頭!”
  
  吳老漢這下懂瞭,臉也嚇得白瞭,天哪,耍流氓,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他拼命想向女孩解釋,可越急話越說不清:“冤枉啊!這、這……這都哪跟哪呀?我隻想扶你一把,我站在你後頭,看你要摔倒,這才……我真是好心的啊!”
  
  女孩冷笑一聲:“我坐車還少嗎?以前每個騷擾我的人都是這麼幹的,如果我喊起來,肯定誰都是這麼說。”
  
  “對!”一個小夥子接口道,“什麼人你不拉,你就偏偏拉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你以為你的精神很高尚啊?屁!”
  
  吳老漢氣得身子直抖,兩眼可憐巴巴地望向女孩:“姑娘,我這個年紀,都可以做你的爺爺瞭,我怎麼會……”
  
  剛才那小夥哈哈一笑:“像你這種道貌岸然的老色狼,早就被曝光瞭好幾個瞭!”
  
  接著,吳老漢就成瞭千夫所指,旁邊的人一個接一個罵瞭起來,說這個老頭在裝糊塗呢,以為自己年紀大,人們就會相信他的清白。有個小夥子沖他揮瞭揮拳頭,說要不是看他七老八十的瞭,非揍他一頓不可。那女孩揚眉吐氣,更是口口聲聲罵他是老色狼,老色鬼!
  
  吳老漢有口難辯,天哪,這回可真是黃泥巴掉進褲襠裡,不是屎也是屎瞭!
  
  突然,有人振臂高呼:“不能讓老色狼下車!報警,快報警!”有人馬上自告奮勇拿手機打瞭110。吳老漢一想,跟你們說不清楚,我就跟警察說。你讓我下車我還不下呢,否則我不得背著這個罪名瞭嗎?他就乖乖地一動不動,等著警察來。
  
  司機把車停在路邊,不大一陣工夫,警察就趕來瞭,把吳老漢和女孩帶下瞭車。
  
  吳老漢迫不及待地向警察訴說自己的冤屈:“警察同志,我冤枉啊……我、我見這位姑娘站不穩,就好心拉她一把,可我咋知道,這就是騷擾啊?我要知道這就是騷擾,我就是見她倒地上,我也不敢伸手啊!”
  
  警察聽瞭半晌,有點不耐煩瞭,打斷他說:“看你一大把年紀,也不罰你瞭,你就給這位小姐賠禮認錯,吸取這次教訓,以後做人規矩點就行瞭!”
  
  吳老漢一聽,敢情警察也不相信他啊!他氣得嘴唇直哆嗦:“警察同志,你要罰我多少錢我都認,可你要我認錯,萬萬不行!我根本就不是那個心思啊!”
  
  女孩子頭一挑道:“我就要你認錯,還得保證以後不得再幹這種事!”
  
  “這、這……”吳老漢欲哭無淚,“這是什麼世道?好心人幫人還要認錯……”
  
  警察可不管他,這種喊冤叫屈裝瘋賣傻的不法分子,他們見得多瞭,一連聲地催促吳老漢趕緊認錯走人。
  
  吳老漢一想,自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瞭,不認錯不能走呀!天大的冤屈,今天也得吞下去瞭。他一步步走到女孩跟前,悔恨交加地說:“姑娘,我錯瞭,請你原諒我這一次吧!以後我再也不敢瞭,我以後坐車呀,就把兩隻手綁起來。”
  
  “什麼?”女孩怔瞭一下。吳老漢眼眶一紅,淚水奪眶而出:“姑娘,你就原諒我吧!我真後悔呀,這麼大一把年紀瞭,兒子兒媳也有瞭,孫子孫女也有瞭,我該好好在傢享福,怎麼還幹這種事呀,我、我我我……”說到這,他突然一把捂住胸口,全身激烈地發起抖來,接著,兩眼緊閉,身子就怪怪地往地上癱下去。
  
  那女孩一驚,下意識地伸手扶他。可她終究沒有多大的勁,隻能慢慢地把吳老漢扶到地上坐著。警察也圍瞭過來,問他咋回事,要不要去醫院?
  
  吳老漢猛然兩眼一睜:“姑娘,你咋推我呀?”
  
  女孩一愣,飛快地把手從他身上收回去:“你、你使詐!我沒推你,是你自己……”
  
  吳老漢眨眨眼道:“你就是推我瞭!你可不能跑呀,快送我去醫院!”
  
  女孩急瞭,站起來望著警察:“你看,他這是誣陷我!”警察板起瞭臉,這還瞭得,在警察面前還這麼囂張,就呵斥吳老漢:“起來,起來!我們都親眼看著呢!”
  
  吳老漢拍拍屁股,慢吞吞地爬起來:“姑娘,有警察幫你作證,我賴不到你啦!可要是誰也沒見著,我硬要拉你去醫院,說成是被你推倒的,嘿嘿,你試試別人會相信你還是會相信我?到那時,你就是有十張嘴也說不清瞭,誰會相信我一個老頭子訛你呀?你冤不冤哪?”
  
  女孩一聽,怔怔地望著他,張著嘴說不出話。
  
  吳老漢對她一笑:“你其實是個心地善良的姑娘呀!你認定我這老頭子是流氓,可眼看我要摔倒,你還是不忘伸手拉我一把。我的心也不壞啊,沒有你想的那些花花腸子,眼看你站不穩,我站在一邊,就那麼伸手拉一把,可沒想過你是女的還是男的,長得好看還是不好看喲!”說罷,掉頭往兒子傢走去。
  
  警察有點氣惱,訓瞭女孩一句:“小姐,你太敏感瞭,拜托以後別動不動就嚷嚷騷擾,別把人傢的好心想歪瞭呀,我們很累吶!”
  
  女孩怔怔地出瞭會神,快步向吳老漢追去:“大爺,您明天還坐車吧?我一定在大傢面前還您清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